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与入侵者的游戏

    “永远不要主动攻击一个有主人的法师塔,更不要高估法师的道德下限,除非你想和我一样,我X,十二连环机关,你就不怕弄死自己,果然法师都是疯子——大冒险家囧斯。【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从某种意义上,这句格言成了冒险者们的铁律,尤其是这位以风流和逃生能力享誉全世界的大冒险家,在一次异位面浮空城探险中,被一个大奥术师的连环机关分解成十三块,用生命为自己格言做出了最后注释,更增添了格言的说服力。

    法师这种生物,往往以追求真理和知识为毕生追求,而他们的住宅和法师塔,就是他们的研究所和藏宝库,

    所以,当他们研究成果和生命受到威胁之时,下限和节操都异常的低,他们的住宅和实验室满是各种陷阱和机关,而且还是大盗贼都没办法的那种魔法陷阱,比如打开一栋门,被随机丢到另外一个世界都是非常有可能的。

    传奇**师的住宅和法师塔,威胁性不会比龙穴低,而最弱的巫妖,也至少是一个传奇。

    于是,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会直接攻击一个巫妖的住宅,尤其是那个巫妖还明显在家的时候。

    “伊丽莎?”

    “......两个小队的入侵者,正面攻击牵制的一个小队,侧面翻墙进来的一个小队。根据身手和随身携带的武器,应该都是暗精灵,七个白银阶、三个黄金阶,算是很豪华的阵容了。”

    伊丽莎如期的回报,但我要问的,却不是这些。

    “为什么会爆炸?我不是说了外围要设置一些安全、安静的预警设施就够了?晚上炸的这么响,很快城管就会来了呀。”

    根据《城管行动守则(无眠者修订第六版)》的要求,当听到剧烈爆炸声后,她们会在五分钟内组成一个小队到现场勘探,而我这里正好是硫磺山城的中央区,离最高法院又不远,最短十分钟内她们就会赶到。

    “她们绝对会借机对我们进行大搜查的!我们地下室那些违禁品不就遭殃了!?”

    城管部门只有现场执法权,要进他人住宅搜捕,必须等候上级机关发放的搜查令,城管的上级单位是执法厅,执法厅的上级单位是最高法院,但我又怎么会自己签署搜查令放城管来搜我家......

    是的,从一开始,我担心的就不是那些入侵者,而是和那些非法所得被盗都不敢报警的贪官和不法商人一般,若城管借机进入了我的老宅查老底,恐怕,我会直接被丢进硫磺山城监狱。

    听到我的埋怨,伊丽莎却依旧是那张扑克脸。

    “是呀,你不是要‘安全’的防盗系统吗?按照您的要求,外围布置的,只是一些工程学的预警机器人而已。”

    “那为什么会爆炸?”接着,听清那重读的“安全”,我就恍然大悟了。

    “‘安全的?’你不会说金币街哪家安全牌地精器械?那是贝亚兄弟开的呀?”

    我当然知道那家店,那家安全牌地精器械已经由于销售假货和爆炸物,被吊销了数次营业执照,现在还应该是无证经营呀。

    当然,他们起这个店名就是为了坑人的,的确有人买错了“安全的地精产品”,但出了几次意外后,还会有人在哪里买?这个品牌也成了反面典型。

    “当然,我还以为那就是您打算照顾您那些兄弟,特别要求我在哪里采购的呀?”

    “他们不是我的兄弟!他们的东西除了爆炸还有什么用?我是疯了才会让你哪里采购!”

    “抱歉,我误会了您的意思。”

    女仆虽然诚恳的道歉,但从嘴角那厮微微翘起的弧度,我就知道,这闷骚的半恶魔正在暗自得意,她肯定是故意的!

    “我.....好吧,我算服了你,你为了折腾我也算是费尽苦心了。”

    “只要您付清工资,我保证今后您的生活会一帆风顺。”

    “哼,休想,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恶魔的那一套,付清工资也等于契约完结,想获得自由?休想。”

    闲聊之中,那两个小队却越来越近了,但我却依旧没有放在心上。

    “入侵者的身份查清没?若你到现在还没,我就砍你的经费了。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私吞经费,拿去买自己的东西。这么大了,还喜欢那些轻飘飘的的衣服,哼哼,蕾丝裙摆装的钢铁处女?需要我给零花钱去买娃娃…….”

    讽刺到一半,已经说不下去了,那仿若实质的怨气黑雾,不断提醒我一会几天会到倒大霉,比如写到一半的实验日志突然被大风刮走,能量池的补给品莫名其妙的变成狗粮,清洗护理骨头的油脂突然变成天然沥青,做日常做到一半城管从天而降,穿去上班的**官法袍突然多出点蕾丝花边和卡通图案….

    …….想到这,一种悲哀从天而降,到底谁是主人,谁是仆人呀?我是不是真要考虑付清工资让她滚蛋!

    “轰隆!!”

    又是一声巨大爆炸,打断了我的思绪。

    “这是什么?地雷?这玩意你居然买了摆在花园里!”我趁机发难。“哼,不听从命令,违反了我们的契约,借机再扣她十年工资。”

    “…..那个位置,应该是地精全自动洒水机T130吧。”

    “轰隆!!”

    “这边了?割草机?”

    “不,应该是玄关,门铃‘大声君’?”歪着头,少女假装天然。

    “果然够大声,幸好我从来不按门铃……不对,居然连门铃都买安全牌的,你是打算谋财害命吗?”

    “轰隆!!”“轰隆!!”这次,是连环的爆炸,我知道玄关的地板算是全部要换了,不,听这爆炸强度,或许是我的老宅该换一个玄关了。

    “这是?鞋柜?”

    伊莉莎貌似沉痛的点了点头。“安全牌全自动鞋柜XT-137型。据说可以帮主人自动选鞋、刷鞋、上鞋油…….”

    我不由得暗自庆幸自己是巫妖,走路都是靠飘的,从来不穿鞋,但接着,我就觉得不对了。

    “不对呀,我都没买鞋,你买鞋柜做什么??”

    “啊?大人,真是我的疏忽。”

    “谋杀布局的疏忽吗?你的文字游戏越来越熟练了呀。”

    “那是您调教有方。”

    “哎,邪恶点数又增加了,看来又挂了一个……..希望那些入侵者还有活着的吧,至少进入下一个实验区域,帮我测试一下我布置下的法术陷阱吧。”

    ---------------------------------------

    艾伦妮塔是魔索布莱城高贵的第三家族的次女,而不到两百岁就成为黄金阶的罗斯大祭司,更象征她深得蛛母的眷顾,作为魔索布莱城的明日之星,她已经习惯了用鼻孔看人。

    这次受到家族指挥带队到硫磺山城执行外交任务,再三斟酌和调查后,确定了不是家族中某位女祭师为了自己上位布下的阴谋后,她欣然接受了这次任务。

    “愚蠢、肮脏的双足臭虫,卑劣的男性,居然敢拒绝蛛后的善意!好吧,你们连成为奴隶的资格都没有吗,给我在深渊的烈火中后悔自己的决定吧。”

    即使作为外交使节,她依旧和她的大部分同族一般,瞧不起女性黑暗精灵以外的生物,于是,外交贸易谈判一开始就没有成功的可能。

    但作为暗精灵,她们理所当然附带的间谍任务,却只是刚刚开始。

    “你们,去给我履行蛛后赐予的任务。这个名单上的所有人物能够暗杀的就暗杀,暂时做不到的,收集情报,”

    所以,这些天城管大队才会收到有黑暗精灵同族在城市中出没的投诉,自己也陷入被动之中。

    “那群穿着可笑制服、信仰圣光的婊.子,看到那些背叛蛛后的蠢货就让人恶心反胃……..只要借机除掉她们,蛛母肯定会降下更多的奖励的!”

    但对艾伦妮塔,执行家族的间谍任务都只是顺带的,让家族派来的手下为自己打生打死,为自己争取更多利益,才是真正的目标的。

    但她还没来的及找自己那些信仰圣光的奇葩同族们的麻烦,一个来自卡隆城的合作伙伴,却意外的落网了。

    “愚蠢的男性,他死是他太蠢、太弱,但若是他说出些什么,可真是大麻烦,若被硫磺山城抓到了把柄,魔索布莱城的外交使团被集体驱逐出境,丢人不说,侦查和暗杀任务同时失败,还有我们的秘密若是被对方发现……”

    想起家族对于失败者的酷刑,蛛后对于弱者的处罚,变成半人半蛛的怪物之类的…..艾伦妮塔就不由得全身颤抖。

    但幸好,睿智的蛛母还在眷顾着自己,自己在那个男性身上下的印记居然显示他被带离了无法攻陷的火山监狱,而被带到了这个奇怪的老宅。

    即使听说了这里是巫妖的住宅,也没有让其退缩。

    “只是又一个愚蠢的男性而已,你们是没有享受过家族中那些美貌男性法师的服务的处女吗?居然畏惧一个法师?就算他是传奇法师又如何,我们可是黑暗精灵,天生的法术杀手。我们两个黄金阶的影舞者,一个蛛后祭司,一个瞬间就能秒杀他…..”

    但此刻,她却没有出发时的从容和自信了。

    “到处都是爆炸,爆炸,爆炸,门铃会爆炸,鞋垫会爆炸,连路边的小石子也会爆炸……我们到底来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同自己一般强大的黄金阶影舞者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她的脑袋开了一个豁口,头盖骨已经飞了,血和脑浆不断溢出,死因…..

    “强大的血之华阿昔狄居然死于一个爆炸的衣帽架,说出去会有人信吗?我该怎么向家族解释,我们就这么失去了最强的杀手,短短三分钟不到,两个小队的精锐居然只活下来三个,却连对手都没有见到。”

    幸存者已经不敢前进了,而当后退的阿昔狄被衣帽架炸死之后,她们连后退都不敢,只能围成一团戒备。

    但很快,她就不用担心了。

    因为在前方,一个漂浮的身影从黑夜之中浮出,银色的冰霜魔力、黑色的死亡魔力在骨架间徘徊,紫色的灵魂之火在眼眶中熊熊燃烧,魔力振动形成的声线冰冷而让人绝望。

    “你们好,试验品17893号、试验品17894号、试验品17895号,欢迎来到我的实验室,恩,请记住你们的编号,从今天起,这就是你们新的名字,这里,也将是你们终老的家园,希望我能够让你们体会到家的温暖。”

    巫妖用魔力合成的声音分不清男女,没有感情波动,仿若只是宣布一件众人皆知事实而已,他看自己的眼神,没有男性的**,也没有女性的嫉妒,若真有什么,只是对生理结构的兴趣。

    莫名的,看着这鬼火一般熊熊燃烧的冰冷双瞳,艾伦妮塔就想起最痛自己的姥姥的忠告。

    “在世人眼中,我们黑暗精灵是邪恶的、危险的、疯狂的,但在真正的邪恶面前,我们,只是可怜的待宰羔羊…….”

    “姥姥,我总算懂得你的感叹了。但可惜,已经晚了…..没有善恶,没有喜厌,仅仅看待实验动物的眼神,这就是真正的邪恶吗。”

    在失去意识前,这是魔索布莱城的明日之星,第三家族高贵次女艾伦妮塔最后的感叹。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琥珀之剑神级英雄重生之最强剑神泰瑟尔世界之领主游戏为王黑道大佬玩网游重生之剑侠情缘霸球道之只手遮天重生之篮坛全能洗伐网游之技能窃取者游戏之塔御龙之穿越火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