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我明明记得我设自动更新了啊…

    暂且不提楚耀星那边因为楚扉月有失准头而对楚扉月进行了何等程度的追杀,楚扉月逃进了传送阵后,直接启动,笑眯眯的对已经差不多冲到自己面前的楚耀星挥了挥手,身体便消失在了楚耀星的面前。



    楚耀星站在传送阵旁边,垂下了手,看着已经变得空荡荡的传送阵。末了,她突然笑了起来。果然,那个混球也不是一点良心都没有。



    她此时的笑容,着实有些耀眼了。



    楚扉月回答了正确的选项,如果这是一个GalGame里的剧情,楚耀星的头顶上大概已经飘起了“好感度+10”的粉红色气泡。



    但是很不幸,这是一个和地球OL差不多的游戏,能查看到的属性也不过是智力、力量这些基本属性,像是恋爱好感度这么高级的东西,是不会直接显示出来的隐藏数值。



    “算啦,睡觉吧!”楚耀星在传送阵前站了十几秒钟后,伸了个懒腰,轻点着脚尖轻快的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那么这个时候, 楚扉月又到了什么地方呢?



    梦之花庭正中央的山峰,坐落在山峰顶端的梦之花庭传送阵中枢,奥蕾茜娅姐姐的传送室中,楚扉月此时就在这里。



    和楚扉月作伴的还有一个黑色短发的红瞳少女,身穿裙边有红色图案的黑色连衣裙,包裹着黑色过膝袜的双腿细长美丽,脚踩着红色的小皮鞋,看起来青春靓丽。



    但这只是她正常的部分,至于不正常的地方……右臂上缠着一条蓝绿色的小蛇,手中拿着歪歪扭扭的三叉戟,背后还生长着一对儿分别为红色和渐变蓝色的异形翅膀。这些要素无一不在表明,正坐在那颗大水晶球上喝茶的少女,绝对非人的本质。



    “呐,呐~~~”少女放下自己的陶制茶杯,晃荡着自己悬在半空的小腿,对楚扉月喊道,“你倒是说句话啊,你到底是来干嘛的啊?奥蕾西娅和她姐姐正搞姬呢,恐怕没空搭理你,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么?”



    “没什么,小事,就不劳烦封兽小姐了。”楚扉月捏着一块令牌正在研究,没空搭理黑衣少女,甚至语气也不怎么客气。



    当然,少女已经被冷落了将近一万年,难得有一个奥蕾西娅之外的人来陪她说话,她才不在乎楚扉月爱不爱听,反正她就是想说。



    “别这样嘛,别看我一直被封印在这间屋子里,但其实这座城市发生的所有事情我都知道哦。你有什么不知道的,统统都可以问我的,我知道的可多了。这座城市就是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建造起来的,这里的一切对我都不是秘密。”



    没错,这个黑衣少女就是当年奥蕾西娅从元素界抓回来的封兽,同时也是蓝月星从一级文明向二级文明跨越的文明试炼。封兽鵺是应劫而生的奇异之物,当它显露出本体的时候,谁也没有办法描述清楚它究竟是什么,就好像有什么力量阻止着别人观察到它的本体一样。唯一能知道的,就是它很大很大,而且相当的能吃,什么都吃。反正在奥蕾西娅姐姐的描述当中,封兽鵺应该是一个比世界上最高的山峰还要高达三四倍,体积足有四分之一个欧洲版图那么大的超级史莱姆,至少楚扉月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当封兽鵺变成了人形时,她就变成了一个穿着黑色裙装的过膝袜话痨少女,逮到人就想和谁聊天,也不知道是太无聊了还是怎么的。但是封兽鵺是被奥蕾西娅姐姐封印在水晶球里面的,当奥蕾西娅姐姐在场的时候,她只能躲在水晶球里,只有当奥蕾西娅姐姐不在的时候她才能出来。但就算是出来,她也只能在这个只有十平方米不到的小空间里活动,平常泡个茶看看书什么的,要不就是找能进入到传送室的人聊天。可问题是,时间过去太久了,能进入到这个传送室的人死了一个又一个,到了现在竟然一个都不剩了。现在好不容易又等来了楚扉月,封兽鵺当然不能放过楚扉月的耳朵。



    楚扉月可真是被封兽鵺的唠叨给烦透了,但是他又没办法走。他等下就要利用传送室里的传送阵离开圣霄帝国,除了神赐帝都的国家传送阵之外,据他所知,就只有这里的传送阵是可以把人传送到国外去的。



    虽说国家结界只有八千米高,楚扉月要飞的话很轻易就能飞过去。但是飞过去之后?如果楚扉月不走正规流程,那等他到了别的国家的地界,他就会变成非法入侵的黑户,直接落地就是黑色的名字,那是比红名还可怕的一种状态,在那种状态下,整个大区当中的所有生物都会视楚扉月为第一攻击目标,哪怕是正在战斗的双方,在看到楚扉月的那一刻起,也会放下纷争一致对外,齐心协力首先将楚扉月这个黑名干掉。黑名惩罚,就是这么恐怖。



    楚扉月这一趟出国,是以外援身份去平定欧洲大区的混乱的,可不是去屠城灭国的。他需要一个正式的身份来让自己可以插手欧洲大区的事务,这个身份到那边可以获取到,但楚扉月首先需要以正式的身份进入到欧洲大区那边,然后才能进行后面的流程。



    至于应该怎么进入欧洲大区……国界令牌,了解一下?



    每一块国界令牌都有30次的使用次数,而且就算次数都用光了,也可以找专门的NPC去充值次数。只要花钱就可以了,这个简单。



    一般来说,国界令牌每个人有一块就行了,多了也没什么用,因为充值次数可比买一块新的要便宜多了。就算现在玩家们的等级上来了,国界令牌的产量也提高了,国界令牌依然因为其重要的使用价值而有着十分高昂的价格,至少不是几百块钱能买下来的东西。



    毕竟这玩意可是相当于游戏世界里面的飞机票,而且还是三十次合一的套票,只要有一块令牌,不管去哪个国家都没问题,在现实世界里都没有这么方便的东西。现实世界里坐一趟横跨好几个时区那种的国际航班至少需要一两千,放在游戏里三十次才买一千多,不算贵吧?



    也幸好国界令牌是所有65级以上的怪物通通都会掉落的,只是掉率相当感人而已。掉率低没关系,只要有那个概率就行,天朝什么都少就人是绝对不少的,那么多玩家每天都在刷刷刷,指不定谁什么时候就能爆出来一块,往拍卖行一放就能发一笔横财。久而久之,虽说国界令牌的价格依然居高不下,但是稀有度却没有多高。就像现实世界里面一样,飞机票不便宜,又有多少人是没有坐过飞机的呢。



    但是楚扉月手里的这块国界令牌却并非是从什么人手里买的,而是他从一只怪物手里抢来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块国界令牌应该是这个游戏诞生的第一块国界令牌,当时楚扉月从国界守护者冰吼手里抢来这块国界令牌的时候,他才41级,而他又比普通玩家基本高出6到10级,那个时候的玩家也就是三十五级左右的水平,根本就不可能接触到那些能够掉落国界令牌的怪物,就算见到了也打不过。



    通过国界令牌,玩家可以选择三种进入别的国家的方式,那就是游客模式、佣兵模式和死神模式,三种模式各有优缺点。



    规则如下:



    「游客模式」:你无法攻击该国家玩家,而他们也无法攻击你。你可以与该国玩家进行组队、接受该国NPC的任务并领取奖励,但不允许参加竞技场等对抗类活动。



    「佣兵模式」:你将可以攻击该国的玩家,而他们也可以攻击你。如果你杀死该国的玩家,你将被该国通缉。但你可以通过完成任务来撤销自己的统计。同时,你可以接受该国的NPC发布的任务并领取奖励,也可以参加该国的竞技场等对抗类活动。



    「死神模式」:所有该国的玩家与NPC都会成为你的敌人,击杀他们你将获得功勋点数,并可以从他们的尸体上搜集到装备与补给品。但同时,你的行踪每隔五分钟就会由系统通报给该国玩家一次,该国玩家击杀你将会获得丰厚的奖励,该国的NPC也会主动对你进行攻击。



    楚扉月这一次出去是帮欧洲大区渡劫的,按理说游客模式和佣兵模式都比较适合他。但是据薇薇安所说,已经有些玩家扛不住怪物们施加的心理压力,反过来向那些怪物投降,抛弃自己正义一方的身份,成为了怪物们的泥腿子。如果楚扉月要去解决那些已经泛滥的怪物,那些叛变过去的玩家也将会成为楚扉月的阻碍,而楚扉月又会碍于这两种模式无法杀死玩家的限制而束手束脚。



    要是有一种模式,可以合法的杀死别的大区的玩家,那就好了。

推荐阅读:宠魅 百炼成仙 火爆天王 官术 最终进化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唐砖 召唤万岁 全职高手 冠军之光 汉魏文魁 驭冰高手 创世至尊 问道仙神 大海盗1895 血火明末 很柔很暴力 七剑神海 财色官途 死神的坟墓 无限之太上无心 双面偶像 混沌神徒异界逍遥 春华旧梦 重生鸿蒙之道 轮回之天泣传说 纨绔守则 神战之修魔篇 仙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