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好人难做

    “我是个好人,我真的是个好人呀。【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这差不多已经成了我的口头禅,每次我如此说道的时候,听众的表情和态度就会很诡异和微妙。

    “呵呵,今天天气不错,很风和日丽的,特别适合野营外出。对了,我们牛头人真的对草料没兴趣,下次野营能不能不带草料,带牛排吧。我最喜欢三成熟的,带点血最美味了。”

    这是哪只爱吃牛肉的傻牛的回答,虽然明显是转移话题,但也算是最让人舒服的回答了。

    “呵呵,主人您真逗,可是这笑话有点过时。”

    “哈哈,好人?笑死我了,你是好人,我就是情圣了!”亚当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呀。

    “不,就是罗兰成了好人,你也不可能成为情圣的。不过,亚当你的目标很高呀,情圣?要不要我为你建一个城主后.宫,广收美女?”但很快,玛格丽特实质性的的怨念,就让亚当知道了什么叫做祸从口出,嗯,这话,自然是我转告玛格丽特的。

    好吧,大部分对我有些了解的人,大概都和伊丽莎、亚当笨蛋差不多的反应,把我的“好人论”当做另外一个玩笑。

    不过,在我的概念中,我的确在努力做个好人。

    “作为一个巫妖,我若去扶老太太过马路,恐怕老太太都会马上叫城管们来救命。不过,除恶也是扬善呀,干掉一个恶徒,怎么都比做十件小善事有效呀。让整座城市顺着秩序运作,让普通市民过的不错,怎么看,也值得十万善果呀。”

    但可惜,我的那个邪恶巫妖系统却死活不认,他依旧布下一个又一个的作恶的日常任务。

    偏偏这些任务不做又不行,总是倒扣邪恶点数我又怎么复活,但作为执法者,肆意胡作非为更是不可以,于是,害的我总是需要绞尽脑汁把这些毁灭性的的日常任务,变成不触犯法律底线的恶作剧。

    “把上百人逼得地上打滚,绝望崩溃?试试挠痒痒地狱吧......”这个的后遗症,就是用来制造痒痒地狱的满广场的鸡毛们为我赢来巨额罚单和事后处理费用....

    “公众虐杀一个智慧生物,死的越惨越好?这个倒是简单,就是你了,蟑螂君,一个增智术,然后满清十大酷刑招待,呵呵,先是五马分尸好,还是千刀万剐好。伊丽莎,把你补衣服的针借我。用来做什么?当然是做手术刀呀。”

    这件事的后遗症,就是伊丽莎一周没有理我,一个月没有靠近我三米之内,看我的目光是鄙视,不得不喊的时候出口就是“臭虫主人”.....

    这样胡来刚开始自然很辛苦,但后来,却满是和城管们角力斗智的乐趣了,嗯?我似乎知道为什么雪蹄和莉莉丝总是加入和城管斗智斗勇的阵营了,古人说的没错,快乐和变,态都是会传染的呀。

    嗯,作为一个执法者总是给城管添麻烦可不行,我要找个机会说说他们。(谜之音:你有脸说他们?!)

    咳,貌似又走题了,言归正传吧。

    我曾经很不解,为什么系统迟迟不愿意承认我是个好人,也曾经怀疑是不是永远做个邪恶巫妖了,但有一天,当我对着一个罪犯咆哮的时候,却莫名的想通了。

    “你以为杀了对方父亲,然后付出全部家产补偿对方的女儿,做了道义上的弥补,你就无罪了吗?你这是自欺欺人!伪善者!”

    “不管你做了什么,罪行已经犯下,受害者的伤痛在你犯罪的那一刻已经变成了事实,不管事后你怎么辩驳、补偿,都无法改变已经犯下的罪行。只有接受法律的审判和制裁,才能洗清你的罪过。若你真的悔恨当初,你给我在好好监狱好好改造、赎罪,出来再干净做人。”

    不提那个由于受害者女儿求情,被轻判十五年有期徒刑的冲动杀人犯。

    当这个案子了结,下庭那一刻,我虚脱了,从没有过的无力感困扰了我……

    在无人的静室之中,瘫在椅子上,捂着脑袋,却只看到那只剩骨头的双臂,我算是彻底想通了

    不管未来我做什么,过去的罪行始终背在身上,因我而死的灵魂足以灌满整条冥河,不管我拯救多少人,做了多少好事,我依旧是个罪徒,我连自己的心都骗不了,又怎么能够让系统承认我已经变成了善人了。

    “最高法院门前的法典之碑上还是我亲笔写的格言【能够洗清的罪行的,唯有公正的审判和法典的制裁,没有人能够例外。】”

    但可惜,貌似现在还没有谁能够审判我,那么,我自然只有继续这样徘徊在善恶之间,等待那或许永远不如来到的审判日…….

    或许,在我的内心中也隐隐约约的察觉到,差点毁灭世界的大罪人堂堂皇皇的坐在法官系上,审判杀掉几个人的小罪人,多么讽刺和可笑.......

    “哈,我就是伪善者怎么了,我也不是说图个心安之类的蠢话,我只是觉得艾希大陆还没有到毁灭的时候,既然原定的‘历史’已经证明了正常途径没有办法度过那个大浩劫,那么,就让我这个伪善者的歪门邪道来试试吧。”

    是的,我就是如此做到,而眼下,却遇到了点小麻烦。

    此时,接到“旁观者”的情报,袭击硫磺山城东门的,是卡隆城的黑水军团,那是城主钢背猪兽人哼哼的亲卫军。

    嗯,“哼哼”就是这位兽人城主的名字,请尊重猪族兽人以幼崽出生时叫声为名的传统吧。

    不过可惜的是,这个习俗的另外一个副作用,就是只要在那个猪族兽人聚集的地方喊句“哼哼,我干你X”,那么,往往有三四百个哼哼来找你麻烦......

    曾经有个飞天红猪族的智者猪头三,发明了给名字后面来叫数字编号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但可惜,由于智力不高的猪族兽人往往最多只能扳着脚趾头数到二十,这个办法实在缺乏可操作性,只能无奈作罢。

    好吧,造物主大概还算公平的,虽然猪族兽人智力堪忧,丑的惊人,臭的让人想起猪舍,但他们天生神力,又皮糙肉厚,最重要的,还是特别能生,任何种族只要数量基数上去了,总有变异的天才出现,强者也不会少。

    黑水军团就是这样一个例子,每一个新兵,都是从千只猪族兽人中选拔出来,然后相互搏杀训练,汰弱留强,最终十个里面活下来的那个,就成为哼哼城主光荣的近卫手下。

    虽然黑水军团满编只有三千人,有着步兵脚短跑的慢的的明显弱点,但平均等级高达50白银阶位,也是经典的兽人狂战士配萨满祭司组合,猪族兽人天生皮糙肉厚,萨满再开个嗜血妖术,这样的重步兵队发起疯来了,就是无数移动的肉山,正面冲撞很难抵挡,颇有威名。

    当然,这还是即使放在强手如云的地下世界,若这样的重型军团出现在地面,至少一个人类帝国的皇家卫队水准。

    而十五分钟前,足足有近千的黑水重步兵和黑暗萨满,它们顺着被打开的东大门一路冲锋,肆无忌惮的横冲直闯。

    看来,为了给地下盟约示好,彻底拿下硫磺山城,哼哼城主也是舍得,直接派出了近半的家底,而那些**的议员们,居然能够一直把它们藏在城外。

    而最新和它们对上的,却是最先接到报案的暗精灵城管巡逻小队,她们只有一个小队满编是十人.......

    掩护普通市民逃走,一个小队的暗精灵圣骑士全部死战不退,而暗精灵们往往颇为美貌,猪族兽人天生残暴好.色,它们甚至死活不挑......

    尸体一边吞食,一边被亵渎玩弄,尽忠职守的守备官的尸体沦为兽人的玩具,而或许应该感谢猪族兽人散乱的军纪和愚蠢,他们为了争夺享用“战利品”的优先权,甚至开始互殴。

    而此时,当我赶到之时,眼前,就是这么一副人间地狱般的惨状。

    “哈,不过,我现在倒是庆幸还是邪恶巫妖系统,只要随心所欲就能变强,多简单。毕竟,恶人还需恶人磨,还有什么,能够被邪恶更加邪恶,比暴徒更肆意妄为更让人愉悦的。”

    阴冷恶毒的诅咒在灵魂**鸣,无尽的杀意在脑海中咆哮,最终,化作冰冷的词汇。

    “杀光它们!”

    --------------

    PS。为了提高质量,对主线进行了调整,明天两更预备.....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琥珀之剑神级英雄重生之最强剑神泰瑟尔世界之领主游戏为王黑道大佬玩网游重生之剑侠情缘霸球道之只手遮天重生之篮坛全能洗伐网游之技能窃取者游戏之塔御龙之穿越火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