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律法之力

    “杀光他们!!”

    或许,在此刻,我的命令都是多余的。【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冲着最快的,毫无疑问,是有荣誉称号钢铁之卫的雪蹄,作为执法厅的厅长,城管部队算的上他的嫡系部队,每日和他的接触是最多的,他甚至叫的出八百城管每个人的名字,现在在自己的眼前受害,他怎么会不气,怎么会不恨!

    雪蹄双瞳已经翻白,脑海中最后的理智也化作了鲜血,在他下定决心狂化后,老好人的摸样荡然无存,现在冲锋的,不是那个被城管们追打都不还手的变.态老牛,而是被复仇**驱使的狂牛。

    “英勇冲锋!”

    那是最简单的战士战技,仅仅是把使用者如炮灰一般弹射出去,但在钢铁之卫手中,却是撕裂一切的死亡冲锋。

    正面抵挡?就不讲理的横着碾压过去。

    长枪突刺?锋锐附魔的长矛都无法刺穿他的钢铁之躯。

    强大的黑水军团战士在传奇老牛面前如弱鸡般脆弱,似乎使用武器不够解恨,他一手捞起一个猪族兽人,双臂一撞,就制造了两团肉泥,然后,找向下一个目标……

    “妖术.给我变青蛙!”

    一个满头鸡毛的老萨满把自己最恶毒的妖术甩到了老牛身上,但钢铁之卫只是狠狠一瞪,就反把妖术弹射回萨满身上。

    “呱呱”地上多出了一只随意乱跑的青蛙,然后,被蛮牛一脚踩死。

    黑铁血脉、青铜之躯、白银威严、黄金意志,传奇尊者,到了传奇阶段,强者就可以凝聚自己的灵魂徽记,以徽记为核心和动力源,极大的增强自己某方面的能力。

    “钢铁之心”就是雪蹄灵魂徽记的名字,他深信自己的**如铁,心灵如钢,无法攻陷,完美无缺。

    好吧,副作用就是过于自信自己的完美身躯,觉得不脱光展示给世人观看,就是世人的遗憾,于是养成了脱光光展示的坏习惯……

    咳,现在在战场,还是严肃点吧,闲话少说,言归正传。

    黄金强者就能够用意志影响**和世界,而在这个纯粹的增益型灵魂徽记的增幅下,雪蹄只要凝聚自己的意志,配上传奇阶公正骑士的基本能力,他就是不落的钢铁要塞。

    那么,崩断几把劣质武器,反弹几个低级妖术又算得了什么!

    面对黑水军团的战阵,他就像一个无法抵御的绞肉机和呀,缓慢而坚决的冲锋,突进,突击,猪突,压过,背后留下的,是一地的碎肉和崩坏的武器。

    “接受法律的审判吧!罪人!法咒:判罪!”

    比起已经疯狂冲刺的雪蹄,凯文至少还记得使用个公正骑士必备的一环法咒术。

    这个法咒术脱胎于圣骑士的神术侦察邪恶,但效果大相径庭,神术侦查邪恶听起来像是分辨好人和坏人,但好人和坏人若能如此轻易分辨,那么,还要警察和治安官做什么,直接圣骑士把所有人一侦查,然后把坏人丢入监牢不就天下和平了。

    神术侦查邪恶,真正侦查的,是体内的能量和种族血脉,若是倾向混沌,自然就是代表邪恶的红光,若是倾向秩序,则是代表正义的白光…..

    虽然不靠谱,但在某种意义上,的确颇为有效,至少满身死亡魔力的巫妖,混沌血脉的暗精灵,肯定会红的发亮,他们一般也不会去做好事。

    而我的法咒:判罪,则是根据法典,查看根源和受术者的记忆,对被侦查者一个小时内的行为进行判断,若有罪,则是红光,若无罪,则是白光。

    当然,我也非常想延长这个法咒术的侦查时间,那么,我们司法系统可以省下很多事,但可惜,这是秩序规则的力量,个人无从修改。

    眼前,判罪的神光落下,很自然,所有兽人都红的发亮,那么,后续的法咒术,就自然可以发挥数倍的威力。

    “法咒:肃静!”

    半空中法槌落下,随着银色的波纹落下,无声的光环散开,所有的萨满发现自己无法念咒,而接着,所有的狂战士发现自己无法发出战吼!

    这个法**用来让法庭肃静的二环咒法,自然,也能够让罪人闭嘴!

    “法咒:罪证锁定,武装剥夺!”

    这个法咒被誉为公正骑士最无耻的法咒,且没有之一,若对手是正在犯罪的恶徒,指定对手的一件物品为罪证,暂时无法使用。(五级咒法,颇为耗费法力,使用前提是已判罪)

    虽然持续时间极短,且限定了使用对象,但仅仅想象就能够知道,战斗中若武器脱手,护甲突然脱离…….

    “斩罪击!

    资深公正骑士凯文,又怎么会错过对手失去武器的机会。

    凯文长剑挥舞,其上的银光既此法咒附加的法典秩序之力,而被其斩中的罪徒,将承受数倍以上的伤害。

    在那把普通的长剑之下,猪族兽人引以为傲的皮糙肉厚,却如纸屑一般脆弱。

    骑士一刀下去,银光居然化作飞轮,他专挑有价值的目标,一口气连续斩杀数名军官。

    类似圣骑士神术加肉搏的经典组合,肉搏加上对罪人特效的低环法咒术,才是身为执法者的公正骑士最常见战斗方式。

    而已经化身狂牛的雪蹄明显是特例,不用法咒不用武器不说,居然嫌衣服碍事,已经开始脱去自己的护甲……

    咳,战士们有热情是好事,只要你比装甲还硬,那么用不用武器和装备自然是你的自由,战场裸.奔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实际上,作为罕见的纯增益肉身型传奇战士,雪蹄的肉身强度甚至不会比亚当逊色多少,普通的武器对他来说,真的没啥必要,反正被蛮力撕开或利剑劈开,对于被害者来说,区别也不大。

    或许,至今雪蹄的身份没有被揭露,战场暴露狂的名号没有传出去,只是因为见过狂牛形态的敌人,都已经被他捏碎了……

    “真是出色的炮灰呀。”

    看着横冲直闯的炮灰两人组,已经吸引了巨大多数对手的注意力,我不由得发出了感叹。

    另外两个法师卡勒和伊丽莎,却同时露出会意的笑容。

    在艾希大陆上,曾经有个经典的说法,大概是说法师很瞧不起人,在他们眼中,所有的职业,都只用分成两种,法师,和非法师的炮灰…..

    这无疑是魔法至上论的另外一种解释,但我要说,这明显是偏见呀。

    “在老夫的眼中,明明分三种,法师,废材炮灰,很好用的炮灰,而凯文和铁块(雪蹄的代号),无疑就是最值得珍惜的经典收藏版炮灰!你看,在他们的冲击下,那些傻猪,居然已经忘记了我们,忘记了身为战场核心的法师。”

    同为追求真理的法师,卡勒.迪亚的回答总是让人满意,和我简直不谋而合。

    “实际上我是按阶位分的,雪蹄是传奇阶炮灰,若看在哪个灵魂徽记之上,还能上调一档,自然值得经典收藏了。凯文就很不够给力…….好吧,伊丽莎别这么看着我.,我知道现在改做正事。咳,既然炮灰已经吸引了对手的活力,完成了自己的任务,那么,我们就一口气除掉他们吧。”

    “那么,就让老朽先来吧。法咒:剥夺人身自由。”

    这是单体的四环法咒术,只能限定罪人在固定区域无法移动,但在圣域级的法师手中,却化作了强大的群体限制魔法,一时之间,目光所及之处,大片身上带有红光的黑水士兵变得无法移动。

    “哼!怎么回事!!哼哼!”

    “哼哼!放我出去!”

    单独法师往往被当做炮台,但实际上,当法师成队的时候,尤其是彼此熟悉的法师相互合作之时,才能发挥法师最大的作用。

    圣阶的卡勒.迪亚花费大量的魔力限制对手自由,甚至为了维持法咒,连自己都无法移动,只是是为了让我和伊丽莎能够从容的锁定对手释法。

    既然条件这么好,那么,我们现在选择的法术,自然要把对手位置限定且无法移动的优势发挥到极致。

    “冰锥塑型!”

    身为半恶魔的伊丽莎天生就有浓厚的混沌血脉,学习秩序之源下属的法典之力自然吃力不讨好,于是,我教授她的,主要是我作为永夜大君的拿手好戏——亡灵魔法和寒冰系的元素魔法。

    而对于寒冰法师来说,制造几个冰雕简直易如反掌,冰雪造型的产物的确缺乏杀伤力,但如果冰雕出现的位置不对…..

    好吧,我直说吧,此刻,在所有兽人脚下,一个个冰锥正在慢慢正常,那最锐利的冰锥尖,却正对兽人们的子孙根……

    瞄了一眼地上城管们被侮辱的尸体,暗抹一把冷汗,暗叹一句千万别得罪女人,我知道,眼下伊丽莎是动了真怒。

    或许是为了让兽人临死前忏悔自己的罪行,那些冰锥长的不快,但看到老卡勒额间的汗珠,听着那些兽人的叫骂,我觉得很有帮他们一把的必要。

    “超魔.悬浮术!”

    这是和法师用来从高处跳下的二环漂浮术相比,三环的悬浮术作为它的升级版,能够让人稍微飘高一点,大概,就多飘一两米吧。

    而此刻,在我使用超魔技巧,将其变成群体法术后,也只是个六环通用奥术,很快,这一片的兽人全部被上了悬浮术,然后由于被法咒限定了移动范围,只能直上直下…..

    如今的我,可不是那个半神级的顶尖法师,虽然只是个六环奥术,但本巫妖的魔力也不多呀,怎么能够浪费,于是…..

    “啪嗒!”我一个响指,悬浮术的法术效果就被解除,所有的兽人就急速坠下,然后,早就久候的冰锥就迎面而上……

    “真惨呀!我都不忍心看了。”

    眼前的一幕,我就想起了那被竹签插成一串的冰糖葫芦,然后下定决心永远不再吃这种食物,然后发现我早已经不需要吃食物,这完全是多余的考量…….

    “哼哼!魔鬼!!哼!”

    “快逃!哼哼!快逃!”

    到一个军团有一半人当着另外一半人面,被变成了“猪肉冰糖葫芦”,就是再精锐的士兵,也是会崩溃逃命的吧。

    而眼前的黑水士兵的溃散,自然在情理之中。

    “不追吗?”

    “不追,逼着他们出城就够了。”

    若按照我往日的习惯,绝对会斩尽杀绝,若是逃出了城,还会来个千里追杀,但现在暂时不追,只是因为我很不安,觉得有些地方很不对劲。

    说句实话,当看到外城门的惨状和黑水军团的时候,我第一时间的反应,除了愤怒之外,更多的,却是惊讶。

    “为什么派出作为近卫军的黑水军团,若是小批盗贼精锐混入作乱还可以硬解释过去,若是近卫军的话,不就成了明显的战争行为,哼哼那蠢猪是脑袋进水了,难道他敢和硫磺山城翻脸,全面开战?他哪来的依仗。”

    但很快,当我发现居然无法联系城外的玛格丽特之时,我就猜到了大概发生了什么。

    “地下盟约和地下城霸主吗?看来,恐怕,哼哼是打算彻底和硫磺山城翻脸了,我小看了对方呀。他们半个军团的攻击,应该只是牵制硫磺山城的内部战力……他们就不怕亚当他们报复吗?一次性招惹三个独立的自由半神强者?斩草不除根,等于自寻死路,那么,地下霸主们是打算除根了,联系不上的玛格丽特她们八成遇到了麻烦,还是大麻烦。”

    想到这里,我打定了主意。

    “走吧,回法院,我们开庭。”

    “开庭?难道要用原典?莉莉丝刚刚回报城内形势依旧在控制中,现在就动用王牌?值得吗?”

    “当然值得,事情有变,伊丽莎,去准备神器和仪式吧,我们要立刻平息内乱,搞不好我们伟大的城主,还在等我们的救援。”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冠军之光神级英雄主角猎杀者重生之最强剑神泰瑟尔世界之领主游戏为王黑道大佬玩网游重生之剑侠情缘霸球道之只手遮天重生之篮坛全能洗伐网游之技能窃取者游戏之塔御龙之穿越火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