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他没错,你也没错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汉宝   书名:移动藏经阁_移动藏经阁无弹窗_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

    梅绛雪敲开纳兰如月的房门,看到纳兰如月正独坐在窗前,孤望明月,银辉洒落在那张几近于完美的脸庞上,显露出几分落寂与与后悔。【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纳兰,你今日怎么了?为何回来后便魂不守舍,回到房间也不去休息。”

    梅绛雪一向溺爱自己的两个弟子,纳兰的刚正与沉星的孤傲,让梅绛雪彷如看到自己年轻时候的样子,虽然此刻她也不算老。

    每逢看到自己的两个弟子,就仿佛回到了当年的时光。

    纳兰如月回过头,看向自己的师父,眼中闪烁着几分不甘:“师父,如果我做错了一件事怎么办?”

    “错便错了,谁没犯过错?”

    对于自己的弟子,梅绛雪总是过分的包容与保护,就如自己的女儿一般。

    “如果我对一个,本没有错的人做了错的事呢?”

    梅绛雪心灵**,稍稍一愣,便已经听出纳兰如月话中的意思。

    “你说的是那个叫做白晨的小子吗?”

    纳兰如月沉默下来,梅绛雪太清楚自己这位弟子的秉性了,嫉恶如仇,眼中容不得半粒沙子。

    可是同样的,对于正与邪太过执着,永远都不要去质疑她对正义的渴望,就算是在路上遇到不公之事,纳兰如月都要去参合进去。

    “他那一千万斤是运到西州,救济当地受灾百姓的。”

    纳兰如月将她在西州打听到的消息说了一遍,脸色愈发的懊恼。

    梅绛雪略有沉吟,没想到那小子还有好的一面。

    她也没想到,白晨居然能够将一千万斤粮食,拿来做赈灾之用。

    “他甚至没有用自己的名号,而那个强盗也不是滥杀无辜的恶匪,是一个他从牢中救出来的侠盗,西州那些受助的百姓甚至为那个侠盗立了长生牌。”

    纳兰如月的目光失去焦距,茫然的看着梅绛雪:“那可是一千万斤粮食!他凭什么拿出来的?他一定有什么目的,是不是……师父?”

    “每个人做任何事情,都有目的,不要去管他是为了什么目的,就如那小子,他收集粮食是为了赈灾,可是你去劫持他的车队,也是为了赈灾,所以你没有错。”

    “是这样吗?”

    “当然。”梅绛雪轻轻抚着纳兰如月的发丝。

    啊——

    突然,一声从下方酒窖中传来的惨叫声,惊醒了依赖在梅绛雪怀中的纳兰如月。

    “发生什么事了?”纳兰如月听闻那惨叫声,似是有些熟悉,却没想起来是谁的。

    梅绛雪眉宇微微一拧,不过看向纳兰如月的时候,依然是平淡如风。

    “没什么,今天遇到一个轻薄我的恶棍,你师姐在教训他呢。”

    纳兰如月已经被梅绛雪哄上床,随后梅绛雪轻笑道:“好好休息。”

    在自己的弟子面前,梅绛雪永远不会表现出冷酷的一面,而纳兰如月与公孙沉星也如母亲一般,享受着梅绛雪的呵护。

    ……

    “沉星,你在做什么?”

    当梅绛雪下到酒窖的时候,看到遍体鳞伤的白晨,以及提着剑,站在一旁的公孙沉星。

    梅绛雪第一次的对自己的大弟子产生怒意。

    事实上,在听到纳兰如月的话后,她已经感觉到,自己这次真的错了。

    只是她不愿意承认,也不想让自己的弟子因此而心生愧疚。

    不过看到公孙沉星的举动,还是让梅绛雪的心头生起一丝怒意。

    躺在地上的白晨,看了眼梅绛雪,脸上露出惨笑:“前辈,看起来你很关心我嘛。”

    “师父,这小子该死!”公孙沉星咬着银牙,神情有些失控。

    “解了他的百花葬,放他离开。”梅绛雪的神色严峻,语气更是不容置疑。

    如果换做是她,或许会杀了白晨,可是下手的绝对不能是公孙沉星。

    她自己可以毫无顾忌的杀人,可是公孙沉星需要理由。

    先前的那个理由,明显不能成为公孙沉星杀白晨的理由,如果因此而杀了白晨,她会一辈子都沉浸在自己的过失中。

    “前辈,我们只是玩玩,别紧张,是吧,公孙姑娘。”白晨满是笑意的看了眼公孙沉星,眼神里完全是不以为然,似乎身上的那点伤完全不算什么。

    “住口!你这无耻之徒。”公孙沉星的声音冷峻,看向白晨的目光里,更是充满恨意。

    梅绛雪不明白,自己的两个弟子只要见到这小子,怎么都失去常态。

    平日里的端庄蕙质,似乎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看看眼前几近发疯的女人,哪里还像是那个以沉着冷静著称的七秀星舞。

    “其实在这里蛮好的,我真舍不得离开,吃喝有人照应,还有几位大美女轮流伺候,简直就是天上人间。”

    梅绛雪一听白晨的话,火头立刻又上来了,好端端的话从白晨的嘴里吐出来,怎么就变得这么难听,说的好像这里是**一般。

    “你若是再不走,那就永远都不要走了。”

    白晨用尽全力站起来,梅绛雪与公孙沉星都是一愣,眼中露出惊讶之色。

    白晨的伤势非常的重,而且还中了百花葬,而且折磨了几乎半个时辰的时间,这时候他居然还有体力站起来,让她们不得不怀疑,白晨的身体是怎么长的。

    白晨扭动着疏松筋骨,笑盈盈的看向梅绛雪:“感谢前辈的热情款待,他日若有机会,晚辈一定会双倍奉还的。”

    这番话落在梅绛雪与公孙沉星的耳边,显然是非常刺耳,看着公孙沉星那杀人的眼神,就知道她此刻有多愤怒了。

    “别忘了,你的百花葬还没解,这时候丢狠话,会不会太高估我们的忍耐力了?”

    白晨突然大笑起来:“前辈,我越来越喜欢你的天真了,到现在你不会还认为百花葬,就能让我低头吧?”

    梅绛雪感觉一阵晕眩,白晨的话太气人了,如果不是先前说过放过他,恐怕此刻已经一剑劈了他了。

    “我会记住你的!!白晨!”梅绛雪强压着心头怒火,至少在情绪上,她比自己的两个弟子都要稳定,不会如公孙沉星或者纳兰如月那般,喜怒形于色。

    “我也会记住你的,前辈。”白晨微微笑起:“对了,先前还要多谢前辈赠予的丹方,晚辈受用非浅,他日若是前辈有需求,晚辈必定打折售予。”

    梅绛雪脸色一凝,凝视着白晨:“你能炼制出全阳丹。”

    “晚辈不才,倒是勉强领悟其中奥妙。”白晨已经走到梅绛雪的身边,挑衅的语气让梅绛雪几近抓狂。

    全阳丹其实与三阳丹、真阳丹一样的材料,品阶一样,品级不一样罢了,只是炼制手法不同,难度自然也是不同,功效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三者的大致效果都一样,三阳丹可以让武修在先天之前就将真气外放,不过对人体的伤害不小,对将来的进境更是遗害不浅。

    真阳丹则是将这种损害降低到微乎其微的地步,可以说是有益无害,而且对修为本身还略有帮助,所以也被称之为超品丹药

    全阳丹相较于真阳丹更进一步,效果方面,全面超越真阳丹,在五阶以上,先天以下服用此丹,不但没有任何副作用,同时还能提升一阶修为,虽然品阶不高,可是又被称之为小圣品。

    整个江湖中,能够炼制出三阳丹的炼丹师已经有宗师级别的脸蛋水准,十个宗师级的炼丹师也不一定有一个能炼制真阳丹,可是一百个大宗师也不一定能有一个可以炼制出全阳丹。

    只要是能炼制出全阳丹的炼丹师,绝对是各大门派供奉的贵宾,即便是七秀也不例外。

    所以梅绛雪才会如此失色,不过又有几分疑虑。

    七秀如今供奉的几位炼丹师,无一不是江湖上显赫声明的炼丹宗师,可是炼制出真阳丹成功率已经非常低了,却没有一个能够炼制全阳丹。

    所以她这次出来,其中一个任何便是,为七秀物色一位炼丹大宗师。

    梅绛雪拦住白晨,白晨微笑的回过头:“怎么?前辈又不舍得在下离开了?”

    “为我炼制三枚全阳丹,材料我七秀出,同时你我恩怨一笔勾销。”

    白晨笑着摇了摇头:“前辈,你似乎搞错了,我不欠你七秀什么,倒是你七秀欠我的,若是前辈真有诚意,那便先代你们七秀弟子给我道个歉。”

    “卑鄙小人!”公孙沉星咬牙,只是这次她却强忍着怒意,没有动手。

    她太清楚全阳丹对于七秀,意味着什么,其他门派对全阳丹的功效,都未必能比的上七秀对全阳丹的渴望。

    七秀几乎所有的弟子都是女弟子,女性的阳脉较小,只要是需要走阳脉的内功心法,运功起来比起其他门派更加费劲,而全阳丹恰恰就能扩张阳脉,使得运转真气更加轻松。

    而在不久之前,七秀唯一一位能够炼制出全阳丹的炼丹大宗师仙逝,以至于七秀的几位供奉青黄不接,所以七秀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请到一位能够炼制出全阳丹的大宗师。

    白晨笑了,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从受压迫者变成了压迫者。

    看着公孙沉星那恼羞成怒的神色,以及梅绛雪迟疑不定的目光,让白晨受用无穷。

    “白晨,不要忘记了,你现在还在我的手中!”梅绛雪威胁的目光射向白晨,不得不说,即便是这饱含杀意的目光,依然让白晨感觉到沐浴春风。

    白晨是光脚不怕穿鞋的,对于梅绛雪这种毫无底气的威胁,白晨更不会放在心上。

    “我相信前辈是个聪明人,不会希望我提出更过分的要求,毕竟我们现在还没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与公孙沉星的神色相反的是,梅绛雪沉默了,显然她对白晨的提议产生犹豫。

    的确,他们还不是死敌,甚至连敌人都算不上,虽然有些恩怨……

    七秀如果想要长久的合作下去,那么首先一点就是不能让白晨对七秀有任何芥蒂,特别是这时候,七秀有求于他的时候。

    “能告诉我,你的师门么?”梅绛雪那双**睿智的目光,上下的打量着白晨,想从他的身上找出哪怕是一丝一毫的痕迹。

    可惜,让她失望的是,白晨的身上完全找不到一点点能够证明他身份的痕迹。

    难道是五毒教?只有五毒教才可以不畏百花葬。

    不对,五毒教最不恨的便是炼丹,以他的炼丹程度,绝非五毒教。

    若说炼丹最出众的,便数蜀地万花谷以及西域拜火教,不过药尊者与毒尊者这两人都不认得白晨,显然不会是万花谷门人。

    至于拜火教,那就更不要猜想了,拜火教只收西域人。

    白晨明显不是西域人,所以梅绛雪的推测,白晨应该属于东土各州的某个大派弟子。

    至于表面的情报显示的无量宗,梅绛雪直接否决。

    那种落败的山门,怎么可能培养的出这种程度的弟子,何况在清州一带的中小门派,白晨的修为当掌门都绰绰有余。

    “无量宗。”白晨如实的回答,虽然明知道梅绛雪不会相信。

    梅绛雪对白晨的回答相当不满意,不禁皱起眉头:“白晨,拿出你的诚意来,如果你想要化解我们的干戈。”

    白晨苦笑,就算自己想瞎掰,可是他所知道的门派名字,掰着指头都数得过来,恐怕一开口,就要被梅绛雪拆穿。

    不过白晨的无奈落在梅绛雪的眼中,却是意味深长的神秘。

    “前辈,诚意可不是单方面的,是你对我有求,而我未必非你不可。”

    梅绛雪按耐不住怒意,白晨居然如此明目张胆的**她。

    如果在这之前,梅绛雪恐怕造就赏赐他催心一掌,可是这时候她却不许强压怒火。

    这时,纳兰如月从外走来,看向白晨的目光决然坚定,眼神有些复杂。

    “纳兰,你怎么下来了?”

    纳兰如月没有回应梅绛雪,而是看向白晨:“一切都是我的过错,你要赔罪,我便还你!”

    纳兰如月没有任何征兆,突然抽出一把匕首,在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时,刺入自己的心口。

    “纳兰!”梅绛雪与公孙沉星全都被纳兰如月的举动吓到,梅绛雪连忙保住纳兰如月。

    鲜血已经染红衣襟,纳兰如月瘫在梅绛雪怀中,苍白的面容显露出几分美感,眼神有些迷离,无力的看向白晨:“这就是我的诚意,现……现在……你满意了吗?”

推荐阅读:罪恶之城重生之恶魔猎人暴力牛魔王武神空间官路逍遥史上第一祖师爷铁胆神侠举世无神魔纵三界鸿元无始布衣神王媚夜行歌:血吻刀破玄天九鼎大巫龙璧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