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狼王和乌鸦

    “悲风仁爱兽王医院,给您和您的家人提供温馨服务,地板级的价格,享受王室级服务。【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嗯,就这么定了。”

    夕阳卸下,刚刚走进已经焕然一新的老宅,就听到这么劲爆的话题,我还以为是走错了门。

    “让世界知道我的存在。”

    “让后代知道我的存在。”

    “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遗臭万年。”

    “请全心全意信任我们,请把你的爱宠交给我们,专业不孕不育,百年老店,悲风仁爱兽医院,值得信任。”

    那是四面旗帜的标语,简直闪瞎狗眼。

    悲风正在和人争执,而他的铁哥们卡西欧,正在为他摇旗呐喊,但他身上插着旗帜上的标语,就完全不能让人直视了。

    我在考虑,若老米孽看到自己孙子这幅摸样,是该高兴再也不用担心族中内斗,还是气的直接找我拼命。

    “悲风大哥这么温暖和睦,为什么你们一直讨厌他,难道种族的偏见真的这么顽固吗?”

    看着那情至意尽的嘶吼,为大哥不被理解而双眸包含泪花,我觉得老米孽多半会砍死我,若一个不够打的话,还多半会拉上全族。

    而对面的……

    “天诛悲风。”、“基佬去死。”好吧,若是其他人挥舞这个旗帜就算了,你们那个为了科洛丝跟到这里的混蛋,有资格挥舞后面的那个旗子吗。

    “律法最高,律法审判庭兼教堂最高。”这旗帜被插在科洛丝的巨型法杖上,暴走的雷光让人毫不犹豫她维护信仰的决心。

    “少数服从多数,老娘说了就要审判庭,不服来干!”这是莫莫的,和她那呲牙裂嘴的凶相简直是绝配。

    好吧,双方的旗帜都一样让人无视直视,而那边带头的,偏偏是科洛丝和莫莫,还有两个小喽啰在使劲的摇旗呐喊。

    很快。在暗自庆幸成功逃掉大扫除的同时,我就搞懂到底发生了什么,原来一如既往我惹出来的麻烦。

    我走之前,随口说了句:

    “这么大的房子。闲的太浪费了,我们的卧室都在二楼、三楼,要不用一楼做点什么,人来人往的,至少可以当做掩饰。”

    好吧。当这群闲人作完大扫除后,闲着也也是闲着,就真的开始讨论该如何利用这一楼和花园的空间了,

    但一如既往,正常的议论只持续了五分钟,剩下的,就变成了实现自己私欲的争夺了。

    “还是办兽医院吧,我们有悲风大哥这位老中医在,还有这么多美女护士,绝对会大赚的。”

    或许是悲风担任兽医时代的珍藏吧。卡西欧正在展示手上的护士装,那超短裙和黑色蕾丝若穿在精灵身上,必然极其诱.惑,而别说,从那不住在科洛丝和护士装间来回漂移的眼神来看,这还真让某两位有些动摇了。

    “混蛋,若让人知道我在悲风的医院干过,老娘以后就真不用嫁人了。”

    但莫莫显然不为所动,她现在正在为自己的未来而努力拼搏。

    “哼,凶婆娘。你以为现在就嫁的出去吗?你以为你偷看罗岚睡觉的事情没人知道?女色.狼。”

    “啊哈,至少比你强,整天和悲风一起,还能正常吗?让老娘当护士?行。只要你也穿。”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是纯净的兄弟友情!穿就穿,当我黄金弓怕你呀。行,我穿了,你就要赞成悲风大哥的方案。真不知道你们怎想的,办兽医院这么好的事为什么要阻止。”

    语毕。卡西欧真的开始脱自己的铠甲,研究护士装怎么穿了。

    小伙子很英俊帅气,也颇有阳刚气息,坚实肌肉并不夸张,但却给人一种雕塑一般的古典美感,但若是穿上护士装……我还是先去吐一下。

    好吧,再不阻拦,今天的晚饭是省下了,但氪金狗眼也是会被闪瞎了。

    但幸好,有人却抢先一步拦住了他。

    “兄弟,你有这份心是好的,但不要过于责备她们,历史告诉我们,先行者总是孤单的,而麻木不仁的大众却总有觉醒的一天。我们只要一边努力传达我们的真意,然后静静等待就够了。至于我本人。”

    双手合十的悲风笑了,笑的云淡风轻,如同一个佛陀,背后隐隐约约有圣人的光环。,

    “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诸般敌视又奈何,我啊,爱这个世界爱的深沉……啊!”

    最后“啊”是惨叫声。

    “要你深沉,要你深沉!你以为我们看不出那假圣光是你猎人的闪光弹,还敢给我抄东方佛经。”

    “治愈你妹啊,你这明明是恶趣味!还敢说爱,爱就一定要让人至郁?揍得就是你这个爱的战士。”

    “破鞋斩,破邪斩,断罪击,尝尝我一拳伏魔。”

    好吧,我也忍不住亲自动手了,看着悲风这一脸贱笑,那道貌岸然的满口胡说,这不打实在不解恨啊。

    好一场闹剧后,扫了一圈刚刚打扫干净,却马上再次被标语旗帜弄乱的大厅,我开始说教了。

    “你们看看,都多大的人,就不能稳健点。你们看戴安娜,多好的女孩子,她为什么不争。”

    “哼,大姐头是不知道到底该争那个。”

    “嗯?”

    好吧,从那闻言就羞红了脸的戴安娜背后两只手上,我看到了两个旗帜。

    “建议一楼修做审判庭。”

    “月光女神教堂,聆听真神的旨意。”

    似乎被我看着不好意思了,灰精灵低声说了些什么,我凑近了,才知道……

    “圣光礼拜堂最高!”好吧,这位慢半拍傻妞总算下定了决心。

    说着,那满脸期盼的看着我,似乎指望作为圣骑士的我同意她这个建议。

    我能够理解你已经遵循圣光之道几百年,现在投身律法之神麾下,但还是遵循月光女士救赎之路的灰精灵。但同时信仰三个真神真的可以吗。

    就算秩序众神只限制入教,不禁止多重信仰,但你作为神职者能不能有点节操,脚踏三只船就不怕一道神雷劈死。

    但看着往日英姿飒爽的传奇女骑士谈起信仰。就变得怯弱担心的模样,我就知道多说没用了,这些事外人怎么说都是没用的,只要看他自己下决心。

    我早就该知道绅士联盟是不会有正常人了,就算外表正常。本质还是会出问题,就算原来很正常,待久了一样还是会感染出变.态(同情的看了一眼卡西欧)。大概,就唯一不在的格林好一点吧。

    “等下,不对,还少一个,格林了?”

    明明少一个人,我怎么可以放心,格林明明是最危险的啊!

    “他从我们开始聊的时候就消失了。大概……”

    “咔嚓!”“轰隆!”随着爆炸声和墙壁的破损声,滚滚浓烟升起。我无语望青天,下定决心明天绝对要去找个正常人。

    “大概他……”

    “不用多说,我知道了。下次记得给他栓个链子,看好他,就说我说的。”

    好吧,不用多说了,我已经能够理解那个奇葩王子的思路了,房屋清洁完毕=要塞整备完毕=启动警卫设备安装=布置很多陷阱和炸弹=安全第一=晚上能够安心睡觉。

    “安全第一!不用太感谢我。”

    下一刻,那个王子就从某个角落穿了出来,自豪的比了个大拇指。虽然看不清头盔下的面容,但我能够感觉他正在头盔下得意的笑。

    “I will be back!(我会回来的)”莫名的,这个冰冷铁巨人竖起大拇指的姿势,我想起了那个异世机器人著名的台词。我都有点好奇格林的铁面下到底个什么模样了,难道真是铁芯钢躯的金属魔偶,才会如此不开窍。

    “哎,算了,和他生气不划算,又不是第一次。”

    有的人注定顽固一生。屡教不改的格林就是典型,和他生气实在没什么意义。

    看着窗外的滚滚黑烟,考虑到自己这么年轻就越来越高的血压,即使已经被气的满脸青筋,我依旧捂住胸口,暗数一二三,努力稳定自己即将暴走的情绪和血压。

    “往好的地方想吧,炸了就炸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正好布置新的防御装置。等下,他到底炸了什么。”

    我们才搬来,又没有访客,到底什么人会触发刚刚布置下来的的炸弹。

    “我X,我订的晚餐、食材和日用货品!!我偷偷买的珍品刊物和画报,格林你这个蠢材!我的绝版珍藏啊,那超贵啊。”

    冲出去,果然不出意外的,是我领了赏金后到商店街订的晚餐和日用品,送货的马车已经飞上了天,马夫和搬运工吓得地上颤颤抖抖,但如今,那昂贵的货物,却已经全部成了焦黑的废品。

    “啊啊啊啊。我受不了,都别跑,让我弄死你们,再去找新的队友!这次一定要换几个正常人。”

    好吧,看着好不容易在黑市中搞到的珍品只剩下最后的焦黑残页,我最后一根理智之弦也断了,新的藏珍还没来得及看就被毁,还考虑什么血压,吃我的大破邪斩啊!

    “天国的爸妈,我算是知道你们辛苦一天下班回家后,看到家里被熊孩子掀个底朝天是什么心情,估计和我现在也差不多。我忏悔,我有罪,但能不能不要用这群已经成年的熊孩子折腾我啊,给我几个正常人行不,再这样下去,我不到20岁就可以气的高血压暴毙了啊!”

    某人今天晚上的日志中如此写道,但事实证明,奇葩永远在召唤奇葩,变.态这种生物更是会传染的,起名“绅士联盟”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失误,这只是刚开始。

    ---------

    那是一片古朴的宫殿群,墙壁上没有彩漆,地面上没有地毯,连个装饰的花瓶都欠奉,却是整个奥兰帝国最高权力者的居所。

    “奢华是面子,面子是给外人看的。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的东西丢一边去,别晃得我眼花。”

    当大臣劝达索斯遵循历代帝王的前例,在登基之时就大建宫殿时,年轻的君王丢下这句话。就不顾所有人的劝阻,就搬到了前前代皇帝的废宫中。

    “女人?没兴趣,若是别人的女人或许会有,若是别人的土地就兴趣更大了。”

    未来的冬狼之王从来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勃勃,而正是这种强欲和把野心化作现实的能力。才让他战胜先王的其他七个儿子,最终成果登基。

    战争?在达索斯即位五年内肯定就有了,这是所有外交家和国际形势研究者的公论。

    若是小国的话,这种摆明了的战争狂人自然不会坐得稳,但可惜,在过去的三百年内,奥兰帝国已经积累了足够的底蕴,邻国又不足够强大,从普通的民众到各地的领主,都希望获得一次重新洗牌和提升的机会。而在这种形式下登基的达索斯,做出了战争的承诺,人望就更高的可怕了。

    蕾妮和凯丽的猜测没有错,达索斯就是摆明了以力服人,你服就彻底跪下,你不服,正好找个理由打的你服。

    但有一点她们没有猜到,就是达索斯的野心比预期的还要大,一个从属国怎么能够满足他的贪欲。

    “安排下去了吗?那个骑士公主的守护骑士选拔仪式。”

    和历史中的记载以下,冬狼之王也算是难得的美男子了。高耸的鼻梁,颇有男子气概的国字脸,黑色长发一直拖到腰间,却没有丝毫娘娘腔的感觉。或许,是因为那如星剑眉下的鹰目更是总是带着侵略性十足的目光,才让人根本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而此刻,若岚之国的臣民听到他的话,绝对会和他拼命。

    “已经准备好了,两位传奇。四位黄金,十六位白银,我们奥兰帝国年轻俊杰人才济济,这多给她面子,应该算便宜了那个乡下公主。”

    “哈,别小看了岚之血脉,若不是他们引起的几次战役,彻底毁灭了那么多强大的帝国,我们奥兰帝国怎么可能崛起,病死的的骆驼有马大,我倒是对他们王室的秘密很有兴趣,那传说中的极光骑士更是人类中罕见的四阶(黄金)兵种,即使留下一丝一毫,也能极大的提高我们皇家卫队的实力。”

    是的,从一开始,奥兰帝国要的就不是从属,他们的期望的只是吞并而已。

    守护骑士?在艾希大陆,贵族女士的守护骑士还有一个名词——地下情人,当然,这往往是那位由于某种原因不能婚嫁的女士自己的选择,但显然,这次达索斯是不打算咨询蕾妮的意见,直接来硬的了。

    这一代的岚之王室只有一个女子,若能够让她的夫婿成为奥兰人,让下一代王子有一半奥兰血统,自然等于已经吞并了这个小国。

    而若是她拒绝被选出的守护骑士?好吧,这是侮辱奥兰王国至高无上的王权,嗯,就是逼你造反的节奏。

    拒绝会盟?开战被吞并。

    拒绝守护骑士?开战被吞并。

    接受会盟和守护骑士?直接被吞并。

    面对摆明了弱肉强食且不要脸的奥兰帝国,东岚公国能做的似乎实在不多。

    在这间简陋的行宫之内,那挂在墙上的巨大地图上,东岚公国和其周遭的四小国,已经被插满了各色棋子,那代表的都是重大战略意义的地点。

    刚刚登基的冬狼之王,已经把狩猎的目光投向了会盟的小国,而其中他最为满意的肥肉,就是北方的东岚公国了。

    只要拿下它,北方再无敌手,到兽人边境都一路畅通,而占据中原扩展领地,奥兰帝国将迎来新的的高峰。

    而一个稳定的后方,北方高原的无数珍贵矿产,边境交易的巨额利润,都是称霸整个大陆大战略的基石。

    而当臣下刚刚离去,年轻的冬狼之王,却又再度闭目沉思起来,只是,和阴影中某人的联系,却被建立起来了。

    “咔,干得好,不愧是克洛文的儿子,看来,选择你登基果然是最正确的,我们的合作会迎来新的的高峰。”

    “哈,肮脏的乌鸦们,我不管你们为什么依旧执着那个血脉,但只要你们能够证明自己的价值,我不会奢侈作为君王的慷慨赏赐的。”

    “那就先谢谢陛下了,只要能够彻底根除岚之血脉,我们占星塔愿意付出完全的忠诚,请您期待我们的表演吗。”

    在皇宫之上,风暴之中,一直漆黑的乌鸦,化作长空,消失在乌云之中。

    “呵,忠诚?一群早该死的亡魂而已,被永夜之君杀剩的死剩种,还配和我说忠诚,不过,的确是咬人的好狗。不是吗?克洛文。”

    年轻的冬狼之王是对着自己的床榻说的,而在那个之下却有一个地牢,一个憔悴的老者正被困于其中。

    “不孝子。杀了我吧,我永远不会告诉你奥兰帝国最后的秘密的。你永远是个不完全的君王!”

    但可惜的是,按这个地牢的设计,上面的声音可以传下来,但地牢的声音,却传不到地面,老者的叫喊,最后只能无奈的在地下回荡。(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神级英雄琥珀之剑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重生之最强剑神泰瑟尔世界之领主游戏为王黑道大佬玩网游重生之剑侠情缘霸球道之只手遮天重生之篮坛全能洗伐网游之技能窃取者游戏之塔御龙之穿越火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