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蝴蝶

    看着眼前温顺的“少女”,我很是纠结。【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我曾经想过,若遇到历史上的大人物,能不能像那些传奇故事中的穿越者前辈一样,发挥先知的优势,大占便宜,但现在总算遇到一个历史上的大人物了,还是超级大人物,我却纠结的无从下手。

    按照主流穿越小说的说法,面对历史大人物,我要么就该努力抱大腿,和她打好关系,未来就有回报,要么就趁对方还未发达,来个虎躯一震,再震,狂震,大笔撒钱,急他人之所急,收复这个未来的强者为班底.......

    可穿越小说没有说过现在这种情况呀,我一不需要她回报什么,更不需要所谓的跟班小弟呀,白白付出不求回报,随便培养一个未来可能的强敌?好像有点傻呀。

    若是鬼.畜小说中喜闻乐见的发展,我这时就该淫笑两声,然后从背后摸出蜡烛和皮鞭,伸出禄山之手,来句“呵呵,你姐姐在我手上,你懂的”.......但恐怕,剧情若这样发展,在外面偷听的伊丽莎她们,就会立马杀进来,而且就算我想犯错,也没有作案工具......莫名的悲从心来,大宇宙意志,能不能打个商量,以后不要再用这个梗了,真的好心疼呀!

    好吧,若这是某个男士禁区位面发生的故事,这时候,我就看被“她”的美貌和善良倾倒,一见钟情后义无反顾的被迷着团团转,付出一切成为裙下之臣,最后是帮助其恢复男性身份、还是就这样到一起,就要看作者选择的故事分类是“正常”还是“X美”了。

    当然,若作者想来个虐心,估计我的命运就会一路惨到家了,若作者打算来段纯爱,搞不好我们还会多个青梅竹马、前世姻缘的身份,然后一路坎坷......貌似在那个位面,男主角从来就没有好日子过吧。

    嗯,若这是某个抗日神剧,那么,这时候我和她就该掏出三八大盖,“啪啪啪啪”边翻滚边开枪,最后都衣服都没破,毫发无损的开始近身肉搏,最后看哪个是倒霉的鬼子方,就该在预算被耗完前被手撕了......

    若这是某国的八点档的话,现在维多利亚就应该白血病发作,或出门被牛车撞,或被恶婆婆刁难了,若是剧情拍得够久的话,还会有个老医师跳出大喊“其实你们是兄妹”.......貌似这结局不错呀,至少惨的都是女主角。

    若这是某个侦探剧,这时候外面就会传来一声惨叫,然后我就能自豪的喊出“凶手就在我们身边”,然后开始巴拉巴拉的解说,嗯,这貌似是个混字数的好手段呀.......

    “大人?”

    温和的嗓音在房间中回荡,作为主人,从进入房间就开始发呆,虽然很失礼,但维多利亚却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打量了这个谜一般的男人。

    厚重的法袍,银色的面具虽然遮住了一切,但有时,心跳频率、眼神、习惯性动作、甚至仅仅是手指敲打桌面的频率,对于擅长观察的人来说,还是会泄露很多。

    维克多,不,现在应该是维多利亚了,自认在这方面还是很不错,但十多分钟过去了,却依旧一无所获。

    “不愧是一手开创了律法之力的大贤者,心跳没有、眼神内敛、多余的动作全无,整个人就如同枯木坐禅一般,什么都看不出来。”

    在维多利亚的认识中,从进来后就诡异的保持平静,是无眠者在考量自己的耐心,自己在观察对方的同时,自己也在被对方观察,面具后的双瞳虽然昏暗,却似乎已经把自己看透了。

    不大的空间内,无形的威压还在不断递增,十多分后,终于耐受不住的维多利亚率先打破了平静,也相当于在这个比试耐心的小游戏中主动认输。

    ”大人?您是有事和我相谈吗?”

    而我,却不知道对方心理已经转了一圈,但把人叫来却晾在哪里自己走神,显然很失礼,自然有些不好意思。

    “咳,可以讲一下你的过去吗?包括你的姐姐。”

    就算为了不被当做间谍,维多利亚也不会隐瞒,而很快,我就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原来,维多利亚女皇(男)变成了女牧师维多利亚,这还都是我这个蝴蝶的影响。

    我先前抽空查阅了一下那个攻略集,维多利亚女皇这样重要的“历史”人物,相关的记载怎么会少,然后,我就发现了一个灯下黑.......史诗英雄皎月骑士戴安娜。

    是的,我凭着兴趣建起来的城市综合治安管理部队(简称城管)的大队长,那个总是被我抓弄的傻妞骑士,按照“历史”的记载,的确会在未来的战争中快速成长,并成为暗精灵的御前禁军总将军,也是月之女皇维多利亚最信任的将军。

    “皎洁的月光所及之处,一切污秽将无所遁形,出身邪恶精灵的女骑士,跨越了种族和肤色的界限,成为了神圣和正义的化身。”

    看到这里,我震惊了,我居然把历史中那个强悍完美的女骑士,在几十年的硫磺山城和平生活中,变成了准时卡点喊着口号出操、趁着难得晴天赶快嗮衣、看着新鲜零食咬牙忍住存嫁妆的呆呆女汉子......

    不过,我个人,比起毫无亲切感可言的史诗英雄,还是比较喜欢好抓弄的女汉子.....

    咳,貌似又走题了,回到正题吧......皎月骑士是月之女皇最信任的剑,现在这原因也在眼前了,唯一的亲姐姐,自然信任到底了。

    而从维多利亚的话语中,我也差不多把缘由整理出来了,若是历史上的那个月之女皇的话,有传奇阶位的姐姐伴随左右,即使是“卑劣的男性”,也能够在斯芬克家族顺利成长,并接触魔法和外界的知识,面对严峻的现实和未来,下定改变一切的决心,由于暗精灵男性注定无法上位的现实,伪装成女性,在姐姐的帮助下聚集自己的势力,逐步上位......

    但这里,由于姐姐的出逃,却直接导致了他成为整个家族的弃儿,从那缺乏弹性的肌肉来看,维多利亚明显缺乏成为武者的天赋,而成为法师的话,是要花钱的,还是天文数字的烧钱,而孤身一人又贫弱的维克多能保住自己的那点零用钱不被抢走就很勉强了,又怎么可能接触魔法,而力量的缺乏,导致了他在家族中的地位越来越低。

    “呵呵,说起来好笑,若不是被神罚变成了女性,觉醒了神术天赋,或许,我现在就成为某位主母的床上玩物了。不过,一个白银阶位的小牧师,依旧是大人物的玩物。大人,现在,我是属于您的财产了,不知道您打算如此处置我。”

    “少女”花容带愁,却更增娇俏,那仿若哀求的软软嗓音更容易激起男人的征服欲,霎时,我想起自己刚才脑补的小剧场了。

    “嘎嘎,你姐姐在我手下,你懂的......不好意思,串词了。”这张脸太危险了,一不小心差点把心底话说出来......

    我看了看门外,似乎有阵骚动,幸好即使刹住,还没冲进来。

    “那么,你......”

    说到这,我还真有点犯愁了,按照我预期的打算,这么危险的存在,应该有多远摔多远,但维多利亚作为历史上的月之女皇,不管能力还是潜质都是无话可说的,就这么闲置,却很有点可惜。

    把史诗英雄养成呆呆女汉子就够了,再把女皇养成米虫的话,就实在太浪费了。

    “你就先跟着你姐姐吧,不过我这里不养闲人,你有什么擅长的吗?我帮你找个活做。”

    “......男性暗精灵必学的侍父技巧,其实,对男对女都是可以适用的......我在这方面的评价很高,现在您又是我的主人,若您有需求,我.......”说到这,“少女”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红霞一直延升到耳边,脸颊带春,精灵耳一抖一抖的,甚是可爱,这已经是暗精灵里难得的节操了,但.......

    “失礼了!”我站起身,走近了墙边,然后.......使劲的撞上去。

    “啪啪啪!”整栋楼都在摇晃,而在不久后,这样的地震,在这个小营地发生了无数次,男同袍们看着友人头上的大包,都能露出理解性的笑容。

    “他是男的,罗兰,坚持住,就算她是你见过最漂亮的,但他还是男的,就是他**是女的,但他还是男的,你,罗兰,绝不是基佬!J绝对不是!”

    在心理默念的同时,我无限的同情那个史上留名的冬狼之王.....天天对着这样一张脸,这么可爱的性子,太容易弯了.....

    “好吧,继续说吧,你还擅长什么?罗丝的那套就不说了。”

    “但.....大人,您的脑袋没事吧。”

    “没事,继续说吧。”

    看着这个转了二百多度,脖子歪的离谱的男人,维多利亚只能在心中感叹“无眠者大人真是厉害呀,脖子歪成那个角度,正常人早就该挂了,他却像是完全没有感觉。”

    “审讯、下毒我都学的很烂,教官说我没有什么天赋,不过,历史、谋略和军事我都是学院最强的,嗯,也是整个魔索布莱城最强的。”

    听到这,我打起精神来了,参造历史,这个军事战略、政治历史最强,搞不好还是整个暗精灵最强的,那么,说不定这次真捡到宝了。

    “那你帮我分析一下现在地下盟约的形势吧。”

    “那个........永夜权杖应该是大人布下的局吧。”

    “嗯?”

    这永夜权杖是我亲手送过去的,涛更是直接受到了巨大的压力,甚至差点和莫丽尔直接翻脸,而随着时间推移,麻烦更是不断,这摆明了是坑他,说是我布的局也没错,若只是分析到这个地步,恐怕月之女皇还真是被蝴蝶翅膀扇没了。

    “那么,大人,是打算突袭龙后莫丽尔吗?若是这样,请放弃,您太小看地下城霸主了,这是他们布下的陷阱!”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冠军之光神级英雄主角猎杀者重生之最强剑神泰瑟尔世界之领主游戏为王黑道大佬玩网游重生之剑侠情缘霸球道之只手遮天重生之篮坛全能洗伐网游之技能窃取者游戏之塔御龙之穿越火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