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占星塔

    占星塔,对我来说,一个让人记忆深刻,却也早就应该消失在过去的名字。【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他们目前是国际著名的邪恶组织,在世人眼中,他们和著名的德鲁伊激进组织仁德会(仁慈对待动物的德鲁伊协会)一样,就是一群逮到谁咬谁的疯狗。

    和每个臭名昭著的组织最初都有一个高大上的旗帜一样,占星塔,最初也是由崇高的理想建成的。

    不管是精通观星的占星术士,善于占卜吉凶的女巫,精通预言法术的法师,他们从某种意义上,都能够预测未来,于是,在一个德高望重的**师的号召下,以“用预言来让生活变得更好,规避可以躲避的灾难”为目标的组织,就此建立。

    那么,是怎么让一个初衷如此美好的组织,变成如今臭名昭著的疯狗的。

    最初,占星塔对于天灾的预警,的确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在那个时代,和现在鸡肋到家的预言法术不同,当年的预言法术系统还是颇为发达和有效的,和命运之神、命运之线的连接,让他们真的做到了规避天灾,避免灾难。

    在度过一段黄金发展期后,大概是AD200年左右,占星塔遇到了一个麻烦,不管他们付出多大的代价,都无法预测某个时间段之后的事情。

    最终,他们联合得出了一个结论,某一年左右开始后的艾希大陆,居然一片空白。

    若是单独的占卜师只会想到自己的能力有限,而当所有的预言者都得出这样的结论的话,却只有一个答案说的通了——世界毁灭了,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未来。

    好吧,预言到世界末日虽然的确不是好事,但至少知道了他会发生,就应该能够想办法克服。

    但结果是徒然的,不管他们如何预言、占卜,最终只得到一个答案——这个世界没有未来,连毁灭从何而来都无法确定。

    当然。我是能够理解无法占卜预言的原因,这个世界所有生命都起源与秩序和混沌,你们自然无法预言毁灭来源于万物之母,甚至无法预言末日的具体时间。

    好吧。这就仿若死刑犯等待行刑之前的煎熬期,得不出答案的他们眼睁睁看着末日一天又一天的逼近,陷入了绝望,而一个偶然,给了他们希望。

    某个预言中会成为英雄的年轻人因为占星塔的介入。出了意外,然后那段未来就变得不可视了。

    预言者的行动会对未来造成影响?对历史英雄、大人物的提前陨落会对整个历史造成影响?若整个世界的命运轨迹出现了足够多的波动,会不会注定毁灭的世界能够依然留存。

    好吧,病急乱投医,在这种不可名状的逻辑之下,占星塔似乎找到了改变未来最直接的办法——提前扼杀英雄和历史人物。

    正常的预言者会尽可能避免自己的预言对目标造成影响,而反其道而行的占星塔开始了自己的疯狂行径——狩猎历史人物,让未来变得不可知。

    这并不容易,毕竟针对性预言很难得出像样的结论,预言很多时候就是碰运气。预言者的主动参与更会让预言结果变得乱七八糟,但若是那个倒霉蛋被撞个正着……呵呵,就算未来是传奇英雄,婴儿时代有抵抗能力吗。

    屠龙拯救世人的英雄被污蔑成恶魔之子,发明先进技术的大工匠被当做了罪不可赦的恶徒,拯救国家为危难之间的圣女被当做了魔女活活烧死,往日德高望重的预言家们都成了信口雌黄的骗子,在他们的胡作非为下,命运的轨迹变得一塌糊涂。

    这无疑就相当于在一场已经注定输掉的牌局中开始掀桌子,反正最后就是一个死。多闹闹说不定还有变数,这就是被逼入绝境的预言家们的歇斯底里。

    而由于他们实在做得太过分,命运之神的命运之线乱成一团麻,惊动了对凡间干涉不多的秩序众神。降下了神罚,直接毁灭了占星塔的本部,才让他们稍微消停。

    神罚之后,命运之神收回了留在凡间的大部分预言能力、预言法术,并隔绝了自己的神域命运之殿和凡间预言家的联系,让整个世界的预言水平陡然下降。那已经是距今一千六百多年前的事情了。

    而到了如今,那个预言中的末日依旧没有到来,扼杀未来英雄的罪行却浮出了水面,占星塔就自然成了超级大笑话,但我知道,他们还真没预言错,灾难就在眼前了。

    至此,针对某人未来的预言就被当做了预言师最大的忌讳,近代的预言家们大多只预测事,不预测人,但显然,占星塔并没有因此彻底覆灭,他们依旧在角落中偷偷从事着过去的行为。

    不过,他们现在到底是为了拯救世界而发疯,还是单纯报复秩序众神和整个世界,就谁也说不清了。

    三百多年前,那个关于我和卡文斯的预言,就是他们做出的,而我们被他们一路逼得墙角,也有他们暗中插手的痕迹。

    我在后世的游历之中,发现了他们在阴影中的黑手,于是,在化身永夜大君后,把他们一个个从角落中挖出来,杀了再杀。

    但可惜的是,看着眼前那浑身焦黑的尸体,那手指上的群星和独眼的徽记,显然当年我做的还不够。

    “占星塔的死剩种,你们够胆,居然还敢出现我面前!”

    -------------

    漆黑的房间之中,席位一个个被点亮,参会者默默如昔,最终,主席位上的那人发言了。

    “达索斯已经在催我们了,探子还没有回报吗?”

    “哼,冬狼之王?鲁姆之眼大人,其实要我说,我们应该最先抹杀掉他,而不是和他合作。”

    “稍安勿躁吧,我们现在的目标是抹杀岚之血脉,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都一周了,还没有任何消息吗?达索斯已经对我们表示不满了。”

    说他们是疯狗还真没说错,当预言法术无法像上古那么发达之后,他们的目标已经成“未来的英雄和历史人物”。扩展到“英雄和大人物”,任何高位者和他们合作都要提心吊胆,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是背后一刀。

    “您知道的,真神教会属于神之领地。人类的预言法术会大打折扣,而我们的探子也遇到了点小麻烦。”

    “嗯?”

    “我们派出的几个能够变作乌鸦的德鲁伊.......”

    教会中,卡西欧正在树下打盹,但空中一个候鸟经过上空,一道金黄长线划破天空。大雁应声而落,而几个骑士连忙跑过去捡起来,这白给的野味正好可以给晚上加餐。

    “虽然不知道罗岚小哥要我拦截所有的飞禽是怎么一回事,但正好可以锻炼下箭法吧。”

    “.......乌鸦全部被射手打了下来,若不是跑的快,恐怕都会被当了晚餐。”

    “看来早有防备,我们的斥候部队了?我们的盗贼大师了。”

    “都被炸上了天,那院子里全部都是地精暗雷,还有各种连环炸弹和警报机器人,比地精银行还有戒备森严。我们怀疑教会里面至少常驻了至少有四五个工程大师。”

    在院子里的墙角下,格林正在做些什么,但当他刚刚做到一半,就竖起了耳朵,然后拧起篮子就跑,而后面果然有人追了过来。

    “该死的格林,你又随处乱埋地雷,都说了多少次,工程产品是危险物,不能随意乱丢。炸到路人怎么办?就算炸不到外人炸了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嘛!你看我们这几天都修了多少次墙壁院墙了,昨天见到泥瓦匠,他居然问我要不要办月票,你说我一个律法之神的教会若是改成爆炸之神的教会。无眠者他老人家不会一道雷劈死我,喂,听我说话,别跑了。”

    迪尔(终于有名字了!),跟随科络丝游走的法咒使,特征.....嗯。大家应该看到了,非常啰嗦,不过貌似是沉默寡言的格林的天敌,所以我毫不犹豫的把看管爆炸狂的任务交给了他。

    “我们的间谍大师凤蝶了?他可以轻松伪装成信徒进入吧,凭他的经验,应该可以骗过门口那个看似闲逛实际上在看守的圣骑士吧。”

    “她.....”

    凤蝶号称千面人,尤其擅长伪装成各种女性,而这次,他伪装的贵妇人很成功,也成功了接近了首要目标蕾妮公主,只是.....

    “断罪击!”随着娇呵而出的,却是一把闪烁着银光的银色圣剑,打着转,斜飞出去。

    “嘻,不小心脱手了。”即使蕾妮努力装可爱,也掩饰不了她居然把挥剑变成了飞剑的现实,

    凯丽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转修公正骑士后蕾妮的进步很快,即使罗兰的传授明显颇有章法,但早已经度过成长期的她剑术天赋实在太烂,至少短时间内,剑术还是烂的让人无法直视。

    而顺着剑飞走的方向看去,看到罗兰圣剑居然插在一个贵妇人的大腿之间,她当即慌了。

    “牧师快来,有个伤者.....嗯?男人?间谍?骑士们过来,还是先联系棺材店吧。”

    听到自己最得力的探子居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暴露了,作为占星塔奥兰分会的会长,鲁姆之眼简直不敢置信。

    “感觉只要靠近那个教会,就会莫名其妙的出事,那到底是律法之神教会,还是厄运之神教会!”

    “该死!对了,我们的潜行大师了?无影行者狄克亚了?从来没有他不能进入的地方,他怎么了,他可不是会被厄运打败的对手,难道连他也失败了?”

    “他.....”

    无影行者狄克亚,在某些区域非常有名,据说没有他无法进入的藏宝库,曾经偷到蓝龙的宝藏,他可是鲁姆之眼花了很大精力才邀请入会的。

    他本人只是个白银阶位的盗贼,但让他横行无忌的,却是一件传说中的秘宝。

    【下水道斗篷,传奇奇物:穿戴者变成一只老鼠,并获得95%的物理免伤】

    就是靠着这件秘宝,他才能随意潜入任何王国的藏宝库,即使遇到看破自己变形的超强敌人,也能仗着几乎物理免疫的效果够逃之夭夭。

    “哪位大人最后的通讯是‘怎么会有会魔法的猫!!’.”

    律法之神教会已经到了开饭时间,而当某只猫跳上桌子,却被我拎起来,丢到了一边。

    “去,一边玩去,谁知道你是不是吃了死老鼠和蟑螂的,”

    “混蛋,我又不是真猫,而且,就算是真猫,每天大鱼大肉伺候着,就算去抓老鼠,也就玩弄猎物而已,又怎么会吃。哼,本来有个宝贝还打算给你看看的,不识好人心,算了。”

    “什么宝物?”听到宝物,我当即心动了。

    “呵呵,一件变形斗篷,很适合你的,要不穿了试试?”

    “呵呵,当我傻啊,好东西你会给我,肯定是诅咒物品,是变老鼠还是变松鼠,不会变史莱姆吧......看这样子,我猜对了吧,你这死猫,晚饭没你的了,去吃老鼠吧!”

    而与之同时,在院子里,一个浑身是伤的矮小身影正在草丛中挣扎。

    “该死,好可怕的喵星人,居然还会格斗技,居然还魔武双修,差点就死在它手上。咳,幸好它拿走斗篷就走了,咳,又吐血了,看来伤的不轻,翻墙和正门是走不了了。那就走下水道吧。”

    他挣扎的打开下水道入口,勉强的把自己缩进去,却发现已经有人先行一步,在下水道中等着他了。

    “这里怎么会有人,若是同行的话。麻烦让让.......等下,不是真人,地精自爆假人!!居然赛下水道!是谁这么无聊!”

    “轰隆!!”“轰隆!!”

    这次显然炸药的量不少,整栋房屋都在摇晃,而当我的视线投向了餐桌那边,格林立马起身汇报。

    “报告,案子您的指示,已经把所有稳定性不佳的爆炸物都丢进下水道废弃处理了。”

    “下水道?呵呵,谁家的毛贼这么倒霉。没事,格林你干的很好,再接再厉。”

    【叮,恭喜你的瘟神光环祸害到第一百个目标,升级为扫把星光环,光环效果增幅50%,并优先从你的敌人开始祸害。一百个都有了,一千个还远吗,请再接再厉。——那孩子还真倒霉,不过你最好去侃侃,那有你的老朋友哦。】这个时候,系统又不甘寂寞的跑出来。

    而我真到了爆炸现场,却发现了那熟悉的占星者徽记,自然知道自己又遇到了老朋友,当即火冒三丈了。

    “疯狗这玩意看到一只就有一窝,凯丽,我离开下,这里交给你了,戴安娜、科络丝,跟我来,我们去狩猎疯狗。”(未完待续。)

    PS:  新书需要支持,继续求各种票票。缓过气来就继续爆发。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琥珀之剑神级英雄重生之最强剑神泰瑟尔世界之领主游戏为王黑道大佬玩网游重生之剑侠情缘霸球道之只手遮天重生之篮坛全能洗伐网游之技能窃取者游戏之塔御龙之穿越火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