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这家有格调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汉宝   书名:移动藏经阁_移动藏经阁无弹窗_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

    赵默又招来一个小兵,那小兵是徐景安的随兵,平日里都是他跟着徐景安办事的。【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徐将军这几日都去了哪里?”

    “回禀将军,徐将军这几日一直都往龙虎门跑。”

    “嗯。”赵默的心头没来由的升起一丝不快:“如今青州城岌岌可危,他还有心思往龙虎门跑?”

    赵默挥下小兵,此刻却有些烦躁,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来人,更衣,本将军要出外一趟。”

    赵默匆匆换了便装,便出了城守营地,一路快马奔着龙虎门去了。

    可是去了龙虎门,龙虎门的弟子就告诉赵默,徐景安是来过,不过又走了。

    赵默想了想,又问了几句,结果听说徐景安是和方子妍一起走的。

    赵默本来就烦躁的心情,顿时像是浇了一锅热油。

    问明了徐景安是带着方子妍去了城里的医馆去复查,再看那龙虎门的弟子,似是叹息不止,赵默顿时急了。

    从龙虎门弟子那听闻,方子妍这次摔伤不轻。

    赵默又是马不停蹄,快马加鞭的冲去医馆,结果欧阳怜衣一看到赵默来。

    便是用古怪眼神看着赵默,然后不咸不淡的说,两人已经走了。

    等赵默又跑回龙虎门的时候,结果还是那个弟子,说是两人还未回来。

    赵默已经怒火中烧,偏偏又不知道向谁发泄,只能悻悻的回了营地。

    正好就看到徐景安满面春色,赵默的脸色不佳。

    “你去哪里了?出去这么久?不知道如今军事紧迫,不容有分毫懈怠吗。”

    “禀告将军,不是您让我去向方姑娘答复的吗?属下已经遵照您的命令,告知方姑娘您的意思。”

    赵默心头一紧:“你如何说的?”

    “属下是直接了当的告诉方姑娘,将军您对她没意思,让她不要有任何奢望。”

    赵默的脸都黑了:“我什么时候让你这么说的?”

    “可是您就是这个意思,属下怕方姑娘耽搁下去,误了终生,白兄弟不是说过吗,花有再开时,人无再少年,方姑娘如今正值芳华,可惜无人欣赏,所以还是把将军的本意直接告诉她,这样对将军对方姑娘都好。”

    “那……那她什么表情?”

    “哭啊,哭的很伤心。”徐景安平淡的说道,同时眼中还闪烁着光彩。

    赵默沉默不语,心中有些悲痛,又有些不甘。

    “将军,若是无事,属下便告退了。”

    “你要去哪里?”

    赵默没来由的问了一句,徐景安认真的说道:“对了,属下之前答应方姑娘,与她一同去放孔明灯。”

    “什么孔明灯?”

    “这是白兄弟教属下的,就是将一支火烛放在纸笼中,然后纸笼就会飞上天,据说白兄弟的师父就是这么追求过他的师娘的。”

    赵默听到徐景安的话,感觉吞了一只死老鼠一样反胃,再看徐景安的表情,像是乐此不疲。

    “将军,您既然不喜欢方姑娘,应该不介意属下追求方姑娘吧?”

    徐景安这话问的要多贱就有多贱。

    我介意,我他妈的介意!

    赵默在心头怒吼,只是这番话,他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的。

    难怪前些日子说的全是方子妍的好话,原来早就对方子妍动了心。

    如今自己说出那番话,他倒是有了可乘之机。

    赵默心中妒火焚烧,只是颜面却怎么也拉不下。

    “白兄弟可是为我们在前方厮杀,这时候最好不要儿女情长,免得误了正事。”

    “将军教训的是,属下也这么对方姑娘说过,既然将军点明,属下这便去回绝方姑娘。”

    赵默感觉一阵不舒服,让徐景安退下后,又是一阵坐立不安。

    出帐门外,就听不远处两个小兵在唠嗑。

    “方姑娘真是好姑娘。”

    “可惜我们赵将军看不上人家。”

    “其实我看呀,她和赵将军的确不般配,赵将军一向不喜欢江湖中人,方姑娘又是唐门弟子,他们注定不可能在一起的。”

    “不过我看徐将军似是有意。”

    “嗯,我也看好徐将军,年纪轻轻,而且战功不低,与方姑娘倒是良配。”

    “可不是么,而且徐将军也是聪明,懂得找白兄弟取经,白兄弟可是说过,一个女人在受伤后,是最容易心动的,这时候如果有一个温柔体贴的男人,绝对是十拿九稳。”

    “用白兄弟的话说,这叫做趁虚而入。”

    “是啊是啊,白兄弟说过,如果只是身体的伤病,这是末道,只有身心受伤,这才是王道,你知道什么是王道,那就是最好的时机。”

    “我知道我知道,这好像是白兄弟的师父所编著的一本攻略,好像叫什么《爱情三十六计》,这招就叫做以逸待劳,趁敌不备,攻其弱,趁己长,以守为主,守中代攻,胜则屈人之兵。”

    “这什么混账理论,白晨那王八蛋,走也不走痛快点,这什么爱情三十六计,不是吃饱没事干吗?”

    赵默心里怒骂,转身又回了自己掌门。

    却不知道赵默走后,那两小兵身后,蹿出一人,正是徐景安。

    “赵将军走了?”

    “走了。”

    “嗤嗤……以逸待劳,这才是真正的以逸待劳。”

    两个小兵一脸兴奋,他们可没玩过这么好玩的游戏。

    不得不说,白晨交代他们的事情,让几人都是一阵兴起。

    玩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特别是看到赵默一步步的踏入他们所布置的‘陷阱’的时候,是何等的兴奋与满足。

    “徐将军,下一步是什么?”

    “釜底抽薪,不力其敌,而消其势,弱其根本,乱其心智,上下合一,以虚克敌。”

    “怎么做怎么做?”

    “用白兄弟的话说,你们的戏份到此为止,领便当去。”

    “不行不行,这么好玩的事,怎么可以就这么结束,徐将军,求求你,再给我们点戏份吧,我记得在这整套戏里,还有几个重要‘角色’,求你了,我们保证不露马脚。”

    赵默自然不知道,自己的这帮亲兵,是如何算计他的。

    只是脑子里想着,那两个小兵的话,以逸待劳……

    以逸待劳,趁敌不备,攻其弱,趁己长,以守为主,守中代攻,胜则屈人之兵。

    “对了!如果用在如今青州城的局势上,似乎也是未尝不可。”

    赵默猛的站起来,脸上说不清楚是惊喜还是惊吓:“已经听说过白兄弟的那位师父不少传说,武功奇高,文采无双,更是炼丹好手,如今居然连这谋略,也是如此神乎其神,若非白兄弟质疑隐瞒其师去向,我真想见一见这位当世奇人。”

    如果白晨知道,自己为方子妍安排的连环计,被赵默用到战事上,不知道会是何等表情。

    ……

    说起此刻的白晨与沐婉儿,已经入了沧州,沧州比青州城更大,因为地理特殊,属于蜀地各州府的关口要城,所以守军也更多。

    神策军除了小股的兵力,游走在沧州城外,伪装成山贼团伙,骚扰当地城镇的百姓,根本不敢侵扰沧州。

    自进了沧州,沐婉儿倒是轻松许多,心情也不似先前那么糟糕。

    “如今我们身处沧州城内,沧州四通八达,有许多路可以抵达凉州,神策军再想拦我们,已经是不可能了,如今我们只消对付江湖中人,而且沧州城内有我唐门的分舵,我已经将消息传出去,相信用不了几日,唐门就能收到消息,如今我们的计划也算完成了一半。”

    白晨靠坐在酒桌前,很不文雅的翘着二郎腿,十足的流氓品性。

    “接下来,就没沐姑娘你什么事了,我们就在此别过吧。”

    沐婉儿一听白晨的话,顿时不高兴了:“白晨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啊,虽然我们一路同行,可是你的目的是向唐门传达消息,而我是向凉州天策军传达消息,从始至终我们就不是一路人,接下来就是我一个人的战争了。”

    “白晨,你不要乱来。”沐婉儿知道白晨一直对阿古朵的死,耿耿于怀。

    原本自己在他身边,还能勉强约束一下白晨。

    如今他是摆明了要摆脱自己,其目的不言而喻。

    只是,白晨对沐婉儿的告诫充耳不闻:“哪能呢,我可是很爱惜自己的性命。”

    “不会才怪。”

    两日前,阿古朵死的那天,白晨就找到一处神策军的分营地,然后不顾一切的大开杀戒。

    沐婉儿知道白晨心中怨怒,也就没有阻拦,让他发泄一下也好。

    谁知道,当晚白晨又找了一处数十人的江湖中人,摸清底细后,又是一通乱杀。

    如果不是神策军行动隐蔽,恐怕白晨早就杀的天昏地暗了。

    “好吧,我就实话直说吧,我是嫌你太弱了,对我来说就是个累赘。”

    这话也就白晨敢对沐婉儿说,沐婉儿气的那叫一个七窍生烟。

    “姓白的,你别在本小姐面前充大爷,你的小命如今还在我手中,我现在是斗不过你,可是我师门要弄死你,比弄死一只蚂蚁还简单。”

    “行,你跟着,小爷我就不信,你能跟我到天涯海角。”

    “你别说,本姑娘便是跟定你了,刀山火海,你敢去,我就敢跟。”

    “说的那么暧昧做什么?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们小两口私奔呢。”

    “反正你若是敢抛下我,我便回青州城,告诉秦可兰,说你在半路上轻薄了我,还与一个苗人小丫头私定终身。”

    “行啊,此事完了后,咱们便一起去唐门,我找你师父提亲去。”

    “要提亲也是你师父找我师父提亲,懂得叫做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吗?到时候本姑娘便在唐门等着尊师大驾光临。”

    两个倔脾气,又一次的斗起嘴来。

    这些日子与白晨厮混起来,沐婉儿的嘴皮子也越发的利索。

    而且如果一个女人不要脸起来,的确是相当可怕的。

    几番争斗下来,白晨居然没占到便宜。

    白晨恼羞成怒,啪的一声,把酒杯摔在地上,不管酒楼内错愕的目光,转身就走。

    “你去哪里?”

    “**,老子去嫖去,你敢来否?”白晨看到沐婉儿一阵青红脸色,顿时笑了。

    终于抓到你这小丫头的软肋了,看你还不就范。

    “去就去!难道本姑娘怕你不成?”沐婉儿咬着银牙,一脸决然。

    早该猜到白晨的无耻,之前就不该撂下狠话,如今进退维谷,只能硬着头皮跟上。

    “绣坊,这家有格调,就这家了。”白晨抬头看了眼眼前这家**。

    绣坊是三层阁楼,门前粉艳花簇栽植,门梁上有一个漂亮的红花印刻,门内隐隐听到琴声悦耳,引人驻足。

    只是让人奇怪的是,门前没有招揽客人的女子,也没有伺候拉客的小厮。

    白晨正要进去,沐婉儿却拦住他,一脸错愕的看着白晨:“你要去这家?”

    一看到沐婉儿惊怒的表情,白晨就是一阵爽快:“怎么?怕了?”

    哈哈——

    说罢,白晨根本就不看沐婉儿那张气的直抖的脸部表情,大笑着进入绣坊。

    进了绣坊,发现大厅内的客人不多,白晨心想着,应该是白天客人不多。

    阁楼间有粉衣女子走动,只是服饰有些相似,都是盘着云鬓,没有云莺燕绕,处处透着一股清淡与优雅。

    其实这也是白晨第一次来**,不过在影视剧里看的可多了,立刻寻了一张大桌子坐下。

    “**,给我找两个姑娘来,要漂亮的,陪少爷我喝酒,本少爷银子大把大把的。”

推荐阅读:武神空间暴力牛魔王重生之恶魔猎人罪恶之城官路逍遥史上第一祖师爷铁胆神侠举世无神魔纵三界鸿元无始布衣神王媚夜行歌:血吻刀破玄天九鼎大巫龙璧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