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仲裁和正义

    依旧是是那个朴实到简陋的宫殿,还是那个年轻的君王。【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达索斯正在和自己的老友兼下属下棋,但从那昏招不断,节节败退的局势来看,他的心思完全没有放在棋盘上。

    往日,他都会凭着技高一筹的棋艺飞快的收拾自己的老友,然后在对方的沮丧中开始谈正事,只是这次,他却没有往常的镇定了。

    “赫米特卿,还没有找到吗?”

    “找到?哦,那个骑士公主啊,她们换了个居所,现在住在律法之神教会哪里。袭击真神教会可是个大麻烦,为了个女人,值得吗?”

    说话的是个眯着眼的褐发青年,带着个单眼的进食镜片,文质彬彬的,若只看外表的话,恐怕谁也不会想到他就是奥兰帝国的情报首席,也是大帝的私人财务顾问,整个国家最有权势的人选之一。

    “别给我开玩笑了,你知道我找的不是那个小丫头。我找的是那个天使血脉的女人,那个单手就硬生生的镇住魔剑的女人。”

    达索斯能一眼看出斯温娜是女人伪装的,却是其观察入微的表现,那天过后,他也在猜测两张相同面孔、气质却完全相反真假公主,是不是真是两个人。

    “双子星,又是一个象征不详的双子,难怪岚之王室要隐藏她的存在了。”

    好吧,结合历史,脑补都有了依据,至少在达索斯眼中,那绝对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最明显的证据,就是魔剑的表现了。

    “赫米特,你应该知道我为了把猩红征服者觉醒到第三阶段花了多少代价,但那女人一开始就能够驯服第三形态的魔剑,而当她把魔剑还给我的时候,魔剑给我传递来的感情居然是‘可惜’、‘恐惧’‘放松’,这只有一个解释,魔剑在她面前居然完全臣服了,恐怕她可以使用完全形态的魔剑。”

    “那不可能!这把血海暴君打造的猩红征服者永远渴求鲜血。你当年为了使用这把剑至少付出了近万条性命,至今我们每年都要为其准备几百个死囚祭剑,那女孩才多大,怎么可能镇住魔剑。”

    “但她的确做到了。不是吗?”

    “所以你才想她求婚?即使被当面拒绝也矢志不移?”

    “不,不,看腻了那精美而脆弱的花瓶,我突然觉得沐浴在鲜血中的血天使也很不错,我是真的迷上那个女人。可惜了。没想到她居然会喜欢女人。真是太可惜了。”

    “你打算放弃?那你为什么还找她?”

    “你觉得像岚之王室藏着这张底牌做什么?你觉得手中握有这些筹码的她们会乖乖在继位大典上向我臣服效忠,你认为那骄傲到不正眼看我的半天使,会在典礼那天向我半跪效忠?”

    想起那天那骄傲到脚不落地的战争天使,赫米特摇了摇头。

    “有的人天生就不会屈居于他人之下,我不认为她会臣服任何人。”

    “但我们也没有退路了,要么挺过去,要么就此功亏一篑沦为二流。”

    是的,这次接着继位大典逼着众国臣服,即是对小国的压迫,何尝又不是对奥兰帝国自身尊严和国力的挑战。若能够成功自然一跃成为超级大国,而若是失败的话,恐怕原本的从属国都会因此动摇,直接掉成二流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这是一场豪赌,关系到奥兰后两百年的国运,我们可输不起。”

    “我懂了,这个时候容不得一点变数,我会派出探子去打探东岚人的秘密的。”

    “不,先等等,派几个魔鹫骑士做好盯梢就够了。我已经派出了乌鸦,盯紧了还不方便他们发挥。”

    “乌鸦?他们可毫不值得信任,他们整天都在预言计算那莫名其妙的世界末日,简直就是一群神经质的疯子。”

    “不过。疯狗毫无理智,咬人一般特别痛啊。”

    说着,达索斯大笑起来,他当然知道乌鸦不可靠,但疯狗也有疯狗的用法,放出去咬人的话也不需要理智。

    “我差不多知道你找我来做什么了。”

    “嗯。以东岚公国的变数为核心,多做几个应急方案吧。”

    “需要做最坏的打算吗?东岚公国从这次盟约国中剔除。”

    “不,最坏的可能是东岚公国带着其他国家向我们宣战,而且我们的兵力还被牵制住了。”

    赫米特点了点头,他了解达索斯,什么都往最坏的地方做准备是他的老毛病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自信完成好继位典礼。

    相反,这提前做出多种准备方案,反而说明了他对盟约成功势在必得。

    别人都以为他是个粗豪且不拘小节的枭雄,只有自己这样一起长大的同伴才知道,达索斯最大的优点是心细,或许,正是因为他对任何糟糕的情况都早有准备,才能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别急,下棋都是一步一步的来的,先用疯狗探底吧。哈,你分心了吧。将军,我赢了!”

    -------------

    而对我来说,把东岚公国的大使团弄到我们一起住,却不是没有目的的突发奇想。

    离继位大典还有三个多月,不长不短,若上次失败兼丢人后,在自己的主场王都,达索斯不弄出些什么来找回面子,那反而不可思议。

    而我和大使团之间的联系必然会越来越紧密,与其今后被人发现疑神疑鬼,不如干脆直接联系上,在一起的话,既方便安保,还可以顺手调教一下那个小丫头。

    至于那个律法之神教会,只能算是意外之喜了。

    本来我们这里只打算建一个审判庭,既让律法职业者修行、学习的场所,没有当地主权的支持,审判业务是无法展开的,倒是仲裁业务可以如期开展。

    审判就是以主权为依靠,以律法条文为准则进行罪行审判,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处理,而仲裁则是契约双方、仲裁者都处于平等的位置,约定由仲裁者进行裁决。

    无疑。在得不到主权认可的地方,律法职业者会长期从事仲裁工作,但实际上由于缺乏权威型,仲裁工作对律法的理解要求更高。在某个世界,至少要从业八年以上司法工作的经验者,才有从事仲裁的可能。

    当然,这是往大了说,其实落到实处。却往往却是鸡皮蒜毛的小事。

    “李大婶。李大叔不就是欠了你三个银币吗?他说了两个月就还给你,别生气了。”

    “两个月?两个月后连本带利至少要四个银币!”

    “三个半!”

    “四个。”

    “好吧,我做个中间人,李大婶多给点时间,李大叔多还一点利息,三个月后四个如何?”

    “成。”“中!”

    虽然看起来很扯,但实际上仲裁就是做这个的,区别只在于最后涉及到的金额大小、双方当事人是个人还是商会、组织。

    当然,若双方始终无法达成一致,那作为仲裁者的律法职业者也可以在无眠者神像前做出强制仲裁。那就肯定有一方要利益受损了,这时候,仲裁判决就会被无眠者的神力担保执行了。

    没有主权就没有审判权,自然就没有刑事犯罪的审判权,但本着契约自由的原则,律法职业者成为中间人,借用无眠者的神力和神职,做下民事仲裁倒是可以的。

    仲裁制度在硫磺山城已经运行了几十年,但在地表上显然是新鲜东西,而很快。嗅觉灵敏的商人们就发现这种制度的优越性。

    最大的优点就是它快,非常快,往日若仅仅是合同、商品纠纷,到本地司法机关诉讼。没个一两年是搞不定,民事赔偿就算到手了赔偿金,搞不好自己已经破产了,那就是典型的赢了官司输了人生。

    而若是合同涉及到了某个贵族和大官.....还是自认倒霉吧。

    而仲裁只涉及三方当事人,达成协议非常快,往往几天就能搞定。对商人来说,时间就是生命,更不要说神前的契约和仲裁受到无眠者的加护,根本没有人敢拒绝履行,那个诡异的法咒术:强制执行契约,更让腰缠万贯的赖账者无所遁形。

    沿江而建的卡格西城四通八达,本就是著名的商业之城,商人云集,这种新颖的解决纠纷方式,立刻一传十、十传百的扩散开来。

    “居然有神明来保证契约公正,再也不用担心那些痞子赖账了,太好了!”

    于是,新的商业契约在签订的时候,都不会忘记加上一条“若发生纠纷,就到XX地律法教会进行仲裁。”

    于是,在短短一周不到,这个审判庭就挤进了数千名新教徒,直接上升到地方教会级别。

    好吧,按照神明的规则,当足够的信仰者产生,真神无眠者开始注视这块地方,这里就成了他的圣域——卡格西城律法教会分会就此诞生。

    当“人之法”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得到主权的支持,才能走上历史舞台之前,这个新兴的仲裁制度,却成了律法真神无眠者扩大信仰的有力武器。

    而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艾希大陆的不少角落,于是,在异位面的神域,无眠者正在获得他第一个衍生神职——契约之神。

    公正的本质被写入了契约自由的内容,弱小神力的他正逐渐向一个中等神明进化。

    “啊。完全没有料到啊。”

    在律法中加入仲裁制度,本就是我模仿前世的司法制度随手而为,我真的没有料到,这个在那个世界并不怎么受到重视的仲裁制度,却在异世迅速开花结果。

    “嗯,在这个中世纪一般的混乱世界,这种中立的契约担保、执行、纠纷处理的确很有需求,之所以在那个世界不受欢迎,应该还是缺乏主权的担保,即使仲裁得出结果也很难执行。而在这个有真神作为契约担保的魔法世界,仲裁自然有威力的多了。”

    而这种意外,对我来说自然是多多益善,而这个意外,也让我开始正视这个肉身那名为仲裁者的血脉......

    “左边是混沌,右边是秩序,我站中间当仲裁者?结果必然是同时得罪双方,系统啊。你这是在提醒我的目标是典型的吃力不讨好吗。”

    地方教会已经属于真神注视的地方了(律法之神不设教堂,是指不像其他真神一样为了传教到处丢教堂),袭击教会和当面打神脸没什么区别,作为住户的我们的安全性自然也因此飙升。

    但即使如此。我依旧可以从来访的信徒中看到成打的探子。

    “喂,这位大哥,你这大块头伪装背着大包到处旅行的行商的确是个好主意,但可不可以把军靴换掉,上面还有苍龙骑士团的团徽了。”

    “呵呵。你家运草料的马车用优良种军马来拉?这赚的钱够它们的饲料燕麦吗?”

    “你的剑上的贵族徽记.....专业点行吗?亏你还笑得出来。”

    好吧,不管是对那天大放异彩的东岚公国有兴趣,还是对这个新兴真神的教会感兴趣,这座城市对客人表达热情的方式实在让人吃不消。

    “神使大人!你有时间和他们玩,不如来帮帮忙吧!”

    审判庭升级成地方教会后,位阶最高的科络丝再度中招,直接被赶鸭子上架当上了地方主教,但可惜的是,虽然升了职,不仅没有加薪。也没有增加手下,工作量倒是如期暴增。

    这不大的教会,商人们都迫不及待的来这里解决积累的契约纠纷,平均来访量过百人,队伍已经排到了院子外的悲风小摊,接待者和仲裁者的话.....两个灰精灵,科络丝和她两个手下,累积五人,完。

    虽然科络丝在努力培养第一批神职者,但全部从头来。离他们担当一面,还早着了,现在只能靠科络丝他们加班硬顶了。

    所以,即使在那次讲课后科络丝对我尊敬了不少。但看着明明对律法颇有了解的我整天闲晃,气就不打一处来。

    “神使大人,若有有空的话,可以帮忙看下那地精商人的契约吗?有些地方我有点犹豫,需要您的解答。”

    “哈哈,我今天还有点事。回来再说吧。”

    丢下这句话,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科络丝想追,但前面的人山人海让她无奈的停了下来。

    这次还真不是推脱,我真有事,今天,我和人有个约会。

    目的地倒是不远,那是一片人迹罕至的空地,一个腐朽的老树之下,我斜靠着它,然后给地上洒了点酒,灰色的迷雾就汇作了银色的幽灵,但却没有往常怨灵的凶悍和冰冷,这是介于幽灵和英灵之间的存在。

    “嗨,凯恩大叔,我又来了,你孙女的事情已经解决了,留下的学费够她用十年的了,这次可以把剑给我了吧。”

    得到了海洛伊丝的提示,若还找不到目标岂不是太无能了,第一天我就找到了凯恩的灵魂,但可惜,这些天和他聊了不少东西,更帮了不少忙,凯恩却依旧对自己的剑守口如瓶。

    “嗯,小伙子,你的诚意我已经看到了,那么,最后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若有镜子的话,我绝对是一脸囧像,这幽灵像极了游戏中的NPC,先是做跑腿任务,再给我讲背景故事,这故事还多半说的是他本人,最后还要开导他升天。

    “.....村庄被魔兽威胁,敌人大军随时有可能通过自己的哨所,那个年轻的骑士面临了两难的抉择,是去遵守王令忠于值守,作视那个危在旦夕的村庄覆灭,还是违抗命令,抛弃骑士的荣耀,去守护村庄。年轻人,若是你的话,会如何抉择。”

    好吧,我就知道是这样的问题,这和老婆、老妈掉下水后先救哪个一样无解,不回答反而是最好的答案。

    但对我来说,这种没有答案的考题已经做得太多了,答案从一开始就不在考题提及的范围内。

    “我会提前行动,先完成任务再去守护村庄,或是干脆先干掉威胁村庄的魔兽群,再拉着村民来帮我完成任务。嗯,最简单的,就是把所有村民都带上,跟我一起值守。”

    “这.....这不合要求吧,”

    “谁的要求?出题者的?还是你自己限定的。只要结果好,过程什么的,在乎那么多干什么。”

    “不,那是不可能的,你说的那些我都做不到。”

    “你做不到我做的到啊,说句实话,若我在你这个位置,魔兽在造成威胁前,发现征兆,我就会想办法铲除了。而且,就算你做不到,你不能喊人来帮忙吗?”

    “他们也有自己的任务,怎么可以用私事来玷污其他骑士的荣耀。”

    “这是那个年代的老观念了,难怪你几十年都想不开。”

    “我.....我就来考验你是否有能力做到我做不到的!”貌似老骑士直接恼羞成怒了。

    好吧,预料之中的,最后还要打一场。

    十九秒,包括拔剑、收剑的时间,早已经布置好的亡灵束缚法阵启动,一个圣骑士招牌技能的驱散亡灵,然后举剑猛敲,于是被定身的凯恩就直接倒下了。

    “这不公平......”

    “怎么,你以为我会和那些傻骑士一般,和曾经抵达传奇阶的你比剑术?大战三百回合后被你砍翻,你就没说一下传奇大佬欺负青铜阶菜鸟公平不公平,你看,这样多轻松。”

    “我......年轻人,难道我真的错了吗?”

    犹豫了片刻,我给出了最后的答案。

    “不,您没错,您做出的选择值得我们这些后辈尊敬。错的是必须让你做出这种残酷选择的世界。”

    老骑士拯救了村庄,而因此没有完成自己的任务,失去了作为一个骑士的荣誉和地位,并因此殃及家人,在之后的人生之中,他不断拷问自己是否做错了,最终郁郁而终。

    “苍白的正义”是他灵魂之剑的名字,也是他不断拷问自身灵魂的呐喊。

    “我错了吗?难道坚持正义是错误的?难道我就应该看着村庄就此毁灭?”

    “洛卡镇,就是您当年救下来的村子,七十年了,他已经从300人口的村子变成了近万人口的小镇了。您做的很好。”

    ”是吗?太好了。“

    语毕,带着笑颜的凯恩的灵魂开始散去,而唯一留在原地的,只有那颗散发冰冷白光的冰泪石。

    【苍白的正义的灵魂宝石:蕴含了传奇圣骑士凯恩的部分灵魂碎片和力量,将它和凯恩的佩剑融合,将获得完整的‘苍白的正义’】

    “正义是否苍白,有有什么重要的,行事只要对的起自己的天地良心就够了,和外界的声音何关。”

    这是我想说的,却最终没有说出口的话语,对老凯恩来说,后人的评价其实并不重要,那个被他救下的村庄的繁荣延续,就足以证明他的选择没有错误,那么,还多说什么。

    但现实,却往往比童话残酷。

    “洛卡镇?的确曾经有,但却已经再度消失在历史之中了,当时诸王争位,战火纷飞,七十年来那里最少经历了五次毁灭性的战争,即使当时的村民活下来了,也应该死在之后的战争中了吧。”这是我从民政部门得到的的回答。

    抚摸着散发冰冷光辉的灵魂宝石,我摇了摇头。

    “长路漫漫,慢慢来吧。”

    突然,我又想起了什么。

    “不对啊。这不是要去找凯恩当年的佩剑,谁知道他丢哪里去了,难道我又被坑了?村庄都消失在历史之中了,我到那里去找一把剑?老人家,您还在吗?指下路再升天行不?”(未完待续。)

    PS:  这个故事和苍白的正义都不是原创的,只是很喜欢,就把他们放到了一起,算是向经典致敬吧。

    爆肝结束,还欠两次爆发.....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冠军之光神级英雄主角猎杀者重生之最强剑神泰瑟尔世界之领主游戏为王黑道大佬玩网游重生之剑侠情缘霸球道之只手遮天重生之篮坛全能洗伐网游之技能窃取者游戏之塔御龙之穿越火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