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风雨之前

    在古代,策士们面对三顾茅庐的领主,往往会把对方的处境说的异常艰难,仿若随时都会倾覆送命。【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任何人都会有恐惧感,当生命被威胁时,更会警惕万分,而当领主们从策士口中听到自己命若垂弦,就算如何不屑一顾,也会追究到底,若连连追问后发现自己真的很危险,自然会向策士寻找救命稻草。

    而随着策士的意见更加受到重视,危机度过,策士本人的身份自然水涨船高,新的意见也越发重视,迅速上位。

    所谓的“受命于败军之际,奉命于为难之间”,大概,说的就是这样一个处境,这和事件本身无关,只是策士们用来引起领主重视的技巧,越是高明的策士,对这套技巧越是拿手。

    “先生救我/教我。”似乎,按照这小娘的剧本,我现在应该喊出这句话了。

    然后她就会为我分析,狮王和龙后是怎么假装闹翻,只要我们主动出手,就会打起宣传战,把我们宣传成地上派遣下来的入侵者和盟约的内部破坏者,让我们遭到盟约的警惕和敌视,再亲自出手,把我们逼到墙角,到时想走都晚了。

    但若仅仅如此的话,未免也太小瞧我无眠者了吧。

    “知道了,你先和姐姐住一起吧,你们应该有很多话要说吧。”

    “我….”面对我的意外冷漠,维多利亚激动起身,满脸急促的还打算想说什么,但看着依旧面无表情的我,还是无奈的告辞离去。

    “伊丽莎。”

    “……..”

    “再不出来,你下个月的工资也没了。”

    “…….主人,请先付清我去年这个月的工资,再说这样的话吧。”

    “咳,伊丽莎,你怎么看,这个暗精灵送来的礼物。”

    “大人,此事必有蹊跷。”扶了扶眼镜,凑近我的耳边,伊丽莎面无表情的说道。

    “……废话,暗精灵的善意和那丫头的胸部一样贫瘠,我是问你对龙后的事情怎么看。”

    “大人,谚语原文可是‘暗精灵的善意和兽人的理智一样虚假’,针对她人天生缺陷嘲笑,可不是一个尊重女性的绅士所应做的行为。您这样说,她听到会伤心的,”

    虽然如此说着,但伊丽莎语调都明显轻松了两分。“不过,我从个人意见来看,她说的多半是真的。”

    “原因?”

    “直觉。”

    “呵呵,直觉你妹呀,别告诉我,你还没有收到‘旁观者’的情报和分析。”

    作为外交使者,在谋生的地域当个耳目不明的瞎子可不行,尤其是满是敌意的地域。

    刚刚进城,我的情报组织旁观者就化整为零,开始收集情报,依我对他们工作效率的理解,现在各式报告应该已经堆满了伊丽莎的办公桌了。

    “......狮王和龙后是真的动手了,打的还很激烈,半个狮王府被拆的消息也不是假的,但正是因为如此,才能肯定是做戏。”

    “太快了吗?太明显了吗?是的,还有二十多天才到拍卖期,现在完全可以一起研究,就算真的发生了争执也不会现在爆发。”

    “不,只是.若真打起来撕破脸,足足高了两阶的龙后早就抢了东西跑了,而现在权杖还在狮王手中,就足以说明一切了,而且,两个顶级强者开战,应该是狮王府所在的整个街区全毁而不仅是府邸半毁,这是一场戏,**我们出手,让我们成为盟约公敌的戏。”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伊丽莎所她说的,也正是我所想的。

    从一开始,我们硫磺山城就是地下世界中的异物,若是真的加入盟约,对现存的几个霸主都未必是好事,尤其是本来就有仇的狮王和龙后。

    我可以勾结卡娅和艾鲁尔,可以抛出永夜权杖这个大麻烦,来吸引火力分担压力,涛和莫丽尔也不是傻子,他们手下的策士更不会差到连形势都看不清,自然不会让我们成功进入盟约,暗下阴招添麻烦简直是必然的。

    这个事件就算不是陷阱,我也只是联系了卡娅和爱斯特纳,自己是不想被卷进去的。

    我们是新来的,还是个不属于任何种族势力的新来的,遭到警惕和戒备是必然的。

    而若是我们主动袭击了龙后,那么,只要大加宣传我们企图上位的野心和亚当的地上人出生,就可以让我们遭到中立城主的极大警惕和敌视,而只要敌视达到一定程度,再加上霸主的煽动,逐出盟约甚至引起公愤遭到整个盟约讨伐都是有可能的。

    “乖乖待在营地才是最优选项吗?哎呦,还真会让人无力呀。”

    “是的,随着拍卖和年度盟会的逼近,涛身上的压力会越来越重,我们反而会远离麻烦中心。现在什么都不做,耐心等待,才是最合适的做法。”

    “呵呵,把主动权丢给对手,可不是好习惯......通知那群家伙,从明天起可以自由上街,给我随意闹,看到不顺眼的闲事尽管管,给我闹出硫磺山城的威风。自己不吃亏就够了,遇到打不过就呼叫援军,还是搞不过就给我逃回营地,天塌下来我顶着。”

    闻言,伊丽莎倒吸了一口凉气,满脸诧异。

    “您让那些变.态随意闹?让那些单细胞骑士上街执法?让那些律法狂信徒上街传教?您知道这座城市和我们的硫磺山城完全不同,到处都是恶行,他们一旦闹下去绝对无法收拾,您这是打算直接拆了维坦城吗?”

    “地下世界强者为尊,弱者的声音没人听的,我只是用行动做下自我介绍而已。要不我带那群混蛋来吃干饭吗?对了,让工程师们做好罗兰系列的出击准备,留几个驾驶员待命,随时支援。切,那群不肯改名的老顽固,这名字真别扭。”

    “......我知道了,那么,那个维多利亚应该如何处理?”

    “先‘洗干净’再说吧。”

    “好的,我会她洗干净绑您床上,不过您貌似身体状态不佳,恐怕无法享用,需要我联系成.人用品商店采购点道具吗?”

    “别扯了,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暗精灵的善意?这两个词若组合到一起,整个地下世界都会当笑话的,暗精灵以背叛和欺诈为荣,她们的礼物若没有问题才奇怪了,

    不过,即使维多利亚有问题,也不是没法解决的,既然送来的是个活人,那么,无非是个随时都可能背叛的死间,或随时都可能爆炸的活炸弹,而让维多利亚服从原主的命令,无非是魔法契约、亲友胁迫这些手段。

    魔法契约和诅咒可以抹消,炸弹的引线可以拆掉,成为人质的亲友可以帮忙夺回,所谓的洗干净,是常用的间谍术语,无非是让她吐出所有的秘密,再看她还有没有解救的可能,若有可能转化,就试着把敌方的间谍转变成己方的力量。

    “您还真是上心呀。我还以为您会直接下令抹掉不安定因素的,让她死于意外实在太容易,她那个傻姐姐也应该无法影响您的意志吧。莫非,您真的学会怜香惜玉了?”

    若是往常,对这样来历不明的“礼物”,我自然会毫不犹豫抹掉,以绝后患,但若是历史上那个维多利亚女皇,这样就没了的话,也实在太可惜了,而且,既然我现在发现自己忽视戴安娜的潜力,自然不会再让她这么荒废下去,以后说不定能够成为非常有用的打手,若是现在结下了死仇,多不划算。

    但这些事,实在不好向伊丽莎解释,伪装浩劫预言者已经是极限,神棍到预测一个陌生人成为史诗英雄的潜力就太过了,嗯,绝对不是嫌解释起来太麻烦,才找了一堆理由,于是,我打了个哈哈。

    “别说傻话了,你知道那里面是个男人,而我,巫妖罗兰,绝对不是基佬。”

    “哼,谁知道。”

    虽然如此说着,但从离开时那带着蝴蝶结的小尾巴的晃荡程度来看......

    “伊丽莎的心情不错呀,嗯,或许,既然以前的存货被发现早晚遭殃,该去维坦城的地下书集补点货,既然心情不错,说不定即使看到了,也会放过........”

    啥?没骨气没追求?我也想有追求呀,但现在除了过过眼瘾,还能做啥......

    我看着这陌生而空旷的房间,莫名的些点寂寞,无奈的摇了摇头,打开窗户,外面是一片灯火。

    “阴谋诡计始终不是正道呀,但可惜,谁叫现在力量不足呀。”

    归根到底,还是实力不足呀,使团全部战力加起来,也就这五六个传奇,而那些霸主数百年的积累之下,全力动员下,四五百个传奇城主都还是拿的出来的,真要硬碰硬,吃亏的还是我们。

    我们这边拿得出手的顶尖战力就小红一个,而对面的地下霸主就有四个,同等级存在更不知有多少。

    “若是亚当和玛格丽特在这里......不,就算他们抛下守护硫磺山和查探火元素之神封印的工作,真的来了,那么,鹤立鸡群对鹤可不是好事,过于强大的实力和异族的身份,反而会让我们一开始就遭到敌视和围攻。”

    “亚当那蠢蛋又完全不会演戏,玛格丽特不屑于妥协,最后八成搞成全面开战。现在留在后方当威慑,避免老狮子和龙后来硬的,反而才是最佳的选项。哎,再来两个顶级战力就好了。”

    在当我抱怨缺乏战力的时候,却没有估量到这里并不是我熟悉的老宅,而左边隔间的空房,却有一个小密室,哪里,可以通过原主留下的窥视孔,单方面查看旁听这个书房的情况.......

    “怎么办!!无眠者大人居然是那个坏巫妖罗兰,一不小心听到了天大了秘密,莫莫会不会被灭口呀!莫莫不要呀,莫莫还没存够嫁妆娶老公呀。”

    这个密室是莫莫负责探查的时候发现的,但视作意外之喜的她却不仅没有上报,反而留下来做自己的偷闲点和偷吃小灶。

    密室的另外一侧,戴安娜满脸震惊,本来只是担心自己弟弟,结果被莫莫说有办法知道他们谈什么,被莫莫带到她发现的小密室偷听,反而发现了这么劲爆的秘密。

    “难怪始终无法逮到罗兰,难怪罗兰始终踩在刑罚的边缘.......这该怎么办呀。”

    但很快,想起自己和同伴视作家园的城市,未来的皎月骑士就下定了决心。

    “威严而智慧的无眠者是司法系统的中心和根基,绝对不能出问题.....莫莫。这件事,绝对不能外泄!绝对!!”

    --------------------------------------

    “啊...嚏!”

    在空荡的地下通道之中,喷嚏声在岩壁中回荡,传的很远。

    “怎么了?阿当,你居然还会感冒?”说话的,是一个骑着高大骨马上的女精灵,那华丽的长袍一直从马身拖到地上,黑白倒转的双眸说不出的诡异,躺在骨马背上的藤椅上看书,悠然自得的神态分外打眼,说是去赶路的不如说是度假的。

    缓慢行进的骨马显然也不是凡物,它足足有三米多高,走过的地面留下一个个冰霜的蹄印,而此刻,往日天塌不惊的骨龙女王歌莉娅,却惊讶平日那健康的离谱的同伴居然会感冒。

    “爸爸在想着阿当,爸爸需要阿当,阿当要去见爸爸。”

    说话的,是个矮小的侏儒,满脸青春痘,嘴里还咬着一个鸡腿状的食物。

    他双目呆滞,边走,口水还不住的掉在地上,显得不是那么灵光,但明明只有两个小脚,看似平常的行走,时不时还停下来捡下石头,打飞鸟窝,却走得比高大骨马还快。

    “是吗,看来莱因哈特说的还真没错,作为第一个由大帝亲手制造的亡灵,从某种意义上,你也是大帝的长子,应该和大帝有种某种意义上的联系......大帝,不,你爸他在那里,你能确定吗?”

    “下面!!阿当能感觉到,就在下面!”

    “呵呵,那就好,过了这个堡垒,应该就不远了吧,地下盟约的维坦吗?刚接到情报,拉姆斯登他们已经到了,我们也要快了,要不,你爸说不定会吃亏呀。”

    “谁敢欺负阿爸,阿当就打他!谁敢拦住阿当去见阿爸,阿当就吃了他!!”

    侏儒的声线和人类的小孩颇有点相似,那奶声奶气的威胁,似乎不那么给力,但歌莉娅却知道,即使挡路的是传说中的龙后莫丽尔,阿当也绝对是说到做到,说吃了她,就不会留下一个鳞片。

    不远处,就是地下通道的花岗岩堡垒了,那是附近地下城主所布下的关卡,往日,也承担着收取过路费的工作,但今天,这里却全是全副武装的兽人士兵。

    两人刚刚走近射手的警惕范围,下一刻,探照的灯火就打了过来。

    “是谁?现在是紧急状态,按照兽皇大人的命令,所有地下通道全部封闭,不管你是谁,为什么来地下世界,都请原路返回吧。”

    歌莉娅打量了一下眼前带队的狮族兽人,没有发现特别的人物,然后无趣的躺回了藤椅,她知道,从上个地下城用餐后,阿当已经饿得太久了,在饥饿的阿当面前,她没有出手的机会。

    “阿当饿了,阿当要吃肉!!。”

    看着那个小侏儒奔奔跳跳的跑过来,狮人士官长警惕的举起了双手巨剑。

    “别过来,站在那里别动!!!”

    但显然,那个小侏儒还在前进,狮人士官长举起右手,做出手势,示意弓箭手放箭,然后......

    没然后了.....

    在一片扭曲中,侏儒消失了,留在原地的,只有那啃剩下的龙后腿。

    “啊啊啊啊!这是什么怪物!!”

    在一片蔓延的黑雾之中,最大的黑影填充了整个通道,超越想象的庞大巨怪从噩梦走向现实,而恐惧至极的兽人兵士却无处可逃。

    一分钟后,等一切都归于平静,哪里却只剩下一个大坑........是的,花岗石堡垒和其中的兽人都已经无影无踪,唯一留下的,只有一个大坑。

    “怎么样?好吃吗?”

    “有点硬,还有点赛牙........不好吃,不好吃,阿当要吃好吃的!”

    “嗯,那就去维坦吧,你的下一个食堂在等着你哦。”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琥珀之剑神级英雄重生之最强剑神泰瑟尔世界之领主游戏为王黑道大佬玩网游重生之剑侠情缘霸球道之只手遮天重生之篮坛全能洗伐网游之技能窃取者游戏之塔御龙之穿越火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