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二-三章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陈风笑   书名:官仙_官仙无弹窗_官仙最新章节

    自打一进别墅,陈太忠的这一番心思,全用在看王启斌的笑话身上了,过了一阵他才反应过来,哥们儿好像面临着跟老王一样的问题?

    等他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汤丽涛已经迈着两条圆规一般的细腿,走到他身边款款地坐下了,伸手就去为他倒茶。【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这个老那看起来谨慎,做事大胆起来,还真有一套,想到这叮”陈太忠心里不得不服气,上次将汤丽静介绍给我是那私以情动人的方式,眼下给王启斌介绍小女孩儿,又是在这种不容拒绝的情势下。

    陈太忠非常清楚,那帕里不是一个好色的家伙,最起码人家侥俪情深琴瑟和谐,管下半身管得比较紧,偶有出轨多半也是受情势所逼而逢场作戏,就像他跟湘香的结识,也是受了段天涯的巴结人家高云风搂着个小明星走了,姓那的你还装什么,想表示自己洁身自好吗?

    那么,那处长一而再再而三地用女人拉近彼此的关系,想来也不是骄驴技穷,而是信手拈来的文章,什么叫人情达练?这就叫人情达练,说穿了无非是善用“时势,二字在合适的时机,合理地整合各种有利条件,以实现自己笼络人心的目的。

    这话说起来简单,做起来的话可就太难了,陈太忠自从近距离接触那处长以来,一直认为这个家伙挺厉害的,琢磨一下那处今天使用的手段,就越发地确定了这一点。

    我这算是给老蒙介绍了一个爱用脑子的主儿!善于隐忍,但是关键时刻,也能随手做出点不登大雅之堂的小动作。

    其实,在陈太忠心里,认为那帕里阶行的是术不是道,这是为人处事之术,属于技巧性的,而不是为人处事之道。

    术和道的区别,就是阴识和阳谋的区别,小聪明和大智慧的区别,老那对术的应用已经算是很纯熟了,但是对道的掌握还远远不够一或许,是那帕里从来没有走到过能以道制胜的那个高度吧?

    反正不管怎么说,那处长这份心机和厚黑,陈太忠是真的佩服,那么就少不得压抑了心中的那份焦躁,跟汤丽符说笑了起来。

    其实两人见面协,不止一次了,小汤更有靠上陈主任博出位的想法,不过,陈太忠对她已经毫不留情地开出了条件是的,这只是交易,不过小汤同学总是有点女孩子家的矜持,不肯被他看得轻贱了,所以两人至今尚未成就好事。

    事实上,撇开别的不提,陈太忠对汤聪菏还是有那么一点感觉的,只是他现在事务缠身,后宫也算相当庞大,雨露均沾都是不易了,还要考虑到责任问题,说句良心话,他喜欢女人,但是不喜欢麻烦,就这么简单。

    汤丽符对年轻的副主任也很欣赏,高大英武行事痛快出手阔绰,就,连做情人都能开出”一二三四五”的条件来,非常直接和霸道,浑身都散发着雄性荷尔蒙的气息,太有男人味儿了。

    所以,陈太忠不排斥跟她随便聊一聊,汤丽萍也愿意借此巩固一下两人的关系,哪怕就算不做情人,做个好朋友不是也不错吗?

    王启斌可是一直在观察陈太忠呢,等他意识到陈主任和这叮,年轻苗条的美女是素识,心里终于明白,自己是无法从这一滩泥滚中脱身了那处和小陈把自己的情人都暴露出来了,我想再独善其身都晚了。

    叫的外卖很快就送来了,那帕里和湘香也从厨房里端出几道小菜来,那处长是居家好男人,美女主播也是在北京独自生活过的,两人做菜还都是有两下子的。

    这算是小两口过日子吗?”陇惚间,王部长觉得自己有点赶不上社会的节奏了,敢冲郭宁生拍桌子瞪眼的那处长,居然也有如此温柔体贴的一面?

    你这样做公然养外室,还卿卿我我的,性质比嫖娼还要恶劣几分,不怕影响到家庭吗?东城区组织部长脑瓜胡乱地转动着,心中不禁生出一丝感慨,代沟果然是真实存在的!

    只是,酒菜一上桌,局面就变了,三今年轻女孩很乖巧地住嘴了,这里是三个处级干部说话的场所,她们私下里可以撒撒娇什么的,但是坐到桌边,就没有发言权了。

    事实上,那帕里也不想让王启斌感觉太不自在,他本是一番结纳之心,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就不美了,三个人就慢吞吞地谈起了最近发生在天南的一些事儿,说着说着,居然说起了吴言“这个女人真的了不得啊,这么年轻的副市长”

    感慨一阵之后,那帕里就」又缠住陈天忠,一定要让他讲一讲北京之行的收获,陈太忠说不得捡能说的说了一阵,到了最后,他猛地想起来贞事,于是看王启斌一眼,“戴主席借车给你来接我,什么时候约个时间,大家再坐一坐?””那好说啊”王启斌不疑有他,笑着点点头,事实上他今天借车的时候,戴复还打趣了他两句,要他一走要跟陈太忠处好关系~“有小陈招呼你,退休之前走到副厅也不是不可能的,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戴主席这话自是一番关切之意,可是王部长却偏偏听出来了,老领导这心里,是有贞吃味儿啊,人家陈太忠居然会让你接机,小王你这运气来了,城墙都挡不住。

    说是老领导,其实戴复跟王启斌是同年生人,眼下都是五十岁整,甚至戴主席还小王部长两个月,两人本来是同时没根儿了,可是眼下王启斌靠上这么一棵大树,戴复心里怎么能没有点感慨?

    “我跟戴主席借车的时候,他还说想抽个时间跟你坐一坐呢”王启斌笑着回答,戴复并没有这么说,但是他王某人不是忘本的人,而且他相信戴主席会很愿意跟陈太忠坐一坐“就是太忠你太忙了啊。””他知道老邦去东城区不知道?”陈太忠挺好奇这事儿,就想问一问,当然,他无意冒犯邓部长,可是这桌边坐着三个女人,有些称呼还是简化点比较好“你有没有主动汇报一下?””没有,就算老领导,有此话也不合适说,要不就是政治上不成熟了“王启斌笑着摇头,戴复心里有点不平衡,他怎么能再拿这种事来说?”反正我是什么样的人,戴主席很清楚。”

    他确实没办法跟戴复说,否则不但有卖弄之嫌,也是不稳重的表现,这跟是否尊重老领导无关,反正他就,一个心思,尊重与否是要看行动,而不是嘴皮子。”老邓去东城区了?”那帕里听得也是一惊,他堂堂的省委综合二处处长居然连贞儿风声都没听到“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昨天上午”王启斌笑着答他“这点事,也就是我们东城区当今事,那处你日理万机的,怎么可能注意到这种小事呢?”

    他这话一点没错,鸡飞狗跳的是东城区,别的县区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连一向跟他联系紧密的戴主席都没听到风声,更何况是省委办公厅的那帕里?

    ,1日理万鸡?”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接着卜哧一声笑出了声,大手在桌子上连拍几下,同时频频点头,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哈哈看来那处长很有必要调到扫黄打非办。””太忠,你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俗人,低级趣味的人”那帕里被他搞得哭笑不得,说不得抬手冲他指指戳戳“看这满脑门子装的都是什么啊?境界,境界太差了。””吹你的吧,比境界你还真不行”陈太忠毫不在意地摆摆手,你泡的是素波电视台的主播,哥们儿泡的是中心电视台的主播,就算是前主播,这差距也大了去啦,棵熊也是熊,浣熊也是熊,跟我得瑟你还差阴点。

    当然,这都是一些玩笑际了,下一贼他就又将目标对准了王启斌“唉,说起来老戴也是运气不好,要是蒋书记还在的话,那就又是一番局面了。”

    老戴协,是你叫的?王启斌心里悻悻地嘀咕一句,不过这私场合也无可厚非,这厮连邓健东都叫成老邓了,于是苦笑一声“调到天涯那也是正常的啊,好不容易天涯省出了窝案,要不然咱天南的副书记过去干纪检书记,天涯省的人也不会服气不是?”。”天涯省的窝案?”陈太忠还真没听说过这叮,典故,于是王启斌少不得解释一下,都走过去的事情了嘛,说一说也无妨。

    蒋世方当时在天南的处境不差,但是他上面有个蔡菲,资历和势力压得他死死的,旁边还有范晓军和吴敬华做小动作,下面的朱秉松也挺不含糊,他想要有所发展,必须得等到蔡书记退到二线去。

    所以,借着天涯那边出事,蒋书记活动着就走人了,撇下了素波的一干旧部,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不想进步呢?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敏锐触觉

    事实证明,蒋世方的选择是正确的,陈太忠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蒋世方若是留在天南,那么,到现在才轮到他惦记那叮,第三把手,可是后起之秀许绍辉也厉害啊,两人掐一下的话,谁输谁赢还真不好说~估计老蒋的底气还略略差一点。

    但是眼下,居然有他出任省长的传言了,大家也没觉得不合适,从这个角度上讲,蒋书记远走天涯无疑是正确的一步。

    那帕里不知道陈太忠此时提蒋世方有何用意,但是揣摩人心他是一等一的高手,听王启斌说完,笑着接口,“老蒋那人挺有魄力的,大家都说他做事雷厉风行,个人风格比较明显。”

    你直接说他做人强势不就,完了?王启斌看他一眼,也懒得辩解,而是不无遗憾地叹一口气,“唉,都走过去的事儿了。”

    咦?陈太忠听得奇怪,心说蒋世方开始活动来天南做省长了,你不知道也就算了,连戴复都不知道一这不太可能吧?

    你在戴主席眼里,还是份量不够啊,下一刻,他自认找到了比较合适的理由,也就死了那份试探之心,还是回头试一试戴复的反应吧。

    可是要试戴复的反应,那就宜早不宜迟了,陈太忠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间对省长的人选感兴趣了,在他心底深处,省委书记是谁,省长是谁都是无所谓的,与其关心那个还不如关心一下市委书记和市长~是的,那些人离他有点遥远了,等他这个副处升到需要关注省长和省委书记的时候,怕是最少还得三年。

    而市委书记和市长,不但直接领导着他,而且,他还能部分左右一下这两个位置的人选是的,陈某人很坚定地这么认为,哪怕是蒙艺离开了天南。

    大概还是不自觉地融入了官场中人的思维方式吧,想到这叮……陈太忠的情绪猛然间低落了下来,却也说不消楚这私感觉从何而来。

    见他兴致不高,那帕里就说起了邓健东到东城区委的事情,谈到这个话题,王启斌明显地激动了起来,非常夸张地描述了一下郭宁生的反应。

    看得出来,他对郭书记真的是恨入骨髓了,纵然是当着三个女人,也丝毫不掩饰对陈太忠的感激之情,“天忠,老哥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走着看就行了!”

    什么时候你当了我老哥了?这么一来我跟钟韵秋该怎么称呼啊?陈太忠笑所笑,我倒是忘了,老王不怎么能喝的,“都是自己人,从启斌部长你对老戴的态度,我就知道你这人值得一交。”

    这么一边聊一边吃,不知不觉就到了七点半,那帕里使叮,眼色,湘香就站起身开始收拾碗筷,小王和汤丽涛一见也赶忙帮忙,三叮,男人转身走到犬厅旁的小酒吧处,继续边喝边聊。

    王部长明显地有点兴奋过度,不但舌头大了,声音也大了,陈太忠和那帕里说点什么,声音小一点的话,他都要追问一句说了什么,听力下降,正是十足的喝高了的反应。

    不过,纵然高了一些,小王坐到他身边时,王部长也没有借着酒劲儿乱来,这就是所谓的酒醉心明,毕竟这不符合他五十年来一直坚持的道德观。

    要说湘香的这些朋友,还真是比较有眼色或者女主播提前提醒过吧?小王也是一副良家女子的模样,很温柔地劝王部长多喝一点茶什么的,亲近是够亲近,却是表现得就像王部长的夫人一般,并没有做出什么烟视媚行的样儿来。

    “蒋世方要回来做省长了?”陈太忠正掰着盘子里大杏仁吃呢,冷不丁地听到耳边传来这么一句,声音极低。”我”他一时没防住,登时就是一愣,旋即才回头看向那帕里,“我说老那,你的想象力,还真是够丰富的啊。”

    “你俩说什么?”王启斌是酒醉心明,但是这耳力跟不上了不是?说不得又大声问一句,那帕里冲他笑一笑,“一点私人的事儿,王部长你喝茶。

    “哦”王部长贞点叉,不再言语,事实上,他当着陈太忠还能自在一点,可对上这个那处长,却是很有点高深莫测的感觉,虽然他也明白,那处长是靠着小陈混的,但是他就是有这么一私感觉,也许是那处对郭宁生时太强势了吧?”这跟想象力无关啊”那帕里将嘴巴凑刹陈太忠耳边,轻声嘀咕,“你今天对蒋世方很感兴趣,可老蒋总不可能来天南做书记,那么他能做的,就是省长,这很难猜吗?””嗯?”陈太忠笑嘻嘻地看着他“你继续,还猜到了些什么?”

    “杜毅要做书记了”那帕里还真是才含糊,下一句猜得更准“碧空那边省长和省委书记全要动,咱天南不可能也是这样,要不然这动静就太大了又不是换届年,老蒋要来,那么老杜就升到书记了,这也很好猜啊。””我就说了这么一点点,你就猜到了这么多?”陈太忠真的挺佩服他,虽然这些因果其实并不难猜,但是那帕里敢大胆假设,这就,是敏锐的政治感悟性,而且,他只是多提了蒋世方两句,就那么两句啊“老那你真是人才!”

    “也就只跟你在一起,敢瞎猜一下,跟别人我哪儿敢乱说?”那处长微微一笑,不过那笑容里倒也不无得意“而且,太忠你是什么样的脾气,我还不了解吗?你才从北京回来,又提这私离得老远的人,肯定有原因嘛。””就这也算厉害了”陈太忠翘起大拇指表示钦佩,“不过这事儿没准,只能说他有意,能不能来天南,那还是两说呢”

    “怪不得你着急见戴复”那帕里看着他就笑,不过下一削,或许他觉得这么做不太厚道吧?于是又换上一叮,暧昧的笑容“听说你跟蒋君蓉很不对付啊,呵呵”

    “未雨绸缪嘛,这不是很正常吗?”搁在平时,陈太忠断断说不出这话来~太恶心人了,但是那处长既然表现出了极高的政治敏感性矛,政治素养,他当然也要表现得那啥一点,“而且,我以前也见过老戴嘛。”

    哥们儿的政治智商,也不比你差多少一没办法,陈某人的好胜心实在太强烈了一些。

    “这倒是,不过”那处长先是点头,旋即又沉吟一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还是低声嘀咕一句,“不过说实话,太忠,你身上老板的印记,实在太明显了。”

    “有你这句话,我就没有白帮你一场,哈哈”陈太忠等了半天,没想到居然等来这么一句话,禁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一边笑,他一边站起了身子,一时间竟是被这句话激起了不尽的雄心”好了,今天就到这儿了,再晚的话,就赶不上回凤凰了,过两天我再来素波看你。””太忠,你要走了吗?”王启斌耳朵再背,也听到了最后几句,说不得也站起了身子“好了,时间不早,我也该回了。”

    陈太忠很想就这么不管不顾地走出去一那样的话,哥们儿的背影一定傲岸无比!多牛逼啊!

    但是想一想那帕里今天维护湘香的苦心,心说还是帮着他拉王启斌下阴趟水吧,少不得侧头看看汤丽萍,笑着点一下头“我送小汤回,王部长你送小王吧?”

    送了四个人离去,湘香挽着那帕里款款上楼,轻声问一句“刚才陈主任笑什么呢?””他”那帕里停下脚步,犹豫了一阵,苦笑着摇摇头“他有病,别理他,唉”

    陈太忠当然不知道那处长在背后用这种方式赞扬他,将汤丽萍送到院门口之后,他才说要看着她进去之后就走,谁想汤丽符吩咐出租车司机一句“师傅,麻烦你再往前开上十来米”

    哎呀,这个……不好吧?陈太忠隐隐觉得,似乎有点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心说小白和小钟正在横山区宿舍洗白白等着哥们儿呢,你那斤”换个时间成不成?

    可是,想到身边两条圆规一般的长腿,他又禁不住有点心猿意马,登时胡思乱想了起来:那帕里知道中老年人喜欢丰满一点的,就给老王找了一个丰满的,哥们儿可是有处女情结呢,莫非这汤丽洋就」是……那啥?

    十来米的距离,滑行一下就」到了,汤丽游下车之际,拽一把陈太忠“陈哥你下来一下,我有点事儿跟你说。””不要了吧?”陈太忠嘴里说着不要,身子却是不由自主地跟她下了车。

    汤丽符从手包里翻出二十块钱,递给出租车司机,收了找回的钱之后,拽着矫情的那厮走了几步,到了一处阴暗的地方,方才缓缓发话,“我听到一个消息,不知道是不是对你有用,素仿好像又要卖了,听说买主是朱秉松的儿子朱亦凯。”

    啧,原来不是那啥啊,陈太忠心里登时轻松一下,奇怪的是,这轻松却是伴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失落,不过,在听到最后两句之后,他登时割皱起了眉头“朱秉松的儿子?”

    直到此时,他才想起来,小汤好像应聘进某叮,房地产公司了.

推荐阅读: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仙府之缘 赘婿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圣堂 九星天辰诀 赘婿 天地霸气诀 胜者为王 仙府之缘 最散仙 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明朝好丈夫 误入官场 万界永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