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审判

    自艾希女神创世以来,当秩序女神阿斯忒瑞亚和混沌女神辛西娅制造了第一代子民后,秩序和混沌的争斗,就是这个世界的不灭主题。【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两位相差无几的女神打到同时进入永眠,她们的剩余造物继续着他们的无尽战争,黄金种族、硫磺种族战死殆尽,那么,以月精灵为代表白银种族和以**巨人为代表水银种族,继续它们的灵魂之战。

    此战,自创世起,且永无止境。

    当秩序压倒混沌之境,就是相对稳定的秩序纪元,而若是混沌占优的话,就是混乱不堪的混沌纪元,一次更替,更代表着无数种族的兴衰灭亡。

    而未来的七次炼狱,或多或少和这永恒之战有些关系,甚至,直接是永恒之战的延续。

    第二代女神们在战后陷入了沉睡,甚至有人说她们已经死亡,而阿斯忒瑞亚的从神,光明神,也就是一手创造圣光的真神,成为了第三代秩序神明的核心。

    当然,和每个侥幸上位的权力者一般,很快,他就让短寿的凡人种族,称颂圣光的伟大,忘却了上一代权力者的威名和神迹。

    而在混乱阵营这边,抱歉,由于那异常崇尚自由和暴力的本性,他们至今还没有决定谁当老大.......但他们的绝对实力,却总要比秩序阵营要高上一些,毕竟,在弱肉强食的混沌阵营,弱者是活不下来的。

    而且,当第一代的秩序子民天使文明早已经成为了历史名词,剩余的天使们都城了新神们的侍从之时,第一代混沌子民恶魔们,依旧在无底深渊狂欢,偶然还在地面上打打秋风。

    甚至,对应秩序阵营的七位主神,混沌阵营却有十三位主神等级的存在,当若是想他们统一起来,恐怕,只有混沌女神辛西娅再度显世。

    好吧,这就是艾希炼狱最根本的设定,在那个游戏中,两大阵营,秩序和混沌,每一个玩家降生之前,必须选择其一,这一选择,除非删号重来,就注定永远无法更改。

    双方的对立和战争一直延续至今,互有胜负,而大部分时间,却都是秩序阵营占了上风。

    嘛,原因大家都懂的,既然都是原始而野蛮的丛林规则,你有不可能永远比我强,凭什么你上位而不是我上位?好吧,结果就是内斗内行,外斗时互相扯后腿,最后看似强大无比,一动真格,一起玩完。

    硫磺种族和黄金种族都异常强大,即使最弱的成年个体,也在黄金阶以上,他们各自的王者,绝对不会比真神逊色,而由于特性、战斗经验的丰富,同阶的混沌生物,却总是比秩序生物强大一点。

    但即使如此,战争依旧在同一水平线上,九成以上的硫磺、黄金种族,在无数次战争逐批陨落,而之后,看到灭族危机的色彩龙和金属龙不愿意继续担当炮灰,暗地里走到了一起,形成了今天的龙族,独自离开了这永恒的“圣战”

    而在双方神祗的坚持下,而为了继续打下去.......高等精灵仿造自己的结构,制造了木精灵、月精灵、夜精灵、银精灵等精灵族裔,泰坦制造了火巨人、云巨人等巨人族裔,就连天使,也制造了第一代人类高山氏族,这些族裔,成年个体就至少有白银阶战力,他们被称为白银族裔。

    于是,当一面有了新血,一边却越打越少的时候,战争的天平偏斜了。

    而不擅长造物的硫磺种族,却有自己的办法。

    恶魔以力量和长寿、知识为代价,成功**第一代人类的高山氏族投入混乱阵营,它们,现在被称为深渊地狱的居民——魔鬼。

    当然,事后那魔鬼和恶魔为了争夺邪恶之冠的无尽血战,让他们无比痛恨当初的选择,但在当时,却是极大的强化了混沌阵营的实力。

    而尝到了甜头的恶魔,更先后成功让堕天使、红龙、黑龙、火巨人、巨魔加入了自己的阵营,于是,这些新种族形成了所谓的水银种族,成了白银种族的死敌。

    最初智人,高山氏族的背叛,直接导致了秩序众神对第一代人类的清洗,并有了第二代,也就是现在人类诞生的可能性。

    这一代人类,是纯粹为炮灰角色而设计的。

    和过往的种族相比,他们个体实力极弱,寿命极短,造物主想要的,只是些即使背叛,也造成不了多少损失的炮灰。

    但意外的,正是这弱小的种族,改变了战争的局势。

    天生实力极弱?这反而给了他们追求力量,研究兵器、魔法等动力,他们向兽人学习武技,向矮人和巨人学习锻造,向精灵学习魔法。

    寿命极短?这反而让他们更加珍惜自己的时光,有着无穷的求知欲和行动力,他们的足迹,遍布了天堂、地狱、异次元。

    再加上越是实力强大的种族,繁殖起来就越是困难的铁律,实力弱小的人类,繁殖能力确实及其可怕的。

    而只有基本数量上去了,潜力十足的人类,也不会缺乏足以和神魔正面对焊的天才。

    历经无数的战争,在巨魔的时代结束之后,现在的地面世界,依旧是以人类为主的社会,就是最明显的证明。

    而混沌阵营的强大存在也不是摆设,他们依旧不会造物,但他们会修订扭曲世界既有规则.....于是,上古的人类之王,死去了多年的霸主率先从坟墓中走了出来,驱动他行动的,不再说血脉和气力,而是无尽的死亡之力。

    他就是第一位亡灵,也是现在最古老的死神艾耶。

    于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亡灵成了恶魔和邪神手中的战争工具,死者向依旧生存的亲人,无情的挥舞手中的刀刃。

    不得不说,天性嗜血的亡灵,渴望用生者灵魂填补自己的空虚,不畏死亡,数量无尽,是非常顺手好用的战争工具。

    没有人愿意自己的族群只是炮灰和工具,而死神艾耶,暗地里把魔鬼的智慧赋予了自己族群,虽然只有白银阶以上的亡灵,才能勉强学会思考,但却足以造就最早的亡灵君主们,而各位君主手下,则是无数的臣民,为自己而战的、不畏生死的战士。

    既然连死都不怕,为什么要接受奴役?

    好吧,后来,就是理所当然的全族大背叛了。

    现在,以西罗帝国为证,亡灵已经是独立的族群了,甚至,经常有恐惧死亡的人类法师,为了长寿,主动转换为不朽的死者,而亡灵族群的核心——巫妖,也是由此诞生的。

    秩序和混沌,永不停战,即使死者也无法逃脱,信仰秩序众神的灵魂的归处,是众神所在天堂神域,其中的强者有机会转化为神眷者、神使、继续自己的战斗,无信仰者、邪神信徒和恶徒们,他们的灵魂会随着冥河走偏无底深渊和地狱,随时都有可能化身魔鬼、恶魔爬上岸来。

    无底深渊和天堂之间的次元战场,秩序阵营和混沌阵营的永恒之战,始终是永不停歇的绞肉机。

    而对于玩家来说,这不仅仅是过往的历史,却也是未来剧情展开的主线。

    从你选择种族进入这一世界起,这无尽的战争和浩劫,终极伴随你左右,

    艾希七浩劫,前两次浩劫,还只是人类范畴内能够解决的问题,在那时,地表一个白银阶已经能够担任主流战力,而到了第三次亡灵天灾、第四次恶魔归来之时,却已经上升到了黄金种族直接参战,凡人的黄金阶都只是高阶炮灰。

    第五、第六暂且不提,第七次浩劫,也就是最终浩劫,更是两位最高女神复苏,重演上古神话,到那时,我曾经抵达过的半神境界,也只是稍微高级一点的炮灰。

    那时,众神在凡世直接开战,艾希大陆裂了又裂,一个个异次元大门就次洞开,强悍的异界种族,彻底把这个世界化作了炼狱。

    至于有没有所谓的第八浩劫,当世界被切割成三千多块的时候,已经不重要了.....

    难怪先知都是疯的,在得知那末日般的未来,我又怎么会甘心……

    或许,在得知未来的浩劫那一刻起,我就已经疯狂了,疯狂的追寻力量,疯狂的杀戮,用我的金手指系统疯狂提升自我,当然,我也犯下了无边的罪行。

    按照我那有罪者必将受到审判的原则,恐怕,第一个绑在火刑架上的,应该就是我本人。

    但即使如此,我没有狡辩的打算,我也承认自己的罪行,但我依旧不悔,而且…..我似乎也找到了阻止这一切的方向,并做了很多准备。

    而此刻,我耐心等候的时间,恐怕已经到来了,系统提示的游戏主线剧情,却也是第一次浩劫“恶魔的低语”的开启,而在不久前,已经到达了。

    主线剧情开启,原定的“历史”中,也代表着玩家进入改变这个世界、

    而真如那异常真实的广告词“一个真实的世界正在等待,未来由你来把握”一般,七次浩劫,多半也与那些短视而愚蠢的玩家有关。

    打开无底深渊的封印的,让恶魔重返人间的,是一群被雇佣金迷花了眼的玩家雇佣兵,而席绢整个世界的白骨之灾的导火索,更是一位亡灵大君级的玩家发动的侵略。

    不负责任的异界来客,为金钱和装备而站,把原住民看做戏耍和榨取剩余价值的人偶,让九死一生的浩劫化作了众生皆灭的活炼狱。

    当然,为了这个世界奔走,战斗乃至舍弃性命的,反复死亡乃至删号彻底消散的,却也是一批异界来客。

    而这次,在这个真实的世界,没有能够把握未来的玩家,唯一能够把握未来的,只有我这个残缺的枯骨守望者。

    “吾等誓言,扭转因果,改变命运,让众生安度浩劫。”

    ---------------

    好了,废话说了一堆,看设定和背景大家估计也看腻了,说点实在的吧。

    我反复思考过,到底如何才能度过这些浩劫,终结,嗯,至少是暂停这无数循环的永恒之战。

    “圣光吗?”

    占据世界三成以上信仰的圣光,成为了我一个实验目标。

    愚蠢的光明之神的确实现了自己的目标,从了最强的神明,但现在他,当却由于太多的信仰涌入之时,却反而被信仰同化,已经失去了人格,变成了概念一般的存在。

    很难理解?这就是相当于一台老旧的PC电脑,一次性下载了整个网络的数据,然后,他的CPU爆了,主板烧了,输入输出系统都瘫痪了,只剩下硬盘在空转。

    嗯,圣光之神就是那台被烧掉的电脑,他现在只能本能的维持最基本的循环,而他的主人已经被离线,相反,他所代表的概念本身,却由于失去了驾驭者,变得更加强大。

    同样的概念神,还有“伟大”的大地母亲、“智慧”的魔法女神,它们的确强大的匪夷所思,但除了提供自己的信徒的力量,连自我的概念都没有,自然毫无干涉现世的可能了。

    “只要信仰光明的秩序子民,就拥有使用圣光的权利。”

    这圣光的教义听起来的确很高大上,但其实却是机械式处理需求的证明,他指明了使用圣光之力的两个前提条件,只要符合谁都可以使用,一是秩序子民,二是信仰光明…..

    好吧,我已经用实验证明这都是扯淡,一个人类身体的恶魔一样可以使用,只要对其洗脑,让他自己以为自己真的信仰圣光,瞒过这个光明牌蠢蛋应答机就够了。

    但仅仅是圣光,是绝对不够的。

    圣光是秩序的下级概念,本身的核心概念是“净化”,也就是说,他是让事物按照规定规则正常进行,那么,天生就是违反规则的存在,比如,违反生死规则的亡灵,天生混沌子民的恶魔,自然就是他的死敌。

    事实上,圣光的确是这两种混沌生命的死敌……所以,追求那所谓的圣光来实现和平共处,大概和追求军火来世界和平差不多,反正结果都是把对手消灭干净。

    但事实上,艾希漫长的历史已经证明,彻底消灭一个阵营是绝对是做不到的,秩序和混沌根本无法消灭对方,一次短暂的胜利,只会带来下次更为凶猛的报复和反弹。

    既然消灭对方是不可能的,那么,只能共处了……和恶魔这样完全不可理喻的混沌生物共处共存?说出去的话,我大概就落实了“脑袋进水的巫妖罗兰”这名誉称号了。

    “若是有一条界线,有一条大家都能认可遵守的界线就好了。”

    这是我最初的想法,然后,我马上,就想起了前世的国际公约,然后,就想起了前世为之奋斗终生的法律事业……

    “好吧,现在被困在硫磺山城,闲着也是闲着,死马当活马医,试试吧。”

    于是,“铛铛铛”最高法院建成,“铛铛铛”司法四厅成立,“铛铛铛”司法系统成立…….

    所以,当我那记录满了法条的厚实笔记本,莫名的获得了秩序之源的承认,成了神器最初法典之时,律法之力升华为同圣光同级的概念的时候,最不敢置信的,就是我本人了。

    在惊诧不信之后,却是不可遏止的狂笑和狂喜……..然后,笑着,笑着,又开始哭,苦累了,又开始笑,笑累了,又开始哭,连我自己都不记得自己疯了多久,折腾了多久…….

    “哈啊哈,原来如此简单,三百多年了,居然一直在原地打转,原来一开始,钥匙就是我身上。”那是我在无数次失败后,第一次看到黎明的可能。

    圣光的核心是“净化”,是让事物返回那应有的秩序,我的律法之力的核心就是“平等”,每个生命、存在都有自己的意义和秩序,混沌本身也是一种扭曲的秩序,只要化出双方约定的界线内,进水不犯河水,就能够实现共存。

    这条线,就是律法之力的根本。

    “越线者,将受惩罚,乃至死亡,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他有多么强大,他是什么种族。在律法天平之下,众生平等。”

    最开始的律法之力,就如同近代法律的原型鲜血复仇一般,还很粗糙,凶狠难驯,伤人伤己,我这个亡灵只要使用,就会伤害自己,幸好,只要命匣不损,也就是读条复活的事情,反正我也死习惯了…..咳,经过不断增添法条,修订法理原则,现在的律法之力,越来越向我期望的“平等法典”演化

    “只要执法者,舍弃个人身份,决议为公平正义而战,既能使用律法之力。”

    这是我仿效圣光教义写的简单原则,但离实现的那一天,还很远。

    作为新生的概念之力,律法之力还很弱小,还需要信仰灌溉成长,现在,只有律法之力最浓厚的硫磺山城,在神器原初法典的范围内,我的律法之力才能是等效与圣光的概念之力。

    “毕竟没有法律之神呀,不过,会有的…..”

    正如我当时逗城管那**所说的(亡灵游乐园),法律之神、被全世界认可的律法之力,都会有的,只要我的阴谋…..呵呵,还是用计划好了,能够如期实现,该有的都会有。

    “法律之神会有的,使用律法之力的执法者会遍布整个世界,每个城市都会建立公正的司法系统……”

    ……..都会有的!我用我的命匣发誓。

    这次,不是我一个人傻乎乎去螳臂当车,去企图改变“历史”,这次,我们,我们所有信仰律法的审判者,将成为新的历史的书写者!

    当亚当那傻子问我,为了一个虚渺的目标,付出这么多,是否值得,我的回答,始终如一。

    “当然值得,我的野心可是星辰大海。我的律法之力,总有一天会超越无聊的圣光之力。”

    是的,毫无疑问,我是在挖圣光的墙角,或许,我应该庆幸圣光之神已经成了没有自我的概念神,否则,突然被一道天谴之光灭掉,简直是我的必然结局呀。

    但现在,那些蠢货圣骑士们,反而为秩序之源增加了新的下级力量、秩序阵营越发强大而欣喜如狂,甚至派出专人来这里学习…..

    让我到墙角去笑一下,当律法之力成为主流后,当大陆都建立起司法系统之后,反复念诵老信条的圣堂教会还有存在的必要吗?这就是传说中的自寻死路?

    这让我想起了在另外一个世界,神学院的那些教士,最后成了近代科学的创始人,为有神论埋下最后的末路,……果然历史都是相近的呀,最初的掘墓人都是自己人呀。

    嗯,到时候,等他们失业了,作为回报,我会开放司法机关,提供圣骑士转职公正骑士、牧师转职审判者、圣法师转职法咒使的收费服务,应该会赚翻吧。

    “大人,准备就绪了。”

    伊丽莎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浮想翩翩。

    那是最高法院的第一大厅,也是最大的审判庭,足以容纳千人,但由于太大,维护费用太贵,我都没有使用过几次。

    “现在,已经到了让律法之力真正展示自己神迹的时候,自此,以硫磺山城为起源,律法之力将真正扩散到这个世界每个角落…….”

    低沉的嗓音只是在叙述,却在大厅中来回激荡,最终变成古朴厚重的共鸣,仿若历史的回音,仿若是注定的未来。

    现在,我坐在法庭之上,下面旁观席却空无一人,而我的左边副手位,却是司法系统最强者的卡勒.迪亚法官,而我的右手边,却是板着脸的雪蹄,也是一个传奇。

    而伊丽莎,小心翼翼的把一本老旧的昏黄厚书递了上来,那仿若风一吹就会散开的旧书,就是律法之力的最高神器.原初之典。

    “老伙伴,只从你升级神器后,我就再没用过你了。”

    轻抚那熟悉的封皮,我不由的有些感叹,环顾四周,卡勒和雪蹄都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周全,于是,我开口了。

    “我,最高法官无眠者。”

    “我,一级法官卡勒.迪亚。”

    “我,二级法官雪蹄”

    “组成合议庭!开庭!”

    随着我们的宣告,银色的律法之光如星光落下,整个世界都遍布了耀眼的银光,下一秒,我们已经不在那破旧的法庭之上了,而在一片空无一物的虚空之上。

    “卡勒。”

    结过神器原典,圣阶**咒使卡勒.迪亚抚摸了一下自己引以为傲的长须,沉声道:

    “星之法庭!!”

    传奇强者的灵魂徽记,让他们向世界展示了自己灵魂闪光之处,和黄金阶强者拉开了根本的差距,那么,圣阶强者,又有什么,和普通的传奇强者拉开差距。

    “是世界哦。圣阶强者都有自己的心像世界,把心中的理想世界化作实实在在的现实,在自己创造的世界,发挥百分之三百的力量。”

    很快,在原初之典的帮助下,卡勒就完成了属于自己的心像世界。

    那是一个星光构成的法庭,有法官席位,有被告席,有原告席,法庭该有的,一应即全,而在这个法庭之上,所有的武力都会被无效后,所有的谎言都无法出口,唯一能够依仗的,只有事实和对法条的解释。

    此时,那空荡荡的旁观席,却已经满是星光结成的人影,由古代英雄转化成的星灵作为观众,应邀来旁观神迹的审判。

    但和普通的观众不同,他们会以自己被世人歌颂的道义做出判断,若这次判决不公,他们就会出手终结这场审判,而若这是公正的审判,他们也不会过于珍惜自己的掌声。

    “首先,是第一个罪行,逃狱罪!”

    “啪!“法槌落下,无数的星光延生,被告席上已经满是虚影,而在硫磺山城的逃犯们,却陷入了莫名的呆滞之中。

    他们的**现在都双眼发直,四肢无力,只会呆呆的站着,仿若灵魂已经远离,而事实上,他们的灵魂的确被带到这满是星光的法庭。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这里是那?”

    面对嘈杂的灵魂们,我轻敲法槌。

    “法咒:肃静!”

    然后,法庭之上,就只有雪蹄的小声念咒了。

    在这个法庭之中,法咒术的效果和消耗都会大增,仅仅只是一阶法咒,他已经念了30秒了!

    “法咒.判罪!”

    当雪蹄启动了法咒之时,所有的灵魂上展现出耀眼的红光,而在他们的额上,却各有一片虚影,正在展示他们的罪行,他们是如何袭击狱卒,如何逃离,如何杀死挡路的巡逻队,如何一路对着普通市民行凶。

    “无辜死者147人,预期损失362万金币。”

    观众席的星灵们已经开始愤怒的叫嚣,对这些上古英雄来说,无故伤害平民,是强者之耻,最无法接受的罪行,不少英雄甚至按照他们的习惯,做出大拇指朝下的手势。

    “死刑!!”

    “死刑!!”

    而此刻,所有的景象都转到了最后一幕,那是硫磺山城监狱大门的一个黑曜石石牌,上面由我亲手书写的法条。

    “硫磺山城刑法第九十七条:逃狱者,绞刑!“

    “啪!”

    我的法槌也随之落下。

    “1461名被告逃狱罪全部成立,法庭当庭宣判。死刑!绞刑!立即执行!!”

    下一秒,所有的灵魂回归体内,当他们大汗淋漓的庆幸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噩梦之后,却没有发现自己的脖子越来远难呼吸…..

    接着,“呼啦”一声脆响,他们的脑袋被无形的绳套拉起,只有大腿能够疯狂乱踢。

    即使他们疯狂的抓自己的脖子,抓的脖子上满是创口,却依旧无法触及到那无形的绳索,在数秒的无力挣扎之后,双足无力的垂下。

    在结束了第一宗判罪后,我深吸一口气。

    “死刑执行完毕。第二罪行!叛城罪!”

    和刚才一般无二的流程,只是这次,来的是那些与其他地下城勾结的议员余党、趁火打劫并沾染了鲜血的**地痞等等……

    “死刑!!斩首!”

    随着法槌落下,数千颗人头集体落地,看到正在作恶的罪人突然死亡,已经有市民开始跪下感谢神迹!

    “第三罪行,战争罪、侵略罪!!”

    这次,随着我的法槌落下,视野却不断转移,最终,来到了那远处的战场,那已经化作寒冰世界的硫磺山脉深处!

    战场上的双方似乎都没感觉到星之法庭的到来,只有玛格丽特和兽人酋长,隐隐约约的抬头看向这边。

    “踏入半神领域的玛格丽特有感觉很正常,那个兽人…..看来,不是普通的圣阶呀。”

    但此时,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

    “吾提醒法庭,此罪现在既在发生,侵害正在进行,应立即执行判决!减少受害者的损失。”

    “啪。”卡勒的提议,合理合法,又能节省已经近乎枯竭的原典之力,我又怎么会拒绝。

    “同意,简易程序,立即执行!”

    “此地乃硫磺山城所管辖领地范围内,侵略方,地下城联军,被害方,硫磺山城,侵略事实认定,按照法典……”

    “死刑!”

    “死刑!”

    “死刑!

    三位审判者的结论达成一致,旁观席在更是一致叫嚣“死刑“,合议庭的判决当即发生效果,于是……

    下一刻,地面上,不管是强大的兽人军官,还是身经百战的兽人老兵,都被贴上了罪人的标记,然后,默默的七窍流血,默默的倒地而亡,半空中的黑龙、红龙,更是双眼翻白,直接坠地死亡!

    强大的战士一个接着一个莫名的死去,战场当即陷入了诡异的平静,就是睿智的玛格丽特,看到这种情况,也是愣住了。

    刚才热火朝天的战场,在审判下达后,转眼之间就冷清下来了。

    地上,已经全是入侵者的尸体了…….

    此刻,地下城联军已经近乎全灭,唯一的例外,或许,就是天空中徘徊翱翔的龙后。

    当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这地下城世界最强大的巨龙,毫无风度且毫不犹豫的放弃了战友和战场,转身就逃。

    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把半神阶的龙后纳入审判范围,半神级的她实在太强,以卡勒的能力,即使有神器的加持,也根本无法审判他,若是强行审判,这个心像世界都会直接解体。

    “若我是全盛状态……”我摇了摇头,正如玛格丽特的口头禅,“假设毫无意义,【如果】更是弱者安慰自己的借口”,还是把注意力投向当下吧。

    眼下,审判已经结束,星灵们已经散去,最后一眼扫视,我居然发现应已经死去的兽人皇又站了起来,还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那双兽瞳中,混杂着刺骨的憎恨,墨绿色的烈焰正在熊熊燃烧。

    “果然是恶魔吗?还是贵族,看来抓不住了。”

    我熟悉那火焰,那是源自地狱的混沌烈焰,只有血统颇为高贵的大恶魔才有可能掌握。

    预料之中,下一秒,涛.怒牙的身影,在一片黑烟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我们这边,心像世界的解体,已经到了最后阶段。

    “大人,看来,我必须向您请两个月的长假了。”说完这句话,早就透支的老卡勒就直接倒地昏迷了。

    “辛苦了。”让雪蹄把卡勒安置好,我无奈的扫了一眼已经变得无光枯黄的原初之典,看来,消耗到这个程度,神器的休假会更久呀。

    但看着外面已经开始恢复平静的市区,感谢神迹的幸存者,来回相告、互报平安的市民,我又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了。

    最后,我轻落法槌。

    “审判结束!现在闭庭。”

    -----------

    PS1。苦手的战斗剧情和世界观总算结束,希望大家希望。下章回归轻松日常。

    PS2。写了一天,差不多两更有多的量,算是感谢大家支持,周末加更了....

推荐阅读:神级英雄琥珀之剑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重生之最强剑神泰瑟尔世界之领主游戏为王黑道大佬玩网游重生之剑侠情缘霸球道之只手遮天重生之篮坛全能洗伐网游之技能窃取者游戏之塔御龙之穿越火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