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贪婪

    那是个**岁的精灵小女孩。【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公主伞下,她坐在自己的小椅上,小女孩丝滑的金发随风飘扬,边捂嘴偷笑,边全力攻略着手中的棒棒糖。

    她白皙的皮肤如牛奶般滑顺,可爱的粉色公主裙带着可爱的小蝙蝠图案,粉嘟嘟的小脸蛋有着害羞的笑容,甜甜的笑着的她,仿若误入凡间的小天使。

    而发现我在看她,居然不好意思的羞红了脸,但粉色的小舌尖却没有停下来,反而如同偷舔牛奶的馋猫一般加快行动,不大会,棒棒糖已经被舔化了大半。

    在旁人眼中,这或许是个天真童稚的小女孩,时不时还以为糖果的甜味而甜甜偷笑,但一旁的我却看着浑身难受。

    “好可爱的小姑娘?大人,您从哪里拐来的?”

    伊丽莎已经整理好情绪,推门进来,却发现这陌生的小女孩,很是好奇。

    “你师祖,全知者海洛伊丝。”

    我面无表情的的回答到,然后伊丽莎当即把手中的情报单据掉了一地,接着,推了推眼镜,也不说什么,只是默默低头开始捡。

    “你不问什么?比如为什么这个老妖婆会突然装年轻,比如贪婪到那里去了?”这反应太镇定了,我反而奇怪了。

    “不,一想起她是您的师傅,您变成今天这样多少和她相关,我突然觉得不管她是怎样的人,都能接受了。”

    什么叫因为是我的师傅就能够接受了?说的像是我好像无药可救,好像很不靠谱般。

    “您啥时候靠谱过?和您沾上边的那件事靠谱过。别瞎猜了,我不会读心,您也没有不小心说漏嘴。就算待着面具,但您的情绪什么时候瞒得过我,似乎,您忘记我跟您几十年了。”

    看着如往日般毒舌,表面上仿若恢复正常的伊丽莎,低着头努力掩饰依旧红肿的眼睛,故作坦然的我,也有些不知所措。

    但幸好,旁边还有一个完全不会看气氛的蠢货。

    那边老妖婆总算想起自己还是堂堂的第三亡灵执政官、女妖之王,像个幼童般舔棒棒糖太过难看,先把糖果藏在背后打算丢掉,但又觉得可惜,接着不好意思偷看我们一眼,发现我们还在聊天,就赶紧背过来,张口嘴把剩下的糖块几口啃掉了。

    然后满嘴糖块都没来得及吞咽,就连忙转过身.......

    “哈哈,好徒弟,没想到你亡灵造物学居然到了这种地步。咳咳!........嗯,居然能够让亡灵也拥有味觉,哇卡卡........咳咳咳,这身体真是给力,我感觉神血正在体内流转,搞不好,我会比全盛期还强。咳咳咳!!!.....总算咳出来了,差点又死掉。”

    背后是魔力造成的阴风,较小的身躯微微悬浮,却刻意用老气横秋的腔调说出,但在听众眼中,却没有一丝威严,除了那异常天真可爱的童音外,更是以为才说了两句嚣张的台词,就不小心被棒棒糖碎片呛到,不住咳嗽的可笑模样。

    我能理解失去了感觉的亡灵突然重获味觉的激动,但恶意卖萌是不对的,更不要说老妖婆装年轻一点都让人觉得可爱不起来,所以我笑出了声。

    “哇哈哈,伊丽莎,你看她那个傻样,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被糖卡住了.......”

    但嘲笑到一半就停了下来,那是以为伊丽莎看我的目光中满是同情,就仿若看五十步笑百步的稚童。

    我也大概能够读懂了——“您或许需要一面镜子,您上润滑剂过多那次,骨头都接不上来了,后来还是我给您用胶水黏上的,当时,大概也是那个傻样。”

    好吧,不是我会读心,只是伊丽莎已经说出声了。

    “咳,海洛伊丝,我.....”我刚刚转移话题,却被一口海洛伊丝打断了。

    “叫我老师,我对这个身体很满意,对你的计划也很有兴趣,所以,那笔账就记下吧。暂时就不逐你出师门了。”

    摇了摇头,我没有反驳,一个称呼而已,反正她的确教了我不少东西,她愿意当老师就当吧。

    “行,老妖.......老师,为啥变成这个模样,你这肉身的固定形态都是几十种,应该有其他模样可以变得。或者,个人兴趣?想试试老牛装嫩草?”

    海洛伊丝却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是,这才是我死掉时候的真实模样,灵魂和**相配套才能更好的共鸣结合,为了让**和灵魂完全融合,短时间内还是保持这个形态比较好。说起来,恐怕你们还是唯一知道我这个形态的存在。”

    “啥!!?”闻言,就是认识她几百年的我,也大吃一惊,这就是说,这才是老妖婆真正的灵魂本相,也就是说,当年她转化成亡灵时,就是这么天真可爱的模样,她死的时候,就这么大一点。

    “有什么好吃惊的,你不是知道吗?亡灵是执念和诅咒的产物,越是纯洁高尚的灵魂,在越是黑暗的现实下绝望,并发出越是恶毒的诅咒,越容易诞生强大的亡灵,你当年不也是......”

    “咳,多余的话还是少说些吧。对了,暗精灵那边处理的怎么样了。”不想被揭老底,这次,轮到我打断话题了。

    知道我不想提那些旧事,摇了摇头,海洛伊丝一招手,空气中的沙砾漂浮起来,在地上组成一个沙造堡垒,而其实,还有无数自由行动的沙人,细细看去,和真人一般无二。

    而在其中,还有无数的流动沙团在追逐沙人,一旦追上,就跳了上去,然后合成一团,等沙团离去后,那沙人不仅没有了衣服装备,更是浑身麻痹动弹不得。

    “贪婪之子简直潜力无限,只是稍微进化了一点,战斗力至少提升了十倍,你若是让我用人形来控制,分兵种做出战队和战团,打出战争配合,保证轻松把这座城市控制。”

    【贪婪之子(进化)种族:半亡灵史莱姆全属性5种族能力:吞噬储备、分泌纤维分解液、快速自我复制、单系魔法掌控、单系魔法免疫、麻痹毒液、液态变形,系统评价:我无话可说,你想毁灭世界就直接来吧,若不想某天起床发现整个世界只剩下果冻,就给我管好她。】

    神血还是很给力的,这次的贪婪之子看似变化不大,实际上个体战力却至少比以前强了十倍,液态变形让其对物理攻击有极强的抵抗能力,根据颜色和构成不同,单系魔法的完全免疫和掌控,又让其具备了一定施法能力。

    针对暗精灵们,这次派出去九成事黑色贪婪之子,对于擅长诅咒和黑暗神术的罗丝牧师来说,这些对暗元素、负能量全免疫的黑色液体史莱姆,简直就是最难对付的天敌。

    但若真如她所说,做出史莱姆战士、史莱姆法师等,搞个史莱姆战争,那搞不好就真让地下世界认为出现一个敌对的智慧种族,那乐子就大了。

    “对了,乖徒弟呀,能不能打个商量。”

    “当然可以,我一直都是很好商量的,但解除魔宠契约除外。”

    “我可是堂堂的全知者,现存最高贵、古老的女妖之王,怎么可以去当愚蠢卑劣的魔宠!那是愚蠢的动物该做的!”

    “你已经是魔宠了,别再玩花招了,根据契约,我死了你就要陪葬,你死了........我会努力挤出两滴眼泪以表悲哀的。”

    是的,为了给这个超级危险分子拴上最为坚固的铁链子,此时的女妖之王海洛伊丝,就是我的法师魔宠了。

    【魔宠:海洛伊丝(贪婪母体)种族:无法分类,力量:22,敏捷:10,体力:40,智力:28,意志:25,魅力:随意,职业:60级法师/20级全系法师/1级综合评价传奇初阶种族能力:变形(史诗)系统评价:这是你的魔宠,但她时刻思考如何在契约的限制内干掉你,管好她,或者,等着被她下克上干掉吧。】

    海洛伊丝会这么乖乖听话,只是因为她已经和我签下了魔宠契约,其实,正常情况下,虽然亡灵法师可以和另一个亡灵签订魔宠契约,但这么强大和高智商的却是不可能的。

    只是,我又钻了一个规则的空子而已,作为亡灵法师的我是可以和自己的造物“贪婪”签订契约的,而贪婪只有本能没有灵魂,以灵魂为目标的魔宠契约自然无法生效,但这时候把人事不省的海洛伊丝的灵魂放进贪婪体内,契约就自然把丧失了抵抗和意志的海洛伊丝当做了贪婪的灵魂,于是,这契约就顺利成立了。

    而作为我的魔宠,根据法师魔宠等级不能超越法师本人的基本规则,海洛伊丝的实力一路狂降,从史诗连掉两阶到了传奇初阶,人也乖了不少。

    而签下这个魔宠后,我的好处也是很明显的,魔宠的十分之一基础属性会附加在主人身上,但对于普通的法师来说,却往往起不到多少作用,那些渡鸦、黑猫、蝙蝠、猫头鹰本身属性惨不忍睹,十分之一后若体力加一、敏捷加一就算非常难得了。

    但我这个魔宠,力+2,敏+1,体力+4,智力+3,意志+2,亡灵魔法效果增加30%,元素魔法效果增加20%,简直给力到爆,更不要说本身极强的战斗能力和贪婪之子的能力。

    说句实话,会和她签订魔宠契约,归根到底还是对她缺乏最基本信任,实在不敢把她放在视线之外。

    “这魔宠契约就是我复活后也能够保留,到了那时,这只强力魔宠,就算一起掉回一级,也依旧是重新洗白的我最有力的依靠了。”

    按照计划,离我复活的日子也不远了,也要提前考虑一下未来了。

    于是,我不怀好意的看向海洛伊丝。

    “四十点体力,多么极品的肉盾和血牛呀,老师,以后,挨打的活就都靠你了。”

    而此时,海洛伊丝却突然惊诧出声。

    “咦!?那群家伙怎么出场了?”

    沙盘地形图上,那群强者们正向着的城门方向移动,看到这种情况了,我却笑了。

    “听说过神器有灵,择主而侍吗?”

    “瞎扯,老娘摸过的神器最少两位数了,还没见过会自己挑选主人的神器。不管神器多强,都是制造出来给人用的。若神器都聪明到会自己选择主人了,那不早就该回归他们最初的主人手中了,或是看那些蠢蛋争的烦,干脆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神器择主?这摆明了是骑士小说中给主角贴金的瞎话呀。若神器真的会长脚跑了,别想什么神器认主,第一时间就应该怀疑是不是遇到了阴谋和陷阱。”

    “可惜,有人不这么看呀,或者想到了,却哄自己是意外,依旧看不开呀。”

    看着沙盘上向着城外突破的人群,我不由得感叹道。

    --------------

    空间歧点,就是天然的空间通道,那往往是些不稳定的空间节点,进入之后被传送到哪里,完全未知,九成以上的空间歧点都是这样的完全随机次元门。

    但空间歧点之间,却往往有些联系,从一个空间歧点到另外一个空间歧点,是随机传送中最有可能发生的,甚至有部分空间歧点之间形成了相对稳定的链接,可以如过桥一般形成稳定的通道。

    这种稳定的通道在地下世界不少,已经被视作了正常的通道,更被所在地下城主视作了自己的财富和军事要点,设下了关卡和要塞。

    但空间歧点的形成主要依靠天然,即使在地层、空间结构都不稳的地下世界的数量远多于地上世界,但若是要在维坦周遭找个空间歧点,又正好通向硫磺山城周遭,那可能性完全可以忽略,但极其高深的空间魔法和极大的代价,却可以建立临时的链接。

    之前那次突然而然的袭击,就是通过对这片矿区的一个隐性空间歧点的激活扭曲,和硫磺山城以南三十里外的一个山洞中的歧点形成暂时通道,然后两大霸主带着近卫军进行了突袭。

    当然,这从一个侧面说明地下霸主们对硫磺山城上心不是一天两天了,链接两个空间必须从两边同时进行,费时费力,更不是短时间就能做好准备的。

    在那次,当带来的兽人的军团全军覆灭后,为了避免空间歧点被发现,他甚至是直接跑回去的。

    这次却有很多不同了,两个空间歧点第二次被强制链接,那不稳定的空间链接将会变成稳定,暂时的通道将成为永久性的通道,而与此相对,必须付出的代价和再次连链接的难度就要大幅增加了。

    而对于空间魔法来说,居于下位面而不住祸害无数位面的恶魔若说第二,恐怕也没有种族敢说自己排第一。

    这个血红的恶魔祭坛,将利用空间歧点的不稳定空间结构,用大量的祭品打开通往恶魔位面的大门,获得援兵和支援的同时,早有等候的恶魔伯爵亲自出手,把这个歧点和硫磺山城那边那个链接。

    “只要没有了硫磺山城,这群蠢货又算得了什么。”

    涛的言语虽然难听,但却指出了硫磺山城最大的软肋,既硫磺山城本身防御力薄弱,又缺乏战略纵深,仅仅只有一城之地。

    “呵呵,才一百年的历史,又算得了什么。断掉它的老窝,不管亚当和那个无眠者多有能耐,他们也注定失去了根底,掀不起波浪了。”

    当然,他们还有心照不宣的话没有说出来,比如双方背后大佬们同时要求解除的火元素之神封印,比如除掉硫磺山城后双方立马翻脸的打算。

    而此时,无数的士兵方阵已经开始列阵,他们在等待次元大门洞开的时间。

    “我的十二个军团,七万九千地下兽人!在我的百战精兵面前,硫磺山城的那些懦夫不值一提!”

    “我借你的四个师团,虽然只有三万人,但其中有两个魔法战团,一个黑巫师战团,应该可以补足你缺乏的魔法力量。”

    黑压压的大军开始云集,默默无声的战旗被逐一竖立,这是地下霸主们的底蕴,是十数个地下城的精锐战力。

    其中的传奇、圣阶强者不少,就是史诗阶的大佬,也有几位,和上次不同,这次地下霸主们,是做好了准备的。

    突然,涛看向了维坦城那边的天空,先是一喜,然后一惊,接着一怒,然后,就是一丝恐惧了。

    “永夜权杖?!它居然自己飞过来了。”

    是的,眼前的一幕,就是仿若骑士小说中的一幕,神器选中了自己的主人,不远千里而来。

    对于中毒颇深的狮王来说,这自然是件让人高兴的事情,但让他惊怒乃至恐惧的,却是追逐权杖的人群,并不认同所谓的“神器有灵,择主而侍。”

    “不许碰它,那是我格林斯潘的!”

    “不,最接近亡灵大帝的拉姆斯登才配的上那把权杖,我已经听到了它的召唤了。”

    “蠢货,那是你的错觉,权杖明明在呼唤我!这是给我的考验!”

    冲在最前的,是三位已经近乎癫狂的亡灵执政官,看他们眼眶中疯狂燃烧的灵魂青火,似乎已经在燃烧自己的灵魂,而后面的,却是什么都有了。

    真不知道庞大的九头龙皇是怎么从遥远的沼泽地中过来的,它庞大的身躯根本不可能通过地下通道吧。

    那边,持太阳弓的大天使正在和挥舞火焰鞭的炎魔边打边追,沙漠地区的沙龙王正在破坏整个地下通道,骑着独角兽的精灵骑士正在和死亡领主赛马,上千各族强者们都在追逐权杖,而挡在他们面前的,却是两位地下霸主的联军。

    此刻,涛莫名的想起了一个月前,那个被长袍和面具伪装的男人离去前,丢下的一句话。

    “你,或许会后悔的。”

    而当时,自己豪气万千的回了句。

    “兽人皇从不言悔!!”

    但此时,看着自己的军队卷入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战斗,正在被各族强者们碾压屠杀,感觉到自己体内从没有过的虚弱,看着在自己面前闪耀着耀眼光华的永夜权杖,感觉到已经丢下军队消失的无影无踪的艾鲁尔,各方面的绝境一起到老,头发全白的老狮子只能无奈的叹息了。

    “无眠者,你说对了,我后悔了,但........”

    “WAGHHHH!!兽人永不言败”

    但下一秒,一声惊人的咆哮之后,老狮子在面上划出一道记录仇恨的伤痕后,那个从不言败的狮皇又回来了。

    “比魔鬼还要狡猾的无眠者!老子我承认我后悔了,但不代表我会认输!无眠者!今天之赐,势必十倍回报!!”

    “第一、七、九战团迎上,独眼战团正面迎接冲击,给我列阵!让他们看看兽人军团的厉害!软弱的地上人居然敢在地下世界撒野!杀光他们!!”

    ----------------

    “贪婪,永远是最难克制的原罪呀。”

    看着已经在沙盘上消失的无影无踪的永夜权杖fans团,我也打算起身行动了。

    “不等了?”

    “嗯,地下霸主们可没有那么好对付,我们也要准备了。伊丽莎,帮我感谢米孽送来的情报,若不是他告诉我们老狮子军团的集结,这次就真玩脱了。对了,让安妮和亚当做好动身的准备,决战的时间到了。”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琥珀之剑神级英雄重生之最强剑神泰瑟尔世界之领主游戏为王黑道大佬玩网游重生之剑侠情缘霸球道之只手遮天重生之篮坛全能洗伐网游之技能窃取者游戏之塔御龙之穿越火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