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工作

    “大人!我们半羊人代代牧羊为生,那天,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片肥沃的草场,刚刚帮我们宝贝们松开缰绳,这些魔鬼们就来了!!”

    “是呀,她们抢走了我们的宝贝,居然还要向我们抢劫,您看,她们居然还说自己是执法者,天下那里有如此强盗般的执法者。【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眼前的,是一群义愤填膺的半羊人,这些矮小的半兽人,以嘴碎和狡猾闻名,此时,它们面颊饱含泪水,神情愤慨,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大人呀,你要我们做主呀!我们的全部家当,都被这些恶魔夺走了。”

    “是呀,我那可怜的小夏尔,才出生2个月,都没断奶,就被这些恶魔带离了他母亲那里,这还这么活呀。”

    “北方那个吹,雪花那个飘,我家小羊羔那么小,这狠心的狼儿呀,来到了我们家……”

    法庭.上悲天悯人的见多,但现在哭成一片、唱成一片的,还真是少见,不愧颇为艺术细胞的半羊人了,已经打算唱出来了。

    我很感动,看了半天,然后发现水平不算高,反反复复都是这两句唱词,于是失去了兴趣,打了一个哈欠,下了判决。

    “执法者无执法不当的情况,卡姆辛半羊人部落在缴纳完罚款后,可以取回被扣押的羊羔。二审终极,不得上诉。”

    “大人呀!!”

    “冤屈呀!!”

    被告席上的城管副队长雅雯松了一口气,原告席上却哭天喊天的一片,但我却依旧不为所动。

    “法警,带下去吧,下一个。”

    “贪官横行,司法不公呀!!愚官果然护着恶官!!”

    哎,每次都是这样,但被当面说是愚官,我有些不爽了。

    “恶意攻击法官,罚金10金币。顺便说下,下次再在城市绿化草坪上放牧,直接没收你们的羊群。”

    是的,它们的确有放牧的权利,但盯着硫磺山城的城市绿化带放牧,已经从个人自由变成损坏公共财产的罪行了。

    这半年来,被其损坏的草坪和花园,光修复费用和人工费,就要花上几十万金币,而他们所获的,大概只有省下几百金币的草料费了。

    这次半羊人最擅长的就是颠倒黑白了,现在居然控告城管们恶意执法,真当我是傻子呀。

    “对了,刚才说我是愚官的,自己自觉到社区接受两个月的免费劳役。谁还废话的,和他一样。以后去草场买草料或者出城放牧,若再度随意放牧,整个族群驱逐出硫磺山城。”

    对于狡诈而懒惰的半羊人来说,带着羊群放牧,自己在一旁睡觉,已经是最辛苦的劳作了。

    让他们像其他种族一般劳动,就已经是酷刑了,而让贪财自私的他们免费为他人劳作,绝对比死刑还惨。

    多话的被严惩,瞬间,哭声没了,唱曲也没了,他们自觉排队出场。

    于是,我满意的点了点头。

    “下一个!”

    接着,看着案宗,盯着眼前笑容可掬的被告人,我却皱起了眉,难怪下级法官把这个案子丢个我,这个案子还真不好判。

    “被告,埃罗.悲风,半龙人猎人,罪行,诱拐和性犯罪。”

    这厮犯罪证据确凿,自己也供认不讳,但判案起来,却让人颇为头痛。

    虽然手段很肮脏,但猎人悲风完成了猎人的梦想,成功抓了个德鲁伊做宠物,可是成功之后,却数次在公共场所猥亵自己的“宠物”,而且,时而是熊,时而是豹,时而是鸟,就是没有人形态的时候.…..而且。那个德鲁伊,还是雄性,悲风本人也是雄性……

    “太污浊了!太恶心了,严重影响整个硫磺山城的社会风气,强烈要求处死这个兽.交癖兼同性恋,以正硫磺山城风气”地精检察官在原告席上慷慨激昂,这个案子一层层上诉,到最高法官这里,已经了最后关键了。

    “我们要注意被告半龙人的身份,在它们眼中,“与兽同行”是一种传统,是理所当然的。而对于其他种族的传统予以容忍,是硫磺山城市民一直以其为荣的传统。何况,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是我们法典最基本的原则,我们的法典中,有不许和野兽和同性发生性.行为吗?既然没有禁止,那么,就不是犯罪,就不能判罪,就更不能处刑!”

    凭着对法条的解读,精灵辩护官科罗斯却再次占了上方,虽然,他看自己辩护人的眼神中,全是鄙视和不屑。

    在崇敬自然的精灵眼中,猎人悲风之这样的**,早该死一万遍了,但现在自己在法庭.上,却不能因自己的喜好,懈怠自己作为作为辩护官的职责。

    而正如科罗斯所述,由于没有法条规定的罪行,检控方连罪名都无法确定,又怎么能够确定最后的处罚。

    “那条法律会规定兽.交这么恶心的罪行呀!!若这样的混蛋都无罪的话,我们还怎么维护法律的尊严和公正!”

    闻言,地精检察官罗维.金币暴跳如雷,即使戴着银色的铁面具无法看到表情,但从那愤怒至极的语气和面具下的暴起的青筋来看,他气的够呛。

    也是,为了这个案子,他花了无数的精力,审了两次,最后到了最高法官面前,更不是为了让这**逃脱法律的制裁的。

    我看着那个长着蜥蜴头的**,他也看着我,神色坦然,毫无登上被告席应有的拘束和不安。

    而我那亚神器法袍还在发挥着作用,猎人悲风在神器之威下如此坦然,却只说明他真的不认为自己有错,心中没有丝毫内疚,神器也无效。

    “价值观不同吗?不,其他的半龙人可没有这么**。他应该是知道法条或被告知了,这里无法判罚他有罪。呵呵,果然,异世界总是可以遇到有趣的罪行,真是有趣呀。”

    “呵呵,我可以回去了吗?我的宠物们还等着我喂食呀。“

    我呵呵笑了,那半龙人也傻傻的笑了。

    对我来说,这看似坦然的表情和笑声,却是颇有趣的挑衅了。

    “咚!”

    法槌落下,我做出了宣判。

    “无罪,当庭释放。”

    法无明令禁止不为罪,既然我制定的法条有这个漏洞,这把,我就认输了吧。

    闻言,那埃罗.悲风憨厚的笑了,笑容中全是得意。

    “果然,硫磺山城市司法是最公正的。”

    但…….

    “罗维检察官,别生气了,你也应该早知道,既然法条不规定有罪,吾等不可能枉法判其有罪。”

    罗维当然知道,就是因为知道,他才如此生气,让一个罪人逍遥法外,简直是最高法院和法律本身的嘲笑。

    “可是,大人…..”

    “下周法王厅的立法会议准备好了吗?”

    “咦?!哦,我懂了!!”

    我突然问起了无关紧要的事情,罗维先是一愣,然后恍然大悟,满脸喜色。

    我们最高法院可不是仅仅只是司法机构,其下属四厅中的法王厅,更负责了新法律的起草工作,最高法院,除了担负终审意外,可是有立法和司法解释权的哦。

    “嗯,既然这位埃罗小友帮我们找到了法律的漏洞,我们就补上它吧。科罗斯,等新法条通过了,就派几个大潜行者经常和这位小友聊聊天吧。让他早点再进来,我们好感谢他。”

    这些话,都没有瞒过埃罗.悲风,此刻,他一脸铁青,似乎已经想象到自己再度被逮进来的时候。

    至于从此不再做此恶心的恶行?那从一开始,就不在视“与兽同行”为人生最大爱好的他的选择项之中。

    闻言,即使是获胜的辩护官科罗斯也是满脸欣喜。

    “是的,大人,我会立刻照办,‘与兽同行’这种非自然的恶心行为,理应受到严惩!公开进行,更要受到加重处罚!”

    “对了,记得加入禁止虐待宠物罪条案,像这种行为,应该剥夺抚养宠物的资格。从另外一个侧面堵死这些**行径吧,做个双保险。”

    作为硫磺山城爱宠协会的荣誉会员,我怎么会让这种人继续欺压可爱的小动物,直接剥夺他养育宠物的资格吧。

    终于,埃罗.悲风哭了起来,若他还选择待在硫磺山城,那么,与兽同行的爱好,算是从此要被禁止了。

    于是,在我的操控下,法律的尊严也得到了维护。

    若那家伙从此改邪归正?先不谈我个人认为他很难纠正自己的性.癖,若他真能就此改掉,不也是一件好事吗。

    “下一个……”虽然这些案子很繁琐无趣,不过,工作不正是如此吗。

    无聊,无趣,但有的时候,却颇有意味和意义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神级英雄重生之最强剑神泰瑟尔世界之领主游戏为王黑道大佬玩网游重生之剑侠情缘霸球道之只手遮天重生之篮坛全能洗伐网游之技能窃取者游戏之塔御龙之穿越火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