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公主和故人

    在卡格西城的宫殿区,有一片有浓郁异域风格的宫殿群,哪里,是外交使节区和大使馆。【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东岚公国在奥兰帝国并没有大使馆,而在某间临时调度的别墅内,即使夜已经深了,某位被欺骗了的少女,依旧在恼怒。

    “该死的达索斯!邀请我们来的时候可没有这么说!这是欺诈,这是对整个公国的侮辱!”

    十四岁的少女正在房间里面发脾气,但可惜,她面对的,却只是一脸苦笑的随从姐姐。

    “是的,他们欺骗了我们,但作为小国,我们又有什么办法。难道宣扬出去,坚决不从吗?恐怕,他们马上会视作对于帝国和新王的侮辱,发起全面战争,恐怕,这也是他们需要的开战理由。”

    是的,这次东岚公国根本没有成为从属国的意思,蕾妮公主只是被骗来的,于此相同的,还有几个坚持不肯从属的小国。

    “按照现在的发展形势,奥兰帝国的崛起已经势不可挡,在其他国家答应称臣的时候,我们若坚持不从属,必然会让我们成为所有人的眼中钉,而仅仅是为了维护大国的尊严,奥兰帝国也必须讨伐我们,而刚刚结束和兽人的战争,我们现在的国力那受得起这场战争。“

    这是摆明了假戏真做,以力压人,蕾妮咬牙道。

    “是的,他们就看穿了这点,才欺骗我们过来的。但凯丽姐,你不是说过吗,岚之血脉永不屈服!我们和他们拼了。”

    眼前的木精灵女子,就是已经为岚之王室服务了近五百年的的宫廷教师凯莱布丽安,简称凯丽。

    她已经教导了王室二十多位君主,甚至还是传说中双子星的启蒙教师,在国内威望极高,深得王室信任。

    “所以,这次若能让历史悠久的岚之血脉屈服,达索斯和奥兰王国必然获得更高的名声。而我们不屈服。他就找理由开战。不管我们如何应对,他都不会吃亏,才会这样大大咧咧的玩弄诡计和花招。”

    “为什么?大家不都是人类吗?为什么比邪恶的兽人更难以对付。”

    少女公主的面庞上满是疲倦,这些日子在卡格西城。面对口腹蜜剑的贵族们,她觉得比战火硝烟的战场还要难对付。

    “呵,就是因为都是人类才难以对付了,殿下你忘记了岚之国的覆灭了吗?岚之国历代为整个人类社会守边最后得到了什么,是人类各国的无耻背叛和教会的异端裁判。是背心处那狠狠的一刀,永远不要信任那些愚蠢短视且毫无诚信的人类君王,还有那毫无信义可言的秩序众神。”

    虽然微微笑着,绿发的木精灵口中柔柔的话语中,却是对整个人类社会和秩序众神的不信任。

    “而且,若你答应了签署从属国协约,那么,你在国内的支持率会暴跌,或者,这也是他们的目的之一。毕竟,岚之血脉给他们的伤痛实在不小,而你之前的表现,应该让他们有了戒备。或许,这才是他们不顾颜面,给我们下套的原因。”

    蕾妮当即哑然,随之更是满脸不可思议,仅仅是因为自己在兽人入侵中表现的太好?为了打压自己的声望,逼自己和东岚公国低头,就来了个强迫从属?

    “不可能吧!”

    “不。这个可能性很高。谁叫你有两个威名赫赫的先祖,岚之血脉更是英才辈出。他们自然会很戒备了。再加上你和那双生子王子面容颇为相似,不,简直是一模一样。不管再来一次恶魔入侵。或者迪芬德之夜,他们都受不了。”

    说着说着,两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墙壁上的油画,那是战火纷飞的战场,战争正在进行,年幼的将军们正在持旗前进。

    那是一对双生子。持剑的少年正在半空中举剑下劈,金色的圣光把他照耀的如同天神下凡,但即使在战场上最激烈绝望的时候,他依旧带着和睦阳光的笑容,仿若眼前是一片坦途。

    而在他身后,同样面容的另外一个少年,左手持剑,右手持着魔杖,来自地狱的火焰正在右臂上熊熊燃烧,而那双稚嫩的面容上,却满是怒容。

    在他们背后的,是英雄冲锋的骑士们,而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望无垠的兽人和恶魔,而在画面的角落,更是隐隐约约的看到人类众国的旗帜,表达了画师的愤怒和不满。

    那是东岚公国名画“最后的王子们”的复制品,

    “罗兰殿下和卡文斯殿下吗?凯丽姐,他们真的那么厉害吗?若他们在我现在的局面的话,会不会好很多。”

    蕾妮很有些沮丧,这种愧对先祖的感觉,让她很有无力感。

    “别说不争气的话,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凯丽摇了摇头。

    “这种比较毫无意义,蕾妮是蕾妮,双子王子是双子王子,卡文斯若在你这个位置,估计只会拿剑杀个痛快这唯一选择,那局面搞不好更惨。”

    “也就是说若罗兰殿下在的话,或许情况会很不一样?”

    蕾妮敏锐的发现凯丽话中的隐藏含义,反而更加沮丧了。

    闻言,凯丽先是一愣,然后,却露出怀念的笑容。

    “罗兰呀,若是他的话,一开始就不会让自己陷入这种被动的局面,那个小子看起来很阳光开朗,其实肚子里都是坏水,他不坑别人就够了,还会让别人坑他?卡文斯倒是百分百会上当,但多半会不管不顾的笔直而行,但往往不讲道理用蛮力冲了出来。”

    蕾妮倒是有些好奇了,眼前的凯丽姐姐是真正的王室元老和活图书馆,但一直以来,她却不怎么喜欢提往事,此时难得的机会,自己可要抓住机会追问了。

    “那个,凯丽姐姐,可以给我讲讲那两位殿下的事迹吗?他们真的像传说中的那么强大吗?”

    蕾妮虚弱的靠在凯丽的身上,任由对方编制自己的小辫子、补妆,这已经是这两年来,她的日常习惯了。

    把眉毛画粗。勾画眼线,减掉多余的发丝,用粉妆掩盖住过于白皙的肤色,在凯丽的妙手之下。男和女面容的区别进一步被模糊。

    在越发不利的局势下,东岚公国需要一个和传说中的圣骑士罗兰极其相似的英雄骑士,而不是一个注定整日忙碌于社交场合的贵族淑女。

    “虽然很让人匪夷所思,但实际上他们比传说中的更强,若不是战争爆发。没有给他们足够时间去成长,那个时代,注定将属于他们两人。”

    闻言,蕾妮猛地抬起头,化妆笔一下子从脸上画歪了,妆容一下子花了一大片。

    “不可能吧,他们战死的时候和我同岁吧。不,凯丽姐姐说的肯定是真的,果然我好没用,若罗兰殿下能够替我做出决定就好。”

    “噗。”

    让蕾妮惊讶的。却是凯丽捂嘴轻笑。

    “凯丽姐姐,笑什么,我是认真的!”

    “不,蕾妮,只是以前也有人说过这话。”

    “谁?”

    “罗兰呀,他总是说‘哎呀,这是麻烦呀,浪费我的看书时间,若卡文斯能够全部搞定就好了,那我就能够每天看书偷懒了。’”

    传说中的英雄居然也有如此懒散的一面。那个被视作圣骑士和王室楷模的罗兰,居然也喜欢偷懒偷闲?

    “罗兰殿下很喜欢看书吗?”

    “超喜欢的,不管是艺术、音乐、文学、历史、天文、地理,就是乱七八糟的炼金术和工程学。他都很喜欢,若不是被送到教会去当圣骑士,若不是之后的战争突然爆发,恐怕,他终将会成为举世闻名的大学者。”

    “等下,凯丽姐。他被送去当圣骑士不是才十岁吗,那么小就会看书了?”

    “两位殿下都是一岁的时候就会看书了,要不怎么会成为举世公认的天才。不过,这里面还有个小故事哦。”

    “好厉害。故事?”

    “嗯,正常男孩子往往要一年多才能学会走路,即使岚之血脉会让孩童智识早开,但卡文斯出生才一个月就学会走路和几个简单的词,也是足以载入史册的超天才了。”

    “罗兰殿下了?”

    “他呀,卡文斯会走路了,他还在爬,卡文斯会喊爸爸妈妈了,他还只会哭。而当他们出生一个月,我们都为罗兰担心的时候,卡文斯仗着力气大开始抢他的奶瓶了,他终于出声了。”

    “出声?”

    “嗯,他先是对卡文斯说‘喂,小子,你不怕被切片我还怕了,悠着点行不,专业点行不,我们是正常的婴儿,现在应该学哭。来,跟哥哭一个,哇啊啊啊!来,升调,哇啊啊啊’,然后发现卡文斯根本听不懂继续抢,才大喊求救‘喂喂喂,你们管管这坏小子行不,他都会欺负他哥了。哼,敢抢老夫的粮食,老夫给你同归于尽。’”

    “才一个月的孩子居然知道要隐藏自己的才能?这简直匪夷所思。”

    “怎么不是。我这几百年,教过了不少多少岚之王室的天才人物,却就没有看过这么离谱的孩子。世人都认为卡文斯是超级天才,但其实罗兰更离谱,若不是他把精力分散在各个学科,更错过了锻炼的黄金时节,怎么都不会比卡文斯差的。”

    “可以多说说罗兰殿下吗?”

    看着满是倦容的蕾妮,凯丽轻抚她的发丝,如儿时一般,低头轻吻少女的额头。

    “嗯,那么,你忙了一天也累了,就当睡前故事吧。罗兰呀,虽然很聪明,但也很不靠谱, 有次,他兴高采烈的的拉着我去看他的新发明,还得意洋洋的说‘看,这个透明的东西肯定会大卖,我叫它玻璃,它肯定能赚很多钱,这样我们国民的生活也会好得多。’”

    “玻璃是罗兰大人发明的吗?我记得六千多年前就有了吧。”

    “嗯,当时他还不知道,当我告诉他的时候,他沮丧的面容真是让人心碎,还在低声呢喃‘没事,那就发明活字印刷吧’”

    “印刷技术?那不是早就被知识之神垄断了吗?”

    “嗯,当时我就说了,于是他更加沮丧,不过第二天,他又开始研究天文学和生物学了,那个什么适者生存的进化论,虽然看起来明显没有根据的,但现在想起来还是有几分道理。比如说【物种不是神造的、恒定的,他是可变的,生物是进化的,而自然选择是生物进化的动力生物都有繁殖过盛的倾向,而生存空间和食物是有限的,所以生物必须为生存而斗争】”

    “凡间诸生不是众神制造的吗?生命不是都起源于秩序之源、混沌深渊。这是明显的谎言吧。”

    “嗯,但他没有沮丧,很快就找到了新的玩具,他一直都是这样,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气馁和放弃,即使战争开始,他飞快的从一个菜鸟,成为一个真正的军神,若不是我们面对的是百倍以上的敌人……”

    劳累和愤怒的累积之下,很快,说着说着,蕾妮就陷入了梦乡,而看着少女脱下的铠甲,凯丽陷入了沉思。

    那铠甲很华丽,外表是秘银重甲,实际上只是镶着轻合金涂层的软甲,甚至比皮甲还轻。

    岚之血脉也不可能代代出天才,蕾妮不是天才强者,甚至不是一个合格的战士,十四岁的黑铁初阶战士,和平民有什么区别。

    那三千里的冲锋中,她负责的只是举起旗帜和叫喊口号,发着抖带头充分,若让她真的遇到了对手,任何一个兽人都能轻松秒杀她。

    但可惜,现在的东岚公国内忧外患,的确需要一位古代英雄般的骑士公主,蕾妮牺牲了很多,但照目前的形势发展下去,她还要继续牺牲下去,即使那付出很有可能换不到一丝回报,甚至等待她的只能是恶名和国民的不理解。

    “哎,或许蕾妮说的没错,这个担子对她实在太重了。罗兰呀,你到底在哪里。”

    凯丽轻抚腰间的短刀,那短刀的剑柄处,两只巨龙正在相互环绕,而两颗夜明珠镶在其中,正在散发一白一黑的光芒。

    这是生命之灯,是各国王室多有流传的秘法,当王室成员刚刚出生的时候,取下他们第一滴血举行仪式,那么,这颗珠子就成了他的生命灯,若灯灭了,就说明人死了,这个还可以用来避免王室人员被人假冒。

    而这把有两颗珠子的装饰短刀,却是双生子的生命之灯——罗兰和卡文斯。

    “卡文斯的生命之灯越来越黑了,看来,他是向彻底坠入混沌了,但罗兰……”

    罗兰的生命之灯的情况及其诡异,一下子点亮,一下子熄灭,一下子变白,一下子被黑,反复转化。

    一百年之前,那黑的甚至超越了卡文斯,而在不久前,他又诡异的熄灭了,而过了两个月,他又亮了、白了。

    “若这生命之灯反应的是真实情况,罗兰还在世上,他的生活应该很精彩吧。”

    莫名的,刀身微微颤动,仿若受到什么召唤,凯丽本能的站起身来,探头望去,却发现树下有一个人影。

    “罗兰!!”

    但定睛望去,却发现那只是一个随风飘逸的柳树。

    摇了摇头,凯丽关上了窗。

    “呵,看来,我也和蕾妮一样,期盼有个可靠的肩膀呀。”

    而在她没有发现的角落,窗下,带着银色面具的身影正气的牙痒痒。

    “达索斯,居然敢打岚之国的注意,我会让你比历史上的结局更惨!“(未完待续。)

    PS:  写大章有人嫌太贵,小章有人嫌水或不够看,好吧,以后我照着自己的节奏来吧。

    高考到了,参加高考的书友朋友加油,希望大家都能考上如意的学校。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琥珀之剑神级英雄重生之最强剑神泰瑟尔世界之领主游戏为王黑道大佬玩网游重生之剑侠情缘霸球道之只手遮天重生之篮坛全能洗伐网游之技能窃取者游戏之塔御龙之穿越火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