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8章 师弟,加油吧!

    “你是姓端木的。”卢致远慢吞吞地回了这么一句。

    “卢致远你有没有良心啦?!”端木思瞬间跳脚,“妄我当年有根棒棒糖都想着要借你舔一舔……”

    “我不爱吃糖。而且你从来都只是想,却从未做过。”卢致远毫不给面子,这丫的还好意思提,从小别的倒还好说,可却是最是嗜甜,糖果,那可是这位的心头爱,别说是给人吃了,你就是多看他怀里的糖一眼,这位都会以为你想抢他的糖,能给你亮牙齿的。想这位嘴里抢糖吃,那难度可不亚于虎口拔牙。

    端木思瞬间被噎住了,好像,貌似还真是这么回事呢……

    “切,咱们俩谁跟谁啊,为了两颗糖至于记挂这么老久的吗?丢不丢人。”好半晌,端木思才有些讪讪摸了摸鼻子,嘀咕了这么一句,但很快就一振精神,重整其鼓,“再说了,你不是不爱吃糖吗?如果你喜欢,凭咱两的交情,我还会省不得那两颗糖不成?!”

    “既然如此,那可敢情好!正巧这两天我嘴淡,可不正准备买点糖甜甜嘴,这么着吧,一会我让人上你那取去,我也不贪心,你放床头那带锁的铁盒子里的就好,这量么,你就分我一半好了……”

    “什么?!分一半?!你怎么不去抢?!”端木思跟那被踩着了尾巴的猫儿一样,瞬间炸毛跳了起来,“你知道那种糖有多难弄到吗?!那可是人祖传密方,纯手工精工密制,使用九九八十一种原料,经过九九八十一道工序,费时九九八十一天方能制成,而且人一年到头才做这么百来斤,我求爷爷告奶奶求了多少人,托了多少人情好不容易才得了这么两斤,我自己都舍不得,细着细着就怕一个不留神一下子就吃光了才特意拿个大锁锁住了!你居然张口就要分我一分走?!你,你……,你果然一直就在打我宝贝儿们的主意,我,我要跟你决斗!”

    “决斗?你确定?!”卢致远朝端木思丢去一个鄙视的小表情。

    如果是以前,他跟端木思那不过是在伯仲之间,虽然因为两人较喜欢锻炼的缘故,比时下大多数属于亚健康的小白领们强上不少,可是认真说来他们那也不过是属于平均水准线罢了。可是经过卢宗精心打磨后,现在的卢致远比起之前来那可以说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范阳卢家嫡系出身的卢宗那行的绝对是古礼,以君子六艺要求下的读书人可不是咱以为的那种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文弱书生。这别的不敢说,对上端木思,卢致远有十足的自信,他绝对可以将之秒杀!

    “卢致远,你,你……”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端木思一脸悲愤的指着卢致远却不敢再提有关什么决斗的词儿来,故意的,故意的,这丫的绝对是故意的!丫的良心绝对是大大滴坏了。

    “噗——”简儿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不说她还真没看出来这端木思居然这么逗,这爱吃甜食的男和简儿也不是没见过,可是对糖情有独钟到这地步的还真是少见。尤其是这端木这跟剜了他心头肉的小表情……,还决斗……,这家伙对那此个糖果绝对是真爱有木有!

    简儿这一笑,倒将让端木思与卢致远回过神来了,两人的老脸一红……,得,这斗嘴都斗习惯了,一时没注意,哎~,这回这脸可算是丢大发了。尤其是端木思,他这还想着要好好表现一下呢,结果,这表现……,肿么破,他好想抱着枕头大哭一次有木有?!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简儿轻咳了一下朝端木思道。

    “那,那个,你觉得……”端木思一脸绝望,就他刚才那表现,人家看得上眼才怪呢!可是,一想到之前这姑娘那只能用“神奇”两字来形容的表现,端木思不死心为自己辩了一句,“那个,其实吧,我平时真的挻靠谱儿的……”

    “只不过,这前提是别涉及到你的宝贝糖果是吧?”简儿忍不住跟着打趣了一句。

    “那个,也没有了……”端木思脸上一窘,“其实如果卢致远那家伙不是提我铁盒里的那些宝贝,我也不会这样啦。”

    望着端木思这副样子,简儿忍不住再次失笑,这位对糖果,好吧,至少是对那铁盒里的糖果还真是执着啊……,不过这不过是个小毛病而已,无伤大雅,比起这个来,简儿更关心的是另一点。

    “那个,宋小姐,那个跟班……”

    “关于这个,咱们一会再说。在这之前端木思,如果你不介意,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可好?”

    “你说。”端木思急忙挻胸坐正,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如果我没猜错,之前你应当并不想上我这头来才对吧?怎么现在突然改主意了?”对这简儿倒真是挺好奇的。

    “那个,之前那会我还以为我爸是跟我说着玩的……”端木思眼中闪过一抹心虚,有些期期艾艾地说道。但,很快,他就急急补充了一句,“不过这眼见为实,之前你跟那几个怪模怪样的家伙耍的那一手简直太酷了~,我……”

    “行了,我明白了。”简儿摆了摆手叫了停,“合着之前那会你该不会以为我是骗子吧?”

    “哪,哪有。”端木思脸上那心虚的表情越发明显。其实除了认为自个老爸言辞过于夸张,还有中二青年的小叛逆外,端木思内心深处未偿没有这方面的担忧。可是这一切在今天简儿那“给力”的表现之下通通化为乌有,此时,这每一个中二青年都会有的仙侠梦占据了端木思的心头,再加上这几天来,端木青的洗脑式劝说开始发威,端木思的表现倒越来越像他家老爸端木青对修仙那种执着式痴迷。

    “得了,我了解了。”拦住了端木思还待行辩的表情,简儿轻轻摆了摆手,“关于你之前那个给我当跟班的建议……”

    “怎样?”端木思得心头一跳,急忙追问。

    “你是姓端木的。”卢致远慢吞吞地回了这么一句。

    “卢致远你有没有良心啦?!”端木思瞬间跳脚,“妄我当年有根棒棒糖都想着要借你舔一舔……”

    “我不爱吃糖。而且你从来都只是想,却从未做过。”卢致远毫不给面子,这丫的还好意思提,从小别的倒还好说,可却是最是嗜甜,糖果,那可是这位的心头爱,别说是给人吃了,你就是多看他怀里的糖一眼,这位都会以为你想抢他的糖,能给你亮牙齿的。想这位嘴里抢糖吃,那难度可不亚于虎口拔牙。

    端木思瞬间被噎住了,好像,貌似还真是这么回事呢……

    “切,咱们俩谁跟谁啊,为了两颗糖至于记挂这么老久的吗?丢不丢人。”好半晌,端木思才有些讪讪摸了摸鼻子,嘀咕了这么一句,但很快就一振精神,重整其鼓,“再说了,你不是不爱吃糖吗?如果你喜欢,凭咱两的交情,我还会省不得那两颗糖不成?!”

    “既然如此,那可敢情好!正巧这两天我嘴淡,可不正准备买点糖甜甜嘴,这么着吧,一会我让人上你那取去,我也不贪心,你放床头那带锁的铁盒子里的就好,这量么,你就分我一半好了……”

    “什么?!分一半?!你怎么不去抢?!”端木思跟那被踩着了尾巴的猫儿一样,瞬间炸毛跳了起来,“你知道那种糖有多难弄到吗?!那可是人祖传密方,纯手工精工密制,使用九九八十一种原料,经过九九八十一道工序,费时九九八十一天方能制成,而且人一年到头才做这么百来斤,我求爷爷告奶奶求了多少人,托了多少人情好不容易才得了这么两斤,我自己都舍不得,细着细着就怕一个不留神一下子就吃光了才特意拿个大锁锁住了!你居然张口就要分我一分走?!你,你……,你果然一直就在打我宝贝儿们的主意,我,我要跟你决斗!”

    “决斗?你确定?!”卢致远朝端木思丢去一个鄙视的小表情。

    如果是以前,他跟端木思那不过是在伯仲之间,虽然因为两人较喜欢锻炼的缘故,比时下大多数属于亚健康的小白领们强上不少,可是认真说来他们那也不过是属于平均水准线罢了。可是经过卢宗精心打磨后,现在的卢致远比起之前来那可以说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范阳卢家嫡系出身的卢宗那行的绝对是古礼,以君子六艺要求下的读书人可不是咱以为的那种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文弱书生。这别的不敢说,对上端木思,卢致远有十足的自信,他绝对可以将之秒杀!

    “卢致远,你,你……”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端木思一脸悲愤的指着卢致远却不敢再提有关什么决斗的词儿来,故意的,故意的,这丫的绝对是故意的!丫的良心绝对是大大滴坏了。

    “噗——”简儿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不说她还真没看出来这端木思居然这么逗,这爱吃甜食的男和简儿也不是没见过,可是对糖情有独钟到这地步的还真是少见。尤其是这端木这跟剜了他心头肉的小表情……,还决斗……,这家伙对那此个糖果绝对是真爱有木有!

    简儿这一笑,倒将让端木思与卢致远回过神来了,两人的老脸一红……,得,这斗嘴都斗习惯了,一时没注意,哎~,这回这脸可算是丢大发了。尤其是端木思,他这还想着要好好表现一下呢,结果,这表现……,肿么破,他好想抱着枕头大哭一次有木有?!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简儿轻咳了一下朝端木思道。

    “那,那个,你觉得……”端木思一脸绝望,就他刚才那表现,人家看得上眼才怪呢!可是,一想到之前这姑娘那只能用“神奇”两字来形容的表现,端木思不死心为自己辩了一句,“那个,其实吧,我平时真的挻靠谱儿的……”

    “只不过,这前提是别涉及到你的宝贝糖果是吧?”简儿忍不住跟着打趣了一句。

    “那个,也没有了……”端木思脸上一窘,“其实如果卢致远那家伙不是提我铁盒里的那些宝贝,我也不会这样啦。”

    望着端木思这副样子,简儿忍不住再次失笑,这位对糖果,好吧,至少是对那铁盒里的糖果还真是执着啊……,不过这不过是个小毛病而已,无伤大雅,比起这个来,简儿更关心的是另一点。

    “那个,宋小姐,那个跟班……”

    “关于这个,咱们一会再说。在这之前端木思,如果你不介意,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可好?”

    “你说。”端木思急忙挻胸坐正,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如果我没猜错,之前你应当并不想上我这头来才对吧?怎么现在突然改主意了?”对这简儿倒真是挺好奇的。

    “那个,之前那会我还以为我爸是跟我说着玩的……”端木思眼中闪过一抹心虚,有些期期艾艾地说道。但,很快,他就急急补充了一句,“不过这眼见为实,之前你跟那几个怪模怪样的家伙耍的那一手简直太酷了~,我……”

    “行了,我明白了。”简儿摆了摆手叫了停,“合着之前那会你该不会以为我是骗子吧?”

    “哪,哪有。”端木思脸上那心虚的表情越发明显。其实除了认为自个老爸言辞过于夸张,还有中二青年的小叛逆外,端木思内心深处未偿没有这方面的担忧。可是这一切在今天简儿那“给力”的表现之下通通化为乌有,此时,这每一个中二青年都会有的仙侠梦占据了端木思的心头,再加上这几天来,端木青的洗脑式劝说开始发威,端木思的表现倒越来越像他家老爸端木青对修仙那种执着式痴迷。

    “得了,我了解了。”拦住了端木思还待行辩的表情,简儿轻轻摆了摆手,“关于你之前那个给我当跟班的建议……”

推荐阅读: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重生之毒妻 宇通物流 霸宠掠夺妃 掠情邪少:恋上瘸子小娇妻 超级洞府 草根律师外传 麒月侠侣之火灵子 恩仇剑录 斗境 网王之被风吹过的夏天 守护甜心之心霏灵舞 军少诱宠:圈个萌宝套辣妈 十面埋馥 我老婆是女神 医师怪谈 海贼王之帝姬 幻世纪之水怪谜踪 豪门恋:霸道老公腹黑妻 万界浮屠 田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