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谎言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汉宝   书名:移动藏经阁_移动藏经阁无弹窗_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

    白晨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吊在一个刑架上,四肢无力。【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众人围拢下,一个美丽少女正跷腿坐在后方,身边跟着一个可人的小丫头。

    这女子朱颜玉润,头上带着厚实的银冠,身上的苗服五彩斑斓,充满了异域风情。

    唇红齿白,翘挺的小鼻子,特别是那双眸子里,像是有蝴蝶翩舞,饶有兴致的看着白晨。

    女子身边跟着一个女仆,也是相似打扮,只是少了几分尊贵,脸上稚气未脱,小脸蛋娇俏可人。

    一时间,白晨看的有些痴了,这女子与阿古朵有几分相似。

    或许是因为他们都是苗人,又或者服饰装束相近。

    “若是阿古朵长大了,或许也有她这般娇媚。”

    啪——

    女子手中银鳞鞭抽打在空气中,发出一声响亮的声音。

    女子腾的站起身,慢悠悠的走到白晨面前。

    “汉唐小子,你是什么人。”

    “什么什么人?你觉得我是什么人?”

    白晨直勾勾的看着阿古齐兰,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贪婪。

    “我觉得你不是人。”

    阿古齐兰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匕,轻轻的在白晨的胸前划过,眼中厉色一闪:“若是你再敢在我面前刷小花样,我便让你当不了人。”

    “好吧,你要说什么,在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尽无不虚。”

    “这还差不多。”阿古齐兰满意的点点头,心里想着,汉唐的男人都这么没骨气,只要自己略施小小手段。就能把他吓得魂不守舍。

    “不过在下有个小小的请求,还请姑娘答应。”

    “你有什么请求?”阿古齐兰眨了眨眼睛,歪着头看着白晨。

    “在下想知道姑娘贵姓芳名。”

    “阿古齐兰,你问这做什么?”

    “哦,阿古齐兰……”白晨想了想。又问道:“那你家中可有姐妹?”

    “有个姐姐。”

    “那有没有亲戚叫做阿古朵的?”

    “没有。”

    “那会不会是有什么流落在外的亲戚,是你不知道的?”

    阿古奇兰歪着头想了半天,然后摇摇头道:“这个嘛……我也不知道。”

    “齐兰姑娘是从哪里来的?”

    “南苗,阿瓦寨。”

    “今年芳龄几许?”

    “十七岁。”

    “来沧州几天了?”

    “昨天刚到。”

    “玩的可尽兴?”

    “本姑娘不是来玩的。”

    “那来做什么?”

    “当然是……等等……你问这么做做什么?明明是我问你,为什么变成你问我了?”

    阿古齐兰惊怒的反应过来,满脸羞红:“姐姐说汉唐人狡猾。果然不假。”

    白晨饶有兴致的看着阿古奇兰,这个小姑娘天真的可爱。

    “齐兰姑娘肯定想问,我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哪个地方的人,来这里有什么目的。我叫白晨,清州清水镇来的,家有良田千亩,一日遇到一个算命先生,那算命先生说我在这沧州内,会遇上我的红颜知己,我就来这沧州城了。结果就遇上了齐兰姑娘,那算命先生果然没有骗我。”

    “我才不是你的红颜知己。”阿古齐兰愤愤不平的解释道:“你这人怎么这么笨,算命先生的话也能信,多半是碰上了江湖骗子。”

    “是吗?还是齐兰姑娘聪明,我遇到的那个算命先生说我遇到的红颜知己来自南方,今年一十有七,家中排行老二,身份尊贵,貌若天仙下凡,在下本来怀疑。是否真有此等好事,如今想来也是,哪里有这么好的事。”

    “呀,那个算命先生真这么说?”

    阿古齐兰睁着大眼睛,一脸的不敢相信。

    “是啊是啊。请姑娘帮我松绑,我这便回去找那骗子算账。”

    “哦。”阿古齐兰立刻上前,一身手便将绑在白晨手脚的绳子扯断,力道相当不俗:“那个骗子……那个算命先生也不一定是骗子,你还是别去找他算账了。”

    “小姐,这人是在骗你的……”阿花大叫起来。

    “骗人,他哪里骗我了?”

    “他刚才问了小姐你的名字来历,所以才故意说出那些话,肯定是没有什么算命先生的。”

    “啊……是啊,你这骗子。”阿古齐兰愤恨不平,又把白晨推回原来的位置,重新把白晨的手脚绑上。

    白晨看的这对小主仆,煞是好玩,也就任由她们捆绑。

    不过眼珠子在阿花身上不住的打转:“你叫阿花?”

    “哼……收起你的口水,本姑娘才不会上你的当。”阿花一脸得意,刚刚识破了这个汉唐小子的诡计,心里那个得意。

    “你和我妹妹真像。”白晨双眼隐有泪水打转。

    “你这人怎么哭了?”阿古齐兰大眼睛看着白晨,一脸的迷茫。

    “没,想起我那可怜的妹妹,若是现在还在,也有阿花这么大了吧。”

    “你妹妹怎么了?”阿花心头一颤,看到白晨这般模样,哪里还恨得下心,心里的提防也减少几分。

    白晨的眼泪鼻涕齐飞,一把辛酸泪挂在脸上,眼中多了几分深邃:“那时候家里很穷,我与妹妹相依为命,我记得那次在街上,妹妹看到一个小玉镯,很是喜爱,可是妹妹知道家里穷,买不起那个玉镯,所以没有说出口,可是我知道妹妹一直想要,我便日日夜夜去山上打猎,只为给妹妹买来那个小玉镯子,半年的时间,我终于攒够钱了,那天大雪封山,我为求妹妹高兴,冒着风雪赶去镇子上,欢欢喜喜的买来那镯子,赶着夜路回到家中。可是当我推开家门的时候,发现房门没有锁上,家里有狼出入的痕迹,还有血迹……在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妹妹。三年来,我走遍了大江南北,只为寻到妹妹的踪迹。”

    阿花与阿古齐兰听完白晨的故事,已经满脸梨花带雨。

    “小姐,这个人好可怜,我们放了他吧。”

    看着两个女孩泪眼婆娑。白晨都感到深深的罪恶感。

    只是两人越是如此,白晨的兴致越高。

    长叹一声:“我知道她还陪着我,每当我想念她的时候,她就会在我耳边轻声呼唤,我没有死,请不要为我哭泣。我是轻盈的风,吹过白雪皑皑的冬天,我是轻柔的雨,落在金色的麦田上,我是幽静的晨曦,等待朝霞的照耀,我是闪烁的星辰。万家灯火中等待黎明……不要为我哭泣,我不在那里,我从未离去。”

    “哇啊……”阿花已经失声痛哭起来,就像是感同身受,心如刀绞。

    阿古奇兰一边哭,一边帮白晨把绳子松绑。

    “你是好人。”

    白晨张开双臂,看着两个女孩:“能让我抱抱吗?我想妹妹了。”

    哇的一声,两人不约而同的投入白晨怀中。

    苗人女子本就不似汉唐女子那般矜持,如今白晨又以妹妹之名。

    白晨轻轻抚摸着两人脑袋,嗅着从两个花季少女身上散发的淡淡幽香。心中升起一阵罪恶感。

    “你一定会找到妹妹的。”阿花抬起头,眼中还带着泪花,认真的说道。

    “你们真好,若是能当我妹妹就好了。”

    “我就是你妹妹,在你没找到妹妹前。我们就是你的妹妹。”阿古齐兰决然说道。

    在两个女孩的掺扶下,‘虚弱’的白晨慢悠悠的从地牢走出来。

    在苗斋内的苗人不少,不过每个人看到阿古齐兰,都露出尊敬的神色。

    白晨心里暗自揣测,阿古奇兰的身份不凡。

    两人扶着白晨,坐到店内的桌子前,两个小女孩围着白晨。

    “哥哥,你来沧州做什么?”

    “寻找漂泊的心能够停靠的港湾。”

    “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白晨站起来,长叹一声:“相逢何必曾相识,他日希望你们还能记得,在沧州城,有一个陌生的哥哥在看着你们。”

    “哥哥,你要走?”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江湖。”白晨慢慢的走到门前,回眸一道深情目光:“珍重。”

    “哥哥,我们还能再见吗?”

    两个女孩追到门外,白晨又是回眸一笑:“江湖再见!”

    两个女孩一直看着白晨的身影,消失在茫茫人海,心中一阵空荡荡:“江湖再见。”

    “对了……哥哥身上的十香软骨散还未解掉,他这样走没事吗?”

    白晨走的急,本不想过多牵挂,就连身上的毒都没来得及解。

    他是不得不走,自己这谎话说的,连自己都为自己脸红。

    一旦被拆穿,谁知道这两个暴怒的小丫头会不会撕了自己。

    突然,一道饱含杀意的目光从身后射来。

    白晨心头一颤,不会是那两个小丫头识破真相追来了吧?

    “你倒是能耐,一夜未归,便骗的两个女孩以泪相送。”沐婉儿的声音如刺骨锋芒。

    白晨吓得冷汗淋漓,这时候沐婉儿要整治自己,一根指头就能虐死自己。

    白晨勉强的回过头,露出尴尬之色:“我这是死里逃生,沐姑娘大义,临危救助。”

    “说吧,又是怎么回事?”沐婉儿倒是很期待白晨昨夜的‘奇遇’。

    白晨只能尴尬的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沐婉儿已经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同时又没好气的瞪了眼白晨,两个天真的苗人小丫头,被白晨骗苦了。

    “你快帮我看看,我现在真气难调,四肢无力,走几步路就喘的不行。”

    沐婉儿看了眼白晨:“只是普通的十香软筋散,休息一日就好。”

    “那两个小丫头你也见到了?”

    “远远的看了眼,怎么了?”

    “你有没有觉得,阿古朵与其中一个女孩很像?”白晨认真的看着沐婉儿。

    “没看清,不过我觉得你是相思过度了,阿古朵已经死了,那两个苗人女孩又如此天真稚气,所以你理所当然的把她们当作阿古朵,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也许吧。”白晨甩了甩脑袋,将脑中的思念甩掉。

    对一个**岁的女孩念念不忘,这已经是相当不正常了,如今见谁都觉得像阿古朵,自己这病不轻啊。

    这时候,白晨突然感觉一阵心悸,从背后传来一股刺骨之痛。

    “我突然觉得心痛。”

    只是白晨话没说完,身体猛的被身边的沐婉儿一拽,一道银光从白晨身边划过。

    沐婉儿惊怒的看着白晨,白晨的脸色苍白至极,嘴唇微微颤抖。

    一把钻心匕首正刺在他的背心,不心痛才奇怪。

    一个路人打扮的男子,突然亮出兵器,朝着两人袭杀过来。

    “绝杀门!”沐婉儿掌心一伸,射出一支袖箭。

    PS:汉宝不敢说爆发的这几章是今天呕心沥血码出来的,其实前几天就在酝酿之中了。

    可是每一个字都是诚意十足,每一章都是心血凝结。

    借用一位书友的签名来说:你若不离不弃,我便生死相依。

推荐阅读:罪恶之城重生之恶魔猎人暴力牛魔王武神空间官路逍遥史上第一祖师爷铁胆神侠举世无神魔纵三界鸿元无始布衣神王媚夜行歌:血吻刀破玄天九鼎大巫龙璧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