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醒来

    望着简儿一脸不安的样子,青云道长不由得遐迩一笑:“道友无需如此紧张,贫道此番相邀并无恶意。【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露出一个比哭好看不了多少的笑容,嗯,不紧张,我能不紧张才怪呢!如果现在有人问简儿叫什么名字,说不定这家伙会直接回人家一个:“我叫不紧张。”

    其实简儿真的有点多虑了,简儿担心的无法就是几点,担心自己招唤两鬼时,那鬼气被青云道长察觉,还有就是自己身上的不寻常被青云道长看穿招来的问询,她可真不知道如何回这些话呢。

    其实简儿可以说是白担心了。

    先别说两鬼久居幽莲空间,在那种纯粹的灵力蕴养之下身体中的鬼气较一般尘世间的阴修来说是少之又少,反而带上了一种仙灵之气。加之他们又未使用鬼力,又被五行阵法一隔,青云道长想发现哪那么容易。

    至于简儿担心的开启幽莲空间时的空间波动被发现,那就更不用说了。一个上古尊者的法宝要真那么容易被识破那才是真的搞笑了。

    还有她身上的一些不寻常的地方,青云道长则已经自动脑补为这是别人的师门密法,就更加不会多加询问,否则这就跟窥视别人宗门秘籍无异了,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引起误会乃至于结仇。

    看简儿还是一副紧张的样子,青云道长也没再说什么,算了,还是把正事说说吧。

    “如果贫道没看错的话,道友师门应属丹道一门,可对?”问完也不等简儿回答,青云道长又继续问:“不知道友对卜卦推演之术如何?”

    丹道?简儿眨巴眼,自己都还没入门呢,而且自己的师尊说好听一点那是鸿濛灵物入道,难听点就一植物修行,那要怎么说,说自己修的是妖道?如果自己将来真正修行就是一花妖?

    虽说不知道现在妖修与人修到底相处如何。但是有一句话不是说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所以自己还是留三分的好。

    既然被误会了,那就将错就错好了。反正就目前这情况来看,自己这手医术还是能糊弄下人滴。被误认为师门是以医入道的丹道修行者更有好处,毕竟有一句话说得好,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得病的,医生特别是医术高明的医生在哪都不会缺口饭吃。这句话放在修行界同样适用,无论是哪个圈子,医生一般都是别人轻易不愿得罪的存在。

    尤其是修行界中极为少见的丹道修行者,现在这社会灵气匮乏,修行者们还指望丹修们可以帮着将灵草炼成丹药服用呢,那效果可以直接吸收灵草划算多了,如此一来丹修者更没人愿招惹了。哪怕他阶位再低,难保有一天他会进阶不是吗?真要得罪了到时再求人可就难了,特别在青云道长眼中,简儿现在这年纪就已经有此成就了,未来无限光明啊!

    “小女子见识浅。这门内的功夫还没学精,不敢贪多,道长有话还请明言。”眼珠子微微一转,不是很明白青云道长的意思,所以简儿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这事跟欧阳家的小丫头有头。”青云道长也不绕弯儿了。

    是锦绣?简儿疑惑,她不是好好的吗?福大、命大、运势强的悍妞能有什么问题?单看这一回就知道了,强如欧阳大哥都给弄得半死不活的。可这妞呢?就是掉了几块油皮的事儿。

    青云道长正色道:“其实说起来,贫道这次破关下山最主要的原因正是为了她。”

    青云道长的话入耳,简儿马上就觉得不对了。让一个闭关修行中的修士破关而出,那么事情绝对简单不了,而且一般来说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

    压抑住心中不好的预感。简儿站起身郑重朝青云道长一礼:“还请道长明言。”

    点了点头,青云道长看得出简儿是真心关心锦绣,也不讲些虚的了,说起来这事如果他们双合作那保下锦绣小命的机率才可能有所提高。

    “这事贫道还是从头说起吧,当年……”青云道长将事情前因后果跟简儿说了一遍。

    简儿脸色连变。没想到居然有这样的事情,迟疑了一下,简儿问道:“道长的意思是?”

    “因为这种种顾虑,贫道不敢插手太深,而刚才贫道也仔细看了,经此大劫,那丫头杀劫却仍在,说明这些劫难并非真正大劫。而刚才贫道观之欧阳家的小丫头之印堂更显暗沉,料想大劫之日将不远矣!道友医术精神,所以贫道是想请道友做最后一重保险,如有万一,还请道友到时伸出援手。”青云道长说完朝简儿做了一个揖。

    简儿急忙还礼:“锦绣与我情如姐妹,如有需要,简儿定当倾力。”

    **********

    等青云道长与简儿从会议室出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有一段时间,而他们一开门就正好撞上了前来报喜的锦绣妈,原来就在刚才欧阳大哥清醒过来了。

    这一下可真叫在场所有人有种喜出望外的感觉。虽说简儿也好,医生也罢都再三说明了按临床数据来说,欧阳刃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但到底这人没醒众人的心总是有点半悬着,这下一听说人清醒了,这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地。

    打电话给被欧阳老爷子外派取宝的欧阳大伯报了个喜,让他安心。一行人拽着简儿就往欧阳刃的病房那冲,经此一事,简儿的医术在他们眼中可比医院里的那劳什子医生靠谱多了,让这丫头去给复查一下他们才更放心。

    当简儿来到欧阳刃的病房时,之前给欧阳刃治疗的那位主治大夫已经在那儿了。

    扫了一眼欧阳刃的病房,简儿挑了一下眉,果然特权真是无处不在,比起别人那最少四、五个床位的病房来,这里的条件都可以跟星级宾馆的房间媲美了。单人大单间病房,配有卫生间,电视、空调一应俱全,要不是那雪白的床单还有旁边醒目的医疗器械,简儿还真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呢。

    而欧阳刃的那位主治大夫正一脸不敢置信地望那躺在床上的病人,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不可能啊,按时间来说这麻醉起码还有半天时间才能醒啊!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清醒过来了?”用力抓着自己的头,主治大夫开始在病床前兜起圈子,望着欧阳刃的眼让这位铁汉子都有点头皮发麻,因为他觉得这位大夫像是想将他再拿回手术抬切片感觉。

    别人没说什么,但是欧阳老爷子有点不乐意了,怎么?他家大小子醒了碍着谁了?什么叫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清醒过来了。

    “那个,老先生您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原来欧阳老爷子责问的话已经脱口而出,正好将那圈转个没完的主治大夫惊醒,于是急忙解释,“事情是这样的,这手术使用麻醉的剂量是必须是经过严格计算的。麻醉剂量过大可能造成对病人的二次伤害,引发严重后果。但是如果剂量小了,一旦病人在手术过程中醒来,那么带来的影响也不会小。之前我做手术时,根据患者之前受伤情况,我大约估算了一下手术时间,再结合病人的伤情与当时体征状况与麻醉师定下了最合适的麻醉剂量,但如果按这剂量来说病人应该还有半天时间才可能醒过来。现在病人居然提前本来,如果之前还是我在做手术的话,这手术应该只进行了一半,这样……,这可以说是一起医疗事故了,所以我才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听了主治医生的解释,欧阳老爷子的脸色缓了过来,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同时在场所有人也对主治医生表现出来的医德风范表示极为赞赏。

    其实像这样的事,主治医生完全可以不说的,他不说的话别人就根本不可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一旦将话挑白,那么家属就有可能认定这是一起医疗事故,如果碰上一些无赖的病人家属为了钱就有可能直接将医院给告了!不管怎么说,他们就认定只要出事故医院就要赔钱,现在的医闹还少吗?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这位主治医生居然还如此直率,并将此前因后果,甚至可能造成的影响说个清楚明白,倒真叫在场众人佩服了。

    在众人眼中这才是一个医生应该有的医德,不管是事故原因,还是概率问题(毕竟各人的麻醉耐受性不同,特别像欧阳刃这样经过特殊抗药训练的特种兵),在医生眼中,找出原因,杜绝再次出问题才是最重要的。而这位主治医生现在的表现让人满意,这才是一位有医德的医生会做的事。

    不忍这位有医德的医生背下这口黑锅,简儿开始解释道:“可能是因为我之前的用针与用药吧,我之前用的一些解是可以解掉这些麻醉剂的。”不敢说是因为天地生机作用的结果,简儿决定说是用药比较好解释。而且简儿有点心虚,其实在起针后欧阳刃应该就可以马上醒来的,可是简儿那会正让两鬼帮着复查呢,哪敢让这位醒来啊,所以干脆在睡穴上再给了欧阳刃一针,这才让欧阳刃睡到了现在。

    不过简儿的解释倒是让在场所有人包括主治医生都松了口气,没问题就好!

    “我说,哪位可以好心的能给我这个重伤员解解惑不?”欧阳刃想伸手揉揉有点发疼的太阳穴,但却发现自己被包扎得动弹不得,只得出声求解答,再怎么也请别将他这个当事人忘一边好吧。

推荐阅读:圣王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求魔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宠魅 重生之毒妻 宇通物流 霸宠掠夺妃 掠情邪少:恋上瘸子小娇妻 超级洞府 草根律师外传 麒月侠侣之火灵子 恩仇剑录 斗境 网王之被风吹过的夏天 守护甜心之心霏灵舞 军少诱宠:圈个萌宝套辣妈 十面埋馥 我老婆是女神 医师怪谈 海贼王之帝姬 幻世纪之水怪谜踪 豪门恋:霸道老公腹黑妻 万界浮屠 田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