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下饵

    黑铁血脉、青铜之躯、白银威严、黄金意志,传奇尊者、人间圣者、不朽史诗、不灭半神,这些力量层次本身的称呼,就足以说明很多。【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黑铁血脉,即系统划定的1至20级,这个时候,大部分人才刚刚就职,能够掌握的力量往往源于血脉,但往往在这个时候,就已经确定了成长路线。

    听起来很让人费解?那就用系统的表示来说明吧.......

    以下三个,是三族最常见的近战职业:

    .“标准兽人狂战士模板,力:15敏:8体:12,主属性力量,种族天赋狂暴,”

    “标准黑暗精灵刺客模板,力:12敏:14体:9,主属性敏捷,种族天赋抗魔皮肤。”

    “标准人类战士模板,力:12敏:8体:10,主属性力量,种族天赋.....无。”

    力量是**所拥有的武力力量,敏捷是反应和平衡性的综合,体力则是一个生命的健康、健壮程度,都是近战职业最重要的属性。

    在黑铁阶段,各个种族的菜鸟们,就会以标准模板为努力目标,通过锻炼增强实力,那所谓的天生神力,大概也就是天生力量属性加2吧,而随着他们的努力,会越来越接近这个模板,等基础能力全部达标,就到了突破的下一阶的时候。

    怎么,抱怨不公平?兽人、暗精灵近战三属性之和是35,而人类只有30,而且还没有种族天赋?真抱歉,这世界从来就是这么不公平,种族天生的属性和能力就不是平等的,否则,哪里会有那么多的纷争和歧视。

    而随着双方的努力,天赋上的差异,反而会将这种不公会进一步扩大,这就是如同步行的和骑马的一同起步,同等时间后肯定是骑马的跑的远。

    比如资质普通的兽人升一级力量属性增加大约0.1,20级大概能够增加2点,而人类战士到20级增加满了1点,就足以称的上力量型战士的好苗。

    而且,这还是不考虑种族天赋下的比较,强力种族的种族天赋,往往极其惊人。

    同等阶位的战士,各种族之间实际战力相差巨大,已经成了这个世界的共识,但与此相对,人类这最差天赋种族,成长速度却是最快的,越是强大的种族,成长缓慢也是更慢的,龙族需要百年才能成为少年,精灵更是二百年成年,而七八十年对于人类来说,已经足够从壮年走到巅峰。

    换成游戏的说法,就是越弱的职业、种族升级经验所需越少,以我自己为例,同样处于传奇初阶时,巫妖的经验条至少是人类**师的三倍以上,重练起来那叫一个痛苦呀。

    不过由于每一阶级的突破实在太难,所以这点优势对于顶级强者来说优势不大,但对于造就大量低级战士(或称炮灰)来说,人类这样的凡人种族优势明显,白银种族的精灵则善于制造大批中等水平强者,黄金种族的龙族人口少的可以,但谁都不敢小瞧。

    若黑铁阶还是刚刚上路、主要是模仿前辈的话,那么,达到青铜之躯的战士们,就开始磨练战技,挖掘自己的潜能,提升自我,塑造自己的完美战躯。

    简单易懂的游戏说法,努力学技能,点天赋,加属性.......

    白银尊严,到了这个层次,肉身已经近乎凡人仅限,就开始磨练意志,锻炼战技,结合精神和意志的力量,形成最适合自己的战斗风格。

    游戏说法,人物模板基本成型,属性点涨的更慢了,再磨属性成长太难了,可以学几个大招了出去炫了。

    黄金意志,这个层次的强者就开始结合自己的特长,寻找适合自己的道路了,若是能得到特定的高阶职业和传承,那成长就更快速了。

    游戏说法,就是选择一条道路并进阶,从根源上进入下一个层次、新起点。

    在往上走的传奇是灵魂徽印,圣阶是心象世界,之前稍微提过,就暂且不展开了,说到这,恐怕就有人猜到为什么安妮是无论如何都打不过伊丽莎了。

    安妮是人类,了不起是有部分凤凰血脉的混血人类,黄金巅峰的她,虽然没有种族天赋,但主属性力量达到了19点,至少在基本属性上已经一脚踏进了传奇战士的边缘,颇为了得。(和其他的异界游戏不同,这个世界的基础属性非常难涨,但后期四、五个属性点就区别巨大。)

    但她的对手伊丽莎,种族是“深渊眷顾的半只恶魔”,种族天赋深渊召唤,只要愿意响应召唤魔化,就能获得属性上的巨大加长,到了她现在这个程度,已经是“中度魔化,力+12敏+12体力+12智力+12魅力+6意志-6”了。

    而仅仅只是这个程度的加成,就足以让安妮完全没有办法了。

    魔裔的伊丽莎初始力量就是12点,再加上12点......一个足以在力量上碾压战士的法师就此诞生,再加上敏捷、体力上的全面占优,猴子靠战技战胜恐龙只可能是笑话,什么强大的战技,最后还是要考验基础属性上比较,所以,伊丽莎才有空手接神剑的资本。

    再加上和我传授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体术,还有她自创的魔武结合寒冰近战技巧,别说安妮这个巅峰黄金了,就是雪蹄这个传奇,都未必打的赢........作为我的得意门生,作为近战系法师,伊丽莎毫无疑问的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这的确很不公平,但比起小红那“上古红龙完美躯体,毒、瘟疫、火焰无效,全属性增加30”,伊丽莎的中度魔化,已经很靠谱了,我估计她就是彻底魔化,也就是全属性增加20点,意志狂降而已。

    当然,这世界上没有免费午餐,混沌之渊的力量也注定不会好拿。

    被降低的意志会让她越来越难以抵抗召唤魔化,最终化为彻彻底底的恶魔,我个人是禁止她使用“深渊召唤”天赋的。

    甚至,运用魔鬼发明的契约魔法,将这条归入我和伊丽莎的用工合同之中,在付清工资结算合同之前,禁止她、极其**本能的使用魔化能力。

    魔鬼和恶魔的根源都是冥河,而两者却是毫无疑问的死敌,这可以算的上变相用冥河的力量来对抗冥河的召唤,是我在没有办法中想出来的办法,没有出路中找出的出路。

    或许,总有一天,伊丽莎会和其他魔裔一样,无法抵抗血脉中的深渊召唤,和我那个蠢蛋弟弟一般,走入通往地狱、深渊的大门,彻底化作下层位面的居民,但我期望,有我的阻碍,那一天将无限期延长,至少,在我有生之年,就不会让这一切发生。

    好吧,这世界总是有好有坏,凭着这“半只恶魔”的种族优势,伊丽莎现在实际战力,不会逊色其他地下城城主引以为傲的传奇战力。

    伊丽莎的确很强,作为人类的安妮要弱一点,毕竟才十九岁的女孩,但黄金巅峰的实力却足以碾压人类的常识,可是,亚当和我都还不是很满意,毕竟,在强手如云的地下世界,传奇阶位的地下城主只是平均水准。

    现在,伊丽莎和安妮,都还只是黄金巅峰,都卡在了凝聚自己的灵魂徽记的那一步........

    这一步,外人是很难帮忙的,灵魂徽记她们需要磨砺,不管是战斗还是人生的,需要挫折和失败发现自己的不足,需要苦战后胜利来发掘自己的优势和自信,需要一切一切能够对人生造成影响的经验,而她们两人,天赋自然极好,基础更是我和亚当打造,唯一缺的,也正是经验。

    “暗精灵不会好对付,但有玛格丽特、亚当两位半神做后盾,她们也不敢直接动你们的。加油吧,时间不多了.....就算有我这个蝴蝶捣乱,地下世界达成盟约反攻地面的那一天,也不会有多远。”

    好吧,严肃的话就到此为止了。

    接下来我要做的,若是丢给她们做,就不是积累经验,而是谋杀了。

    在我默默的走进了维坦城的白金秩序拍卖行的时候,哪里还是一声人声鼎沸的模样,但当我进入的那一瞬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门口的那个人影.....因为,他太亮了!

    银色的秩序和律法之光在法袍上激荡,亚神器的面具带着审判一切的尊严,腰上左边拴着的的厚重黄皮书,闪烁的是神器特有的规则之线,而腰间那破旧的法槌上也满是律法之力的光华,显然也是一件亚神器以上的装备。

    一件神器,三件亚神器,就是真神也要心动,这出门不被抢才怪,搞不好整个地下龙城都会为之倾巢出动。

    “哼,就是要晃瞎你们。”

    但就是傻子也知道,该带着这样装备出门的,只有可能是超级硬骨头。

    不过,哪里都会有心存侥幸的家伙,下一刻,两个被上司逼着出头小毛贼,从阴影中走出来,接近了我的身边。

    “法咒:判罪。”运气不错,这红的发黑的倒霉蛋显然在数个小时内才做了惨绝人寰的坏事,于是........

    “法咒:死刑—绞刑!”六环的死刑判决之下,无形的绞索直接把他吊到了半空,接着,就是罪人在双脚一蹬,舌头吐出前的最后忏悔时间了........

    作为只针对罪人的律法之力,在这个六环法咒(黄金阶)面前,这个可怜的白银阶盗贼连惨叫都来不及,就直接走入了死亡。

    在**的尸体面前,另外一个倒霉蛋摊到一地,同样吓得**不止,毕竟,刚才他还来的及反应,自己的老搭档就莫名其妙的死在了眼前,还死的如此之惨。

    探路的小卒挂掉早在有心人的预料之中,但死的如此诡异,就没有人能够计算到了,代表未知的空白,永远是最让人警惕的色彩。

    无视了那个以为最近几个小时没有犯罪而活下来的幸运儿,我自顾自的走到了拍卖行的柜台前,而所及之处,如摩西分海一边两边分开。

    “我,是来拍卖的,神器一件。”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我身上,这话语刚落,就激起千层浪,刚刚还安静的诡异的拍卖大厅,一下子被嗡嗡嗡的议论声、惊呼声塞满。

    他们当然会惊讶乃至震惊,别说神器了,一件亚神器乃至史诗神兵的拍卖,都会引起可怕的风暴,在历史上留下痕迹,至于拍卖神器,注定成为历史。

    “啊啊啊.....拍卖?好的,好的,您是要拍卖神器?神器?神器?!您确定呀!!!”

    这个可怜的半人马小姐两眼冒金花,语无伦次,一副已经接受不了现实,直接坏掉的表情。

    “嗯,神器,恭喜贵拍卖行了,这应该是地下世界第一件神器拍卖,你们白金秩序拍卖行,注定史上留名了。”

    那半人马小姐那还顾的上自己是不是会在历史上留下一笔,听到真是要卖神器,就直接双眼一翻,直接倒地。

    “神器=很值钱的=很多人抢=碰破了点,自己这辈子都赔不起=自己被抓去做牛做马=自己在奴隶市场上被别有兴趣的恶人卖去=各种让人害臊难堪的遭遇.......”这是在半人马安利雅脑海中瞬间成了等式.....

    “我不想被卖成奴隶,然后XXXX呀。”于是,这位想象力丰富的丫头,就直接大脑过热晕倒在地。

    .........这种大人物的事情,也太为难她这个由于痴迷穿越小说,三个月前才出家乡出来的农村姑娘了。

    “奴隶?谁?我不是悲风,不会对你有性趣的。”

    遇到这种情况,就是我也没有料到,这小姑娘怎么回事,怎么表情变化这么丰富,一瞬间啥都有了,还惨叫出这种黄段子来........

    但现在作为拍卖人员的她晕倒了,我该怎么办?直接回去?

    “大人,大人。我.....请交给我。我是这里的经理,卡洛斯,这是我的名片。”

    一个衣冠楚楚的地精跑了过来,但看他血红的双眸、纷乱的衣服,显然,他也是刚刚接到通知,来的也极其仓促。

    “您拍卖的,是这本书吗?”

    看来,作为这家拍卖行的经理,卡洛斯还懂点货,知道神器周围往往会有它所代表的规制之线。

    但我却摇了摇头,“啪”的打了一个响指。

    一个骷髅兵从我背后走了出来,一个黑色的木质匣子,一直被它捧在了手中。

    然后,匣子被打开了.......

    下一秒,整座大厅被星光点亮,卡洛斯甚至一度以为匣子里就是一颗刚刚被摘下的星星,直到光华散去.......

    那是一把黑色的权杖,本身朴实无华,还有烧焦和冰裂的痕迹,满是历史的尘埃,神物自晦,发光的只是其上的银色宝石。

    星光在各个宝石间跳跃穿梭,那光也有自己的节奏,仿若正在呼吸的生物一般。

    在权杖上那些星星般闪烁发光的宝石面前,拍卖行那昂贵而奢侈的人鱼油不灭灯,却如同低劣的狗头人蜡烛一般一钱不值。

    “神器,绝对是神器,那星光就是它的规则之线吗......等下,是权杖!!是权杖呀!!”突然,卡洛斯满脸铁青,地精那刺耳的尖叫声在大厅中激荡。

    看来,我的目标已经初步达成了,一个随身携带了三件亚神器一件神器的存在,再多拿出一件神器的话,大部分人都会下意识认为那是真的。

    “永.....永夜!!!!!......”剩下的词语都被他硬生生的噎了回去,他算知道眼前的拍卖品有多贵重了,那最少都是一个帝国的重量!他现在都开始羡慕其那个昏倒的菜鸟了,他都想昏倒然后一了百了。

    “是的,永夜权杖。”我无情的打碎了他最后一丝侥幸,玩味着看着这个一脸绝望的地精。

    “......永夜权杖?”

    我的声音并不大,但在场所有人都盯着我们的时候,这点声音已经足够,很快,永夜权证现世的事实,就传遍了整个大厅。

    大部分人,先是震惊,然后露出带着贪婪的喜悦,最后,却化作了恐惧......

    “叫齐大家,快走,这里要出大事了!”

    “快走,快走。卡伊不愿意走?行,我们走,让这个傻瓜死在这里。”

    神器这玩意也要有命才能用,按照地下世界的规则,没有能力拥有珍宝的蠢蛋迟早挂掉,等权杖现世的消息传出去,无数的顶尖势力会蜂拥而至,当时候再想逃,就真的晚了。

    当然,哪里都不会少蠢蛋和要财不要命的谈论着,不少人鱼贯而出,而却也有人留下来,只是惧于刚才那个盗贼死的太过诡异,暂时不敢出手。

    对于那些有心无胆的窥视者,我完全没有在意,反而笑着对那个举着权杖发抖地精说道。

    “拍卖只有两个要求,一个是三十天后下午三点举行拍卖会,所有个人和势力都可以参加,第二,若拍卖品一旦遗失,我要你们赔我包括‘米尔绿洲’、‘云端水箱’‘飞龙城’在内的二十个顶级地下城赔给我。”

    “啥.....赔,赔,您地下城市?我....那有地下城.....米尔,我都懂了,狮王的呀!!!你是冲着狮王来的呀!”

    好吧,这可怜的地精直接双眼翻白,步了他下属的后尘。

    而他也的确说出了我的目标,我当然是冲着涛来的,想在这座城市开拍卖行,没有后台怎么行,而这座拍卖行的后台,就是兽人皇涛.怒牙,而我说出的那些地下城,也是他的财产!

    听到地下霸主的名号,又有一部分“观众”被唤回了理智和本能的恐惧,选择离开,有时候,知道的太多,也是死因。

    “哎呦,又晕倒了,还有能管事的吗?”

    被我目光波及的工作人员,要么避开目光,要么直接倒下装死......

    “哈哈,这不是无眠者吗?好久不见了。你是要来拍卖吗?行,这个单子,我们接了。”

    一个粗豪的身影伴随着大笑声从门外进来,人还没进来,声音就在大厅回荡。

    依旧是在硫磺山城外看到的那副模样,独眼的老狮子毛发浓密,浑身肌肉发达却不夸张,脑后的蝎尾一直拖到地上,那看似普通的黑色皮甲套装,其实都是千金难买的传奇装备。

    此时,老蝎尾狮兽皇在自己的地盘上笑的甚是开朗,似乎一点都不在乎自己之前的那场惨败和损失的兵团。

    “哎呦,老东西,你居然没死呀。不愧是能用自己的亲兵当肉盾的男人,就是脸皮厚,捡了一条命,还敢出现在我面前。就不怕我直接弄死你吗。”

    打人不揭短,但我却偏偏要揭短,瞬间,老狮子的脸庞一下子扭曲了。

    战争是政治的延长,大人物都是讲面子的,正常情况下,不管地下城主私下打的多么激烈,但若是有机会在公众场合坐到一起,都会给对方面子,好言好语的交流,这么不给面子的对手,他估计还是第一次见,霎时,脸色全部铁青了。

    正常情况的确如此........但我为什么要给这个混蛋面子呀!!

    老狮子双手握着背后的剑柄,但接着,却被我一身神器晃花了眼。

    涛想起那个涉及全城的禁咒,那个无形而威严的天之眼,仿若准备审判一切,就是兽人皇,也有一些恐惧,无法下拼命的决心。

    “大人!!维坦城中有不战协议的!”

    发现自己主人的犹豫,一个穿着法袍的狐狸兽人抢前一步,似乎在提醒自己的主人注意这个城市的规则,实际上却是给自己老大下台的台阶。

    有人劝阻,慢慢的,涛的脸色松下了,也松开了剑柄。

    中立城市当然限制不战,但也有解决私怨的角斗场,何况,这些蛮横惯了的地下霸主们,什么时候讲过规矩。

    但接下来,周遭惊呼一片,他们不敢相信那个无敌的兽人皇居然会吃瘪,难道那个兽人皇带领大军远征,却在偏远地区受挫全军覆灭的谣言是真的?

    依涛过去的行事风格,面对当面恶言没有发作,就足以让传言被证实,这位兽人皇声望严重受损!

    但接着,那环视四周的独眼,却让所有躁动的人停住了脚步......就算这个消息可能是真的,也可能会传出去,若让涛误会是自己传出去的,那死的也太冤枉了吧。

    独眼的兽人皇按捺下怒气,但若在让他和眼前这个“无赖”接触,显然是不可能,于是,那个狐狸兽人在眼神示意下,再度上前。

    “做生意的,上门是客,自然要笑脸相印了,即使那客人是恶客,无眠者大人,您说是不是了?”这话不卑己,不呛人,同时连敲带打,却甚是风趣,说的甚是到位,我也哈哈一笑,算是略过不提刚才的恶言。

    有梯子就下吧,毕竟,今天我是下套的,而不是来翻脸的。

    “这么说,我的拍卖单子,你们是接了吗?”

    “接了,当然接了。”

    “行,那就签协议吧,用我的。”

    那只小狐狸接过羊皮纸契约,当场脸色就白了,那上面,不是常见的通用语,而是地狱的魔鬼语,这是一张属于魔鬼的契约。

    上面的条件正是我说的,一是三十天后举行拍卖,二是丢了以后,要陪二十座地下城给我,唯一不同的,就是多了一个限制条款,若不履行这两个条件,签约人将会坠入冥河,永不翻身。

    对于人类、兽人来说,指着冥河发誓和指着太阳发誓毫无区别,反正都是一点效力都没有,但对于居住下位面的邪神、恶魔、魔鬼来说,他们的力量和生命都来源于冥河,就是若违背自己许下的冥河誓言,就是蛛后罗丝,也会直接变成一只小蜘蛛。

    当然,我拿出这个契约,也是摆明说这个兽人皇只是披着兽人皮的恶魔.....

    小狐狸颤巍巍的把契约递给了涛,然后,就被愤怒的兽人皇一把扇飞了。

    但他握着契约,显然犹豫了,他背后的势力,对这把权杖可是非常感兴趣的,而若是自己放走了它......

    “你们不接单子,我就给隔壁的黑珍珠拍卖行了。”我适时地加价。

    那个很珍珠拍卖行,背后是另外一个地下城霸主爱斯特纳.艾鲁尔,他背后的势力是魔鬼,而无论从背景,还是从争夺地下盟约主导权的现实,涛和爱斯特纳都是命中注定的死敌。

    “若爱斯特纳举办拍卖城管,并因此和硫磺山城结盟,那么,就是三对二了,莫丽尔还完全不可靠......不,最坏的结果,是他用那三十天揭开了永夜权杖的秘密。”

    但接着,涛就自然想到了,爱斯特纳可以解析权杖秘密,自己就不能解析了吗?就算自己手下黑暗萨满对这方面不怎么样,但自己手下也有巫师呀,实在不行.....还可以向背后哪位求援呀!

    “不.....若我真的自己揭晓了永夜大君强大的秘密,我就能够成为第二个永夜大君,还需要那个存在的支持吗?”

    重宝当前,无数的**在脑后中激荡,最后,却化作了一句。

    “我签,不过,在签之前,我要验货。”

    “当然。”

    于是,我就很努力的憋笑了,为啥?不管那些法系职业怎么弄,那些“yes”、“是的”“真实”,实在逗得我好笑呀。

    在带着签好的契约离开前,我丢下了一句。

    “你,或许会后悔的。”

    而不出意外的,后面的,是那狮子一般的怒吼。

    ”兽人皇从不言悔!!”

    好吧,我继续憋笑吧......

    那一夜,我听说老狮子在书房里闷了一夜,顺道捏死了包括那个小狐狸在内的七个策士,八个法师,六个黑暗萨满,等他出来的时候也知道反复呢喃“明明已经听到了呼唤声,到底怎么开启。”

    那一夜,我听说老狮子在拍卖行遭受了无数袭击后,直接搬迁到军营里去了,但依旧糟了三十多次盗贼,五次军队哗变,四次其他地下城主的突袭.......

    那一夜,据说无数的地下城主开始赶赴维坦,准备出席30天后的拍卖会,当然,与之一起行动的,也算不了他们的军队。

    那一夜,据说所有的亡灵法师和盗贼都开始发疯,通往维坦的通道被各类危险分子塞满,而与此同时,有人传递情报,说在地下通道,看到了来自地面世界的亡灵君主。

    听说,第二天,老狮子一夜白头,人老了十岁........

    而我,却看着微微发白的天色,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风终于起来了,但,这,只是刚刚开始。”

    ---------

    PS.别人是卡文晚点,我是写顺了写多了晚点.....也是时间介绍一下力量体系了。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神级英雄重生之最强剑神泰瑟尔世界之领主游戏为王黑道大佬玩网游重生之剑侠情缘霸球道之只手遮天重生之篮坛全能洗伐网游之技能窃取者游戏之塔御龙之穿越火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