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画图!画图!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拾寒阶   书名:官路弯弯_官路弯弯无弹窗_官路弯弯最新章节

    童军问道:“怎么回事?我刚才听你们谈什么钱不钱的?你向那女的借钱了?我说李毅,你Tmd也太不够哥们了,你缺钱的话,跟我说啊!”

    “瞎扯什么呢。【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医药费,要小六千呢,你有吗?就是把你那地摊全卖了,也凑不齐这么多钱吧?”

    童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我倒想把自己给卖了,只怕没人出这么高的价。嘿嘿!nnd,这医药费咋这么贵呢?我还生得起病吗?得咧,哪天我要是生病了,哥们,你也甭把我往医院抬,直接扔香江河里得了。”

    李毅没有心情开玩笑,以他两世为人的经验,明白吴医生刚才说的话,并非信口开河,他要是凑不够钱,医院真有可能把他扔出去。

    而他家现在的家庭状况,出乎意料的糟糕。生父早亡,母亲年轻守寡,没有改嫁,一个人拉扯大李毅,李毅书读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捡破烂,打零工,什么脏活累活都干,好不容易才把李毅送进大学校门。现在家里别说六千块钱,只怕连六十块钱,也是凑不齐全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

    李毅感叹着,一边在想:“我是重生了,那这个时代的我呢?还存在吗?如果有,这不是悖论吗?”

    这个问题也就是在脑子里一闪而过,他现在是这个李毅,至于那个李毅,不管存在与否,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无。

    “胖子,帮我去买点东西,我有急用。”

    “什么东西?”

    “绘图纸,绘图笔,绘图工具。”

    “哈哈,我怎么不知道,你小子几时学会画画了?”

    “快去快回!这钱给你,记住了,一定要买a2的工程绘图纸,最少要买十张,钱够的话,多买几张。”

    “等等,我记记,什么?a2,工程绘图纸,好咧!可是,你要这么些玩意儿干什么用呢?”

    “山人自有妙计。”

    “我勒个去,又在我面前充诸葛亮!”

    牢骚归牢骚,李毅的事情,童军还是挺上心的,见他说得郑重,接过钱就跑了出去。

    李毅也没闲着,又仔细的看了一遍报纸上的那篇报道。

    国际钢铁行业年度峰会,将在南方省杜鹃市举办!

    九月十八!李毅飞快的算了算,离开幕式还有三天,应该来得及!

    李毅前世学的是机械制造,在德国留过学,毕业后一直留在国外著名的钢铁公司工作,有着丰富的外国机械制造技术和经验,本来想回国创立自己的机械制造公司,专门研制造各类行业机械设备,不成想,刚刚回国,就出了事故。

    沉淫此道多年的李毅,自然明白,现在这个年代的机械,跟二十年后的相比,用天渊之别来形容都不过分。

    重生的金手指,就此点开。

    李毅躺在床上,仔细的回忆,前世做过的跟钢铁有关的机器设备。

    敲门声响了三下,打断了李毅的思路,夏菲走了进来。

    小姑娘满脸凄凄然,小嘴嘟起老高,一进门就数落起吴医生的不是。

    李毅没有插嘴,只是静静的听着,微笑地看着她。

    “怎么,你不认同我的观点?这个吴有才,根本就是吴庸才!医生中的败类!”夏菲坐在李毅旁边那张床上,两只小脚来回晃荡,一踢一踢的,好像吴有才就在脚前,每一脚都能踢到他。

    “你这么说,真是抬举他了,这个事不怪他。他不来做这个恶人,也会有其它医生来做。他只不过适逢其会罢了。”李毅看得很透,语气很淡然。

    夏菲却没这般淡定,又了一通牢骚,最后扯到自己身上,说她瞎了眼,选错了行业,更是鬼迷心窍,来到这家破医院实习。

    李毅却从她絮叨的话语中,看到了一颗金子般可贵的少女之心。

    夏菲终于倾泄完了心中的怨气,深深呼吸一口,从口袋里掏出一扎票子,放在李毅手里:“我也没多少存钱,你别嫌少,先拿着应急吧。”生怕李毅拒绝,根本不给李毅说话的机会,说完就径直走了。

    钱叠得很整齐,卷成一团,用一根缠着细红绳的橡皮筋箍着。上面还残留着少女温热的体香。

    人品爆?转世之后,怎么碰见这么多好人?

    直到晚上十一点多钟,童军才气喘吁吁的跑回来,把提着的东西往李毅床上一扔,躺在隔壁床上,大嚷道:“我勒了去,你这都是什么天外玩意,我跑了大半个大学城,才找到这些纸啊笔的。你瞅瞅,看对不对。我先声明,不对也没办法啦,我不睡觉,人家店老板还要睡觉哩!再说了,兄弟是用来拼命的,可不是用来跑腿的。”

    李毅嘿嘿一笑,打开东西看了看:“不错!我说胖子,喂……这死猪,这么一小会,居然睡觉了?”

    童军响亮的呼噜声,已然响起。

    还好住院的人少,空床很多,也没人来收他的陪床费。

    李毅慢慢的下床,踮着脚,费了好大力气,将四张小桌子全搬到床边,排成一排,摊开a2工程绘图纸,拿出绘图工具,比划了一阵,开始作图。

    工程机械设备图纸,可不比涂鸦和素描。不仅需要高深的专业知识,还需要熟练的绘图技巧和精密的比例计算。画功方面,要求比工笔画更严谨,更细致,更需要耐力。

    在这个计算机还处于486阶段的年代,复杂一点的图纸,那是需要专业的设计研究院,需要一个团队的精诚合作,辛苦奋战数天乃至几个月才能完成任务。

    李毅虽然有了重生的优势,但这种是实打实的具体操作,偷不得半点懒,开不得丝毫小差,只能一笔一画的计算,构图,一遍又一遍的修改,重画。

    “唉,自从当了老总后,太久没摸画笔了,生疏了!”

    投入,疯狂的投入,生活的现实和无奈,逼着他像上了条的闹钟般,紧张地工作。

    雄鸡一唱东方白,李毅在紧张而忙碌的工作中,迎来了重生后的第一个早晨。

    李毅丝毫没有停笔休息的意思,继续画着。

    童军伸了个懒腰,打着老大的哈欠,爬了起来,看到李毅近乎癫狂的创作状态,几乎不敢确认,面前这个疯子,还是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李毅了:“喂,你是早起呢?还是没睡?你丫的,几时起床比我早过?几时睡觉比我晚过?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

    李毅道:“我都睡三天了,还睡不够啊?快去买早点,我饿了。”

    童军过来瞅了一眼,摸着下巴惊讶道:“李毅,你这画的什么东西?我怎么整不明白啊?我说你一个学文学的,不去写诗,怎么画起这宝塔来了?”

    李毅笑道:“这不叫宝塔,这是反应炉。”

    “嘁!你上个大学了不起,你敢跟老子比肉多吗?你敢跟老子比饭量吗?”

    李毅暴寒,放下画笔,连连作辑:“好兄弟,我认输还不成吗?求你了,快去买吃的来,我真饿了。”

    童军虐待李毅的目的达到,右手握拳,伸手弯肘,做了个胜利的姿势,满足的摸着大肚子,屁颠屁颠的去了。

    李毅看着他的背影,目光里满含赞美。

    李毅那小子,倒给他留了一个真心朋友!

    这天,医院真的把药停了,没人过来换药,也没人过来输液,甚至没人过来过问一声。

    李毅乐得逍遥自在,画他的图。

    中午,郭小玲过来了,俏白的脸上,多了两个熊猫眼,显然昨晚一夜没睡。

    她看到李毅在画图,也是惊诧不已:“真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方面的爱好。”郭小玲是外行,根本看不懂李毅画的是什么。

    李毅嘿嘿一笑:“随便坐,我在创作,恕不接待。”

    “你!”若不是看在救命恩人的份上,郭小玲非转身离开不可。身为系花的她,几时受过男生的冷遇?何况,她昨晚通宵未眠,一直在帮他筹钱呢!他就不念自己一点好?

    啪!郭小玲掏出一沓票子,拍在李毅面前,没好声气地道:“这是三千块,先把医疗费交了,剩下的,我再想办法。”

    “啊!”李毅终于放下铅笔,抬起头,看着郭小玲:“你没把自己卖了吧?”

    “啐!胡说八道!我把你卖了也不会把自己卖了。”

    “这就好。你真要卖,也千万别卖这么便宜,我可舍不得!”

    “你……”郭小玲气极,有种抓狂的冲动。

    “你这钱哪来的?来路不明的钱,我可不用。”李毅脸色一正。

    “我找辅导员了,他帮我筹的。”

    “哦!”李毅脑海里闪过一个中年男人的形象,王海波,四十来岁,一个兢兢业业的知识分子。平常他不是挺看不上李毅的吗?看不出来,居然这么善良,关键时刻能这么帮忙。

    李毅轻轻一叹:“替我谢谢他,过一阵子,我会加倍还他的。”

    郭小玲自然当他的话是客套话,她可不认为,短时间内,李毅能有偿还这笔债务的能力。事实上,王海波也考虑到了这一点,但李毅是他的学生,作为一个有良心的老师,他不可能撒手不管。

    “为这钱,王老师跟爱人吵了一架——这钱是准备是王晓月买钢琴的。”

    王晓月是王海波的女儿,十六岁,在师大附中上高一,很喜欢音乐,能唱会跳,很招人怜爱的一个小女孩,她最大的梦想,就是拥有一架钢琴。

    李毅沉默了,王海波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实在需要很大的勇气,从心里生出一丝敬佩,缓缓说道:“好人会有好报的。”继续低头画图。

    交了钱,医院又恢复了换药和吊水。

    李毅吊着瓶子,左手背上扎着长长的针,照样画他的图。

    这种疯狂的画图行为,一直持续了三天,直到九月十七晚上,李毅才郑重的在每张图纸上签上自己的大名,尔后,兴奋的将画笔扔出窗外,宣告完成。

    李毅重生后的波澜壮阔的事业和前程,将从这几张图纸开始。

    我们精彩的故事,也将从这里展开。

    ※※※※※※※※※※※※※※※※※

    新书上传中,您的每一次点击、推荐和收藏,都是拾寒阶的前进动力,谢谢您的阅读。

    

推荐阅读:平步青云逆天作弊器之超级游戏韩娱渣男妙手玄医农家仙田重任官途网络鬼差系统极品唐医青帝重生少年高官韩国之飓风偶像龙组特工梦幻兑换系统超级都市法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