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神之律和人之法

    “OUCH!又是你这只死猫!”

    最近,罗岚似乎和他的猫闹了矛盾。【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一不小心猫就会突然扑上去,连扑带咬,爪牙连环攻击,若是脚上穿的是拖鞋,那绝对是潜伏前进,然后暴起向脚后跟突袭的凶猛猛兽,出手前毫无杀气,出手快准狠,让罗岚无数次惨叫出声。

    若是往常,马上会上演一场人猫大战,但现在,却不是看闹剧的时候。

    “罗岚大人,若您无法看管好你的猫,就请和它一起出去玩。”

    讲台上,带着眼镜的科洛丝怒视我,无奈之下,只好一把抓住她的颈子,转了四五圈,然后把头晕目眩的她从窗户丢了出去。

    “太过分了,怎么能够这样虐待动物,猫会摔死的。”

    越来越有动物爱好者倾向的卡西欧义愤填膺中,但我却摇了摇头。

    “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她会这么容易挂掉的话,在千百年就该死了又死了。”

    果不其然,心灵的联系传来了海洛伊丝的诅咒和抱怨。

    “该死的不肖之徒,居然敢这么对付伟大的女妖之王,等着吧,我会给你的枕头上抓花,还……”犹豫了半刻钟,死猫终于发出了她这辈子最为恶毒和没有下限的诅咒。

    “我还会给你的枕头和被单上撒尿,我说到做到,我现在是只猫,你不要指望我做不出来!老娘豁出去了,既然敢说口,就绝对说到做到。”

    “那我就会把枕头和床单打包,然后邮寄给西罗帝国的老熟人,还会在上面标上你现在的摸样和注名这打湿的部分是‘全知者’的分泌物,你说是邮寄给你的狂热追求者收藏,还是给你的仇人们举办展览和庆祝酒会。”

    “我错了,我不会去的,我这就去练习武器变形。”我最喜欢海洛伊丝这点了,发现自己弄不赢就立马认输。绝不死撑,或许这才是这个祸害活了几千年的根本原因。

    “哼,跟我斗,你还嫩着点。

    “罗岚同学。这么喜欢站,我就让你站个够,出去罚站去吧。”

    但下一刻,我就知道自己还是中了招,现在正在上课。我这通过魔宠契约心理对话,在外人看起来就相当于站在那里发愣,显得就有点神经质了。

    而恰好作为临时导师科洛丝正好在怒视着我,我的发愣显然就成了挑战她作为导师的权威,于是,无奈之下,我只好出去乖乖罚站了。

    是的,现在在上课,上课的内容还是律法之神的教义和法律本身,担任导师的自然是这里位阶最高的律法系职业者科洛丝。

    在那场激烈的搏杀之后。最终这里的一楼还是一半做了律法庭(兼律法之神的小型教会),考虑到我和戴安娜,留了一个小隔间做了圣光礼拜堂。

    至于某人强烈要求的兽医院……墙外那个地摊就是了,反正我是不会承认认识他的,不仅如此,我还偷偷向有关部门举报了某兽医的无证经营,可惜了,这座城市的城管实在不能和硫磺山城相比,收拾他很有难度。

    好了,言归正传。让科洛丝讲解律法之神的教义既是她本人的期望,却也是听众强烈的期望。

    蕾妮和凯丽就不用说了,她们还在犹豫是否引进律法之神信仰作为国教,自然需要加深对其的了解。就是戴安娜和莫莫两位灰精灵也强烈要求开课,最让人惊讶的,是不仅卡西欧对这个在地下世界迅速壮大的真神信仰颇有兴趣,就是那个我连名字都不想被说出口的人,居然也对律法之神信仰极有兴趣。

    “我还要回到硫磺山城的,我也相信这个新兴的信仰会传遍世界的每个角落。而我却是注定却要游走与法律边缘的男人,那么,挑战一样事物,首先要了解那件事物到底是什么,并研究它是否有漏洞可钻。”

    某半龙人最近越来越有哲学家气息,他的话也让我毫不犹豫一个新的法学家说不定会以这种可笑的理由诞生,但我们的确没有拒绝对方学习教义和法律的的理由,而且这两天看来,他居然还是听课最为认真的学生。

    而与此同时,蕾妮那一帮随行的皇家骑士也陪同听讲,有人已经在考虑是否转职公正骑士,这已经是讲课的第二天,而今天却多出两位新听众。

    斯温娜.迪. 纳尔森,和雷蒙.隆.纳尔森,由于这位姐姐意外的成了皇帝的“情敌”,她的房东毫不犹豫的把他们姐弟扫地出门,而很快,在到处碰壁后,斯温娜就发现奥兰虽大,却没有她们的容身之处了。

    而在这个以领主制和骑士册封为核心关系的人类封建社会,骑士和效忠的君主绝对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更不要说是最为坚实的守护骑士,其实同性之间也有守护骑士,但往往是可以豁出性命的挚友,斯温娜和蕾妮的关系却实在不好解释。

    背弃了效忠对象的骑士是最让人鄙视的,无奈之下,认清了自己已经上了贼船的斯温娜,只能来投靠蕾妮了,但看到只要蕾妮走近了就惊恐莫名的她,知情者总是捧腹偷笑。

    作为金牌传教者的科洛丝嗓音娓娓动听,对教义的理解也颇为深刻,一般性的传教是绝对够了,但面对七百多年资历的凯丽,对于要验证这个信仰是否对于国家有帮助的东岚人,这个面对木精灵贵族莫名其妙的低了一辈的野精灵,却总是有些吃不住。

    “那么,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原本单一的法律会分成两个部分,【神之律】和【人之法】到底有什么区别,两个部分重复的地方不少,按照法理学的概述,重复立法不会造成法律执行的混乱和权威削弱吗?”

    “可……可教义上就是这么说的啊,这是无眠者大人定下的,肯定没错的。”

    被问的急了,科洛丝只能重复书上的观念,这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程度传教算是够了,但这显然说服不了东岚人,无奈之下,摇了摇头。我只能再度走进这个充当临时课堂的一楼大厅。

    “咳,可以的话,让我讲解一下吧,我其实和无眠者大人颇有交情的。这个我正好听他说过。”

    在众人的不可理解的眼神中,我伸出一个手指,银色的律法之光在其上荡漾,证明了我律法修行者的身份。

    两种能力修行不是不可以,但若是像莫莫一样把圣光之力全部转化成律法之力。恐怕就等于从头再来,偏偏两种力量颇有相似重复之处,同时兼修简直是典型的吃力不讨好。

    于是,我的公正骑士身份,在得到了科络丝“果然是神使”的赞同之外,在其他人心目中,却是典型的吃力不讨好。

    但这却足以我的确有资格讲解律法。

    “咳,首先是【神之律】和【人之法】的区别,神之律是神定的,他只有重罪十三条。都是公认的不可宽恕罪行,也是基本不会变化的,我们律法职业释放判罪术所能够判定的罪行,只有神之律,而人之法,则是律法之神教会不断修编改进的,司法权和主权总是绑定在一块的,神之律可以在秩序众神所瞩目的任何地方适用,而人之法则只能在主权支持的情况下适用,这是两者首要的区别。”

    其他的神明也有“严惩邪恶”、“禁止奢侈和**”、“严禁谎言”之类的戒律。但除了他们的信徒,执行却或多或少会被打折,我这本就属于公认罪行的重罪十三条,并不担心引起其他神明和地方贵族、王族的反弹。更是让律法职业者有了绝对要铲除的恶行(其他人执行不执行无所谓,但公正骑士必须执行)。

    “但这却不代表两者交互冲突,相反,其实两者是一个东西,神之律是人之法的底线,既一个罪行被神之律禁止。那么,人之法绝对不能豁免。比如十三罪中第一罪“以私欲肆意夺取他人生命者,将遭受律法之神的严厉审判,即使死后也必将遭受刀山火海之刑”,而人之法中也有对应的条款,故意杀人罪第一款:“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但于正当防卫、正义战争等后期条款抵触的,后者优先级较高。”

    同样的罪行,神之律中却带着宗教劝慰的语气,那最后看似多此一举的死后追加罪行,实际上却是给未来做的准备。而人之法中,却是冰冷的法条和刑罚,没有一丝多余。

    蕾妮有些激动起来,她似乎也看出了其中的奥妙。

    “也就是说,律法职业者所要执行的只是神之律,那制定人之法还有什么意义?”

    “是给以律法之神信仰为国教的国家和领主所准备的,这人之法明显会触及地方贵族的利益,就不担心会被集体抵制乃至禁止传教吗?”凯丽若有所思的问道,她在人类社会待了够久,也了解那群贵族的**和无可救药,这种会危急他们统治的法律,他们怎么可能接受。

    我笑了,这也是预期之中的疑虑。

    “的确,现在大部分地方,贵族无故打死平民只赔一个金币,有的地方王室甚至可以随意收缴商人的资产,这样的纯粹偏向统治阶级的恶法像话吗?我们的人之法,明显触犯了他们的利益,刚开始宣传,被敌视乃至抵制更是不可避免的,但若是禁止的话就不可能了,毕竟我们的无眠者是真神,禁止真神的传教等于直接对整个秩序众神神系造反,你以为无眠者辛辛苦苦登神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这天。”

    “但仅仅不禁止的话毫无意义。”

    “所以就需要有人做出表率,我若是平民和商人,一边是把我视作驴马和奴隶的恶法,一边至少把我当人看,我会选择在哪里生活努力,其实是不用犹豫的。而硫磺山城就是个最好的例子,足量的人口和资源流入,必然带来财富和力量,这对任何一个领地都是需要的,所以,律法之神的信仰对领地的发展是极其有益处的,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表率。”

    “所以你就找上了岚之国,小罗岚,你居然坑自己人,你就不担心以此为国教后,很有可能遭到所有临近王国的敌视吗?还没有崛起就被扑灭的可能性你考虑过吗?”

    凯丽皱眉说道,她的顾虑的确很有真实性。

    “当然,我考虑过。但东岚之国这样下去就不会遭到敌视了吗?你们已经四面皆敌了,我看反正都离覆灭不远了,这至少是个不错的救命稻草。而且,若以律法之神为国教,以硫磺山城的例子为证明,国力的迅速增长是可预见的,而大量的公正骑士和审判者也会极大增加国家的防卫力量,还应该可以得到律法起源地硫磺山城的援助,怎么看都是利大于弊。”

    “而若我们依旧不接受了?”

    “没什么,继续等待而已。等律法职业者遍布天下了,等律法之神的教义和法则被世人所广泛认知,积累的怨恨和矛盾总有一天会爆发的。那时候,等待贵族们的就不是温和的退位了,断头台会用到被鲜血锈掉为止,绞刑架上会挂满风干的尸体。”

    凯丽本能的打了个寒颤,仿若已经看到了那一天的到来,蕾妮却提出了自己的疑虑。

    “按照教义的话,主动发起战争也是重罪,那么我们不是不能够在统一岚之国了吗?这对我们不是不公吗。”

    “不,虽然主动战争律法职业者的确会失去律法之力,但若是比如援助正在被入侵的盟国、讨回被夺走的领地之类的正义战争,是允许的。”

    “那这个正义由谁来确定。”

    那一直默默记笔记的悲风,第一次提问,居然一下子问到重点上了。

    “律法之神无眠者一票,统治者一票,国民多数一票,三票都赞成战争的话,那么,这场战争就应该是正义的。而无眠者已经化作了公正的化身,他的判断应该是公正的,也能能够信徒所接受的。”

    提问者点了点头,坐下来,而众人新的提问逐一上演。

    “我有问题.....”

    “嗯,这说起来也简单....”

    本来只是打算随口说说,但有些事一开头就停不下来,这场注定被纳入历史的讲课,一直持续了一整天。

    原本作为讲师的科络丝成为了书记员,她埋头苦记下今天所谈及的内容,却将散发到每个教徒手上,我可以预见,不久之后,律法之花将开放的更加繁盛。

    最终,从讲课到辩论,从辩论再回到讲课,当马拉松的传授教义结束后,蕾妮和凯丽相对一视,终于做出了最后的结论。

    “我们东岚公国初步决定承认律法之神信仰作为国教,但你罗兰,这次也要负责帮忙到底。”

    “哎,好吧,就当我欠你们的。”虽然如此抱怨,但嘴角的笑容瞒不过任何人。(未完待续。)

    PS:  暴走还债中,今天争取也万字更新爆发吧。顺,让月票和推荐票来的更加猛烈吧。

    关于那个“我是巫妖”的小松鼠,实际上是我自己的开的坑,后来发现新大纲和这名字不合适,还和“我就是巫妖”太像,正好还没到2万字签约,就直接换了个书名重发。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琥珀之剑神级英雄重生之最强剑神泰瑟尔世界之领主游戏为王黑道大佬玩网游重生之剑侠情缘霸球道之只手遮天重生之篮坛全能洗伐网游之技能窃取者游戏之塔御龙之穿越火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