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潜入

    在某个世界,若是专攻民事纠纷方面的案件,一个律师首先要学的,就是如何在合同中制造陷阱和如何规避对方的欺诈,为自己的雇主赚取更多的利益。【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而这个世界的魔鬼们,更是合同欺诈的专家老手,但若是从头到尾都是欺骗的话,名声迟早臭不可闻,谁也不会再傻到和你签订契约。

    所以,由双方的灵魂直接担保,只要能看清所有的陷阱的话,魔鬼契约反而是世界上最公平、有效力的契约,在各个位面都非常流行。

    写在契约上的下位面文字是有魔力的,即使不会下位面魔鬼文的主位面居民,也能一眼看懂,但若是因为自己能够看懂就以为契约诚信公平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契约欺诈,上万年前,魔鬼们已经把它当做了一门艺术来研究,比如那契约上华丽的花纹,若你拿着放大镜放大来看的话,就发现它会是一圈扭曲的小字构成的补充条款,你若是没有在签字前发现,只能算你倒霉。

    那长的让人不想看的复杂章节,搞不好每一句开头字母构成的藏头诗式的句子,才是契约真正的重点,你以为契约书是横着看的,等真履行的时候,魔鬼会告诉你应该竖着看、斜着看,那意思就玩意不一样了。

    至于主谓宾倒置、错字、漏字、额外免责之类的不和谐的地方,请不要当做偶然错误和笔误,那多半是骗子们故意所为,里面绝对有问题。

    因此,对于长期和下位面世界打交道的**师来说,和魔鬼做交易的第一要务,就是不要用他们提供的契约原件,而是坚持要重新现场拟文,哪怕那注定是一场马拉松式的较量。

    而随着时代的发展,虚伪狡猾的人类贵族之间,也逐渐开始开始使用灵魂担保的魔鬼契约。当然,在欺骗上的天赋人类绝对不逊色魔鬼,千百年来,契约诈骗也玩出了无数让魔鬼君王都为之惊讶的新花样。比如刻意培养一个孤儿,起个和大人物完全同名的名字来个重名代签,就是我本人,也是不敢使用他人提供的契约原书,更不敢让契约书离开我的面前。

    而果不其然。当时在谈判桌上,达索斯毫不犹豫的否定了我当时提出的契约,还请出了赫米特府上的文字学者和法学专家,并要求现场重新拟文。

    于是,我们一条一条现场拼杀,但很快,协约构建的主动权却慢慢的回到了我手中。

    毕竟那两个文字专家和法学家的专业能力远不如我不说,下位面的魔鬼文字是有魔力的,激起负面情绪是最弱的副作用,腐蚀堕.化灵魂才是最要命的。契约条款的拼杀到了最后,在学识之外,更是体质和意志的拼搏。

    而我个人又刻意拖长了契约条款的争执时间,更是刻意口述魔鬼文字来增加对面的压力,等这个契约最终签订时,精神松懈的三个学者直接倒地昏迷,看来没有一年半载的修养是好不了了。

    结果最后的契约我很满意,而专家们的努力对方也看在眼里,达索斯他们也很满意,恩。至少在那些漏洞被发现前应该会很满意吧。

    其中我最满意的胜利,就是那条“两国十年内不许以任何名义发起军事威胁和战争行为”,这无疑是给岚之国的定心丸,而若没有这一条。等我们交换了筹码,隔几天达索斯一威胁,自己这弱势一方还是要服软,这契约就等于白签了。

    十年后?我不认为到时候他还有闲暇找东岚公国的麻烦,而且,只要计划进展顺利。到时候谁找谁的麻烦都不知道了。

    眼下,有了这条秘约的东岚公国才是真正的获得了自由,也因此等回去磋商之后,蕾妮她们毫不犹豫选择这个时候承认律法之神为国教,并要求奥兰帝国交出那三个矮子。

    这无疑相当于举起了挑战达索斯和奥兰帝国权威的大旗,更是刚刚达成协约就在狠狠的在背后刺人一刀,而偏偏在刚签订的条约之下,奥兰却无法做出过度的反映。

    “我就背后踢你一脚了,怎么,咬我啊?”

    “嗯?都这么挑衅了,东岚公国居然没事,看来奥兰帝国外强内虚的传言是真的,搞不好那个年轻的皇帝根本无法调动其下的公爵、侯爵。”

    而在众敌环视之下,有第一个跳出来挑战权威而没一巴掌拍死的先例,恐怕,之后各路人马,都会毫不犹豫的紧跟而上,那那个权威就要岌岌可危了。

    这并不是我的臆测,这些天的形势变化就说明了一切。

    那个词的确是我传出去的,但谱曲却不是我做的,毕竟,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个人的音乐细胞虽然比歌莉娅强,但只是从女妖之嚎进化成了巫妖之嚎,杀人的效果都一样,或许死的慢更是一种折磨。

    既然谱曲不是我能够做到的,到现在出现包括酒吧小调、歌剧之类的几个变种,从自然演变也太快了,无疑,有人抓住这个机会,在暗中行动起来,打算狠狠打击达索斯的声望。

    达索斯夹登基之威,力压四十六国何其威风,但这无疑也是一场豪赌,成功后的收益巨大的同时,却也带来了巨大的反弹,这反弹包括内外两个部分。

    而从这么快谱曲和传播出去来看,从哪个成品的高质量来看,八成还是奥兰本国的大贵族所为,其他的势力很难这么快就在本地找到这么多的音乐家和戏剧家来改编,再用大量的吟游诗人把“嫉妒真神的愚王”的污名传出去。

    在分封制的王权国家,一个强大的集权君王无疑是所有大贵族都不想见到的,奥兰帝国两位大公爵、四位公爵、三十七位侯爵,其中七成以上都有自己的领地和领民,且长期主在自己的领地的那个土皇帝。

    而在未来的“历史”中,大权在握的达索斯,找理由把其中三分之一的爵位收回,并把他们的领地和财富充公,制造了强大的集权国家。

    这也是历史的必然,当王权兴起,地方贵族必然被打压。从某种意义上说,奥兰帝国的大贵族们并没有做错,他们早就看到了新王的野心勃勃,也一直在寻找破局的机会和破绽。

    而另外一个方面。当东岚公国刚刚提出要求保住那三人的要求的两个小时后,十三国提出了一模一样的要求,其中有三国甚至已经是奥兰帝国的百年属国了。

    现在三人本身已经无所谓了,各国的使节甚至不知道那三个人叫什么,但却不妨碍他们提出抗议。这些“无辜”的倒霉蛋,已经成了众小国挑战奥兰权威的突破口,而随着各国使节获得本国王室的授权,恐怕参加挑战的阵营会越来越大。

    这无疑是奥兰帝国压迫小国从属的报应,谁也不愿意成为其他的国家的从属,即要进贡还有在大战的时候充当炮灰,反正形势已经不能再差了,不如趁着新王上位搏上一把。

    无疑,在这一段时间,达索斯的王权和尊严受到内外合击的挑战。但他的应对方式,却很让人回味了。

    面对挑衅,他诡异的保持了沉默,更没有指责东岚公国的意思,反而默默的在履行契约的要求,把大量的资源和技术交给了使节团。

    “这就服软了?”

    蕾妮和凯丽她们很吃惊,这完全不是那个强势帝王的作风,但在我眼中,实际上那个男人根本没有变化,他是个典型的赌徒性格。现在保持沉默,只是往这场赌局里丢进了更多筹码,打算赌局更大的。

    若他打算妥协,这个时候放出那三个人就是。但对于那三个人却保持着诡异的沉默,他只是默默的忍受压力,然后等待爆发翻盘的机会。

    而履行契约,却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按照我们的契约,若奥兰帝国履行完契约上应该支付的资源和技术。那么,就轮到我把水下基地的钥匙交给达索斯了。

    “翻盘的机会.....继位大典吗?到时候只要把浮空舰队拉出来,不,不需要整只舰队,只要有一艘船,这前所未有的划时代武器,就足以让其声势大振,压下所有的反对声音。”

    我都可以猜到他会怎么修改继位大典上的节目了,阅兵永远是宣扬军事实力的好机会,在各方军事实力出场的最**,那艘新型的战舰一旦出场,就可以压住蠢蠢欲动的大贵族和从属国,反而让他的权威更上一层楼。

    我只所以说是皇帝是赌徒,是因为这计划听起来不错,但却更是满是不确定性的危险的赌局。

    “若绝望中的工程师们彻底毁掉了自己的辛辛苦苦的创造物,里面已经成了废墟:若即使打开了大门,若其中并没有一艘能够在三个月内完工赶上大典的舰只,也是血本无归的下场。”

    但他的提前履行契约,对急需各种资源补助的东岚公国,却是件好事,但对我来说,却要抓紧了,毕竟,我也对那水下基地的宝藏很有兴趣,至少那浮空舰队的技术,可以说的上是各国都想要的无价之宝。

    水下基地的入口按理说只有一个,就是废旧大桥的桥墩周遭,但那里早就成为奥兰皇家卫队的驻地,皇帝最信任的精锐部队在哪里常驻,还有半神阶的“狩龙射手”达穆斯在哪里镇场子,别说进入了,就算靠近都会引起大麻烦。

    但此时,在江下潜水,却是为了找另外一样东西。

    “有了,果然在这里。”

    即使在不断抱怨,但多功能喵星人在水下也能发出微微的荧光,方便我寻觅自己的目标。

    在两个晚上的无功而返后,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那是一块岩壁上的白狼徽记,其上虽然覆盖了水草,虽然被水流腐蚀了不少,但狼头的狰狞却依旧栩栩如生。

    我小心翼翼的把那个狼牙项链靠近岩壁上的徽记,却没有一丝反应。

    “果然,从达索斯哪里取来的血不够啊,幸好我早有准备。”

    腰部的小袋里,却是一瓶刚刚取来的鲜血。(达索斯的爸:不孝子,地牢有吸血的老鼠啊,快滚开!臭老鼠!难道老夫一世英名就要命丧鼠口!)

    而随着血液和江水混合在一起,随着狼牙项链被全部染红,终于,雕塑狼头的双瞳散发出白光。然后随着旁边岩壁上一个黑洞洞的口子被打开,整个江河的水位都微微的发出了一丝变化。

    “果然有水下出口啊。”

    终于,我放下心来,这种凿空岩壁的水下基地应该有水下的紧急出口。虽然是我个人的猜测,但这机关被启动后敞开的洞口,却无疑证明了这种猜测的正确。

    但这通道并不宽敞,应该不是预计之内的船只通道,而是让水流流通、或是人员迁移的出口。

    我小心翼翼的潜入了洞口。顺着水下通道一路向上,数分钟后,就到了水面。

    而刚刚探出头,还没看两眼,我就连忙在埋头下潜。

    “千算万算,还是没料到是这种结果啊。”

    不管是我还是达索斯,都没对基地中还有幸存者保有期望,毕竟断水、断粮已经一年多了,就算可以用江水凑合食水,但一年没有粮食的话。怎么想都已经死光了。

    但刚刚只是瞄了一眼,却发现我们都猜错了,这里不仅有还有幸存者,幸存者居然还在努力建船,而在一旁的码头,已经有两艘中型浮空艇已经靠港停泊。

    “居然还是同行啊,看这低阶亡灵的数量,应该有个亡灵君主级的存在。”

    是的,虽然有幸存者,却没有生者。码头上忙碌的劳工,大多数都是骷髅和僵尸,但从那僵尸上还没**完的肉块来看,他们都刚刚转换为亡灵不久。

    “卡洛欣亲王吗?搞不好有个最少圣阶的巫妖在里面。这就真难对付了。”

    而就是不看那些亡灵生物,码头上忙碌的那些小型、中型魔像也不好对付,作为奥兰帝国最重要的军事基地,没有武装到牙齿的防御力量简直不可想象。

    从未来的情报来看,那个未来的无敌舰队中还有一只幽灵舰队分队,其中的舰队提督是个名为卡洛欣的高级巫妖。据说还是先王的弟弟,达索斯的叔叔。

    当时还有人猜测为和一个堂堂的大国亲王会变成巫妖,而离谱的是冬狼之王居然把近半的交给这个不死者,但现在看来,应该是这位亲王把舰队交给皇帝才对。

    恐怕,这次被外界隔开,就是这位**师化身巫妖的契机,毕竟,当他发现食物不足的时候,也绝对不会就此坐以待毙,转化为不需要食物的不死生物,或许是活下来的最佳选择。

    我默默的在水下潜行,把周遭的情况记在了心底,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

    “既然这次战力不足,那么,下次就多带点人来吧。”

    但刚刚返回教会,我的计划就遭到了当头一棒,我现在手下的头号打手,皎月骑士戴安娜却注定无法参与这次计划。

    “那个.....我是地下城长大的,水是很重要的资源,用来洗澡就很浪费了,用来游泳的话。”

    好吧,剩下的不用说了,地下世界居民不会游泳的借口太有说服力了。

    而考虑到圣骑士这样的重甲单位非常依靠装备吃饭,而带甲潜水简直是不可能达成的挑战,我连让她试试下水的主意都直接打消了。

    而放眼望去,悲风和卡西欧都抬着头望天努力当做没听到我们的议论,格林依旧保持沉默,但光那身重甲就知道他下不了水,莫莫倒是颇为踊跃的举手发言。

    “我可是城管中水性最好的,以前在老莫莱克的鱼池练过,可以在水下憋一分钟!还可以一口气游上三十多米。”

    好吧,这十岁儿童的战绩到底是什么意思,果然我高兴太早了,而最后求助的目光投向了科络丝,却依旧是满是歉意的回答。

    “神使大人,野精灵从来不喜欢水,由于长期在地下世界,变形海豹我更是学都没学,所以.......”

    “不会。”

    “地下世界连下雨的次数都少。”

    看着眼前一群旱鸭子,在我头大的时候,肩上的黑猫却得意洋洋的笑了。

    “笨蛋,去找个海妖就不够了,她们的种族天赋海神祝福,可以让不会游泳的人在短时间内游泳和水下呼吸,肯定够用了。”

    “这里只有江,没有海,我去哪里去找海妖?”

    “这个。”

    那是一张破旧的海报,上面有滑稽的小丑,双头的食人魔杂技师,随着秋千荡漾的空中飞人,还是在大池子里表演训练海豹的海妖训兽师。

    “火龙马戏团?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啊。”(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神级英雄重生之最强剑神泰瑟尔世界之领主游戏为王黑道大佬玩网游重生之剑侠情缘霸球道之只手遮天重生之篮坛全能洗伐网游之技能窃取者游戏之塔御龙之穿越火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