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胜红尘一场醉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拾寒阶   书名:官路弯弯_官路弯弯无弹窗_官路弯弯最新章节

    “脱光光?连小内裤也要脱?”

    “废话!不脱光,我怎么做事?快点!”

    “这个、那个,吴医生,我还没谈男朋友呢。【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你这丫头,这都啥年头了,思想还这么保守!”

    “吴医生,我,心跳得厉害。”

    “快点!磨磨蹭蹭的,到底做不做?”

    “人家是第一次嘛!”

    “干这一行的,是人都会有第一次。做就快一点!笨手笨脚,小心一点,温柔一点,别碰着那里,那可是男人家的命根子,做好事生儿子全指靠它呢。”

    “哦!”

    “快脱吧,时间不等人!”

    “我还是不敢……”

    “你几岁了?还这般害臊?趁年轻,赶紧换个职业吧,这一行,你做不了!知道啥叫护士吗?护士者,护理人士也,你连男人的内裤都不敢脱,怎么做好护理工作?我就不信了,你们在生理课上,没见过这玩意?”

    “……见过,可这不一样呢,这可是真家伙。”

    “就是嘛!见过就好,有什么不一样呢?你别往歪处想嘛!你要这么想:这是很崇高很伟大的事业,你是为了工作,是为人民服务,是工作需要,是帮助别人!”

    “嗯,这就对了,好,好,再轻一点,再慢一点,表现不错!”

    “好了,洗洗干净。嗯,都要洗,当然包括那里!你瞧瞧,上面还粘着血呢!医者父母心,你就当他是你儿子伺弄吧!”

    “……我知道了!吴医生,我保证完成任务,好好护理这个病人。”

    ……

    惊叫声中,李毅从噩梦中惊醒,浑身汗如雨下。梦里情景顿时渺然,犹如朝阳一出,晨雾纷纷飘散,天地间一片晴白。他闭着眼睛,喘着粗气,惊魂甫定,四下打量。

    这是一间简陋的病房,比他家楼下的私人诊所还要寒碜百倍,看得李毅直皱眉头,这是什么破地方?

    房里一溜排着四张病床,铁制的,刷着黄漆,脱落的地方,锈迹斑驳,其它三张空着,不太干净的被褥,褪色很严重,粘着洗不掉的污渍,软塌塌地叠着,像满脸斑点的老人,无精打采。

    窗帘紧拉,阳光透过来,弱弱地照在地上。地上湿润,显然刚被拖过,一股浓烈的消毒水味道,刺得人鼻子痒。病房里没有空调,没有落地扇,房顶一架破落不堪的吊扇,静哑着,蒙着厚厚的灰尘,两只蜘蛛正悠闲自在的结网。

    窗外风很大,吹着窗帘飘飘荡荡。这种老式的建筑,虽然没有机器散热,却很阴凉,感觉很舒服。那窗帘起起伏伏的,很招李毅恨,此刻,他很想看看窗帘外面的世界。

    李毅想要拉开窗帘,谁知才一动身,右腿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这阵痛让李毅想起来,自己出了车祸!

    车祸!

    闪念间,他清楚的记起来,那场车祸,那本该撞死却被他推开的美丽少女,那血红色的兰博基尼,那车窗里一张被吓坏了的女人脸,那么的绝美艳丽。

    “哎哟!”李毅一阵头痛。他抱着头,脑海里翻江倒海,车祸那天晚上的事情,像电影按了快进键般印上脑海。

    那个晚上,李毅心情极端低沉,至于所为何事,此刻反倒记不真切。红尘中人,总会为一些当时感觉无限重要事后却了无所谓的狗屁事情,徒惹三千烦恼。当晚,他一个人驾车外出,泡在酒吧,疯狂的灌酒,想用酒精麻醉自己寂寥的心灵。

    角落里,一个打扮得分外妖娆的女子,精致的五官,嫣红的唇,一头金色的卷,左手端着高脚酒杯,杯里暗红晶透的液体,被酒吧的七彩霓虹映照出一种迷离的诱惑;右手翘着兰花指,优雅地夹着一根细长的咖啡色摩尔香烟。

    真丝吊带衫,胸前是纯手工绣的一大朵牡丹花,衬着雪白的胸肌,更显得那对硕大的山峰之间沟壑深深。迷你短亮皮红裙,将腰身包裹得紧凑严实,浑圆挺翘的臀部曲线一览无遗,双腿一动,中间一线幽暗深港,若隐若现,勾人遐思。

    见到如此尤物,只要是个正常男人,都想伸出手去摸摸,试试那**的手感。来酒吧混的男人,当然是再正常不过的,他们或直接盯视,或间接瞥闪,都想引起这个女人的注意,但这个女人却恍若未见,一双杏花眼,一直打量着坐在吧台前的李毅。

    李毅喝得昏昏沉沉,今夜无心猎艳。

    奈何,他却成了艳女的猎物。女人款款起身,细长的高跟,随着小腿的节奏,跟地板一下一下的亲吻,出清脆的响声,吸引了若干眼球。

    “帅哥,请我喝一杯吧。”

    饱实的胸脯有意无意的摩擦着李毅手臂。光洁的大腿根,紧贴着李毅腰背,长长的睫毛,开合间,放出一股强大的电流。

    “不行……一杯太少,要喝,就喝一瓶!”李毅大着舌头说,下半身无耻的生了质变。

    女人莞尔而笑,冲酒保打了个响指:“杰克丹尼,两瓶。”

    李毅笑着纠正:“不,路易十三,三瓶,我二你一!我从不占女人便宜。”

    女人眼睛里亮光一闪,整张脸都洋溢出一种别样的幸福和莫名的兴奋,右手摁熄了刚吸一半的烟,往下放时,不经意的碰了碰李毅下面,媚眼如丝的轻轻呻吟一声:“好大喔!”

    久历欢场的酒保,对两人的暧昧视若不见,抬起头来,看了看不远处。那里坐着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缓缓点头,酒保这才礼貌的对李毅笑道:“请稍等。”转身进了储酒酒窖。

    中年男人随后进来。

    酒保恭敬的微微弯腰,陪着笑脸说:“6总,那小子点了三瓶路易十三。”

    6总满脸横肉,双眼闪着狡诈的光芒:“老规矩。”

    酒保顿时笑开了花,从酒架上拿了三瓶酒,放在盘子里,端了出去。

    路易十三,正货价要卖近万元一瓶,三瓶就是三万,6总暗示他端出去的,却是假酒,一瓶成本价不过几十块,这样做的好处,是他每瓶可以分一千元好处费。

    混这一行久了,这种事也常做,反正6总有来头,关系硬,不怕出事,出事也不怕,6总拎得清、摆得平!但像今晚这种大单,自他当酒保以来,还是开天辟地头一回,三瓶酒的提成,能抵他一个月工资了。

    结果,出事了。

    女人咪了一小口,没尝出个好歹来,喝这么高级的酒,她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呢。满以为点个三四百元的杰克丹尼,就算狠狠宰这凯子一刀了,却不想他大方得出乎自己想象,一上来就是路易十三,还连上三瓶!她也是混迹风月场所的行家,自然看得出眼前男人的不同凡响。一边感叹自己眼光之毒,今夜选对了凯子,一边啧啧夸口:“好酒!这一杯,可是好几千块钱呢!”

    李毅却是个中行家,酒一入口,马上就觉不对,直接就喷了出来,把酒保喷了个满头满脸。

    “你奶个熊!拿什么糊弄人呢?欺负哥没喝过路易十三?我告诉你,哥平常在家,没事还拿那玩意漱口呢!赶紧的,给我换!”

    酒保也不是怕事的人,伸手一抹脸,双手一挽袖子,大叫一声:“来人啊,有人想吃霸王餐!”

    也不知道从哪里钻出七八个混子,将李毅围在当中。

    女人一瞧形势不对,早已溜之大吉。

    李毅甩了甩醉醺醺的脑袋,讥诮一笑:“怎么?赖上我了?哥酒醉心里明!卖假酒还想打人?”

    6总踱着步子,走了过来,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酒保立刻点头哈腰:“6总,这小子想吃霸王餐!”

    李毅哈哈大笑:“我李某何人?区区数万酒钱,算得了什么?平日里打叫花子,也常几万几万的扔,哥不怕花钱,就怕花得不值!花得闹心!”

    6总被李毅的气势镇住了,难不成,这小子真是一号人物?

    正在这时,几个便衣走了过来,看来是6总的熟人,一见面就打招呼。

    6总见了那哥几个,立时精神抖擞,满脸横肉又抖了起来:“哎呀,张局,好久不来捧场了!今天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张局斜着眼道:“怎么,有麻烦?搞这么大阵仗!”

    6总一指李毅:“来了个想吃白食的小白脸。”

    张局虎目一瞪:“在我张某人的地头上,还有这种事?那还得了!”

    几个手下听了,马上就明白张副局长的意思,上前就来抓人。

    李毅被他们扭住,大叫道:“他们卖假酒,你们不管!凭什么来抓我?”

    张局恶狠狠地盯着李毅,右手握拳,大姆指指了指自己,高声道:“不凭什么,就凭老子是东城区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张一山!我想抓你就抓了,怎么着?”

    李毅身体强壮,比几个便衣都高出半个头有余,借着酒劲,双手用力一挥一带,居然挣脱了双手,右手一个直拳,砸在张一山的脑门子上。

    张一山绝没想到,李毅居然敢动手,羞恼之下,呼喊一声:“奶奶个熊,上!打残打死了算我的。”

    便衣和混子,十几号人,几十双手脚,立时就往李毅身上招呼,就像下了一场拳头雨。

    好汉不吃眼前亏,李毅酒醒了一半,灵活的一低头,往张一山冲过去,拦腰抱住他,用力一推,将他推倒,阻住众人,拔腿就往外跑。

    张一山被酒色淘干了的身子骨,再不复当年好汉之勇,按着老腰直哼哼。一干亲信顾不上追李毅,先来扶张一山。李毅趁这个空子,飞快的跑出了酒吧大门。

    摇摇晃晃出了酒吧的门,身体因高度紧张而格外敏感,听到一阵强烈的引擎轰鸣声和轮胎刮地声。同为赛车爱好者的李毅,只用了三秒钟,就判断出这是V12动机至少达到75oo转时出的怒吼!

    闹市区,黄金时段,飙车?!什么样的疯子?居然这么牛B!

    就在李毅感叹人外有人牛外有牛之时,白衣飘飘,一个长美眉,穿着素白的连衣裙,苗条的身段,纤细的背影,与李毅擦肩而过。

    李毅失神了几秒钟,我kao!这么绝美的女子?不知道面子长得怎么样?不会美女一回头吓死一排教学楼吧?

    前后不过几秒钟时间。引擎轰鸣声像咆哮着的千军万马,犹在耳际。背后混子们骂骂咧咧的冲出大门,拖着砍刀,提着棍棒,冲李毅大喊:“杂种,别跑!”

    冷漠的人们,依旧赶自己的路,走向自以为的终点;都市的霓虹,依旧迷离五彩的夜;幢幢高楼大厦,依旧万家灯火,演绎悲欢离合。

    平静的夜雾下,李毅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生死一念间。

    李毅大吼一声:“小心!”竟然想也没想,向着前面的少女冲了过去,一把推开她。一个混子腿长,跑得快,正好赶上,伸手抓紧了李毅:“妈了个隔壁的,还敢……”

    白衣美女回过头来,正要看清是哪个色狼,敢在光天化日之下非礼她……

    李毅只来得及看了她一眼,身子被那个该死的混子扯了个结实,怎么也挣脱不了,眼睁睁看着那辆怪兽一般的豪车闪电一般冲撞过来。

    “呯——!”

    “——啊!”

    “—呼—!”

    之后,就听到四周行人的尖叫声,轮胎与地面的急剧摩擦声,车里美女的惊呼,最后是钢铁撞击自己**和骨头碎裂的声音。

    李毅甚至清晰地听到,灵魂如轻烟般脱窍而出的轻嘶声。

    定格在他意识里,有关这个活生生却血淋淋世界的最后画面,是车窗里女人那苍白的脸,那密黑的长长睫毛下,闪现着惊恐与痛苦的双眸。

    

推荐阅读:韩娱渣男逆天作弊器之超级游戏妙手玄医平步青云农家仙田重任官途网络鬼差系统极品唐医青帝重生少年高官韩国之飓风偶像龙组特工梦幻兑换系统超级都市法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