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失控

    “聪明人变成了痴愚,是一条最容易上钩的游鱼;因为他凭恃才高学广,看不见自己的狂妄。【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愚人的蠢事算不得稀奇,聪明人的蠢事才叫人笑痛肚皮;因为他用全副的本领,证明他自己愚笨。”

    “在愚蠢的国度有个聪明的国王,他啊,觉得自己比神明还要高尚伟大。”

    “喔,我的兄弟,请别这么说。那威严的君王,他挥舞着至高无上的权杖,正打算登上无上的宝座,你若是非议他,小心被他举起覆满蛆虫的权杖,把你痛打。”

    “哼,渺小的君王,连真实的言语说都不许说了吗。那狂妄的宣言,那把律法之神当做乡巴佬的狂言,正惹着天上的众神狂笑。”

    “噢,是谁给了那滑稽的君王的自信,以为他短命的他和他的国度,能够俯视那个已经进入不朽的人?“

    “或许,是因为他嗓门很大吧,至少,他撕心力竭的怒吼,吓得那群乌鸦不住颤抖。”

    “或许,是因为他很富有吧,至少,他富足到可以用珠宝装饰树木,用地毯来铺设道路。”

    “或许,是因为他很强大吧,至少,那四十六个倒霉蛋,正打算献上自己的旗帜,乖乖的充当走狗。”

    滑稽的三人,在传奇们的围堵下,却依旧吟唱着自己的歌谣。

    “哈哈哈哈!”“呵呵呵呵!”

    大厅已经一片混乱,在贵族们(乌鸦)的颤抖中,三个矮子的狂笑连成一片。

    “皇帝的声音很洪亮?哼,他的怒吼或许传遍整个国度,但那个人从来不需要怒吼,即使面对一无所有的农夫,即使面对高贵半神的质问,他也只是掏出自己的法典,曼斯条理的和对方讲讲我们硫磺山城的道理。”

    “让我们等待吧,让伟大的时间来鉴别言语的分量。三百年后,那伟大的君王还剩下多少骨灰,他狂妄的话语是否已经成为历史笑柄,而那沉默的不朽者。是否已经实现了自己的理念,用自己的规则改变了整个世界。”

    “皇帝的国度很富有?噢,为了装点门面,他奢侈的打开了自己的国库,用珠宝来装点树木。用牛奶来灌溉江河,我们那个乡巴法官可没这么有钱,他穷的经常透支工资,要向商店打欠条来准备明天的面包。”

    “但在他的国度,只要你努力劳作,就不会饿死。只要遵守法律,就能获得尊严。他的办公室每个平民都能进去,都能抱怨自己的烦心事,都能表达自己对未来的期望。而在你的国度,是人吃人的世界。贪婪的贵族就是豺狼,狡猾的商人在豺狼面前是羊,在平民前却是食人的虎豹。而您,伟大的君王,以豺狼和虎豹为食的至高者,是否到过城郊的平民区,去听听那些羊羔痛苦到活不下去的呻吟,听听他们是怎么卖儿弃女,只为了今天能够填补肚子吗?”

    “皇帝的国度很强大?喔,听说您的皇家卫队是银色十字(白银阶的标志)的精锐。您的声音可以让周遭的邻国颤抖?那你知道在弱肉强食的地下世界,就是金色三角们(黄金阶的标志),也只是战火下的炮灰。你可知道我们刚刚消灭了足以匹敌真神的恶魔伯爵和他的大军,放逐了带领无数恶龙的龙后。那个拥有过万金色三角卫队的兽王,也被斩下了首级。”

    “我们没有所谓守护领土和臣民的高贵贵族,因为我们的领土不属于任何人。我们的城市没有军队,而只要战争的阴影逼近我们最后的家园,我们每个人都是豁出一切的勇士。我们有很多敌人,但我们有更多值得信任的朋友。而您了。伟大的君王,妒忌神明的皇帝,您觉得,当您失去了皇冠和权杖,当您的家园受到覆灭的威胁的时候,有多少国民愿意为您奉献性命?有多少贵族会与国俱亡?有多少盟友会来拯救您,而不是在在背后狠狠插你一刀?”

    “举着**权杖的年轻皇帝啊,你以为是你个威严满满的君王,实际上却是个哗众取宠的小丑。”

    “谋杀父兄的不义者啊,你以为你可以俯视那个人,但不管从品格还是存在的意义,你连那个人的小指头都比不上!”

    “妒忌真神的愚王啊,你因为您很强大而富有,但实际上您连真正的强大是什么都不知道。在那位大人面前,在真正的强大面前,请保持谦卑。”

    “你因为你很**。”

    “实际上很难看。”

    “您就是个笑话。”

    好了,一唱一和之间,达索斯的脸色已经变成了猪肝色,最终,三个矮子全部被皇帝的贴身侍卫逮到了,或许,应该说是他们发现打不过,就毫不犹豫的举手投降了,但有人敏锐的感觉到了,这件事远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

    霍伊尔他们并不考虑什么国家大势,他们更是浑身毛病的混蛋,但他们知道是谁给了硫磺山城居民好日子,所以,即使你是至高无上的君王,只要给侮辱他们心目中过的恩人,他们依旧敢把你骂的狗血淋头。

    嘲笑真神的人类君王,嘲笑君王的矮小地精和灰矮人,在旁观者的眼中,特别在我的眼中,这是注定载入史册的一幕。

    果不其然,两天后,事情已经发生了变化。

    “……那三个矮子的胡话,被谱曲编成了滑稽的酒吧小调,现在不少中下层的酒馆、茶馆都在传唱,已经扩散开来了,恐怕已经阻止不住了。”

    历史大势的确不可阻挡,但所谓的大势却是无数个人和事件构成的,在国家级的明争暗斗之中,三个人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人物,但往往,却是这些不值一提的小人物做出了惊天大事。

    “其中肯定有幕后黑手的操控,歌词绝大部分取自那几个地精的原话,而进行了整体修正加工,艺术水平非常高,我们的音乐大师和戏剧家都说这应该出自大师之手……还说,说不定会变成传世之作。”

    “律法之神的科洛丝主教已经发出正式的照会,要求我们迅速放人并解释对律法之神的不敬。圣光教会教会诺尔六世,透过紧急传讯渠道。向我们表达了高度不满,并要求我们对真神的不敬做出解释。而且随之而来的,还有九位真神教会的严重警告和关注,他们找我们要一个交代。”

    “皇家卫队在那三个家伙临时住所查封了巨型机器人。那应该才是他们打算送出的礼物。而据皇家工程师协会的初步研究,它的确非常先进,其中不少技术对我国的工程学研究很有帮助。但可惜的是,那个地精简直不肯合作不说,不知是谁把消息传了出去。结果已经有人在私下指责帝国恩将仇报,嘲笑君王没有容人之量。”

    “情报组织‘午夜蔷薇’发出警告,那些无稽之谈绘声绘色的描述您为了登上王位谋杀了先王,当然,这都是污蔑,但您的威望的确因此受到了影响。而随着那个谣言恶毒的讽刺扩散,民间已经有人称呼王上为‘妒忌真神的愚王’。还有人在散播我们奥兰帝国有吞并他国的野心,四十六国中至少有三十国在蠢蠢欲动,他们在私下沟通串联,似乎有阴谋。”

    一个又一个坏消息摆在了桌面上。笔胜于剑,年轻的皇帝遭到了登基以来最危险的挑战,那个阴影中的无形敌人,却是无数敌对势力的联合,让人想还击都无从着手。

    不得不说,从某种意义上,达索斯的确称的上贤王,至少在他的掌权下,他的属下敢于直接诉述君王的错误和各种不利的现状,而不用担心因此遭到迁怒受刑。

    “达索斯。这次你真的有点过头了,其他的无所谓,但仅仅只是为了口头上的争执,就把藐视真神这个帽子扣在头上。遭到众神教会的敌视,实在太过愚蠢了。”

    作为达索斯的挚友和兄弟,只有赫米特敢当面说出君王的不是,但此时,达索斯也满脸懊恼,回想起来。当时的确不是自己谨小慎微的日常行事作风。

    “果然远离女人是正确的,美色害人啊。”

    达索斯现在回想起来,当时会如此恼怒到口不择言,多少还是那个“蕾妮”就在身边的缘由。

    在心仪的女人面前被当面指责嘲笑,面子扫地,就是往日再谨慎谦虚的人,也很容易按捺不住心底的暴怒发飙,何况还是刚刚大权在握的一国之君。

    “那个合同多半也有些原因吧,毕竟是魔鬼的文字,下位面的语言多少有点问题。”

    语言本身是有魔力的,下位面的语言会激起负面情绪,真言术中的亵渎之语,神术中的混沌之语,就是运用下位面魔鬼语、恶魔语的语言系魔法,而与之相对的,就是至善之言、圣洁之语之类的运用上位面神语、天使语的另类神术、魔法。

    达索斯盯着那份合同太久了,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被激起了负面情绪,而魔剑本身也会让人偏向混沌,当他走出房间的时候,情绪已经非常压抑难受,被当面嘲笑作为导火索引爆失控,更是理所当然的。

    “说这些已经太晚了,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想的是怎么弥补。”

    若仅仅只是失言,到好应付,但那讽刺者重礼的份量反而成就了达索斯忘恩负义、肚量狭小的污名。

    随着那诡异的歌曲传遍这座城市,并以飞快的速度扩散,在获得冬狼之王的名誉之前,“妒忌神明的愚王”的“美称”倒是先灌在了达索斯的头上。

    而对于封建分封制的君王来说,权威和尊严比生命都更加重要。名誉有时候就和实力本身划上等号,当皇帝失去尊严和名誉后,其麾下的大贵族们自然会不听号令。

    这一切并不是某人的阴谋,但有时候,偶然因素累积起来的自身失误,比敌人的阴谋更加致命。

    尤其是达索斯和奥兰帝国本身并不是铁板一块,他父兄虽然倒台,但其留下的势力还没有被完全拔除,各大分封领地的军阀大贵族们更是野心勃勃,这种不用主动出手,能够降低王上权威和尊严的机会,他们怎么可能放过。

    而那些被迫参加盟约的小国,早就满腹怨恨,你奥兰帝国若是全无破绽还好,现在露出了破绽,自然是群起而攻,寻找摆脱宗主国独立自主的契机。

    若过个三五年,等达索斯坐稳了,这些都不是问题,但近期达索斯强行盟约对内外强压,本就坐在火山口上,现在失言露出破绽,对手怎么会放过。

    因此,在各方不约而同的努力下,酒吧小调和谣言传的飞快,各个隐患同时被引爆。

    “既然已经错了,那就错到底吧,把那三个压进最高级别的牢狱,不要让他们见到任何人,若他们被放出来了,反而显得我们软弱了。给诺尔六世回话,措辞稍微委婉点,就提我的失言道歉吧,至于律法之神教会,已经得罪彻底了,就别理他。至于那谣言,让情报组织多制造点其他匪夷所思的谣言,混淆舆论.......”

    即使面对不利局势,达索斯依旧面容不改的提出一条一条应对之法,虽然是亡羊补牢之策,但也甚是得当,

    “......这个,陛下,赫米特大人,刚刚接到两个消息。”

    突然跑进来的文官欲言既止,显然不是好消息。

    “说吧,还有什么更坏的消息,我接着。”

    “不知是谁把那个酒吧小调传进了皇家监狱,那些地精们整天都在哼唱,而且,那些囚犯们也开始跟着唱,他们都在嘲笑......还有人说因为这代君王的无能,奥兰帝国即将走入衰落。”

    “啪!”

    明明知道这都是失败者对自己不痛不痒的耻笑,但达索斯依旧按捺不住失控的情绪,大力锤下,名贵的红楠木办公桌当即裂成了两半。

    房间霎时变得沉静下来,半饷,皇帝陛下压抑住愤怒的低音如闷雷般在房间内爆发。

    “我知道了,下一个是什么?还有个什么坏消息?“

    年轻的文官颤颤巍巍的答道。

    “东岚公国宣布将立律法之神信仰为国教,那个蕾妮公主以自己的名誉担保那三个人的无罪,并担保他们送出的礼物是无价之宝,并无不敬之罪,要求我们立刻放人。”

    “轰隆!咔嚓!”

    这一下,名贵的办公桌也不用修了,达索斯恼怒的拍击后,桌子直接报销不说,连地面都被顺带砸出了个坑。

    “果然,女人都是不值得信任的!”

    --------------

    与此同时,在江下,一个身影正在潜水,而他身边,却是一只水下漫步的黑猫。

    “就是这里吗?钥匙有反应了吗?抓紧吧,我们的时间可不多。”(未完待续。)

    PS:  这段剧情卡了松鼠两天,本来打算真的用诗歌的,但那就估计要卡两个月了.....那就稍微模仿莎翁的戏剧台词凑合吧。顺,继续求票票吧。这段卡文过了应该会快一点。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琥珀之剑神级英雄重生之最强剑神泰瑟尔世界之领主游戏为王黑道大佬玩网游重生之剑侠情缘霸球道之只手遮天重生之篮坛全能洗伐网游之技能窃取者游戏之塔御龙之穿越火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