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正主儿

    听到简儿问起这个,卢致远也有些意外,毕竟他们家可不是什么张扬的人家,更不是那些个只知道拿自己祖先往自己脸上贴金的纨绔子弟。【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所以知道这事儿的人还真不多,卢致远没想到简儿居然会知道。

    还没等卢致远回答呢,坐在一旁的黄静琪倒是先开了口:“没看出来啊,卢致远你藏得可真够深的,咱们可算是打小就认识,我居然都不知道你还是世家大族的子弟,五姓七家呢,‘吃醋’的房夫人那可是名传天下,真是我辈女性的楷模!”

    这话前面听着还好,后面咋听着那么的别扭呢。

    “没想到,你居然也知道这个典故。”黄静琪这一说,卢致远倒真的有些惊奇了,虽说黄静琪也出自书香世家,可以说是家传渊博,可是这并不代表着黄静琪也是如此。一群白羊里总得有那么只把只黑羊,而黄静琪无疑问就是那黑色的那一只。但毕竟家传在那里,再怎么样她也比一般人来说要强些,但是这强也强得有限,像这样的典故卢致远倒没想到黄静琪也有所了解。

    “那是,那可是妇女运动的先驱者,可以说沉重地打击了三妻四妾的古代男权社会里那些个臭男人的嚣张气焰。是……”黄静琪越说那是越激动,看那样子要不是还有几分理智在那知道这里是公众场合,这丫头都要准备拿着麦克风跳到桌子上去进行演说了。

    “行、行、行!打住了啊。”看到这家伙马上就要失去控制,卢致远急忙出声阻止,他可不想一会儿被服务生过来警告,那才是丢脸丢大发了。

    眨巴了一下眼,黄静琪的理智这才全部回了炉,然后像是忽然反应过来了似地。一把抓住了卢致远的手,好奇地问:“你还没说是怎么回事呢,你家真是出自那个什么五姓七家的范阳卢家啊?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卢致远没好气给了黄静琪一白眼儿。这个脑子缺少根弦的家伙:“谁会没事满大街地跟人说这个,那不是有病吗?”

    “也没让你满大街地去说啊。咱们好歹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吧,这简儿才认识咱几天啊,连她都知道了,我还不知道,这也太没面子了吧。”黄静琪小声地嘀咕着,不过这情绪来得快,走得也快,下一刻立马被满满的好奇心占据。“那个,这都说了半天了,你还没说到底是不是呢。”

    “如果族谱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卢致远终于给出了答案。

    当这个答案一出口,简儿明显可以感觉得到自己的手镯上起了一阵波动,简儿目光一闪,看来这个答案给卢宗也带来了极强的震动。

    “几千年了,你们还真保留下了当时的族谱?”假装好奇,简儿问道。

    “嗯!”卢致远点了点头,“虽然几经动乱与艰难,但是我们这一枝的族谱还是完整地保存了下来。”

    “真正的世家子弟呢!”带着半调侃的语调简儿继续试探着。“要知道当年你们那五姓七家可是连皇帝的面子都能不卖的呢,怪不得你年纪轻轻就有此成就,原来是家传渊博啊!”

    “唉。什么家传渊博啊,说来惭愧,这历经那么多年朝代更替,还有战乱,其实我们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也散失得差不多了。”卢致远摇了摇头,“如果真是祖先有灵的话,不拿着拐杖用力敲我们这些不成器的后辈子孙就不错了。”

    简儿暗暗地点了点头,就她的了解,卢致远可不是那些信口开河的人。如果他认下了,估计不出意外的话。那自己这回应该已经找着正主儿了。

    迟疑了一下,简儿还是决定单刀直入地将问题摊出来好了。一来虽说认识的时间不长,交往的日子也不久,但是简儿还是真心将卢致远还有黄静琪当成了自己的朋友,跟自己的朋友转弯抹角的她有点做不来;二则嘛反正这对卢致远家只能说是大好事,她又不是要算计别人什么,直说更清楚些。

    “怎么了,简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对我说?”似乎从简儿的脸上看出了点什么,卢致远问道。

    “嗯,这个,这个东西你认识吗?”简儿轻轻从包里拿出了那玉珏的拓片,小心在地卢致远面前展开。

    “什么东西?”好奇心重的黄静琪将脑袋探了过来,想看个清楚。

    当那张雪白的宣纸全部展开时,卢致远的脸色整个变了,这个拓片他见过,而且就是在不久之前,但是,但是简儿怎么会有,这可是他们卢家的核心机密!

    “这个是什么?”黄静琪伸出了指甲上粘满了闪亮水钻的小手,就想将这张宣纸拿到手里仔细看个清楚。

    “疼!”一只大手将黄静琪的手腕抓住,“干什么呢,卢致远你发的什么疯?”

    可当黄静琪扭过头,看到卢致远现在脸上的表情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将剩下的话咽回了喉咙底,反而略带迟疑地关心问道:“喂,你还好吧?”

    不是黄静琪受大惊小怪,实在是现在卢致远的脸色实在是她从未见过的,要知道他们两个可以说是打小就认识,打她有记忆以来,她就没见过卢致远变脸的样子,用她爷爷的话说那是卢致远自幼就是早熟,少年持重。可按她的想法里,这卢致远根本就是微笑型的面瘫,一张温和的笑脸永远挂在脸上,就连睡觉的时候也是如此,不是先天面瘫是什么?

    可是现在呢?卢致远脸上那严肃的表情是她从未见过的,那似乎永远挂在那张温文尔雅的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严肃与警戒,像是简儿从包里掏出来的并不是什么拓印着图案的宣纸,而是一颗大随时都会爆炸的炸弹。

    没有理会黄静琪的话,卢致远的手一张一合几次后,最后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终于朝那张看似轻如鸿毛,但在他眼里却重如千金的宣纸伸出了手。

    宣纸被卢致远拿在了手里,慢慢地移在了他的眼前。卢致远的嘴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线,两条修长的眉也紧紧地皱在了一起,原本深藏在温和的下的犀利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闪耀着令人心惊的寒芒。

    像是得到了最终的确定,卢致远轻轻地将手中的宣纸放下,抬起了头,有些惊疑不定地望着简儿。他不知道简儿是怎么得到这张拓印图的,但是有一点卢致远是看出来了,这张图拓印出来的时间绝对不会久,因为那崭新的墨色还有墨香已经说明了一切。

    望着卢致远的神色,不用说简儿已经从里面探知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嘴角微微一勾,看来这个图卢致远应该认识,那么按卢宗的说法,如果没错的话,自己这回已经找到正主儿了,而且是真真正正的正主儿,甚至他有可能还是这卢宗说的卢家的下任家主,否则他也不会认出这张图来。

    卢致远平息了一下自己不平静的心绪,如果简儿在他来s市之前将这张图拿给他看,可能他还不认识。因为他见到这个图也就是在他跟随爷爷来到s市前一天晚上被爷爷叫进书房里,珍而重之地拿给他看的。

    要不是因为简儿拿出来的这张图一眼就看得出来是新拓的,卢致远都要以为自家那张爷爷所说的,哪怕失去生命也要保存好的图被偷了呢。

    卢致远还记得,当时自己的爷爷在给他看完了这张图,就让他将这图每一丝,每一毫都刻在自己的脑子里,然后就将他带到了他们卢家的祠堂。

    当时卢老爷子郑重命令卢致远跪倒在了卢氏祖先灵位前,让他发下毒誓后,给他讲了一个每代只有卢家家主及他选定的家主继承人才知道的一件秘辛,那个跟这个拓印图息息相关的秘密。

    卢致远没有想到,这才隔了多久,自己居然在卢家之外再次见到了这张拓印图纸,而且居然是在一个外人的手中再次见到了这张图纸,望着面带微笑端坐在自己前面的简儿,卢致远不知道自己应该从何问起。

    简儿是怎么得到这个拓印图的?对他们卢家的秘密她又知道多少?他不知道,但是卢致远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简儿这次来是有备而来,而且是针对他而来,虽然卢致远不知道简儿是怎么得到这张图纸的,但是他更清楚这张图对他们卢家而言所代表的是什么,无论简儿想要什么,只要她能让这个拓印图所代表的东西重归他们卢家,他们卢家会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望着卢致远变幻不停的脸,还有那欲言而止的神态,简儿叹了一口气,道:“看来你知道这个图是什么意思。”

    没有回答简儿的问题,卢致远只是盯着简儿的眼,反问:“你是怎么得到它的,你知道什么?又想要什么?”因为不确定简儿对此知道了多少,所以卢致远不敢贸然回答她的问题。

    “如果我说我什么知道,但却什么都不想要,你信吗?”简儿带着认真的眼神与卢致远对视。

    卢致远脸色变幻个不停,紧抿着唇,没有说信,也没有说不信!

    而原本那轻松的气氛也在这时变得紧张了起来……(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宠魅 百炼成仙 火爆天王 官术 最终进化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唐砖 召唤万岁 全职高手 重生之毒妻 宇通物流 霸宠掠夺妃 掠情邪少:恋上瘸子小娇妻 超级洞府 草根律师外传 麒月侠侣之火灵子 恩仇剑录 斗境 网王之被风吹过的夏天 守护甜心之心霏灵舞 军少诱宠:圈个萌宝套辣妈 十面埋馥 我老婆是女神 医师怪谈 海贼王之帝姬 幻世纪之水怪谜踪 豪门恋:霸道老公腹黑妻 万界浮屠 田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