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真的是好人呀

    “我是个好人。【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很奇怪,明明大家都知道我是好人,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市民,为什么眼前的治安官,还纠缠不休。“

    “作为硫磺山城的守法居民,准时缴纳税款,热心工作,在工作部门是好员工,在社区是好邻居,好伙伴。你看,我还是热爱宠物的好人。这个奖牌,我的阿宝还是社区宠物明星大赛冠军!”

    作为证据的奖牌和绶带,挂在一旁的墙上,上面还写的“第七届硫磺山城宠物大赛优胜”“祝我们健壮可爱的阿宝永远健康”。

    而为我获得荣耀的阿宝,就在墙下享受自己的晚餐、

    可惜,不管我怎么解释,那个暗精灵城市治安官,就是一言不发的死死的盯着我,似乎认定我在撒谎。

    “宠物?阿宝?你说是那个可怕的怪物,他就是你被投诉的原因之一!洛甫一家控告你的宠物袭击了他们的儿子!”

    墙角的奖状下,被污蔑的阿宝正在流着口水舔着骨头,看到主人看向自己,还流出口水傻笑,真是可爱呀。

    洛甫?是谁?记忆里面没有真没有。

    在我犹豫是否要使用侦察法术回溯自己越来越差的记忆之前,似乎看出了我的茫然,那个暗精灵治安官冷笑道。

    “…….你不觉得这话很没说服力吗?你养的怪物口里还有他儿子的胫骨。”

    “哦?噢!原来是临街的骷髅兵家,他们家特别喜欢和阿宝一起玩,真是好人呀。”

    连忙飘了过去,从死死抓住胫骨不放的阿宝口中抽出骨头,无奈,我只有挥起拳头,敲这只笨狗的脑袋。

    “放开,放开,你个笨蛋。不想被关进检疫所就给我放开。”

    真是只听话的好狗,看到我如此坚持,可爱的阿宝呜咽着,用让人心疼的表情放弃了自己的宝贝。

    “放心吧,阿宝,等打发这眼前的臭娘们,我就让洛甫一家都陪你玩,玩满整整一年。”我小声承诺着。

    这胫骨被抓了罪证,还真不好辩驳,我在脸上挤出笑容,努力讨好眼前的治安官,献媚的笑了。

    “误会,都是误会。阿宝只是太热情了了。它总是喜欢交新朋友,离别时又总是依依不舍,从好友那里那点纪念品,不是太正常了吗?”

    我试图把骨头递过去,那治安官却猛地一退。

    “别过来。保持安全距离,谁知道你在里面下了什么邪恶的咒法。我的同僚还在外面,我回不去的话,你打算面对整个城市治安管理部队(简称城管)的愤怒吗。”

    我已经够低声下气了,这小娘们居然不给面子,我好心递上胫骨,居然像是看到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后退了两步,还摆出了戒备满满的死鱼脸,

    “我可是代表城市的治安官,你知道袭警的后果吗。”

    “误会,误会,我真是个好人。”暗叹暗精灵对魔力的敏感和警惕,无奈,我只有悄然散去胫骨中的催眠术和毒蛇诅咒,让恶毒的魔力无声散去。

    “我不管你是不是好人,按照硫磺山城市治安管理条例,赔偿款50金币和上门道歉都不能少,限期三天内完成。”

    那娘们,丢下狠话,夺回胫骨,居然直接转身就走。

    “若不想我再找上门,记住,三天内到城管大队来报到!”

    关上门,我的脸色就不好看了。

    “臭娘们,小心那天被人敲了闷棍,被卖到奴隶市场去,在这地下城世界,暗精灵一直都是最畅销,最值钱的商品。”

    心理恶毒的诅咒,却没有说出口,因为一旦出口,若那娘们真被卖掉了,我不是成了第一嫌疑犯了,我才没有那傻了。

    “大姐头,你太了不起了。居然敢和这么可怕的怪物执法,我一看到他,就吓得魂不守舍了。”

    “哼,阿敏,这些家伙其实都一样。外强中干,作为硫磺山城一名光荣的城管,你要知道…….”

    不远处,依旧传来两个暗精灵的交谈。

    “切,居然敢小看我,若不是我已经洗心革面,打算做个好人,你今晚就会被卖到窑子里面去。”

    可爱的阿宝看到他的主人有些沮丧,还凑过来,用来带着毒刺巨大舌头添了我的脸。

    “好了,好了,阿宝,记住你是高贵的克洛玛古斯,不是只会到处流口水的蠢家犬。走,我们去找‘洛甫’一家道歉去,顺便吃顿晚餐。恩,吃顿‘晚餐’。”

    这只笨狗听到晚上有的吃,两个头同时流出口水,越发高兴的抱着我拼命的舔。

    狗果然是人类的好伙伴,双头地狱犬更是如此,就是这饲料费有些昂贵,嘛,带着魔力的骨头对他们可是最好的粮食,不过有洛甫一家的热心支援,大概又可以节省一个月的饲料费了。

    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我,罗兰.岚,今年三百七十六岁,是个好人,哦,不,正确的说,是个好巫妖。

    --------------

    若要问下世人对巫妖的看法,恐怕,没有会没有多少好评。

    “十恶不赦的恶徒。”“亡灵和黑暗魔法的终极存在。”“生者的噩梦,不死者的君王。”

    虽然我一直把其当做平庸者的羡慕和伪君子的诬陷,但不能否认的,有时候,这些偏见者的歧视,的确带来不少麻烦。

    至少,即使在禁止内斗的硫磺城,每个月我都要处理几个“组团打击邪恶的勇者”,或是“独创邪恶老宅的冒险者。”

    虽然大部分时间他们连这座老宅的防护法阵都无法突破,但有的时候,我还是欢迎他们的到来的,比如说缺乏实验品的时候,比如说现在…….

    “…..我一定要…杀了你….别摸哪里!该死的触手魔!…..这里也不行!!我的哪里很敏感的。哈……哈……不要…..求求你了,杀了我,杀了我!!有胆你就杀了我。”

    眼前那个要死要活的半精灵游侠,上周还嚣杂的威胁要替天行道除掉我这个恶徒,现在,却只能瘫在污浊的地牢地步上**。

    “放过我,至少…..杀了我……不要呀!!”多次的积累终于到了顶端,一声激烈的**后,达到某个**的她先是全身紧绷,下一秒,整个无力的瘫了下去。

    那原本满是恨意的双眸,即使已经失去了焦点,但依旧本能的死死地看着我,死气沉沉的双目,过于半天才重新灌满仇恨。

    “哎呦,别这么看着我,兴奋过度对身体不好。”

    “混蛋!!混蛋!!混蛋!!”

    “…..是精灵语中骂人的话语太少了,还是你的语言老师死的太早,同样的词语给不足以让我兴奋。”

    “无赖,**……”数天的牢狱和折磨磨破了女游侠的意志,但高精灵始终高昂的头颅和她的骄傲却还没有被抹去,即使过度消耗体力,金发的女经历依旧自言自语的诅咒我。

    “好吧,休息够了,下一轮再来吧!”

    “哒!”随着一个响指,无数的黑触手再度行动起来,这些被粉红之书招呼出来的使魔们,已经压抑不住自己与女性亲近的**。

    “不要!!!…….求求你,放了我!!”

    但可惜,我的使魔又怎么听从囚犯的求饶。

    “我怕痒!!”

    是的,只是挠痒而已。我可是好人,什么注定要被和谐的事情我可不会做。

    “由不得你了,触手们,给我重点招呼她腰间和脖子下的痒痒肉!那是她的弱点!”

    “哈…..嘻嘻…杀了我,你个混蛋!!…..哈哈”

    不愧是女游侠最怕的处罚,很快,在无数的触手之下,她在地上笑的直打滚。

    “哼!活该,谁叫你居然擅自闯入我的家,这是明显的犯罪行为,不好好收拾你,还都以为我是软柿子呀!”

    当然,我可不会说损人不利已的事情,仅仅只是为了处罚她,就浪费我的魔力,怎么可能。

    “求你了,我认输,我投降……我什么条件都会答应!!”

    “不用了,你这样吊着难受,就是对我的贡献了。”

    看着自己面板上缓缓增长的数字,我不由得感叹起来。

    “哎,都三天了,才给了2点邪恶点数,这要凑足复活肉身的十万点数,要等到那一年呀。”

    想起转说中万众向往的性福生活,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只剩下骨头的肉身,很快,目光就投向了牢房的倒霉们。

    “惩恶也是扬善,为了点数….不,为了正义,为了咱的性福生活……不,为了成为一个好人。你们的苦难就是我的财富,认命吧!

    一个个笼子里,是各种囚犯,有牛头人、有精灵,最多的,还是人类。

    “放我出去!!”“我没有罪!”“别过来!!”哀嚎声、求饶声此起彼伏,但巫妖却无视了不说,若是叫的狠了,那作为看守的骷髅兵,会狠狠的一鞭子让他们闭嘴。

    “鲁尔,人类,**犯,犯案六起,被抓了三次,但由于有个码头区黑帮老大的好哥哥,受害者都被威胁不敢报案,结果硫磺城最高法院两次因为证据不足释放。”

    只是此刻,这个黑帮大少却是叫的最惨的。

    “你这么喜欢交配,我就让你交配个够吧。”

    于是,我找了几个三米多高的食人魔,天天陪他玩……不过,是公的,还是那话儿比人类小腿粗的…..

    好吧,现在他囚笼里实在惨不忍睹,我说起来也觉得恶心,我们还是谈谈他的邻居吧。

    “迪亚.金,地精族职业骗子,虽然被数十个案件同时指控,但手法非常高超,被害人往往缺乏决定性的证据,这厮又舍得花钱起硫磺城最好的大律师,所以,至今还在逍遥法外。”

    此时,这个赌徒正两眼血丝的对赌中。

    “我….我赢了!!你的钱都是我的,你要按约定放我走!!我是四个K!!”

    对面的亡灵牌手却笑了,他摊开底牌,四个A,正好比对方大上一点。

    “不,不,不,不可能的!你已经连赢了767把!你作弊!!”

    “没有被抓住的作弊就是正当手段,这不正是你的名言吗?好吧,说出你最后隐藏的财产和秘密吧!”

    “我…..我,我下把一定要翻身!!”

    那个亡灵牌手当然在作弊,这是我特别附魔的魔术牌,他想要那张就可以来那张,那迪亚又怎么赢得了。

    而若是常人,连输几百场,早就气馁了,但迪亚这个早就输红了眼的赌徒,看着眼前有获得自由和财富的机会,又怎么肯放手。

    亡灵牌手根本不用劝迪亚上当,他只用在哪里自己玩玩牌,地精赌徒那从骨头里的贪欲,就会让囚笼中无所事事的迪亚自己凑上来。

    “万一……万一我能赢一把,不就能回本了。”

    于是,这厮就如同过去被他欺骗的受害者一样,被贪欲带上了无底深渊,已经把那点家当全部输了出来。

    实际上我对他的骗术和秘密毫无兴趣,但每一次他输掉,那发自心底的不甘和愤怒,就会给我更多的邪恶点数,而他邻居那个已经麻木的家伙,却越来越少。

    这里是监狱,属于我个人的监狱,这里的囚犯,大多都是出于某些原因硫磺城官方无法进行刑罚,但又的确罪不可赦的混蛋。

    我那不靠谱的系统,可以从别人的痛苦和不幸中获得力量,而为了做一个好人,无奈,我只有选择除恶扬善这条路。

    于是,我通过某些关系,把这些混蛋弄到这里来,作为我那‘邪恶巫妖系统’的粮食。

    那个“独闯地狱”的勇者的待遇算是最好的了,反正她就只砸坏了几个花瓶,弄散几个骷髅园丁,逗她玩个几天,就会扔出去。

    其他的,都是够判死刑的杂碎,所以,我让他们享受下自己曾经对别人做的,或者说,自食恶果者,

    比如,让**犯尝尝被**的滋味,让骗者尝尝被骗的倾家荡产的滋味,让抢劫、盗窃者尝尝被抢走、偷走所有的滋味,让恶意囤货居奇制造饥荒的奸商享受睡到金山之上却买不到一片面包。

    “疯子!!你个疯子!”

    “求求你,放了我!”

    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做起来多没意思,他们的痛苦,将通过那无名的系统,化作我的力量,化作我复活的基石。

    “我才没疯掉,你才疯掉了!”

    “疯巫妖!!求求你放了我,我什么都愿意!”

    疯巫妖?的确,有不少人说我早就疯掉了,但最早,是那位说的。

    我指骨抚摸着下巴,仔细回忆起来。

    “我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疯掉的?是前世作为一个坚持公平和正义的法官,被不法官员剥掉公职,最终被排挤到连律师都当不下去的时候?”

    “是带着那个奇怪的系统转世到这个世界,以为自己是天命主角,誓言让国民和亲人过的更加幸福,却发现残酷命运不可扭转,一步一步失去了国家、家庭和所有亲人的时候?”

    “是发誓向众神和伪善者报仇,带着残缺的身躯组成亡者的大军,却发现在复仇路途之中,自己背后,已经是一片尸骸和废墟,自己已经和伪善者、野心家一般,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不断制造灾难和惨剧的时候?”

    “呵呵,或许,从一开始,有两世记忆的我,在发现世界的真相后,就已经疯了吧。”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神级英雄重生之最强剑神泰瑟尔世界之领主游戏为王黑道大佬玩网游重生之剑侠情缘霸球道之只手遮天重生之篮坛全能洗伐网游之技能窃取者游戏之塔御龙之穿越火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