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名片的妙用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拾寒阶   书名:官路弯弯_官路弯弯无弹窗_官路弯弯最新章节

    金铭还在软磨硬泡,那年轻交警倒是有心放她一马,奈何那边有头头坐镇呢,借他俩胆,他也不敢啊!

    正想着头呢,头就来了。【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陈翔问道:“什么情况?”

    交警道:“喝了点酒,无证驾车。”

    陈翔夸张地道:“这么严重,那要扣车、拘留。”

    李毅一听要拘留,也吓了一跳,辩解道:“同志,没这么严重吧?”

    陈翔语气一厉:“这事非常严重,影响十分恶劣!值此国际钢铁年度峰会召开之际,要是出个什么交通事故,再万一撞了外国人,怎么办?”

    “这不还没生那么严重的事嘛!”金铭顶了一句。

    陈翔冷哼道:“等生了,就不只是拘留这么简单了。小刚,带走。”

    刘明明幸灾乐祸的看着这一切,这时跳了出来,阴阳怪气地笑道:“哟,这不是李毅同学吗?怎么在这里啊?”

    陈翔接话道:“还是学生?哪个学校的?打电话通知他们学校,叫他们学校来领人。”

    这是要往死里整了。一个学生进了拘留所,还要校领导来领人,想不出名都难了,这一出名,只怕退学都有可能。

    刘明明故作思索的道:“好像是南方大学中文系的吧?大四?对,差一年就要毕业了,真是可惜。”

    李毅知道是他搞的鬼,却也无可奈何。谁叫自己犯错在先呢!

    那边公安局的人打着哈欠过来:“什么情况?兄弟们都困死了,这大半夜了,也没罚几个钱,还不如回家抱老婆睡觉呢。”

    另一个人就笑他:“吴杰,你哪天晚上抱着老婆睡过觉了?还不是打着加班的旗号,在那些按摩店里混。”

    陈翔把情况一说,那两个警察笑道:“呵呵,现在的学生啊,真是堕落的一代啊。进了局子,不死也叫那小子脱层皮!好啦,我们先收工啦!”

    李毅听了,倒吸一口凉气,心里再清楚不过,一旦进了局子,什么都是他们说了算,他们就算诬你抢劫银行,也自有他们的办法逼你招供。这些人明显跟刘明明是一伙的,自己要是进了局子,能有好果子吃?

    李毅头一次对国家暴力机关产生如此大的恐惧,同时也对官员的权力,第一次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一个副处长的儿子,就可以支配这些人民警察和交警,为他们公报私仇!这个认识,不可谓不深刻。

    难怪历代以来,不论贫富,人人削尖了脑袋往公门挤。穷人自然要靠当官来进身,富人何尝不需要捐官来保平安?没有权力在后面,所谓的富,又能持续多久?

    金铭大声道:“喂,你们还讲不讲道理?”

    没人搭理。

    刘明明嘿嘿笑着,玩味的欣赏着眼前这一切,让他失望的是,李毅并没有出现他想象中的大吵大闹或是哭泣,更没有上前来求他。

    “看你硬到几时!”刘明明恶毒的一笑,准备离开。

    李毅问陈翔:“他们也是醉驾,你怎么能放他们走?如此执法,不怕有失公允吗?”

    陈翔像是听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报以不耐烦的一笑:“关你什么事?用得着你来教我做事?”

    李毅道:“你们是人民的公仆,你们手中的权力,是人民赋予你们的。你们就这么践踏权力?”

    陈翔啪的一声踩熄了刚刚扔掉的烟头,指着李毅鼻子道:“小子,你什么人?权力?你有权力吗?你配谈权力吗?”

    李毅悲哀的摇头叹息。

    “哟嗬!你还看不起我咋的?”陈翔双手抱拳,捏得骨关节噼里啪啦地响。

    “你还想打人不成?”李毅皱着眉头,他也是个不肯轻易吃亏的主。

    “打你怎么了?我告诉你,别说我没动手,就算我真把你揍成猪头,老子也照样没卵事!”

    李毅还要逞强,一个派出所的民警过来劝道:“好啦,啰嗦个啥?走走,早完事,早睡觉。”低声向李毅道:“在这里纠缠没用,待会交点罚款就可以回家,没什么大事。”

    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李毅自然也知道,问道:“车呢?怎么办?”

    民警打了个哈欠道:“过两天,你再去领出来就行,也是交罚款。”

    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李毅想想,也只好这样了,一时之间,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陈翔见李毅偃旗息鼓,得意的示威。

    忽然金铭一声尖叫:“你干什么?”

    李毅生怕她出事,靠近她问:“怎么了?”

    金铭指着那个叫吴杰的民警,带着哭腔,跺着脚道:“他摸我屁股!”

    见金铭说得郑重,在场的人都信了几分,特别是跟吴杰相熟的,更是信了个十成。那个吴杰,本就是个色中饿鬼,见金铭长得漂亮,又满以为她人落在自己手里,就算吃了亏,也必然不敢声张,哪里料到这今天碰到硬茬了。

    李毅怒道:“你们是人民警察吗?我要看你们的证件!”

    吴杰怒道:“妈了个隔壁的,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摸了她?老子不是警察,难道你是?”说着就去摸口袋,掏了半天,什么也没掏着,脸色更是涨红:“证件没带!怎么了?你违了法,还敢这么嘴硬?”

    李毅冷笑道:“不管你们是不是真的警察,你们的尊容,我都记下了,我一定会请律师,帮我的朋友讨回一个公道。”

    陈翔一阵头痛,眼前这个年轻人,虽然穿着普通,但开的是皇冠轿车,身边又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又能跟刘明明争风吃醋,只怕来头也是不小,有心摆脱这个麻烦,但又碍着刘易阳的面子,左右难做人。当下皱着眉头道:“老吴,你也不分点场合,这是乱来的地吗?”

    吴杰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陈队,话可不能这么说吧?你怎么不帮我,反帮外人?你怎么就认定,我摸了那女人的屁股?”转而怒视李毅:“小子,有证据你去告我啊?你以为我是吓大的。”说着话,挥舞拳头,冲李毅面门砸来。

    李毅早就留意上了,不等他一拳击实,身子一矮,冲上前,拦腰抱住了吴杰,腰身一力,将他整个提了起来,在空中转了两圈,丢了出去。

    这一下事突然,边上的人都来不及反应,只听见“呯”的一声响,吴杰瘦弱的身子,已经趴在了地上。

    另一个警察不敢上前,只是叫嚷:“来人,袭警了!”

    一时间,四周的人都围了过来,一些过路的车子,也停下来看热闹,对着众人指指点点,说什么警察打人了。陈翔见状,连忙指挥手下去驱散。

    刘易阳这时也被惊动了,生怕宝贝儿子出什么事,三步并做两步赶了过来,喊道:“明明,怎么了?”一见刘明明好好的站在那里,松了口气,转头看到李毅,觉得有些面熟,摸着脑袋想了想,叫道:“是你!李毅!”

    李毅也没想到,一下就把一个警察给撂倒了,正自错愕,听到有人喊自己,回过神来,一见刘易阳,便知是刘明明的爸爸,心想人家是长辈,多少要给点面子,便假装不认识,点头道:“我是李毅,请问你是哪位?”

    刘易阳呵呵笑着,上前握住李毅的手,摇了摇道:“你不认识我,我可是认得你啊,今天的钢铁峰会上,我就坐在下面。”

    李毅恍然道:“哦,你好。请问有事吗?”

    刘易阳道:“你跟温书记很熟?我好像听你叫他伯父?”

    “温书记?哪个温书记?哦,你说的是他吧,温玉溪?”李毅想了想,从兜里掏出温玉溪给他的名片,给刘易阳看。

    刘易阳接过一看,激动得两眼冒金星。这可是温书记的私人名片啊,南方省官场上的人,哪个不想拥有一张?可是,又有几人得到过?

    “对对对,就是温书记!”

    “哦,他是什么书记?”

    “你不知道?温书记是南方省委书记啊!今年刚上任的。”

    吴杰好不容易爬起来,刚要作,一听他们的谈话,顿时吓得一哆嗦。趁着众人不注意,拍拍屁股,借着夜色开溜了。另一个民警有样学样,招呼也不打一个,随后跑了。

    陈翔只愣了一秒钟,就跑过去指挥交通。

    李毅对官场的职阶等级,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前世他是一个商人,做生意的哪有不和官员打交道的?今生还是一个学生,平常看新闻也看得多,对官场自然有些了解。当下,心里很是吃惊。

    他故意当作什么也不懂的书呆子,顺口问道:“省委书记,很大官吗?比省长如何?”

    刘易阳的冷汗刷刷就下来了。他这是在怪罪吗?是怪今天晚上这么多人为难了他?

    “省委书记和省长是一个级别的,都是正部级官员。但是,省委书记是一把手,省长是二把手。”刘易阳拿不准李毅的态度,说得很谨慎。

    李毅暗暗吃惊,联想到今天的放肆行为,不由得捏了一把汗。把名片拿过来,依旧插入口袋。转目一望,民警不见了,几个交警也散了。

    怎么回事?李毅主动走过去,对陈翔道:“同志,到底怎么处理?我还赶着回学校呢。”

    陈翔愣道:“处理?处理什么?”

    李毅心想,你不是这么健忘吧?耐着性子道:“你们不是说我无证醉驾吗?”

    陈翔将头摇得像拨浪鼓:“无证醉驾,有这回事吗?不可能。”心里灵光一闪,说道:“哦,你驾照丢了,是吧?没事,我给你补办一个,改天给你送过去。你叫李毅,是南方大学中文系的大四学生,是吗?嗯,那就好了,天色不早了,你快点回去吧。”

    李毅不傻,马上明白过来,笑道:“陈哥是吧,改天有时间,我们一起吃个饭。”

    陈翔道:“好啊!改天一定请你,你可一定要赏脸。”

    李毅不再多言,转身上了车。

    金铭跟做梦似的,迷迷糊糊的跟着上了车。

    

推荐阅读:妙手玄医韩娱渣男逆天作弊器之超级游戏平步青云农家仙田重任官途网络鬼差系统极品唐医青帝重生少年高官韩国之飓风偶像龙组特工梦幻兑换系统超级都市法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