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三章 半人马酋长

    那日,维坦城远郊的天空并不宁静。【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那是一片矿石矿区外的小集市,也是众多见不得人的交易约定俗成的交易地址。

    毕竟,这里离城区比较远,周围也只有一个破旧的楼棚区,来去都会留下痕迹,埋伏很难以达成,可以有效的避免被黑吃黑。

    当然,即使如此,这里依旧有个乱葬坟,专门用来埋葬那些自以为安全却在依旧躺在这的倒霉蛋。

    这里的居民,更是已经习惯了无视交易双方大打出手的景色。

    而此刻,又一次交易没有谈拢,双方直接引起了冲突,若硬要找出些不同,只能说这次冲突的规格比较高.......

    负伤的上古红龙在哀嚎,腹部的豁大的窗口在不住滴血,而它的翅膀,却被黑漆漆的蛛丝缠得得死死的,根本无法展开。

    “想吃,但阿爸不许......”

    留着诡异毒液的巨大八足蜘蛛缠着她,毒液不住麻痹她的**,头晕眼花之下,根本无法离开地面。

    “格林斯潘!再畏畏缩缩,协议就作废。我们王权派会对你报复到底。或者,你觉得你力量上比得上亚当斯,谋略上比得上莱因哈特,可以和我们直接开战。信不信不用回到西罗,以后十二执政官就只剩十执政官!”

    半空中蓝晶骨龙的咆哮,让两位正在畏畏缩缩的亡灵执政官狠下决心。

    “荒腐蚁原!”

    随着蚁王拉姆斯登的怒吼,专属于他的心象世界被启动,整个世界被置换,受伤颇重的龙后莫丽尔被硬生生的的拉入那一片腐烂的平原之上。

    “吱吱。”“丝丝。”诡异的声响在平原下蠕动,让人本能的感觉的威胁。

    而之后,一个又一个蚁穴被打开,褐色的巨型蚁兵从中而出,只看个体,他们并不强大,但那无尽的数量,才是最让人恐惧的。

    荒原的地下已经被挖空,一个个空洞下,是古老的蚂蚁形态的异族王国,而随着它们王者的召唤,无数的兵蚁打开自己的洞穴。他们是王者身前的士兵和仆从,只是这次青绿色的瞳孔中燃烧的鬼火,表明他们也是亡灵军团的一员。

    拉姆斯登身前是上古的虫族之王,而当它的残骸被复活成亡灵后,他的王国,也随之复苏。

    虽然过于久远的岁月让他的肉身早就腐朽不堪,实力大减,但它的无尽子民,依旧是他的骄傲。

    兵蚁战士们举起古怪的长矛和木盾,喊着口号,发起无谓的冲锋,小山般大小的巨型象蚁就是他们的战争巨兽,飞蚁士官们带着酸液的毒囊炸弹,开始了死亡轰炸,而站在最后的蚁后们,则开始释放在已经失落在历史中的黑暗巫术。

    强大的龙后陷入了蚁群的围殴之中,她踩死一个,又来了十个,她一口龙息喷死数百飞蚁,但却马上有来了数千,那烦人的死亡诅咒和黑暗魔法更是致命而危险。

    没有一个亡灵执政官是好对付的,个体战力较弱的拉姆斯登,却拥有极强的心象世界,只是这个名为“荒腐蚁原”的强力心象世界对他的消耗太大,平时不敢使用,才让他的排名偏低。

    “哼!靠心象世界吃饭的蠢货,若亚当斯没有缠住龙后,她还能飞翔,首先就会拼着受伤强行击杀你。蠢货,个体实力才是根本。”

    歌莉娅的确说的是实话,亡灵君主和龙族这类的强战种族,由于天赋异常强大,反而限制了在自己道路的发掘,天赋战力惊人的同时,也往往代表着后天学习的技巧境界偏低,但对他们来说,面对脆弱的凡人,仅仅只要自己的**就够了。

    甚至在部分极端主义者眼中,凡人必须通过修行达到和他们一战的高度,反而证明了己身的强大和高贵,若需要力量,只需要从时间和血脉中争取就够了,修行和学习这种事,和己无关。

    当然,像艾因美修斯那样,虽然是上古红龙,但却同时在火焰、空气两大魔法领域达到了可怕的境界的,也不在少数。

    但小红那样的毕竟是少数派,靠身体本钱吃饭,睡着懒觉,等着时间让自己进化,才是常见的龙族,不少龙族甚至没有自己的灵魂徽印,但仅仅拼着可怕的**条件和基础能力(基础属性),撕碎几个传奇战士也不是难事。

    亡灵君主方面,不少天生强大的亡灵君主也是如此行为,而阿当,更是完全没有境界可言的怪物,但就是人类半神面对他也必须小心翼翼。

    好吧,我们的歌莉娅大人,是不会承认她由于根本没有心象世界,非常羡慕这个强力的心象世界,尤其是这个心象世界更得到过某人称赞和大众认可。

    “哼,什么最接近亡灵大帝境界的心象世界。无非是因为和大帝是同类型心象世界,才被高看了两分而已。只能维持三分钟的心象世界有啥用,你看,这么快就显露原形了吧。”

    下面的战局再度发生变化,大口喘气的拉姆斯登终于维持不住心象世界,在这虚假的世界褪色碎裂的同时,满身创伤的龙后开始反攻。

    而格林斯潘却挡在了拉姆斯登的面前,个体肉搏实力极强的他,正好可以补足蚁王的短板,往日他们都是如此搭档,但这次,从天空中突然而降的黑影来看,却没有他出手的机会。

    “去死!”

    歌莉娅俯冲,一口致命的磷毒龙息下去,大地化作了青色的火海,这种毒焰异常歹毒,粘上的话直接钻骨而焚,即使是莫丽尔,面对危险的火海,也只有退避。

    而她的躲避,却给了阿当机会,代表束缚的蜘蛛形态在一阵扭曲中化作了墨绿色的大嘴怪,那整个身子就只剩下一张嘴的畸形巨怪,用青蛙式的小腿跳起,张开足以吞噬山岭的血盆大口,居然打算直接吞掉龙后!

    “....这不是吃,是攻击!”为了美食,阿当难得的开窍了。

    危在旦夕,龙后看了自己还被蛛丝缠绕腐蚀的双翼最后一眼,把身子一扭,居然以诡异的姿态在空中倒退了几分。

    “啊啊啊啊.....嗷嗷嗷!!”即使如此,下一秒,龙血和惨叫一齐横飞,龙后遭到了重创。

    阿当那一口下去,两片龙翼直接报销,但龙后却笑了。

    “这下....总算可以起飞了。”

    狠心的龙后居然是主动壮士断腕,把翅膀送给阿当了,而失去了蛛丝上的束缚魔力后,她又有了飞行能力,虽然失去了双翼的辅助会难上一些,但龙族飞翔可不仅仅凭着双翼。

    剩余的魔力全部用于飞翔,无形的风拖着龙后受伤的超重身躯,把她往上猛地推送。

    不惜代价之下,那速度居然比往日全速还快,即使没有了双翼的辅助,对于在龙族中都最擅长飞翔技巧的红龙来说,甩掉以迟钝缓慢著称的的骨龙,并不是难事。

    她的算盘是打的极好的,但......

    “Ouch!谁这么没公德,逼着眼睛乱飞呀!!”

    逃命心急的龙后莫丽尔一不小心撞上一只“刚好路过”的巨龙,若是普通的青年巨龙(十米内),不让道也会被龙后撞飞,但她撞上去的,偏偏是一只同阶的上古红龙(三十米以上)!

    “闭着眼睛飞,随意变道,逆向行驶,你那里学的飞行交规,就不怕一次扣完十二分。吊销飞行执照呀。”

    那满口胡言乱语的上古红龙,打了个哈欠,才好奇的往下瞄了一眼。

    “哦哦。这不是我那为了王位,狠心的干掉了自己的丈夫加一个儿子三个女儿的毒辣老娘吗?怎么,寂寞的睡不着,晚上溜达出来散步?呵呵,大家同道呀,一起飞飞?”

    而已经被搅乱了魔力和气流的莫丽尔,却只能如铁球般笔直坠落,最后,发现气流全全部被对手掌控,连悬空都做不到,无奈放弃了扇动残翼的无奈挣扎,像块石头般直接下坠。

    而下面,亡灵君主们正磨刀霍霍的等着她,最后,她只有无奈的喊出了一句。

    “艾因美修斯!你不得好死!”

    而小红,却打了个哈欠,转头滑翔,继续她的散步了,只丢下一句。

    “老娘你当年教导的真没错,败犬的嚎叫,还真是难看呀。”

    ----------------

    黑沉沉的云彩压在维坦城上空,随着离拍卖会的日益临近,城市的气氛变的越发紧张、压抑。

    绝大部分地下城主并没有随着盟会的结束而离去,那个没有做任何宣传的拍卖会,已经传遍了整座城市,在他们眼中,好戏才刚开始,在拍卖会上新旧霸主注定直接交手,将对整个地下世界的势力分布造成影响。

    一件真正的神器要拍卖,一件涉及到西罗王权的至宝要排卖,各个王国的情报组织和盗贼工会不是吃白饭的,一个月的时间,足够这个消息在地面上疯狂扩散了。

    借着和地上通道相邻的优势,城市中已经满是各地、各族的强者了,最初,兽王的确尝试对通道进行了封锁,但很快,就会发现这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神器的吸引力太过惊人,普通的兽人士兵对路过的强者来说毫无意义,而若是惹恼了对方,搞不好反而会被直接抹掉。

    在哨所被清理掉十几次后,即使为了霸主“尊严”依旧没有撤销对通道的封锁令,但实际上那些哨所的领主直属精兵已经换成了老弱病残和兵**,当然,被当做炮灰们的士兵也不傻,他们在哨所中打牌、搓麻将、斗酒,做什么的都有,却完全无视了眼前应该被拦下的异族过路客,所谓的封锁令也成了瞎子的耳朵——摆设,老狮子的颜面再度扫地。

    随着拍卖会时限进入倒数,别说亡灵和恶魔这种地面公敌的混沌生物了,连炽天神使、战天使这种上位面的秩序生物,都可以在街道上见到了,最离谱的,双方居然还保持一定的默契,只是剑拔弩张的怒目而视,没有直接开战,

    这种诡异的现状,反而更让人觉得风雨欲来,说句实话,看到这种情况,我觉得就是真的来两个半神来,拍下了权杖,都未必带的出去。

    最惨的,恐怕就是兽人皇涛和龙后的联盟了,很显然,有人没有耐心等到拍卖,直接动手抢夺的不速来客越来越强大、凶残,当长达千米的莫斯吉尔巨兽在城市上空高速下降的时候,别说正当其冲的兽人,就是我都怀疑维坦会不会因此直接覆灭。

    幸亏两位地下霸主都调来了自己最精锐的主力,蝎尾狮骑士和红龙们再付出了巨大代价后,终于击退了那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不可思议的巨兽,而当有人惊讶龙后居然没有亲自出战后,又传来了让人更加不可思议的消息——龙后莫丽尔遇袭重伤濒死。

    龙后叱咤地下数千年,实力是在整个地下世界可以排入前十(地下城主们个体强者不少,霸主只代表势力),为人更是出名了狡猾,这样的强者被打败远遁有可能,被弄得快死就太不可思议了。

    而且,若不是龙城的援军及时赶到,恐怕,地下龙城就可以推选新的龙后了。

    肇事者是五位西罗执政官,原因?据说是龙后他们居然敢拖欠农民工工资,被讨薪不到的包工头暴打.......咳,好吧,这世界没有民工,也没有包工头,事实是龙后买凶杀人不果后耍赖,以没有完成要求不兑现之前让亡灵大君们触摸权杖的承诺,结果被愤怒的亡灵大君们下重手围殴。

    不过,明眼人都知道这是硫磺山城的报复,毕竟,被赖账的只有三位君主,而下手报复的却是五位,还是两句不合就直接出手偷袭,而这些亡灵大君们之间还有矛盾,这其中阴谋的味道太明显了。

    而在关键时刻堵住天空的,而让龙后无法顺利开逃的,正是恰好“路过”的贝隆之厄艾因美修斯。

    好吧,我承认是我的策划,因此能够狠狠出了一口气的小红开心死了......她也算是报了再硫磺山城被围殴的怨气了。

    “只偷几件小东西做报复的话,我们不就被小看了吗。你请亡灵执政官当打手袭击我,我就请他们报复你。”这样的报复手段,完全符合地下世界的虚伪和平规则,更让世人知道硫磺山城绝对不是能够小看的。

    龙后的个人实力,无疑是龙兽联盟最为有力的依靠,当龙后重伤的消息传回来之时,已经受创颇深的兽人军团一阵哗然,连巨兽袭击都没有动摇的军心,明显动摇了。

    据说,当晚营地甚至出现出现了逃兵,这还是涛建军以来第一次,狮王据说伤透了心,上次一夜白头,现在连下巴那点狮髭都彻底白了。

    而在知情者的情报摊子上,更加动摇的是孤傲不逊的龙族,龙后是靠着弑夫上位的,能统治七个龙城,靠的是她的个人实力和威压,本来黑龙们就只把其当做名义上的领袖,她能调动的只有红龙中的青年龙,现在她一落败,墙倒众人推,龙城的年轻龙族有野心的已经在谋取上位机会,而年老的古龙们,更是提出了迎回艾因美修斯的建议。

    但对我来说,却很惊讶眼前贵客的突然来访。

    魔猎手米孽,半人马兽人的酋长,著名的史诗强者,论表面上的个人呢实力比涛还强一点,而且据说和涛的关系很差,他结合先祖技巧自创的魔力箭技,享誉整个地下世界,而且,还有我有点仇......

    “玛格丽特受你照顾了,米孽,居然敢在我面前出现,你真的以为自己实力足以横行吗?就不怕我们把你拿下。”

    在那场硫磺山城外的战斗中,米孽的魔力诱爆箭提前引爆了玛格丽特的禁咒“冰河世纪”,更是让三块珍贵的贤者之石直接报销,修复起来是天文数字的金币,玛格丽特每次提到这个半人马时,都气的牙痒痒。

    比普通人马还要小一圈的个子,身上除了青铜的护心镜没有多余的防具,背后那巨大的长弓分为吸引眼球,只看外表的话,这位文质彬彬的长须公还有点学者气质。

    此时,面对我带着敌意的挑衅,老半人马却笑了。

    “那次真是抱歉,当时我正好和涛谈判,机遇巧合之下却被一并带到了硫磺山,若不是那个禁咒太过可怕,我也会被卷入其中,我是不会出手的。而之后,我也没有对贤者大人下狠手,应该能证明我的诚意。”

    明明是自信到嚣张的宣言,但我却本能的认为他在说实话,毕竟,在感叹反兽皇派的半人马酋长居然也投靠涛的同时,玛格丽特也曾好奇为什么没有遇到米孽最擅长的魔力穿透子母箭,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他的确说了实话。

    “整个地下世界都知道,我们和那些吃生肉喝血的野蛮畜.生不是一路人,我倒是很高兴看到涛和他手下的那批屠夫的损失,若不是被迫出手,恐怕,我的礼品和感谢信应该已经送到了府上了。”

    这个我倒是的确有所耳闻,半人马、牛头人等“食草联盟”,和现任的兽皇蝎尾狮人涛及其近属部落的关系很差,一边骂对方是“吃生肉的野蛮畜.生”,一边骂对方是“吃草的有蹄家畜”,早已经是常态。

    “那你来是为了什么?”

    我还以为接下来他会巴拉巴拉一大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之类的废话,然后和其他的地下城主一般,和我们缔结不能见光的私下盟约,但老米孽居然满脸苦笑的摇了摇头。

    “无眠者,都到了这个地步,你还装什么傻,直说吧,有什么条件,能不能让我先见见我的重外甥女!”

    “啥!?”这语气,这感觉,就仿若孙子被绑架后的老迈富商,面对绑匪终于无奈妥协。

    “别傻了,老夫认栽了,我是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安利雅就是我唯一的亲人,半人马种族的下一任酋长候选人,明明这么多年都藏的很好的.......你有条件就直说吧,不要太过分,否则,我们手中的弓箭也不是好对付的。”

    “啥?!”这次,我真的吓到了,那个头号倒霉蛋避雷针,那个碎嘴傻妞,居然会是半人马部落的酋长候选人,若她真当了酋长,那整个半人马种族会不会就此玩完。

    “你.....你们不知道呀?”强者的直觉,让米孽发现我并不是故意装傻。

    “真的不知道!谁会把那个傻妞当做重要人物。”惊愕过去,我却笑着摇了摇头。“但现在知道了。”

    当即米孽深深的后悔了,这下,自己要为不慎重要付出很多额外的代价了。

    “你想见她,没问题。”

    但我的果断放人,却让他异常吃惊,不是我不想趁机敲点竹杠,而是.....

    “......最好快点带走她吧,至少,在我们所有的盘子全部毁灭之前,昨天我们不少人都是用杯子吃的晚餐呀。还有,你这里接受赔偿账单吗?以她的破坏速度,如果你接晚了,我想你最好多准备点现金。”

    这些天,我们算是知道安利雅为什么一直被炒鱿鱼了,笨拙就算了,努力点的笨丫头也是很可爱的,但运气差到到哪里都能出意外,擦玻璃玻璃碎,搬桌子桌子垮,连擦个地板都能够遇到地板腐朽塌陷,也实在太让人难受了。

    明明做的事很让人生气,但看到那带着泪花的诚恳道歉,又是明显的运气太差和无心之过,真正狠心下来指责的,还真没有。

    “快接走她吧。你看桌上那堆文件了吗?全是她的损害报告,等下走得时候记得带走账单。”

    同样哭笑不得的米孽点了点头,但.....

    “我不回去!“让人意外的,却是安利雅直接拒绝回家。

    “为什么?难道是家里那群小畜.生对你不好吗?放心吧,二舅姥爷会帮你出头的。”被自己重外甥女的拒绝吓到了,目瞪口呆的米孽急忙说道。

    “不是,不是,哥哥们对安利雅都很好,只是,安利雅不想待在卡姆草原了。”

    “为什么?难道是有人和你争夺酋长的继承权,放心吧,只要我在一天,你就是第一继承人!”

    “也不是了。才不是那么无聊的缘由。”

    “那?”

    “酋长什么的,谁愿意当谁去。安利雅只是不想一辈子都待在乡下而已,安利雅的目标是当个城市的千金小姐。二舅姥爷,你看,草原哪里除了草和家畜什么都没有,没好吃的,没美容产品、没高楼街道,没娱乐设施,没.....(下省三百多项)。”

    “.......安利雅受够了连上个厕所都要在草地中解决的日子,安利雅的目标是当城市里的富家小姐,虽然一开始有点不顺利,但现在好不容易走上正轨,我才不想回去。过那种天黑就要睡觉,晚上连个灯都没有鬼日子。”

    小半人马越说越快,边说边笑,老半人马却越听脸色越难看,最近这种为了城市奢华日子离开部落的年轻人不少,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寄予厚望的宝贝重外甥女居然也会如此。

    “.......这里的哥哥姐姐对我可好了,就是安利雅不小心犯错了,也从来不训斥我,也不像其他的老板动不动就解雇我,我要从这里开始,在大城市中立足!先存下工资,买一间小房子,再一点点努力,总有一天,成为真正的大富翁!”

    ”够了!!我是太娇惯你了,你不配成为半人马大英雄蒙戈的子孙,居然这么随意,就放弃了半人马黄金血脉的传统。明明草原雄鹰的高贵血脉,居然为了城市懦夫的软弱生活,甘愿成为栅栏里面待宰的家猪。你简直是半人马之耻,跟我回去,我要好好锻炼你。”

    老米孽拉着不断挣扎的安利雅就走,若是前几分钟,我是肯定乐见其成。

    但现在,听到这年轻人的宣言,我却莫名的想起了一个同样从乡下走出来的盗贼丫头,她也许下了类似的愿望。——“我要挖到藏宝,成为天下第一富豪,过上富家千金的日子!”

    或许,除了目标以外,两个丫头明明一点都不像,至少莉莎后来的确发了财,而安利雅的目标我看不到实现的可能,但莫名的,我却想帮帮这个丫头。

    于是,我拦下了两人。

    “半人马酋长,或许,我们可以谈谈有趣的事情,比如说兽人皇,比如说恶魔之血。嗯,比如说这一任的兽人皇已经被恶魔腐化,或许,也到了换人,该半人马部落崛起的时候了。你看,若维坦城未来是你的领地,或许,你们族中的年轻人,也不会总是想着离开部落了吧。”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冠军之光神级英雄主角猎杀者重生之最强剑神泰瑟尔世界之领主游戏为王黑道大佬玩网游重生之剑侠情缘霸球道之只手遮天重生之篮坛全能洗伐网游之技能窃取者游戏之塔御龙之穿越火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