第一二三节 这叫宁缺毋滥

    一晃到了中午,陈颗颗来到食堂的时候,食堂里的人已经很多,这是她第一次到部队食堂吃饭。排队打饭她不是第一次,但是这么壮观的场面,她却还是一次见。心里有些小激动,开始考虑一会点些什么好吃的。



    每个人的动作都很快,不一会就排到了陈颗颗。



    陈颗颗看着琳琅满目的美食,激动的搓搓小手,漂亮的眸子闪闪放光,好多呀,吃什么呢?果然比学校的伙食要好上十倍,哦不,百倍才对。



    “小妹子好,别光看,要点什么。说!”炊事班负责打饭的同志,拿起一个餐盘询问。



    陈颗颗微愣,难道不应该喊一声嫂子或者弟妹什么嚒。心里虽然有些疑惑,但表面上还是露出了甜美又迷人的微笑:“哦,你好,要手抓饭和辣子鸡丁吧。”好多吃的,都不知道该吃什么了。



    那同志被陈颗颗迷人又好看的笑容迷得愣了神,愣了数秒之后,才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一下头。歪了一大勺辣子鸡丁刚要放餐盘里。



    陈颗颗赶紧摆着小手阻止说:“小哥等等,三分之一,三分之一就够了。太多了,吃不了。”陈颗颗食量不大,怕要多了浪费。



    那同志看着陈颗颗纤细的样子,笑笑说:“小妹子,胖点更好看。”虽然说现在已经很吸引人目光了。



    陈颗颗有点不好意思的,指了指墙上的《悯农》说:“吃不完,对不起农民伯伯。也是对你们劳动成果的践踏。不太合适哦。”



    那同志了然一笑,按着陈颗颗的意思,重新歪了一点点放进餐盘说:“小妹子,你是我目前见过吃的最少的姑娘。餐盘拿好了,看你那胳膊细的。”



    “谢谢关心哦!不过断不了,而且你看还很稳哦。”陈颗颗调侃一句,故意用一只手端起餐盘举了举。



    听到两人对话的军人都呵呵直乐,一个嘲笑那打饭的同志马失前蹄。



    陈颗颗眯眼一笑,自顾自的端着餐盘,找了个位置安静的吃饭去了。



    陈颗颗看着餐盘里的美食,幸福的笑了笑,其实很多女生的饭量并不大,可是搁不住打饭的同志太热情,于是就没阻止,最后其实苦的是自己。



    因为没什么事情做,所以陈颗颗吃的很慢,一连送走同桌吃饭的三批人后。一个头上裹着绷带的,穿着汗背心和迷彩军裤的年轻军人突然坐到了她的对面。



    陈颗颗抬头看了看他,礼貌的笑了笑后,继续享用她的美食。



    狄默是真的绷不住了,他必须承认自己,有点儿着急了,他看着陈颗颗说:“小妹子,是不是这里的饭菜不合你的胃口?”看她咀嚼很香,怎么食物下去的那么慢呢?



    陈颗颗咽下嘴里的鸡肉,一脸迷糊看着狄默,摇摇头说:“不会啊,很美味啊,没看我快全部吃完了吗?”餐盘里大概还有三分之一的食物。



    狄默欲哭无泪,指了指墙上的时钟说:“你都吃了快一个小时了。看的我身上都快长蘑菇了。墙角的蜘蛛都快急死在网上了。”



    “……”陈颗颗很无辜的看着狄默,吃的慢有错吗?蜘蛛死掉又不是我害的,是没有蚊子苍蝇飞过去送死。



    狄默俊脸一窘,有些心虚的说:“小妹子你别这么看着我呀,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呢。”



    陈颗颗继续细嚼慢咽。跑过来嫌弃我吃的太慢。明明就是在讽刺,还敢说没欺负我。



    狄默浓眉一皱,轻咳一声说:“你知道吗?你这样咀嚼肌会变大哦,到时候你的脸会跟磨盘一样大。”



    陈颗颗差点笑场,忍住咽下嘴里的美食,抬起头用幽怨的小眼神看着狄默说:“我不跟脑袋受伤的人说话。免得有人说我欺负你。”



    “……”狄默摸了一下自己受伤的脑袋,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这小东西倒是挺坏的:“吃快点。慢吞吞的,太阳都下山了。”



    陈颗颗看了他一眼:“它要下去,我又阻止不了的。反正我又不赶时间,干嘛要快点吃,我这样慢慢嚼是有助消化的。”



    狄默很无语,欲哭无泪的看着陈颗颗说:“就你这小树懒一样的速度,在部队吃不到好。你得快点呀,庆幸不是聚餐呀,要是聚餐你估计都吃不饱肚皮。”



    陈颗颗眯眼笑了笑,一脸傲娇的说:“所以我会早早的过来排队,这样就不怕吃不到好的了。我老公有教我早点过来排队哦,是不是很有先见之明。聚餐的话,我老公会帮我夹好多菜呀。我不用担心会饿肚皮。”说到刑显弋,陈颗颗一脸骄傲。她也很庆幸这次听了刑显弋的,要不挤到最后,不见得就有自己爱吃的了。



    狄默内心有些意外,一脸不可置信的说:“你丈夫在这里当兵?”那么小的妹子,已经被猪拱了,天理何在啊?



    “嗯,要不我来这里干什么?”陈颗颗温柔一笑。怪不得叫她小妹子,感情是不知道她已经名花有主了。



    狄默微愣,有些失望的说:“唉,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此时,教导员杨军突然端着餐盘走过来,他抬脚踹了一下狄默的屁股,没好气的说:“你小子厉害了,刑营回来看他怎么收拾你。”说完,他放下餐盘坐在陈颗颗对面开始吃了起来。



    狄默听了杨军的话,舔了一下嘴唇,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陈颗颗,随后道了声别之后,一溜烟跑了。



    陈颗颗有些迷茫,看了看杨军询问说:“他怎么了?”



    “可能是怕了吧。”杨军随口回了一句。



    陈颗颗微微蹙眉,有些不满的说:“骗人,我男人那么温柔的人,他有什么好怕的。”在陈颗颗眼里刑显弋除了有点小娇气之外,绝对是个很暖的男人,虽然偶尔也会霸道一下,但是一点也不影响他暖的形象。



    杨军心里一哆嗦,刑显弋温柔?估计也就你这姑娘说得出口了,不过刑显弋对这么娇滴滴小丫头凶的话,估计他良心会痛,所以不敢冒险。



    杨军对着陈颗颗笑笑,随口扯了一句:“他就抽风呢,你别管他。弟妹,其实你可以让他们把饭菜送到你宿舍去的。这样就不用跑来这里了。”



    陈颗颗微笑摇头说:“这个就没有必要了,我自己走过来也没多少路。大家也都是有事要忙的,我可不能拖后腿。”



    杨军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很娇气的一个小女生,做事倒是不娇气,难怪刑显弋会喜欢。



    “你吃太少了,不怕晚上挨饿吗?”



    陈颗颗笑笑说:“要是饿的话,我会自己做一些甜点吃,总之不会饿着自己的。”



    “饿不着就行,别说到了咱这儿,你吃不饱肚皮就行。”杨军放心的笑了笑。刑显弋执行任务回来,要是知道自己媳妇儿没吃好,那还得了。



    陈颗颗吃掉最后一口饭之后,对着杨军笑笑说:“杨教导员我吃好了,就先走了哦。”



    “嗯,好,慢走。”杨军笑着点了点头。



    等陈颗颗走出食堂大门后,狄默又来到了杨军面前,一脸神秘的询问说:“杨教导员,刑营这小媳妇几岁呀,怎么那么嫩呢?”



    “不知道,不过呢,再怎么嫩,也是刑营的,你小子可别惦记。”杨军严肃脸,战友未婚妻可不能随便惦记的。



    狄默摸了摸下巴,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挑眉说:“那么可爱,被别人惦记也是正常的。不过你看她那小身板,估计禁不住刑营折腾吧。”



    杨军给了狄默一个爆栗,呵斥了一声:“滚。在刑营面前,你说这话试试。”



    狄默呲牙笑笑说:“我怎么不敢说了,不过就她那小慢动作,刑营不得着急死啊。”想到刑显弋对战士们行动速度的要求,遇上那慢吞吞又磨人的小妖精,那还不急疯了呀。



    杨军翻翻白眼,没好气的说:“你小子懂个屁,这叫互补。刑营和那小妮子在一起,温顺的跟个小绵羊一样。”



    狄默摇头,一脸笃定的说:“我估计是互补不来的,你看那小丫头。我刚才在一旁看她那小嘴在那边根本就没停过,可餐盘里的食物基本就没下去多少。就刑营那速度,不知道吃多少餐了。”



    “你知道你和刑营的区别是什么?”杨军一脸神秘。



    狄默心里有些好奇,于是扬眉询问说:“什么?”



    杨军用藐视众生的目光看了一眼狄默,轻笑一声说:“刑营看她吃饭,会安静的看,绝对不会着急。可你呢,看着看着就着急了,还催促她快点吃。你没有刑营贴心,稳重。”



    “……”狄默一脸无语,好像有点小道理。



    杨军骄傲脸,哼哼两声说:“长见识了吗?”



    狄默嬉皮笑脸,挑眉调侃说:“杨教导员今天这是犯了什么错,被嫂子赶出家门的呢?我看你这狼狈的样子,估计是被打出来,实在没地方吃饭,才来食堂的吧。”



    杨军气极反笑:“呵,你这小王八犊子,赶紧滚回去休息。你想被赶出门都没有。”



    狄默嘻嘻一笑:“我这叫宁缺毋滥。”说完,转身就跑。免得一个不小心又挨打了。



    看着跑远的背影,杨军无奈一笑。

推荐阅读: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圣堂 神座 神煌 重生小地主 醉枕江山 首席御医 最强弃少 网游之天谴修罗 修罗天帝诀 我在天庭开酒楼 英雄学院之最强个性 问道在诸天 我是大反派 重生少年魔尊 末世红包龙帝 力战八荒 我的美少女富婆 我不是保镖 攻略禁欲男助 仙侣乾坤诀 游戏两万年 死囚笔记 重生之大胃王 这就是我李白 都市耀龙 都市修真之全能学渣 都市之魔君归来 全民修真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