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花间小王子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汉宝   书名:移动藏经阁_移动藏经阁无弹窗_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

    白晨这话一出,店内的所有男女,全都举目望来。【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白晨一愣,再看那些女子,个个面露凶恶,眉宇间更是流露出厌恶之色。

    几个粉衣此着双剑的女子从正中央楼道冲下,个个都是杀气腾腾。

    为首女子年逾三十,发鬓梳妆也是更显尊荣,体态苗条丰韵,单从身材来看,根本看不出年龄。

    修为更是不俗,比之白晨还要强上不少,隐约间有先天中期的修为。

    此女是唯一一个手持单剑,手中长剑装饰偏于华丽,剑身透体湛蓝,似是以非铁金属打造。

    这些女子个个都是貌美如花,却又身手不凡。

    白晨哑然失声,张着嘴巴错愕的看着这些女子。

    自己莫不是进了家黑店吧?

    敢在这繁华闹市开黑店,这胆子真不是一般高。

    “小子,胆子不小,敢来我绣坊捣乱,真当我绣坊无人?”

    为首女子愤恨不平,店内少数几个男子也都是义愤填膺,对白晨怒目相视。

    “额……敢问前辈,这不是**吗?”

    白晨这话不说还好,一说所有人都怒了,堂堂七秀绣坊,如今居然被个小子称之为**。

    这可不是捣乱这么简单,这是对七秀的羞辱。

    沐婉儿肚子都笑痛了,只是恰到好处的与白晨保持距离,摆明了与他没有任何瓜葛。

    白晨左右顾盼,发现这店中的男子,全都是年轻才俊。

    每一个都是风姿卓绝,个个英气逼人。

    有些淡雅如风,有些桀骜潇洒,有些则是书生雅士装束,可是这些人或多或少,都带着几分真气流动,显然都是江湖中人。

    “婉儿,你怎么在这?”这时候,一个男子从人群中走出来,看着沐婉儿双眼都要放光了。

    这男子一袭黑色华服,身材高大皮肤略黑,一张端正的脸庞偏偏长了个鹰钩鼻,直接将端正的脸庞给毁了,让人看上去就会心生警惕。

    沐婉儿看到这人的时候,眼中厌恶之色一闪而过。

    不过这男子却像是没看到般,热情的走上前,就想拉住沐婉儿双手。

    沐婉儿直接躲开男子的抓握:“林天,我与你没熟到那地步。”

    白晨此刻正为眼前事宜头疼,看到沐婉儿与林天,顿时喜上眉梢。

    “林兄,你可害苦我了。”白晨已经自来熟的走到林天身边,拍着林天的肩膀。

    “你是谁?”林天脸色一沉,他可不想与白晨拉上什么关系。

    “林兄,你怎能翻脸不认人了,是你说你来**玩,我便跟随在你身后,你前脚刚入,我后脚就进来了,怎么这时候说不认识我了。”

    “林天,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白帝城势大,可是我七秀坊也非任你欺辱之辈,今日若是不将话说清楚,便不要走出这里。”

    为首女子一听白晨的话,顿时认定事实。

    想想也是,一般江湖人怎么可能不知道绣坊是七秀坊的分堂,若非这小子被人误导,怎么可能将绣坊当作**。

    “阁下,你休要血口喷人,我与你根本不认识,莫不是你当我好欺负不成?”林天眼中杀气腾腾,眼中凶光毕露。

    白晨立刻退开两步,警惕的看着林天:“林兄,这点小事,你居然就想杀人灭口?好好好……我招惹不起你,我走就是了,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行了吧,前辈,在下得罪了……就此告辞。”

    说着,白晨头也不回,直接往外走。

    可是没走两步,便有几个年轻男女从外走来,其中一女子玉钗插鬓,眉间一点朱砂,目光如星辉点缀,背后也是背着双剑,嘴角带着一丝自信的笑容,那张绝美的容颜说不出的意气风发。

    “兄台,话没说清楚,怎么就急着走。”

    “七秀程仙依。”沐婉儿看到女子的时候脸色一愣,可是再看女子身后几个男女,脸上露出疑惑。

    程仙依步履轻妙,漫漫走到沐婉儿身边:“呵呵……原来婉儿妹妹也来了,倒也好,省的我再找人通知你。”

    “唐门沐婉儿,哈哈……这下倒好三英四杰全都集齐了。”其中一高达男子豪迈大笑起来,这男子声音洪亮,胸前敞露,半脸络腮胡子,不过看起来年纪不算大。

    “啊……哈哈,原来是你们三英四杰的聚会,婉儿,你骗的我好苦啊,我就不打搅你们,失陪。”白晨打算灰溜溜的逃走。

    结果这下沐婉儿都不干了,白晨把脏水泼在林天身上她愿意,可不代表她就可以容忍白晨把脏水往自己身上泼。

    特别是白晨居然叫自己名字,沐婉儿可不觉得,自己和他已经熟到这种地步了。

    不过,程仙依可不会被白晨插科打诨过去,灵眸闪过,走到白晨面前拦住其去路:“公子如何称呼?”

    “他呀,江湖人称花间小王子,**大盗白晨是也。”沐婉儿抿嘴偷笑:“便在几日前,途遇一个苗人小丫头,直接便坏了人家清白。”

    沐婉儿这话一出,立刻引来所有人的杀气。

    在场的除了七秀弟子,其他的都是江湖中的年轻豪侠,还有年轻一辈中,最杰出的七个人。

    如今遇到一个**贼,怎能轻易放过。

    “原来是个**贼!先前你出口污蔑于我,现在还有什么好说?”林天狞笑的看着白晨。

    “婉儿,你怎能如此对我?我对你一片真诚,你不领情便罢了,为何还要如此当众羞辱我?”白晨欲哭无泪,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

    不过他可不会束手就擒,再不济也要把沐婉儿拖下水。

    白晨悲愤欲绝,那表情似是真有无穷情谊难诉,指着沐婉儿许久,终究还是放下手。

    “罢了罢了……既然你如此绝情,我又何必自作多情……”

    白晨眼角挤出几滴泪水,轻轻一抹,却是勾起伤心事,嘴里嚷嚷自语……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众人闻之动容,便是那些七秀弟子,都少了愤怒,有的只是同情与怜悯。

    啪啪啪——

    一阵清脆掌声响起,一个芳影从阁楼间走出。

    白晨放眼望去,却见来者正是当初朝思暮想的佳人,梅绛雪。

    “师叔。”程仙依看到梅绛雪出现,立刻欠身行礼。

    “白晨,多日不见,你的文采倒是长进不少。”梅绛雪盈盈走来,白晨一阵尴尬,目光左右顾盼。

    “梅前辈,许久不见,您风采依旧,美艳动人。”

    此刻白晨哪里还有为情所伤的表情,一脸嬉皮笑脸。

    “师叔,你认得他?”程仙依疑惑,三英四杰也是一脸疑惑。

    这人到底是什么来路,怎么一会自称嫖客,一会又做那**大盗,然后又变成了痴情郎。

    “认得,怎么不认得,我那两弟子可是被他害的不浅。”

    梅绛雪眼中似乎满是怨气:“便是化成灰我都认得!”

    “两位师妹近日魂不守舍,便是因为他?”

    “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将这小子拿下!”梅绛雪厉声一哼,众七秀弟子再不迟疑,立刻执剑将白晨包围。

    有这位女魔头在此,白晨可不敢放肆,哭着脸束手就擒。

    十几把剑,架在脖子上,白晨无奈的看着梅绛雪。

    他可不认为自己这点微末道行,能够在梅绛雪面前放肆。

    梅绛雪脸色冰冷,走到白晨面前:“白晨,今日你若是不给我个交代,便休想走出这门。”

    “前辈,我又没得罪你,你至于这么折腾我么?”

    “没得罪我?你倒是好记性,洛水三千,只饮一瓢,若非你这句话,我那两徒儿怎会日渐消瘦,无故的入了绝情谷,去守那三十年的情痴冢?”

    “原来前辈你一听到啦……”白晨满脸通红。

    “整个客栈,谁没听到?你说我两个弟子,哪个不比秦可兰强?你为何只要那秦可兰,却对我那两徒儿如此绝情?”

    众人也算听明白了,这小子不是什么淫贼,可是比起淫贼更加可恶,处处留香,自命风流。

    不过这也算是一种资本,毕竟不是谁家的弟子,都能让七秀女子倾心,而且一次还是俩,凭这点就足以让在场的少年侠客们垂首相拜。

    当然了,这种资本白晨也不想要,心中后悔当初怎么就和那两个七秀丫头纠缠不清。

    梅绛雪这是在为自己的弟子泄愤,梅绛雪脸上那个气。

    “当时我听说你接了个任务,你与唐门沐婉儿两人前往凉州,心想着你若是死在神策军手中也好,省的我那两徒儿还痴念着不放,偏偏你这小子命硬的可以,七星中的四个,全部折损在你手中,你怎么就不痛快点死了?”

    众人听到这话,全都变色哗然,燎王麾下七星之名,谁人不知无人不晓。

    就算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人,如果遇上了,也未必可以全身而退。

    可是白晨居然杀了其中的四个,每个人看向白晨的目光全都变了。

    梅绛雪冷哼一声:“你们还不知道吧,此人最近可是出尽了风头,神策军发疯一样寻他,万金悬赏他的脑袋,当真值钱的很。”

    .........

    这是本月的最后一个公众章节,过了凌晨后将要上架,战斗即将开始!真正的战斗……你们与我同在。

    或许作为读者,你们或许无法感觉到,即将上架带来的压力,想到首订成绩,想到新书月票,心中就是一阵彷徨与迷茫。

    本书上传4周,收藏和点击一直都保持不错的势头,不过比起正常的推荐少了2个,所以收藏与其他优秀的新书相比,还是有些差距。

    可是我相信每一个读者,我相信凝聚的力量,我相信你们可以带来奇迹,我也期待着你们给予我的奇迹,我也会为你们创造奇迹。

    战斗的号角吹响之时,便是爆发之际!

    用白晨的一句口头禅: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罪恶之城重生之恶魔猎人暴力牛魔王武神空间官路逍遥史上第一祖师爷铁胆神侠举世无神魔纵三界鸿元无始布衣神王媚夜行歌:血吻刀破玄天九鼎大巫龙璧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