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6-3537女孩生猛(求月票)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陈风笑 书名:官仙_官仙无弹窗_官仙最新章节

    原创3536章女孩生猛(上)

    豪言壮语好下,可是真想兑现的话,还有太多的路要走

    第二天时近午的时候,南宫毛毛打来了电话,说是养娃娃鱼的专家已经联系好了,那边说了,包吃包住报销车马费,再给五十万,他们会来北崇会诊,而且保证有合理化建议。【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至于说后期的培训和技术支持,费用是另算的,也就是说,只会诊就要花五十万。

    这个费用……说来也不算高,不过总给人一种唯利是图的感觉,还是南宫说出了其的缘由:这帮人也去其他的地方会诊过,不过会诊之后,就没有然后了。

    说来说去,还是这个手续太难批了,专家们发现自己的会诊都是无用功,太多的建议和研究,最终都无法转化为生产力,那大家就按市场规矩来——该收的费用直接收,而且绝对不优惠,也省得白忙一场。

    至于当地政府夸口有这样那样的关系,一定能跑下娃娃鱼项目,专家们直接就无视了——这么说的人多了去啦,等你能跑下来再说吧。

    “这么说倒是正常了,”陈太忠能理解这个理由,事实上这是立项的时候常见的事情,专家的会诊和建议是必须的,有了这个才能申请立项,而不是立了项再去找专家。

    似此一来,像娃娃鱼养殖这种铁定不可能过的项目,专家们不愿意瞎耽误工夫,直接划出门槛来,倒也是情有可原,“其实他们要的这钱,并不算多。”

    “给太忠你办事,那自然是成本价了……我跟他们说了,这是我兄弟的事儿,”南宫毛毛干笑一声,顺便就摆一下功——换了别人,这价钱真的都谈不下来。

    说完这些。下一刻他话题一转,“太忠,听说你把新华北报的人给打了?”

    “这才是扯淡,”陈太忠不屑地笑一声,“他们胡乱报道,被拐卖孩子的家人受不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有人可不这么认为,”南宫毛毛用告诫的语气发话。“新华北报的老总昨天说了。有些人是通向民主自由的绊脚石。”

    “你让他当着我的面说一句试试,”陈区长并不在乎这个威胁,“我打烂他满嘴牙。”

    正月十五终于是如期来临了。零三厂的人在前一天将焰火运了过来,在现场调测安装,不过陈区长一大早去了趟杨家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是接姜丽质去了,从海角省会绕云到北崇,其实比从朝田过来还要近,姜同学说她六点半动身,陈太忠驾驶着他那辆老旧的桑塔纳,早早地跑进海角接人。

    两人在一个路口汇合,相遇的时候差不多就是八点半了,姜丽质这女孩儿也着实生猛,居然一个人就驱车赶了过来——这让陈太忠想到了初见她的时候。她也是一个人在高路的收费口搭车。

    汇合之后,两辆车一前一后向北崇驶去,小姜同学会作怪,两辆车隔着二十来米,她也拨个电话给前车,“最近想我了没有?”

    “想啊,天天想呢。”陈区长的嘴巴自然跟得上,他很关切地表示,“你小心点开车……今天过来,是打算吃独食吗?”

    他的女友里,姜丽质是特点很明显的。其最大的特点,就是不吃醋。而且非常介意他能不能雨露均沾,眼下居然单人独车前来,所以他有这个玩笑。

    小姜同学的思维,却是跟旁人不同,她很愕然地发问,“你现在才想到问我这个问题?”

    我是真的忙啊,也就是事到临头,才随口这么一问,陈太忠心里暗叹,不过很显然,他不能这么回答,所以只能苦笑一声,“我以为你是关心杨家的小姑娘,所以没多想。”

    “逢年过节的时候,我最不喜欢一个人过,可我妈的心情总是不好,”姜丽质幽幽地回答,“这两年她有邹叔叔,我也有自己的地盘了,当然没必要找别人了……你说是不是?”

    “嗯……欢迎来到你的地盘视察,”陈区长干笑一声,“好好开车。”

    车到北崇的时候,就是十点了,陈太忠也不避讳什么,众目睽睽之下,带着她来到了杨家,大妮儿拄着一双小小的木拐,在院子里陪着弟弟玩耍——木拐是杨伯明的徒弟做的。

    “大妮儿,过来,”陈区长笑眯眯地冲她招一招手,“有阿姨来看你了。”

    大妮儿正拿甩着木拐吓唬弟弟呢,见到陈叔叔来了,先是一笑,待见到他身边有个陌生的阿姨,单腿猛地一跳,就躲到了弟弟身后,警惕地看着对方,身子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着。

    “有我在,你怕什么?”陈太忠眉头一皱,绷着脸发话了,“站出来,这个阿姨敢欺负你,我就帮你打她。”

    大妮儿眼睛转一转,终于是克服了心里的恐惧,拄着颤抖着拐杖跳了出来,却是把弟弟挡在了身后,“陈叔叔,我知道你喜欢我。”

    你这个措辞在这时候说……真是有点那啥,陈区长尴尬地摸一摸下巴,“陈叔叔当然很喜欢你,阿姨也很喜欢你。”

    “阿姨可是给你带了好玩具,”姜丽质从手包里摸出一个非常精致的布娃娃,大大的眼睛,漂亮的公主裙,脖子里还有一条细细的项链,她笑吟吟地看着小女孩,“喜欢吗?”

    杨大妮儿看着布娃娃,眼睛里都要冒出火了,不过最终,她还是咽一口唾沫,“喜欢……妈妈也会给我买的。”

    “好吧,那阿姨就把娃娃放在这里,让你的弟弟玩,”姜丽质一点都不着恼,笑眯眯将布娃娃放在院子里的石碾子上,然后侧头看一眼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今天我来的不是时候,她现在对陌生人的戒备心,依旧很强……咱们还是离开吧。”

    “看来你今天是白来了,”陈太忠嘴角扯动一下,也是低声回答,“跟我打猎去吧。最近临云出野猪了,运气好的话,没准能撞上一只。”

    “我没有白来,”姜丽质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一回生二回熟,就算她不以为然,以后也会知道的,有一个阿姨曾经关心过她。”

    “希望她能理解你的苦心吧。”陈区长不以为然地笑一笑,一边说一边向门口走去,“可惜的是。她连你送的布娃娃都不喜欢……大妮儿,我走了啊。”

    大妮儿站在院子里不做声,依旧警惕地看着姜丽质。她身后的小男孩则是蹲到地上,捡起一节废弃的电池,兴高采烈地摔打着。

    “她会喜欢的,”姜丽质却是一点都不着恼,她笑嘻嘻地挤一下眼睛,“咱们走出去以后,悄悄回来看一眼,她一定在玩那个布娃娃,孩子也有自尊心……你要不要打个赌?”

    那肯定的嘛。你都走了,她还不敢玩吗?陈太忠觉得一旦打赌,自己是必输无疑,不过看到小姜这么开心,他点点头,“赌就赌,你要是输了呢?”

    “我要赢了的话。今天你要好好陪我,”姜丽质的眼波流转,脖颈和两颊也微微泛起些红晕来,“这是我赌赢的,你得跟望男姐她们解释……我不是吃独食。我是赌赢了。”

    “好吧,其实你就赢了。”陈区长一听,真是食指大动,他摩拳擦掌地表示,“你是靠实力赢的,我这人讲道理,愿赌服输,那就……今天午兑现?”

    “我都没说怎么陪你呢,”姜丽质见他这猴急样,一时大窘,她心里早就认定了,可是想到午就要如何如何,身边又没有相熟的姐妹,禁不住就忐忑了起来,“没准我会输。”

    “你怎么可能输?你赢定了,”陈太忠急了,他相信自己两人一旦离开,大妮儿肯定要抱着布娃娃玩,女孩儿总是挡不住精致、漂亮娃娃的诱惑,“要不咱们现在回去看一下?”

    “不用了吧?”姜丽质嘴上这么说,心里也有点悻悻,总觉得自己的一番好心,被一个小娃娃糟蹋了,感觉他手上用力,只能半推半就地到门口偷偷瞄一眼。

    “好像是……我赢了,”陈太忠看着院子里的情形,愕然地张大了嘴巴。

    大妮儿居然把那布娃娃……扔在了湿乎乎的地上,拿着拐杖一下一下地轻戳布娃娃,看力道是有点舍不得,看着她紧紧抿着的嘴角,却又是比较坚决。

    奇怪的是,她的眼还含着眼泪,轻戳几下之后,泪珠扑簌簌地落下,搞得她的弟弟放下了手里的电池,讶异地侧头看她。

    “哎呀,”陈区长苦恼地叹口气,“这孩子,啧啧……心理扭曲得太狠了。”

    “你说错了,她是喜欢上你了,真的,”姜丽质轻喟一声,她太明白这种小女孩的心理了,“她觉得我抢走了你,连带着把布娃娃也恨上了。”

    陈太忠登时就无语凝噎了,好半天他才叹口气,“那个啥,这也太生猛了一点……你不觉得,我跟她有代沟?”

    “你还是好好哄一哄她吧,”姜丽质无声地笑一笑,“她其实也挺可怜的,不是吗?”

    “你这脾气,倒是真难得,”陈区长轻声嘟囔一句,心说这不吃醋,也得有个度吧?

    3537章女孩生猛(下)

    若不是姜丽质的到来,陈太忠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在北崇的淫威……嗯,是那个啥威望,已经到了相当的高度。

    小姜想来看焰火,他是一定要欢迎的,更别说她是想有人陪着过节,至于说别人会怎么看,他也想好了说辞:小姜是比较喜欢孩子的,听说了杨紫萱的惨剧后,执意要来看望一下——反正就是这么个理由,信不信由你们。

    不过说辞准备好了,却是根本没人多嘴去问,这女孩儿是怎么回事,两人在大街上公然走来走去,有人打招呼,可大家扫到那个女孩儿,也就是微笑着点头。

    到了午,两人在宾馆吃饭,廖大宝和李红星对她只做不见,白凤鸣过来的时候,倒是冲她点点头,“那辆海角的车,是小姜开过来的吧?”

    合着姜丽质春节的时候来过一趟,有人已经看到了眼里,现在又知道她是海角的人。大家也就不八卦她的身份了——这或者是陈区长在海角的孽缘,或者不是,很重要吗?

    有意思的是,饭快吃完的时候,隋彪居然很罕见地来了北崇宾馆,他在白凤鸣让开的座位处坐下,“太忠,李市长通知我了。下午要过来视察区党委。晚上观看咱北崇的焰火。”

    是通知的党委,而且是主动视察?陈太忠嘴巴一撇,心里就有了点猜测。“他是不是还要去人大看一下?”

    “没错,”隋彪点点头,这个节骨眼来视察。肯定跟下月底的选举有关,不过这些事情心里明白即可,没必要说出来。

    “呵呵,”陈区长听得就笑了起来,有意无意地看其他人一眼,“咱北崇放个焰火,还惊动了李市长,这倒是政府这边疏忽了,该先邀请一下市长观礼。”

    “阳州往年也不放焰火。市里放得起焰火的,只有铁路局和电信,”隋书记信口回答着,也是有意无意地扫一眼在座的人。

    “我吃好了,两位领导,我先走一步,”白凤鸣站起身。冲区长和书记点点头,就转身离开,李红星和廖大宝见状,也不敢多坐,起身告辞。

    那就只剩下姜丽质在场了。隋书记也不看她,对着陈区长发话。“下月初我要进京了,党委那边的事务,你帮着照看一下……”

    下月初就是两会了,相比陈太忠这假代表,隋彪可是实实在在的代表,要离开十来天,他现在这么说,也是对陈区长表示出一种姿态。

    陈太忠微笑着点头,却也没说别的,事实上他现在多少知道了一点党委的权力结构,党群书记赵根正同隋书记不对路——赵书记很早就向陈区长表示过善意。

    “一个小时后党委汇合,一起去接李市长?”隋书记笑着发问。

    “接人没问题,不过全程陪同,就麻烦隋书记了,”陈区长也笑着点头,如果可以的话,他连界迎都不想去,可是市里提前招呼了,他也不能不去。

    隋书记咂巴一下嘴巴,心里有一点淡淡的失落,他算是王宁沪的人,跟李市长不对路,以前北崇的张区长是李强的人,两人斗得相当地不亦乐乎。

    他可以去界迎李市长,也能全程陪同——表面章谁不会做?但是陈太忠不陪伴的话,他单独对上大市长,怕是……会比较被动。

    可是陈区长的回答也很正常,人大的主任是他隋彪,跟陈某人没什么关系,人家在党委陪同是必须的,去不去人大就是另一回事。

    沉默一阵,隋彪方始发话,“那晚上李市长观看焰火,就有政府这边安排了。”

    “这个好说,隋班长也一定要到场哦,”陈区长笑着回答。

    李市长是下午三点半下的高,区里的四套班子一起界迎,政协主席黎珏也出现了——这是一个既高且胖的男人。

    黎主席的身体不好,不但有心脑血管疾病,还有糖尿病,算是比较出名的药罐子,不过陈区长不会因此就不计较,他心里记得很清楚,你小子当初没有界迎我——身体不好,身体不好就可以界迎李强?

    李市长这次可不是一个人来的,跟他一起来的还有江峰和归晨生,以及阳州唯一的女性副市长谷珍,一辆警车打头,后面是一辆考斯特大巴。

    李强去党委只待了二十分钟,陈太忠跟在旁边也不说话,隋彪讲得多一点,其次就是党群书记赵根正。

    等他们去人大的时候,陈区长走上前告辞,说自己还有一些客人,晚上咱们再见好了,李强也没什么反应,只是微微点头。

    陈太忠没想到的是,走出去之后,他还真来客人了,汤丽萍开着一辆奥迪A6,已经来到了区政府。

    小汤同学不是一个人来的,她还带了两个女伴,那二位个头有一米七,相貌也说得过去,见到陈太忠从外面赶回来,她笑吟吟地打招呼,“陈区长,我带了两个同学过来,在你这里好好地考察几天。”

    “欢迎,”陈太忠瞥一眼旁边的姜丽质,发现她笑得甜甜的,心里就明白。估计她早就知道圆规腿要来了。

    一只羊是赶,两只羊也是放,陈区长心里一横,索性是豁出去了,就在政府院里,他走上前同汤丽萍握一握手,“汤总这次来,还是关于烤烟的调研?”

    “烤烟我问过了。利润不是很大。”汤丽萍很沉稳地回答,看来她是想在朋友面前,展示出自己新的形象。“除非由卷烟厂指定,由我来定点加工才行。”

    你跟谁学的这一套?陈太忠听到这个回答,真是老大不满意了。不过小汤既然想显摆,他也不好扫她的兴,只是淡淡地笑一笑,“这个再说吧……你们跟我来。”

    要说上午姜丽质的出现,大家都还不是很在意的话,这院子里一下出现四个美女,尤其其两个有模特的身材,真的是很扎眼,当然。大家并不知道,陈区长还真不认识那二位。

    陈太忠将她们带进自己的办公室,安排小廖倒水,自己则是在件柜里翻腾一下,才拿出一份件,递给汤丽萍,“你看吧。这是我们规划的项目,考虑一下自己想干哪个。”

    这个规划是最近才细化的,其有些项目是区里打算投资的,大部分却都是打算招商引资的——若是招不来资金,区里也就只能自己上了。

    不过所有的项目。都已经做得很细,包括投资额、建设周期、市场前景分析、北崇所占优势等。甚至有些都提供了选址思路。

    所以陈区长提供这么一个规划出来,不算是泄密,不过也不是什么值得鼓励的事情,毕竟对地方上来说,投资商能够自己带项目来,那是最好的。

    可是必要的项目引导,也是该有的,要不然就得地方上自己投资相应规划了,考虑到小汤的经验不足,他就拿出了件。

    汤丽萍和她的女伴,对这些真的不是很精通,她翻看一下内容,发现项目极多,也不容易记,于是提出个要求,“陈区长,我们能复印一下吗?”

    “这个……就不是很方便了,”陈太忠面现为难之色,苦笑着解释,“有保密条例的。”

    “哦,”汤丽萍听到这个就点点头,细细地看了起来,可是她的一个女伴眼睛一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小汤同学翻看了好一阵,不过以她的眼力,优选其的项目,还真是不容易,她最后发问,“陈区长你也知道我的资金情况,有什么比较好的建议吗?”

    “我要说的话,去干水泥厂就不错,”陈区长建议她,对时下的国来说,水泥厂确实是个不错的项目,“小到北崇大到全国,都在大力搞基础建设。”

    “你的意思是说……咱区里就能消化了这些产能?”那眼睛一亮的女孩插嘴问了。

    这帮女孩儿……怎么都这么生猛呢?陈太忠讶然地看她一眼,沉吟一下还是点点头,“如果质量达标,区里肯定优先支持本地企业。”

    “萍儿,我觉得这个就不错,销路有保障,”那女孩认真地跟汤丽萍建议。

    岂止是销路有保障,你打算的,就是让区政府直接采购吧?陈太忠将她的心思看得明明白白,所以他认为现在的女孩儿生猛——她的想法,跟小汤琢磨烤烟项目一样,都是想利用他这个区长的身份,靠着政策来赚钱。

    时下这么想的人,真的太多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可是这个意识,都已经被年轻女孩普遍接受了,陈太忠也不得不感慨……这真是个大变革的时代。

    汤丽萍倒是没有马上表态,因为她心里觉得,这水泥厂肯定到处都是灰尘,感觉不是很干净,反正晚上能跟太忠哥细细地商量,她不着急做决定。

    他们在商量投资项目的过程,也有这样那样的人进来请示工作,谈完就五点十分了,陈太忠跟她们出门的时候,那个女孩儿顺手悄悄地塞给他个纸片。

    陈区长慢走两步,看到手里是一张名片,他愕然地看一眼前面众女,微笑着摇一摇头,下一刻,他的手里有不起眼的粉末,窸窸窣窣飘洒在空气……

    ,召唤月票。)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超级强者 大圣传 无尽剑装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赘婿 首席御医 神煌 圣堂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圣堂 九星天辰诀 赘婿 天地霸气诀 胜者为王 仙府之缘 最散仙 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明朝好丈夫 误入官场 万界永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