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开房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拾寒阶   书名:官路弯弯_官路弯弯无弹窗_官路弯弯最新章节

    李毅毫不犹豫,起身追了出去,留下惊愕的同学和如坠云里雾里的金总。【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柳若思噔噔噔的跑下楼,迎着凉爽的夜风,长长的吐出一口闷气,仿佛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头。

    柳若思刚打完就后悔了。

    只是,她觉得心里特别闷,总想找个东西泄一下。

    很不巧的,李毅撞在了她的枪口上。

    金总的意图她很清楚,无非就是为了得到她的**,她也一直在挣扎,同意或者不同意,这都不是一件可以轻易做决定的事,关系到她父亲的生存和她一生的幸福。

    茫无边际的走着,思绪随着风儿,不知吹向了哪儿。

    信步走到了香江边。看着江那边,城市的霓虹闪烁,高楼大厦林立,火热的夜生活,快乐的人们!这一切,似乎都与她无关。这座熟悉而陌生的城市,本就跟她无关。她只是一个过客,一个不知去往何处的过客。

    她有些累了,爬上栏杆,打算坐到上面,休息一下疲惫的心身。

    “喂!”一双有力的男人手,从后面将她拦腰抱起。

    她想到了强盗,听同学们说过,香江边很不安宁,夜里,经常有坏人出没,专门针对落单的女性犯罪,劫财劫色。

    这一刻,她真的感到了比死亡还恐惧的东西。

    但是,一声救命还没来得及喊出口,双脚就站踏实了,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面前:“喂!你疯了?一点小事就要跳河?”

    柳若思尖叫着,双拳如雨般落向李毅的胸口。

    李毅没有反抗,只是默默地笑着。

    柳若思打累了,停下手。

    “不打了?”李毅忽然伸出双手,扶住她的肩膀,看着她的眼,认真的说:“相信我!”

    柳若思不做声,但是,眼里却有了泪花。

    李毅无奈地道:“你要怎么样才会相信我?”

    “你要我相信你什么?”

    “相信我可以保护你。”

    “你我刚刚认识,你觉得,你有义务保护我?我又有何权利接受你的保护?姑且认定,你有保护我的能力。”

    “……因为,我从前世,就开始喜欢你了。”李毅直截了当的说出来。

    柳若思不说话,转身就走。

    “我送你。”李毅静静的走在她身边,相跟着往前走。

    柳若思也不知道去哪里,学校早就关门了。今天是她入学以后第一次在外面呆到这么晚。金总原来只是叫她出来谈合同的事,谈着谈着就吃上了晚饭,吃完晚饭又拉着她去跳舞,然后又去唱歌。

    正如李毅所言,为了五万块,她差一点就把自己卖了。

    她终于站住了,有点局促地问:“你有钱吗?”

    “有。”

    “借我十块,我去住一夜旅馆。”

    “我看看。”李毅掏了掏衣服,摸出十块钱来:“全在这里了。”

    “那你怎么办?”

    “没事,我一男生,没人要。随便找块地,都能过夜,实在不行,我就回歌厅,找我同学唱歌去。”

    柳若思忽然笑道:“你不是说要保护我,要帮我爸治病吗?我看你比我还穷。”

    李毅摸了摸头,不好意思地笑笑:“今天是穷点,明天就会好起来了。”

    柳若思叹道:“明天,我们都会好起来的吧。”

    李毅知道她理解错了,也没解释。找了一家旅馆,一问价钱,只有双人间了,五块钱一个床位。

    柳若思紧张的问:“五块钱一个床位?那另外一个床位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来睡?”

    店老板道:“那当然咯。要不你就买两个床位咯。”

    柳若思轻轻咬咬牙:“要不,你也休息一晚吧。”一团红晕飞来,将她一张脸都染红了。

    居然说出这种话来?柳若思反悔了,正要收回,听到李毅淡淡应了一声:“好吧,我就勉为其难,当一回护花使者吧。”

    李毅怦然心动,自然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他可不是柳下惠,也不是正人君子。

    两人开了房,在胖老板娘的带领下,上了三楼。

    房间不大,两张床挨得很近,柳若思很是紧张,惴惴不安地问:“你不会欺负我吧?”

    李毅看她很受惊的样子,不敢再吓她,认真的道:“只要你不来欺负我,我是不会主动去欺负你的。”

    柳若思羞红了脸,和衣倒在一张床上,背对着李毅。

    起初,她还睁大着眼,不敢入睡,生怕李毅真的过来欺负她。她感觉后背火辣辣的,那是李毅目光的热力!

    他在偷看!他一定在偷看,可是,她却没有勇气回过身去证实,也没有勇气去呵斥他。

    “对不起,我不该打你……”她轻轻地说,也不管他能不能听见,上眼皮和下眼皮打起架来,她缓缓闭上眼睛。

    “打是情,骂是爱,呵呵,本人钱多人傻,欢迎美女开打。”李毅笑着打趣,却半天没听到回答。

    静夜里,传来她略带沉重的呼吸,她是真的累了,虽然有着这样那样的担心,但她还是很快就睡觉了。

    李毅躺在床上,看着那具苗条美丽的身体。然后伸手拍了几下下半身:“不会吧?就这么看看,也能无耻的硬化?思思妹妹,你的魅力真是巨大啊!悲剧了,今晚怎么过呢?”

    李毅几次想爬过去,悄悄的抚摸一下那个在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身体,不做什么,就是抱着她睡一觉,也是赛神仙啊!

    他想起了那个著名的禽兽和禽兽不如的故事,心里纠结的想,是做禽兽呢,还是禽兽不如?

    这么想着,朦朦胧胧的,就睡觉了。

    窗外鸟儿的欢叫传来,李毅睁开眼,看到柳若思已经醒来,正在仔细的检查自己的衣着。

    李毅火气忽然就上来了,大声道:“你不相信我,你还喊我上来?你不相信我,你还睡得跟个猪一样死?早知道,我就当一回禽兽了!”

    “什么禽兽啊?我看啊,你是正人君子!”柳若思检查完毕,现自己还是完整的属于自己,开心极了,一点也不在乎李毅的火气。

    “正人君子是用来骂男人阳萎的。”李毅悻悻地说。

    扑哧,柳若思笑得花技乱颤:“你啊,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狗嘴里能吐出象牙来的,那还叫狗吗?那肯定是狗跟象的私生子,生物界的又一大奇迹!”李毅恨恨地道。

    “又?那还有一大奇迹是什么?”柳若思忍住笑,问道。

    “骡子啊。驴子跟马偷情,生出来的杂种。”

    柳若思妩媚的拢了拢头,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落在她的黑上,她的锁骨上,她的身上,她就像天使,那一笑,照亮了李毅的天空。

    “李毅,谢谢你。昨晚若不是你,我还不知道怎么样摆脱那个姓金的呢。你说得对,我不能为了尽孝,反把父母最宝贝的自己给出卖了。爸爸要是晓得了,也一定不会接受治疗的。我就是想借你闹一场,正好拒绝他。”

    李毅有些感动。这是一个值得她去珍惜的女孩子。

    “你唱的歌真好听,能再唱一遍给我听吗?”

    “现在?”

    “方便吗?”

    李毅直接就唱了起来,这一次唱得比昨夜还要投入,还要用心。

    柳若思闭上眼,静静的享受着李毅歌声的抚摸。她的手指头在床沿上一点一点的,似在打着节拍。

    一曲终了,柳若思还在回味,半晌才睁开眼睛:“李毅,人真的有前世吗?”

    “有吧?呵呵。别讨论这些唯心主义问题了,还是去解决一下实质性的问题吧。你肚子还不饿?”

    柳若思笑道:“你还有钱吗?你说过,你要养我的。”

    李毅眨了眨眼,几时说过要养她啊?只是说要保护她嘛!

    这倒是个问题。李毅掏出存折看了看,问道:“哪里有工行?”

    柳若思道:“不知道,没进去过。你还真的有钱?存了多少零花钱啊?还搁银行存着?”

    李毅嘿嘿一笑,将存折往她面前一递:“你自己看吧。”

    柳若思将头一偏:“我才不看。钱又不是我的。”

    李毅笑道:“如果你愿意,这钱就是你的。”

    这话听到柳若思耳里,又生了歧义。李毅的原意是,只要她想要,他就全给她。柳若思却理解为,如果同意做他女朋友或者更进一步的伴侣关系,这钱就是她的了。

    柳若思秀美的双眼在李毅脸上一扫:“我才不稀罕呢!”

    李毅一滞,大受打击:“你知道这上面多少钱不?你就说不稀罕?”

    “大不了一二百块吧!”柳若思往多了想。

    李毅收起存折:“算了,你不看也是好事,免得吓坏了你。”

    想了想,道:“我知道哪有工商了,跟我来吧。”

    “你还真去取钱啊?我宿舍里还有几十块呢,我去拿就行。”柳若思说道。

    “呃,你还肯为我花钱啊?”李毅真是有些意外。

    “这不是我昨晚借你的嘛。你想到哪去了。你就爱胡思乱想!”柳若思道:“走吧。”

    两人下了楼,不想迎面走来一群人,正是郭小玲和姚林他们,刚刚从kTV出来,一个个面有菜色,哈欠连天的,孙薇眼尖,一眼就看到李毅,大叫道:“那不是李毅吗?你们快看,他跟那个女的在一起,啊,开房!”

    众人的眼珠都要掉下来了。

    李毅尴尬的一笑,挥了挥手:“大家好!”

    郭小玲一张脸瞬时就变得惨白,身子晃了几晃。还好没人注意她。

    姚林酸不溜秋地道:“哟嗬,我们的李大帅哥,泡妞的本事真是一流啊。这才刚见面呢,就上床了。改天一定要传授兄弟几招啊!”说着,还看了看孙薇和郭小玲表情,见她们都是面色有变,就更是得意。

    朱枫和毕争光上前来擂了他两拳:“好样的!值得我们学习!”

    李毅根本就解释不了,看了看柳若思,却见她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仿佛此事与她无关。

    柳若思笑着同大家打招呼:“大家好,昨晚真是不好意思,我在这里跟大家道歉了。改天我再请大家好好聚聚。”

    同学们见她如此大方得体,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讪笑了几声,就挥手告别。

    李毅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请柳若思上车。柳若思道:“去哪里?”

    李毅推着她上车,笑道:“去把你卖了。”说着也上了车,对司机道:“香江大酒店。”

    他昨天经过那边时,记得附近有一家工行,面积还挺大的,不像一般的营业点,可能是省分行吧。

    郭小玲回过头,正好看到李毅推着柳若思上了一辆出租车,心里一阵虚,空落落的,像被什么东西掏空了一般。

    

推荐阅读:平步青云逆天作弊器之超级游戏韩娱渣男妙手玄医农家仙田重任官途网络鬼差系统极品唐医青帝重生少年高官韩国之飓风偶像龙组特工梦幻兑换系统超级都市法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