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礼物和嘲笑

    工程学无疑是最烧钱的职业,作为罗兰系列大机械人的投资商,作为硫磺山城工程师协会的荣誉理事,随着该系列深度开发的无底限支出,安全商会的贝亚兄弟已经近乎破产。【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而即使如此,罗兰系列依旧是极其不成熟的产物,高大威武的大机器人看起来很厉害,但若连传奇级战力都没有的话,在强手如云的地底世界也就只是个比较高级的活靶子,而若是再添加高级材料提高战力,需要的资金就是天文数字了,于是,他们想起到需要高端战力的地表来找投资商。

    带上来的罗兰机械人并不是罗兰系统的最新产品,用的技术更是打折后再打折的二手货,但在地面世界,却依旧满是新技术的味道,至少,在工程师们眼中,这已经是一件非常有价值的礼物。

    送礼给即将登基的大国皇帝,还是给以奢华著称的奥兰帝国,只要礼物分量更重或是够新奇,获得惊人的回报是可预期的。

    奥兰帝国的炼金术和工程学也非常出色,要不未来也不会有浮空舰队和魔动机械龙出行,至少地精们早就看中了其中合金钢材的炼金秘法、魔力和机械混杂的魔动机械学理论。

    他们打的注意就是能换到技术和资源最好,不行的话换点金币来充当研究经费也行。

    这主意是极好的,若是给一个出色的外交官来执行的话,最后多半也会取得让人满意的结果。

    但可惜,从以银钩.贝亚为首的使节团,加上卡巴拉和霍伊尔,就注定是个错误了。

    卡巴拉,硫磺山城出生的孤儿地精,据说若论家谱,还是个血脉高贵的地精王子,听说还是个土木工程类大师,但明显是自学成才的。也没见他建起过几栋像样的房子,但个人对于建筑物有种特殊的狂热,经常偷偷跑去研究特别的建筑的地基和顶梁,研究就算了。这厮还特别喜欢动手实践,拆下几个零件研究。

    稍微想象下,木质结构房屋的顶梁柱和地基被卸下来是什么结果,他把自己坑进自己废墟里也不是一两次了。

    在无数次制造大坑和废墟,结果就是人送外号“挖坑不填小王子卡巴拉”、“绿皮白蚁卡巴拉”。也是城管的重点打击对象,“明天卡巴拉到你家”也成了一句恶意的诅咒。

    但幸好他颇有商业头脑,家底颇为丰富,个人也长期没有金钱概念的随便花钱,事后都赔偿到位且也没有造成人身损失,才会一直游离在监狱边缘。

    银钩就不用多介绍了,移动炼金炸弹专家,矮人霍伊尔虽然是铁匠大师,但却也是黄赌酒三项全能,也是著名的破坏分子。

    把这三个活宝凑成送礼的使节团。也亏那群矮子们想的出来。

    刚刚抵达目的地奥兰帝国,赌棍霍伊尔就在各个新型赌场中沉迷数晚,然后输掉绝大部分旅费,而卡巴拉更是挖垮了一个百年历史的修道院,赔掉了剩余的全部旅费,要不,也不至于穷到去偷路边树上的装饰品。

    他们的确是到皇宫去过,但可惜这群家伙毫无交涉力可言,多虑的他们更是非要坚持见到皇帝才愿意提交礼物,而他们甚至不许那个粗鲁的卫兵触碰自己的宝贝。于是,这群鬼鬼祟祟的异族差点就被当做心怀不轨的刺客,送礼计划更是一路送阻。

    若这样的日子再拖个几个星期,搞不好穷困潦倒就只能把自己的礼品卖废铁然后带着旅费滚回家了。

    而在前两天。他们得知赫米特府要举办酒会,皇帝要亲自出场,就喜出望外的闯了进来,亲自送礼。

    但没有收到邀请的他们还明显是异族,警卫们自然不会允许他们进入,结果就是三矮子大战整个赫米特府警卫队。凭着出色的混战经验和个人实力,还是三矮子方占优了。

    但若再拖延一会,等皇家卫队来了,把他们当刺客处理了,恐怕就真的完全没法收拾了。

    幸运的是在此之前,达索斯出来的及时,但不幸的是,这群无法无天的矮子开口就得罪了自己要讨好的目标。

    “毫无诚意的恭维就算了,开口就触痛了对方弑父杀兄的痛楚,你们是送礼还是来负责拉仇恨的?”

    摇了摇头,看到这火冒三丈的达索斯,知道若不管的话,绝对是豁出去处死三人泄愤的结果,那可不是我想看到的。

    “尊敬的陛下,既然他们是来送礼的,至少让他们呈上礼物吧。这样至少能显露出您大国之君的气度。”

    似乎不想在我面前丢脸,我带着笑颜的劝阻,似乎起到了作用。

    深吸两口气,压抑住即将暴走的情绪,达索斯点了点头。

    “既然罗.....蕾妮小姐说情,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异族的来客,就表明你们的身份,呈上你们的诚意吧。”

    三个矮子一商量,居然开始早有准备的出场台词。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

    “我们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

    “为了......”

    “够了!给我十秒钟内说清楚,否则就把你们绑上石锚丢江里去。”我倒是打算听听他们最近又修改了我写的出场台词,但显然达索斯没有那个耐心,皇帝的怒吼让在场所有人低着头,颤颤巍巍。

    “我们来自地下世界的硫磺山城,听说陛下要登基了,不远千里而来送上我们最尊贵的礼物。”

    果然,性命威胁还是有效的。

    “地底世界?”

    在人类贵族眼中,传说中的地底世界妖魔横行,到处都是杀戮和战争,和地面完全不是两回事,听到这地精和灰矮人说自己来自地下世界,顿时,贵族们满脸惊诧和不信,议论纷纷。

    “咳,那就给我看看,到底是什么奇珍。”

    无疑,从那微微上扬的眉毛和嘴角露出的笑意来看。不远千里千里而来的地下世界居民,都为了恭贺自己登基送上礼物,让达索斯感觉自己很有面子。

    我稍微松了口气,这个千里恭贺的创意的确很不错。只要不出意外,就算礼物不怎么样,达索斯也会假装很满意的,多半赏赐不会少的,传出去也是一段佳话。

    “你看。这是八十八号的二十比一小型化机械人,也是我们送给陛下的礼物。”

    从卡巴拉满是补丁的袋子中,掏出一个破旧的机械人。

    那是一个随时都会散架的废旧机器人,只有一米高,浑身都是绿色的铁锈,显然零件都是废物利用,完全没有原型机的威严可怕。

    慌慌张张的银钩的话也没说清楚,他意思是送出来的是大型机器人八十八号,但由于太过巨大,只能用等比例模样来代替了。

    “噗。这个可以给小孩子玩吧。”

    “简直是侮辱奥兰帝国的工程学水平啊,我们的魔动蒸汽铠甲都有三米多高,送这个过来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的皇帝需要小玩具?”

    但显然,在这里贵族眼中,就是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乡下佬送了一个小玩具给皇帝陛下,企图得到重赏。

    “你看,他有一个钻头,一个主炮,背后还有一个动力背包,技术都是硫磺山城最先进的。应该能够对贵国的工程学研究有所帮助.....”

    我捂着额头,现在误会没有解开,银钩越是认真解说,就越是藐视对方的工程学、工业水平。越是惹人生气啊。

    “滋滋滋!”“咔嚓!”“轰隆!”

    好吧,不用多解说了,和其他的安全牌产品一样,在地精的调试下,这个等比例机器人先是漏电,然后浑身冒烟乱响。接着就自己爆炸了。

    “够了!这就是你们对一个君王的馈赠吗?或许,你们认为我仁慈到愚蠢!”

    出鞘的魔剑透出了血红的光华,皇帝已经不打算掩饰自己的杀意了。

    三人相对而视,有些不理解明明礼物这么重,明明八十八号是地下世界工程学最高结晶,为什么对方似乎还是气的要杀人的模样,最终,卡巴拉灵机一动,想出了个歪点子。

    “既然对这个礼物不满意,就临时找其他的礼物吧。”

    “大人,这才是我们的礼物!魅力无穷的宝石!”

    “大胆!”“狗胆!”看到卡巴拉从麻袋中掏出的礼物,奥兰贵族们纷纷大怒。

    那是一些让人眼熟的珠宝,更是沿江大道的装饰物,这劣质到无人拾取的便宜珠宝,居然被转赠最高的君王?

    ”该死,这比偷走女孩最喜爱的花圃中的鲜花,然后用这鲜花扎成花束向原主人求婚一样恶劣啊。”这作死的我都无话可说。

    “呵,和你们计较是浪费我的时间。”

    幸运的是,达索斯怒极反笑,最终摇了摇头,似乎不想和这些地精一般计较了。

    “带下去吧。算了,你们自己走吧。嗯?硫磺山城?那不就是那个听都没有听说过的神明的起源地吗?既然哪里的居民是这样的,看来,以后就是真神中也有了乡巴佬啊。你们说,伟大的神明们会不会逃到凡间来避难,说不定以后我们奥兰也因此有了神明的眷顾。”

    显然皇帝的幽默感很烂,这带着非议真神的冷笑话,更是让人笑不出来,但.....

    “那个律法之神听都没有听说过,前段时间我听说过,现在不少商人都选择那个信仰了,果然是下等人的教会啊。”

    “呵,从这些家伙就可以看出来了,谁知道那个默默无闻的家伙是怎么成为真神的,搞不好出门踩了狗屎,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升神了。”

    但达索斯是皇帝,所以再不好笑的笑话,他麾下的贵族也要努力笑出来并跟风,不过他们也不蠢,至少知道不能直呼“无眠者”的真名,否则引起真神主意,降下神罚可不是好玩的。

    “够了,你们可以侮辱我们,但绝对不能污蔑无眠者大人!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你们连他的小指头都不如。”

    地精滑稽的刺耳尖叫在大厅中回荡,紧接着,就是更加大声的全场哄堂大笑了。

    “不许笑,不许笑,我银钩.贝亚不许你们笑!”

    但他越是这么尖叫。越是暴跳如雷,人类贵族却越是笑的大声了。

    “不许笑,否则我至高无上的乡巴佬神明大人就要处罚你们了。”似乎对自己的幽默感很有自信,达索斯捏着嗓子。惟妙惟肖的模仿起了,更是让笑声一直扩大,甚至掀开了大厅的天花板,传到了外面。

    “你.....你们懂什么,你们这群短命鬼!等你们化作灰了。真神的目光才开始投向你们,在神明面前,要懂得谦卑。你有多了不起,凡人的君王,在哪位的眼中,你什么都不是。”

    好吧,地精的愤怒质问,的确是事实,但却击中了某些人敏感的自尊心。

    “哼,至少我们能够过着富足而美好的生活。而那个硫磺山城?呵呵,若真的够富足,也不至于让你们用偷来的珠宝来送礼!这样的地方居然是律法之神的圣地?果然二流地方才能出这样的乡巴佬神明啊。”

    达索斯这气话一出,场面一下子冷清了下来,就连他自己也连忙捂住了嘴,虽然没有提到真名真神无法感知,但这个诽谤若传出去了,恐怕奥兰帝国和自己就会成为律法之神教会的死敌了。

    突然,那个一直昏昏欲睡的老矮人突然笑了。

    “凡间的君王居然敢污蔑天上的神明,本来冲着你这份胆识。老夫就会和你干上一杯,赌上一局,但可惜,你却找错了对手。银钩那小子一贯满口胡话,但这次真没说错,和无眠者大人相比,即使是和还在凡间的无眠者大人相比,你小子也没他脚趾甲值钱。”

    “哼,那个人的事迹我也听说过。不就是个乡下的法官,突然得到了秩序众神的认可,然后登天成神吗?说他幸运到踩到狗屎,还真没说错。”

    王权和神权的战斗永无止境,显然达索斯对律法之神毫无敬意,既然已经注定要得罪了,那就多得罪一点又有何所谓。

    眼前的一幕让我也很是惊讶,若是城管或最高法的法官在这里维护我的尊严,我是一点都不会吃惊,但眼前的这群混蛋,可都是被城管反复打击的变.态绅士啊,我以无眠者的身份都收拾过他们好几次,不记恨我就算了,居然还帮我说话?或许我该去检查一下听力和视觉了。

    “........或许你们这样的人无法理解,地下世界是真正的地狱,弱者却死简直是天理,在资源贫乏的世界为了一杯水都可以夺取人命。我是个一无所有孤儿,像我这样的倒霉蛋,某天死在某个阴沟才是最可能的结局,但只有硫磺山城,会让我这样的弱者活下来。还给了我学习建筑学,靠自己的双手活下来的机会。”

    “和你们这些资源富足到能够用珠宝装饰树木的天生幸运儿不同,我们这些为了活命而奋斗的倒霉蛋都知道,让弱者能够有尊严的活下去,让强者不依靠狩猎弱者的血肉而活,是多么难的事情的,这世界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那位大人。”

    一直保持沉默的卡巴拉如此说道。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后代子孙将生活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种族,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这句话刻在硫磺山城城门和广场上。那一年,所有人都曾经把这当做疯子的妄言,但那个男人,却花了一百多年,一点一滴的的积累,真的消除了种族的偏见,真的做到了这个梦想。”

    “你们可以想象吗?善良仁慈到愚钝的暗精灵骑士、和平宁静到天天偷懒的亡灵战士、勤劳友好不贪财的地精小伙,在硫磺山城,种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曾经做了什么,并打算做什么。”

    老矮人晃了晃自己的酒葫芦,一口干掉一大半。

    “凡间的君王啊,你或许可以下令让你的军队为你而战,让你的农工为你劳作,但你可以不用命令,就让普普通通的市民自觉走上城墙,为了保护城市拼上的自己的一切,投入一场绝对不可能战胜的战争吗?那个男人做到了,他让那座城市成为了所有居民愿意豁出一切保护的家园。”

    莫名的,那场对恶魔伯爵的战役浮现在我的面前,那些主动走上城墙的可爱市民,让我每次想起,就由衷的会心微笑。

    “哼,不过就是一个施政能手而已,只要给我时间,我也可以做到。”

    达索斯脸色铁青,但依旧不服输。

    但同时,地精的刺耳尖叫却在大厅再度回荡。

    “凡间的君王,你可以看出来,我们这些家伙都不算好人,前段时间更是因为某些事情被关进了硫磺山城牢房。而由于某些人的阴谋,监狱的城墙更是被推到了,但我们却没有借机逃狱,你知道为什么吗?”

    “哼,那是你们胆小。”

    “呵呵,我和老胡子都是黄金阶了,按你们人类的说法,都是超凡脱俗的大师了。但看守我们的最多就几个白银阶,我们这样的,到哪里不能混口饭吃,为什么要在那座城市乖乖进牢房,受小辈的气?”

    老酒鬼也笑了,那次逃狱的都挂了,事后也证明了,自己这群不逃的人的选择也的确是正确的。

    “做坏事就要被处罚,有罪者终将得到审判,只有审判才能救赎罪人。这句话就挂在监狱的石碑前,但恐怕你们这些人也是不会信的,但我可以告诉你,在那个男人的治理下,这天真的话语却成了那座城市的公理。我们选择留在牢里,只是信任那个男人说的,只要我们完成了刑罚,只要我们不触及罪恶的底线,我们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在那座城市活着。”

    “只要犯罪,就会被处罚,只要无罪,就能够堂堂正正的活着,我这样的灰矮人在各个地下城都不得人待见,看我们的眼光更满是怀疑,但在我们的城市,没有人会因为种族持有偏见。凡人的君王,请问你做得到吗?”

    “说一千道一万,作为一个王,你能够给你的臣民一个让大多数人安居乐业到愿意为此付出一切的幸福家园吗?若是做不到的话,你就真连哪位的小指头都不如。”

    “哈,老酒鬼,怎么可能做到,我们这一路的遭遇你还没有记忆吗?若不是我们有两手,恐怕早就被人‘铲除邪恶’,再顺路收缴全部家当了。”

    “哎呦,这倒是。贝亚老弟,我有点想家了,或许,我们该回去了。”

    “哼,什么三百年来最伟大的君王,谣言果然信不得。没有容人的心胸,没有理解他人的智慧,满腔嫉妒和偏见,我看这个国家迟早败在他手中。”

    “凡人的君王,我知道你祈求不朽,因为你们短命的君王都是如此。但恐怕,就算你真的不朽了,也只是个眷念凡间的僵尸。永远比不上那个牺牲了一切,化身律法改造世界的男人。这样鄙俗的人类,居然该嘲笑天上的神明,嘲笑那个公正化身,我该说不知者无畏吗?还是不要脸者天下无敌。”

    语毕,三人提着麻袋就打算走,但这次,却走不了了。

    在某人的示意下,那两个原本埋伏在密室的传奇已经堵在他们面前。

    “当面侮辱君王,大不敬之罪,给我关进地牢!我看你们那个公正化身会不会来救你们。”

    看着达索斯那铁青到想杀人的脸,我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了。

    “哎。又要去查资料了,皇家地牢在那?真是给我找麻烦啊。”虽然如此说着,但莫名的,我的心情变得很好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神级英雄重生之最强剑神泰瑟尔世界之领主游戏为王黑道大佬玩网游重生之剑侠情缘霸球道之只手遮天重生之篮坛全能洗伐网游之技能窃取者游戏之塔御龙之穿越火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