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神曲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汉宝   书名:移动藏经阁_移动藏经阁无弹窗_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

    白晨在众人的怂恿下,半推半就的被拉到舞台上。【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程仙依笑容如媚,眼中星辰点缀:“白公子,不知道你选何曲,可需要仙依为你配琴?”

    白晨看着舞台下众人,挠了挠鼻子,他倒是会唱一些曲目,歌声还算可以,至少找的到调子,只是与程仙依那种绕梁三日的歌喉,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额……程姑娘琴技在下佩服,不过在下所选的曲目,程姑娘怕是不会。”

    白晨本来只是说实话,可是这话一出,别说舞台下众人,就连程仙依都不干了。

    程仙依对自己的音律天赋,一向自信了然,她自问只要不是那种上古绝曲,自己都不会陌生,哪怕是再生僻的曲目,她也自信能够奏上一曲。

    可是白晨这话,居然在怀疑她的音律。

    “小子,你算什么东西,你居然敢怀疑程仙子的仙音。”

    “就是,让你上台,你真以为自己真能与仙子相比了么?”

    舞台下的那些少年侠客,倒是有不少人,可是程仙依的忠实粉丝。

    而且不少生面孔,他们可不知道白天的时候,白晨大闹绣坊。

    白晨无奈的耸耸肩,程仙依此刻已经激起性子,带着几分脾气道:“白公子多虑了,仙依虽然不敢说通晓天下曲目,不过倒也晓得七七八八,若是白公子放心,仙依倒是想听歌伴旋。”

    “那好吧……”白晨苦笑,他原本只是想自己献丑一次。

    既然程仙依愿意陪着自己一起丢脸,那就随她吧。

    白晨的目光看向梅绛雪,梅绛雪那戏谑的目光,让他很不自在。

    盼不到我爱的人。我知道我愿意再等。

    等不了爱我的人,片刻柔情他骗不了人。

    我不是无情的人,却将你伤的最深。

    我不问我不忍,别再认真,忘了我的人。

    白晨选这首歌。自然是为了某些喻为。

    不明者只是觉得这首歌的旋律奇特,从前闻所未闻。

    明者却是心中迂回百转,绕心难违。

    程仙依傻眼了,她自信满满抚琴,自信能跟的上白晨的旋律。

    可是白晨所唱的歌,完全是她从未听闻过。更遑论配合。

    歌声不算如何优美,可是旋律却是妙不可言,再配以意喻非凡的歌词,让人听一遍便铭记于心。

    沐婉儿的心情,却被白晨的歌声牵引进去,心中百转千回。

    梅绛雪却认为。白晨之所以选这首歌,分明就是送给自己的两个弟子的。

    再想白晨的急才与这陌生的旋律,梅绛雪第一反应就是,这首歌是白晨临时编曲的。

    一曲唱尽,舞台下众人一片寂静,静的可以听到针落地声。

    即便是程仙依,也不得不鼓掌。

    “白公子的歌喉的确不佳。不过这首歌朗朗上口,旋律更是奇佳,真乃上佳的曲作。”程仙依直接点明白晨的嗓音,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不过能够听到这种未闻过的歌曲,倒也不枉他站在这擂台上。

    程仙依笑容依旧,目光闪烁不定的看着白晨:“白公子这首歌是献给谁的?”

    “给我自己的。”白晨硬着头皮道。

    “白公子,可否为仙依作一曲?”

    “来酒!”白晨当年也算是一代麦霸,如今唱了一首,也有些意犹未尽。

    在K房中,有歌自然也要有酒。

    王不一抬手便将一壶酒投上舞台。白晨一手接过,仰头长吟一番。

    “在下便为仙子献上一首《笑红尘》。”

    “仙依洗耳恭听。”

    舞台下众人也是拭目以待,不得不说,白晨先前那首歌,的确有些惊艳。

    虽然歌词略显直白。不过旋律却是朗朗上口,让人无法释怀。

    红尘多可笑。

    痴情最无聊。

    目空一切也好。

    此生未了,心却一无所扰。

    只想换的半世逍遥……

    (就不多叙歌词了,大家都懂的。)

    这首笑红尘曲风潇洒自然,若是女子来唱,更能唱出其中神髓。

    不过由白晨唱来,也是足以引人入胜。

    歌词中悠扬的是对情爱的不屑,生死看淡,名利成空。

    在场每个人都听的如痴如醉,这歌词这旋律太美。

    人之所以觉得触动心灵,是因为各自都有牵挂,有牵挂才会向往词中意境。

    只是这种意境,非常人能够奢望的,正如歌词中所叙,只能在梦中回味。

    可望不可及,这才是最值得人所留念。

    曲终音尽,掌声雷动。

    即便是一向冷淡的梅绛雪,都忍不住拍案叫绝。

    “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舞台累呼声雷动,众人都已经欲罢不能。

    两首歌,两种截然不同的意境,两种风格迥异的曲风。

    第一个曲风温婉明亮,就像是讲述了三个年轻男女对情爱的纠缠执着,爱恨别离鲜明却又难分难舍。

    甚至所有人都在心中想,若是他们身处其中,又如何自理。

    第二首则是唱出了潇洒的人生,纵横江湖洒脱的快意。

    只是,所有人都明白,人这一生,谁都无法做到如此潇洒。

    可是越是得不到,越是显得弥足珍贵。

    比之第一首尤有胜出几分。

    “白晨,众意难拂,本宗也很想再听一听你的脑袋里,还装有什么东西。”

    “不知道前辈想听什么样的曲风?”

    “哦?难道你不止一首么?”

    “但凭吩咐。”

    “你先前的两首歌,一首情恨绵延,一首潇洒快意,与你的性格不尽相同,我现在要一首豪迈畅快的。”

    “酒来!”白晨大喝一声。又是一壶酒。

    不过白晨饮了两口,却大呼不过瘾:“来烈的,最烈的酒!!”

    这时候,一个葫芦丢到白晨手中,坐在最角落的高飞微微额首:“若是白兄不怕辛辣。便试一试我自己酿的千年。”

    白晨酒力不高却好酒,千年入口,喉咙就像是要燃烧起来般,心血都在这一瞬沸腾。

    只是辛辣之后,又有淳厚酒意回笼。

    白晨的脚步已经开始颠,身子摇曳不定。

    众人都在怀疑。这种酒态下,白晨是否还能唱。

    傲气傲笑万重浪。

    热血热胜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

    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誓奉发自强做好汉。

    做个好汉子,每日要自强。

    热血男子热胜红日光……

    一首男儿当自强唱罢,所有少年侠士便如被点燃了浑身热血一般。

    在他们看来,这世上再没有一首歌,能够比之这首。

    歌词恢宏壮阔。歌声苍劲浑厚。

    再加上白晨本身就已经带着几分醉意,酒烧人心,最燃人志。

    曲音落幕,众人依然回味无穷。

    当世名曲都出自一些风流才子之手,所以曲风多是偏向抒情文采流向。

    很少能有这种大气魄的曲风,不是那些才子不愿写,是写不出来。

    心无大气磅礴。如何能写出这种高亢激昂。

    当然了,各人有各品,有些人还是钟爱笑红尘,有些人则是偏爱男儿当自强。

    一首潇洒一首澎湃,各有长处,难分伯仲。

    程仙依走到白晨身边,清音妙语:“七月七秀坊铭舞动剑器,请君务必来前来。”

    “额……”

    白晨此刻脑袋有些混,酒劲上头,没说一句话:“抱歉……这酒……”

    白晨突然狂奔出绣坊。找了个角落,吐了一地污秽。

    白晨一走,这酒宴就清静许多。

    原本众多侠士也有些准备,打算在七秀众多莺燕中一展所长。

    如今被白晨唱了三首歌,恐怕早就勾走所有七秀女孩的心。现在上台恐怕也只会拿来与白晨做比较,谁也不愿上台。

    这时,一个熟悉的铃声响起,白晨的脚步有些颠簸,彷如走在云端中。

    只是本能的顺着铃声跟去,朦胧中,只见一群人在前方走动。

    “公主,我们被人跟踪了。”阿花伏在阿古齐兰的耳边,同时目光向后瞥了眼。

    阿古奇兰微微点头,虽然身后那人,步履无章,看似醉汉漫游,可是其气息浑厚,显然是先天高手。

    此刻已经入夜,街上行人稀少,一个先天高手跟着自己这么一大波人,明显意图不轨。

    “先别惊动他,将他引到客栈才好下手。”

    队伍很快就转变方向,向着客栈的方向走去。

    白晨的意识模糊,只是觉得铃声熟悉,还有那个身影像是在哪里见过,本能的跟随前方的脚本,脑子里则是浑浑噩噩。

    “苗斋,好奇怪的牌匾……”

    白晨看着那波人进去,再看这屋大门开着,应该是一家客栈,想也不想就跟了进去。

    可是,刚进大门,突然感觉背后一股巨力袭来,一股脑便趴在地上。

    几个苗人汉子立刻扑上去,一把将白晨摁倒在地上。

    白晨神志不清,看着那脸庞,与阿古朵极其相似。

    “阿古朵……呃……阿古朵,我想你了……”

    白晨想将那脸庞握住,可是明明近在眼前,却怎么也抓不到。

    “阿古朵?”阿古奇兰看了眼身边的阿花:“难道他认识我族中的人,错将我认作他人?”

    阿古在苗人中的意思是蛇神,同时也是个姓氏。

    而且阿古奇兰所认识的人里,阿古姓氏的人,都不是普通人。

    所以当下起疑,不过想了想,又觉得不可能。

    “阿花,你可知道我族人之中,有谁名叫阿古朵?”

    阿花托着下巴想了许久,然后摇摇头道:“没有,阿古是王姓,公主您的家族成员,总共就那么多人,阿古朵应该是个女子的名字,若是有人名叫阿古朵,阿花一定知道的。”

    苗人一向是女尊男卑,不论南苗还是北苗都是女子继承上位,男子辅佐外政。

    而阿古王族总共几十口人,女子更是只有寥寥几人。

    所以外人想要冒充阿古王族的成员,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对了公主,会不会是哪位王族的大人,在外行走的时候,用的假名?”

    “有这个可能。”阿古奇兰点点头:“那便将他浇醒,我要问他。”(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罪恶之城重生之恶魔猎人暴力牛魔王武神空间官路逍遥史上第一祖师爷铁胆神侠举世无神魔纵三界鸿元无始布衣神王媚夜行歌:血吻刀破玄天九鼎大巫龙璧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