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未闻花开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汉宝   书名:移动藏经阁_移动藏经阁无弹窗_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

    “这么重的伤,居然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便好了,我倒是小觑了他。【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五毒教教主站在树顶,看着密林深处的白晨与沐婉儿,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是偶有异色闪过。

    “教主,您吩咐的事情已经办妥了。”这时候贴身的仆从出现在五毒教教主身边,单这仆从的修为,就已经非先天期可比,来去飘忽无踪,如鬼魅般隐现无度。

    “人已经引来了?”

    “是的教主,不过出了点小小的意外。”

    “哦?”

    “我本意是想将距离最近的七星之一的天旋引来,结果天旋身边还有一人,从他们的交谈中,此人似乎是刚取代了无谋子,新任的天权。”

    五毒教教主的眉头微微皱起:“七星中每人都有所长,往日无谋子任天权之时,擅于挥兵打仗,这新任的天权又有何能耐?”

    “属下没有与之动手过,暂无法明辨,不过我从此人的身上,嗅到了北苗秘术的味道。”

    五毒教教主脸色一沉:“他们果然参合进来了!”

    五毒教教主又想了想,回头看了眼仆从:“除了他们,可还有随行?”

    “没有,此二人身法不弱,已经赶到林子外了,不过他们并未急着动手,估摸着是想等入夜后再动手。”

    五毒教教主突然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他们已经动手了。”

    “这是无忧烟,听闻七星中的天旋擅于施毒,这手段倒也不差,那对男女至今都没有察觉,已经输了。”

    此刻已经日薄西山,林中升起一片雾气,在林风鼓动下,很快便覆盖整片山林。

    白晨与沐婉儿走了一阵,突然发现又回到原点。

    “奇怪,怎么绕不出去?”白晨挠了挠脑袋,他与沐婉儿进来的时候,是被沐婉儿掺扶着进来的,特意的往深处走,对于沿途也没有如何注意。

    再看沐婉儿,走了这么一会,似乎有些疲了。

    “累了?要不要我背你?”白晨很大方的张开双臂。

    沐婉儿冷啐一声:“滚开,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稀罕。”白晨撇撇嘴,不以为然道。

    沐婉儿的额头有些细汗,看了看周围:“如今这林子雾气弥漫,出路也被遮住了,完全找不到来时的路。”

    “算了,今夜便在此过吧,反正深山老林,孤男寡女,**,肯定能发生很多故事的。”白晨倒是满是期待,他的目光**的打量着沐婉儿。

    不得不说,略带疲色的沐婉儿,也是一番风姿。

    沐婉儿倒是毫不示弱,恨恨瞪了眼白晨:“你可记得当日我的誓言,若是你不想这么早死在我的手中,最好给我老实点。”

    “我这不是怕你真要孤老终生,本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精神,助你脱离苦海嘛。”

    “本姑娘的未来,不需要你操心,管好你自己,我可是听说过,你与七秀的姑娘也是纠缠不清,不要让我逮到机会!”

    “这就不劳你操心了,小爷我可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江湖人送外号花间小王子是也。”

    “花间小王子,恕奴家舟车劳顿,劳驾生火打铺吧。”

    沐婉儿真有些累了,靠坐在身后树下,小歇起来。

    不过在歇息之时,能与白晨这么对嘴,倒也让身心放松许多。

    看着白晨在周围一阵忙碌,沐婉儿眼珠子一转,调侃道:“你不是说,只愿窝在无量山上,守着身边的富贵,轻松过日子吗?如今又为何要为了赵默的事,这般千辛万苦,冒着生命危险,若你图的不是功名利禄,图的又是什么?”

    “图个心安理得,路有坑洼,我就上去踩两脚,遇到不平事,我就去伸手一帮。”

    “天下的不平事多了去,你管的过来吗?”

    “天下那么大,我管不过来,也轮不到我管,我只求无愧于心。”

    只求无愧于心?沐婉儿只是笑了笑,对于白晨的话不置可否。

    “这样的日子太苦,等到此间事了,我便回唐门去,再也不出来闯荡。”

    “不经历一番寒彻骨,哪来梅花扑鼻香,幸福便是点滴的积累,我打不下天下,打不下江山,可是我能亲手打造一个幸福。”

    白晨拿出前些时候沐婉儿打到的兔子烧烤起来,不一会,便是一阵扑鼻肉香弥漫开。

    烤肉上金黄油亮的冒着热气,白晨撕下两片肉尝了尝,便将兔肉递给沐婉儿。

    沐婉儿接过烤肉,看了眼白晨:“你不吃吗?”

    “看着一个女人吃自己做出来的美味,这也是一种幸福。”

    “你的幸福真渺小。”沐婉儿也不再客气,一点不淑女的撕咬着烤肉。

    “人活一世,便要学着享受,学着寻找幸福,看着妹妹长大出嫁,这就是幸福,和秦可兰白头偕老这就是幸福。”

    沐婉儿一愣,又埋头啃咬着烤肉,不过嘴巴也没闲着:“然后呢?等到你们中的一个死了,所有的幸福便烟消云散了。”

    “所以我要努力的活着,至少要比秦可兰死的晚。”

    “贪生怕死。”沐婉儿唾弃了一句。

    “若是我死早了,她肯定很伤心,如果她死早了,我也会很伤心,一个男人不可以轻易流眼泪,更不可以让心爱的女人流眼泪。”

    “若是这话对秦可兰说,她一定很感动,可惜你说错对象了。”沐婉儿吃了一半的烤肉,似乎已经吃不下了,便将烤肉递给白晨。

    白晨正准备吃,突然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还有一个女孩的声音。

    “哇……好香啊。”

    白晨与沐婉儿本以为是神策军的人,可是走近一看,居然是两个苗人女子。

    其中一个**岁的模样,长的煞是可爱,头上带着厚重银冠垂玲,身上斑斓服饰,走起路来蹦蹦跳跳的,发出玎玲的声音。

    另外一女子也是极其美艳,身材饱满,手脚都带着带铃银镯,跟在女孩的身后。

    “小姐,前面有人。”

    两个苗人女子也看到了白晨与沐婉儿,立刻上前打招呼。

    “两位美女,这是要去哪里?”

    年长的女子抿嘴轻笑,姿态大方又不失矜持:“奴家阿兰,这是我家小姐阿古朵,我们正要去青州城,途经此地,打搅了。”

    “在下白晨,这位是我朋友沐婉儿,我们也是路过此地,相逢即是有缘,若是两位不怕我这臭男人,来这一起露宿一宿。”

    阿古朵死死的盯着白晨手中的烤肉,不断的吞着口水。

    “奴家倒是不介意,不知道这位小娘子可愿意否?”阿兰银铃轻笑,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这又不是我家,你们要留便留。”沐婉儿倚靠树下,对于两人的驻留,并不关心,只是眉宇间流露出几分警惕。

    四人围坐在火堆前,对于搔首弄姿的阿兰,白晨看的直咽口水。

    白晨看了眼阿古朵:“阿古朵小妹妹,若是你不嫌弃我咬过,便拿去吃吧。”

    沐婉儿狠狠瞪了眼身边的白晨,自言自语的说道:“口是心非,看到漂亮女子眼珠子都转不动了。”

    沐婉儿的声音不大,可是众人却都听的清楚,阿兰热情大方,爽直一笑。

    阿古朵则是埋头啃着烤肉,比之沐婉儿之前,更不淑女。

    “男人不色狼,发育不正常,我可是正常的男人,再说了,我是带着欣赏的目光,是纯洁的,是带批判的审视,就像是路边花,人人可赏却不一定要采摘下来。”

    “汉唐的男人说话都这么有情调吗?”阿兰笑若昙花,火光照耀下,也分不清是脸红还是火光的印照。

    “天下独一份,你再也找不到比他更能胡说八道的男人了。”沐婉儿没好气的说道。

    “那你说说看是我漂亮,还是她漂亮?”阿兰的笑声中,带着几分挑衅,目光不住的在沐婉儿的身上打转。

    白晨一听这个问题就头痛了,怎么所有的女人,都喜欢问这种问题,比如我和你妈掉水里了,你先救谁。

    “阿兰姑娘是夏日的杜鹃花,热情似火,便是身随百花丛中,也掩不住那一抹嫣红,花蕊只为慕人开,一经绽放便是蝶鸟齐吟,朝霞齐放,晚霞齐晖。”

    白晨的目光又落在沐婉儿的身上,沐婉儿低着头,不愿与白晨对视。

    “婉儿姑娘是寒梅,独守锋寒,她是最高洁的雪,遥见花开已是去年事,暗香难留,只在心间温存,向往春风又不愿同流,这花最冷,最寒,没有同样的风骨,便不要轻折。”

    众人皆寂,唯有阿古朵大声嚷嚷起来,一双如月般明亮的眼睛看着白晨:“我呢我呢?”

    白晨忍不住勾勾阿古朵挺翘的小鼻子:“你就是个含苞待放的小黄花,向往杜鹃的艳,又向往寒梅的寂寥,向往牡丹的高贵,向往百花的绚烂,你便是你……与那些花争什么,最美的花季,最难把握的年纪,若是我再小十岁,估计就要整日里围着你转,若是你大十年……我草……我想多了。”

    阿古朵笑容明寐如春风:“若是我再大十岁,你敢娶我么?”

    “十年前的今天,你喊我哥哥,十年后的明天,你喊我叔叔,我何必徒增烦扰,女人十八一枝花,男人二八就成渣,十年后你还记得你踩过的渣土么?”

    阿古朵在身上摸了摸,摸出一块小石头,满面娇红,娇滴滴的递给白晨:“呐,这是定情信物,我们寨子里的阿郎和阿妹都要互换信物,你给我什么?”

    “小姐……”阿兰的脸色突然变了变。

    “本小姐的阿郎,你也要管?”阿古朵突然嘟嘟着嘴,不满的回头看向阿兰。

    白晨张开双手,一把将阿古朵抱坐在自己的怀下:“这个定情信物总要互换,若是你给我,我却没给你,总是不合你们寨子的规矩。”

    “那你什么时候给我?”

    “我这定情信物要等十年,十年后你若是还愿意给我,我便将我的定情信物给你,你看好不好?”

    阿古朵犹豫了,手中小石头还未收回,眼眶里隐隐有些泪水婉转:“我们寨子里的阿郎如果不收阿妹送出的定情信物,那就要吞毒自杀,白晨哥哥……我等不到十年后了。”

    白晨一听,头皮发麻,连忙握住阿古朵渐渐收回的手。

    沐婉儿这时候啼笑一声:“当日我可说过,若是你敢移情别恋,我便要亲手手刃你,如今你的命是我的了。”

    “作孽啊。”白晨要哭了,居然被一个小丫头逼上绝路:“太美的承诺总是因为太年轻,你这小丫头将来若是后悔怎么办?”

    阿古朵突然凝视着白晨,倔强的说了一句完全不符合年龄的话:“此生相随,不怨不悔。”

    白晨在身上摸了摸,实在摸不出什么能够当‘定情信物’的。

    “戒杀,给我滚出来,你看热闹看的痛快吧。”

推荐阅读:重生之恶魔猎人暴力牛魔王罪恶之城武神空间官路逍遥史上第一祖师爷铁胆神侠举世无神魔纵三界鸿元无始布衣神王媚夜行歌:血吻刀破玄天九鼎大巫龙璧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