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5冷汗2276吴言上门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陈风笑 书名:官仙_官仙无弹窗_官仙最新章节

    2275章冷汗

    许纯良这次请陈太忠吃饭,并不是通过管理局的高处长,而是说哥俩有段日子没见了,要在一起坐一坐,顺便就科委最近的事情沟通一下。【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陈主任表示对科委的事情不感兴趣,但是许主任还就认住这死理儿了,而且很难得,比较中性化的某人居然释放出了王霸之气,“别说你还没去挂职,就算你去挂职了,只要关系不动,你就是科委的副主任,我倒是要看看谁敢歪嘴?”

    这话都放出来了,陈太忠也就只能舍命陪君子,官场里能交到这么个朋友,那也真的是足以令人欣慰了。

    有意思的是,他打听一下接待处的高翔,才知道许纯良跟高处长的关系也就那么回事,比一般人强点罢了,不过,许主任继续卖陈主任面子,“既然跟你是同学……嗯,同一届也算,那就叫过来一起坐一坐吧。”

    再加上从落宁赶回来汇报工作的李天锋,一桌人也就不少了,酒桌上的气氛不错,许纯良和陈太忠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主角。

    罗汉并不知道凤凰科委的一把手是许绍辉的儿子——这也很正常,没有人能了解到官场里的所有关系,而许纯良虽然算不上特别低调,却也不是高云风那种喜欢卖弄的主儿。

    这么一来,终于有好玩的事情生,许主任要陈主任去北京,找信产部活动手机批文,陈主任坚决不答应,还说纯良你在那儿又不是没人。

    许主任坚持自己的意见,因为他知道太忠在信产部有人,说你可以选择周六去周日回来,看到这厮如此“欺负”陈太忠,罗汉觉得自己有必要出个头——你不好意思直接跟自己的正职顶,那么换我来吧。

    于是,罗处长轻咳一声,“许主任,容我cha句嘴,太忠开学的时候就报到晚了,这已经让他很被动了,而且我得强调一下,他现在是处在培训期间。”

    单从字面上看,他这话说得并无不妥,但是,这是一个副处跟正处的交流,而此正处的副职又是该副处的同学,这就是大大的不妥了,其中指责的味道,非常浓厚。

    许纯良都被他这话说得愣了一愣,不过还是那句话,许主任做人原本就很纯良,当初是副处的他,就能撇开身份交好正科的陈某人,没错,他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

    然而,不管怎么说,眼下他级别涨了一点,又是一个部门的正职,掌控一方局面了,所以这脾气也多少有了点——这跟心性无关,纯粹是成长的代价,是随着他一步步融入体制之内,而一点点酝酿出的必然心态。

    于是,他很不满意地看了一眼罗汉,“我说罗处,你根本不明白我在说什么,科委的业务,你真的不熟,你还是多琢磨一下你们厅里……嗯,水利厅……咦?你是水利厅的?”

    “没错,我是水利厅的,”罗汉点点头,心说这下你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建福公司还得看我们厅里的眼色呢,不过,他正暗自得意呢,冷不丁看到陈太忠递来一个白眼,不由得心里一抽……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哦,水利厅的,”许纯良点点头,不再跟此人说话,他明白水利厅跟陈太忠的关系,就像陈太忠明白他从振鑫挣了多少钱一样,当然,他是不会多解释的,许某人是纯良,但是他身上也有官宦子弟的傲气。

    陈太忠却是有点哭笑不得,心说老罗你维护我,维护得也太紧了……当然,哥们儿不是说这不好,但是你多少有点眼色成不成啊?

    所以,他就捡个时机,悄悄点化一下罗汉,结果罗处长听到他的话,登时就石化了,“什么,他他他,他是……许书记的儿子?”

    接下来的时间里,罗汉再没有说话,而许纯良也自动忽视了他,直到饭局结束的时候,罗处长才悄悄地拽住自己的同学,“太忠,许主任他……心眼不会很小吧?”

    他不着急不行,葛天生能因为自己说话没人听就恨上别人,而他冒犯的许主任,人家老爹不但是省委副书记,还是纪检委书记……那是省纪检委书记啊!

    “哦?他啊……”陈太忠却是没想到,罗汉能将这两句言语冲突记到现在,略略一沉吟就笑了起来。

    说实话,他也承认,省纪检委书记给人的压力太大了,而官场中人的心思又比别人深沉一些,于是微微一笑,“没事儿,你刚才是帮我说话呢,他要有反应,那就交给我了。”

    罗处长这才暗暗地松一口气,干部们听说纪检委,就像升斗小民听说警察一样,心态能正常了,那才叫奇怪,不过他的嘴上还是要硬上一硬,“你学习期间,确实没时间去北京。”

    事实上,手机的执照并不是陈主任考虑的重点,他头疼的是李天锋说的那些事情,落宁那边的收购,进展得不是很顺利。

    落宁的曹进喜市长还是非常配合凤凰人的,但是这世道就是如此,只要想做事,总是要面临这样那样的麻烦,某些官场小说写的那样,常委会上举一举手就万事大吉的事情,断然不会生在现实社会中的,行政命令是行政命令,具体困难不会因之而消失。

    李厂长没有遇到特别过分的事情,但纵然是这样,各种常规性的麻烦也搞得他头大,就拿全员下岗来说吧,这是一个得罪人的事儿,但是既然是凤凰去人了,也不怕得罪人——连本地人都不是,有什么情面可讲?

    全员下岗可能遭遇的人情阻力就不说了,只说程序阻力也够人喝两回的,比如说:你让我下岗?可以啊,我也要求不高,先把厂里欠了我两年的医药费报了,这是厂里欠我的,走之前你不得给我?

    能报医药费,那差旅费更是得报了,差旅费一报,门口小饭店的接待费不得考虑?人一下岗这账谁认呢?这一件件一桩桩,都是正当要求——起码从逻辑上讲是正当的,倒不是说无法解决,但都是腻歪事儿不是?

    偏偏地,李天锋还就是一个见不得别人占公家便宜的主儿,遇到任何事情都要据理力争,这固然是凤凰科委能放心派他去独当一面的理由,但是同时,不得不承认,由于他的固执,也人为地凸显出一些矛盾。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是放假了,两天的假期呢,陈太忠在周五晚上打一场告别赛,第二天一大早,毫不犹豫地捏个法诀,就直奔凤凰而去,那里还有一帮女人在等着呢。

    这次回来,他的动静就很小了,青干班是周六周日休息,但是陈某人毕竟是培训去了,而且培训之后的去向,也有些风言风语的。

    没人猜得准他会去精神文明办,对深明五毒书记口碑的凤凰人来说,这样的猜测未免有点过于匪夷所思了,大家只是乱猜罢了。

    陈太忠回来,第一顺位看的还是唐亦萱,上次她擦石头的那一幕,在他脑中久久地挥之不去,他不能容忍自己的小萱萱将大好的青春浪费在这种事情上。

    这次唐亦萱选的是东山湖,此湖位于金乌和湖西区的交界处,湖西也是因此湖而得名,面积大概有五六平方公里,跟静河相通。

    两人也没有跑到湖心岛这些地方,而是在湖中央弄了一小块6地出来,陈某人现在还没有移山倒海的能力,不过微微把土地调整一下,弄个十来平米、略高过水平的平台还是没问题的。

    六月中,梅雨已经进入了尾声,但是凤凰最近依旧在下雨,偌大的湖面雾蒙蒙的,浩渺的烟波中,偶尔有一两艘小木船划过,远处岸边的树木和建筑在雨中朦朦胧胧,正是一副难得的美景。

    “我感觉……越来越离不开你了,”唐亦萱拿着小手壶,身子斜倚在他胸前,惬意地翘着二郎腿,浅蓝色的凉拖鞋挂在白皙的脚面上,在空中懒洋洋地一荡一荡,顽皮而又闲适。

    看着远处碧绿的湖水,她幽幽地叹一口气,身子又向他kao一kao,似乎是要寻找更舒服的姿势,“你的胸膛……很暖和,如果能每一天都这样,就是神仙的日子,也不换。”

    “会有这么一天的,”陈太忠微微一笑,伸手去环一环她纤细的腰肢,又低头轻嗅一下她的香,“好香……呵呵,不过现在就给你,怕你得到得太轻松,不知道珍惜。”

    这是一个借口,也是实在话,小萱萱现在只能窝在家里,将青春和美貌伴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掉,所以就觉得有他陪伴在一起的日子,格外开心了。

    然而,陈某人非常确定,如果这种日子成为常态的话,那么小萱萱必然会追求更多的东西,就算是真的仙人,也有自己的**和追求——作为曾经的仙人,他非常确定这一点。

    某人为什么在冲关时期,被众仙人围殴,还不是平日里得罪人太多?而由于他实力强悍下手无情,那些被得罪的主儿,也只能暂时忍气吞声——对这些仙人来说,干掉陈某人解气,也是他们朝思暮想而不太容易实现的梦想。

    “也许吧,”唐亦萱有气无力地笑一笑,坐直身子端起小手壶向樱唇中送去,其实,她完全可以斜kao在他身上完成这个动作,而眼下双方的肢体稍微拖离了一些,不那么亲密了,这代表她的心情不是很好。

    “我说的是实话,”陈太忠感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手上微微用力,又将她揽了回来,轻笑一声解释,“人的**总是难以满足的。”

    小萱萱轻轻挣动两下,以示她的不屈,不过很快地,她就放弃了挣扎,略带一点怨气地回答,“没错,连你这个奇人,都要进官场里胡混,还有谁的**能是容易满足的?”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几公里外的科委大厦显现了出来——在湖西这一片建筑普遍矮小的欠达地区,它实在太高了,陈太忠望着那栋楼出神:我的办公室,我还有机会入驻吗?

    心里是这么想的,他嘴上却还得安慰怀中满是怨怼之情的佳人,“给我一点时间,好吗?不会很久了……大家都觉得太长了。”

    2276吴言上门

    “不会很久,那是多久?”唐亦萱不依不饶地问,她真的不能理解陈太忠的心态,“如果说想学人情世故,我认为你已经学得差不多了……人心是最难把握的,老狐狸也有算计错误的时候,能是普遍水平就很好了,以后可以慢慢提高。”

    “这个……两年吧,再给我两年,行不行?”陈太忠叹口气,听到她肯定自己的情商,他是很欣慰的,但是同时,他也有自己的苦衷,“现在放不下的东西太多,去省里挂职一年,回来再巩固一年,怎么样?”

    “再过两年,你就不得不跟吴言结婚了吧?她年纪可不小了,”得,合着小萱萱的怨气,也是有出处的……

    一番亲热过后,两人回到三十九号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四十了,令人震惊的是,蒙晓艳居然回来了,钻在厨房里切她买回来的卤牛肉。

    蒙校长切得极为专注,居然没注意这俩人是怎么回来的,不过,看到他俩携手走进厨房,她就将刀一丢,“累死我了,唐亦萱……妈,你帮我切吧。”

    “这也叫累?”陈太忠看到那厚度几达一厘米的牛肉片,真是有点咋舌,“你这切的是……牛肉豆腐干吧?”

    “好了,你俩出去聊吧,我来,”唐亦萱柔声话,她对任何人都能不紧不慢不卑不亢,偏偏是拿这个女儿没辙,倒也正应了那句话:这世界上,天生就是一物降一物。

    陈太忠和蒙晓艳走回客厅,一问才知道,蒙校长是知道他今天要回来,又猜到他必然先回市委大院,才抽个时间赶回来的。

    没错,真是赶回来的,现在马上又是一年的高考了,蒙校长作为一校之长,事务繁多,虽然是周六,也不得休息,不过,她还算好的,任娇更惨。

    作为一个政治老师,任老师每年猜题就是工作量很大的任务,再加上政治这东西不比别的学科,那是要紧跟时代步伐的,题库里不少题要裁撤,同时又要补充新元素。

    “晚上我俩都要加班,你去阳光小区,有时间的话,我就和阿娇过去,”蒙晓艳说话挺豪放的,“不过今天中午你得管饱……错了,你晚上要回横山区给吴言交公粮吧?”

    “那个啥……你说吴市长?”陈太忠作大惊失色状,“晓艳,大家熟归熟,你要乱说我也要告你诽谤……好吧,是小心吴市长告你诽谤。”

    “好好好,就算吴言跟你没瓜葛,钟韵秋总是你的情人吧?”蒙晓艳不屑地哼一声,“秘书都跟你睡了,市长跟你睡……也就不远了,那是凤凰第一美女呢。”

    “她怎么能美得过我家晓艳?”陈太忠笑眯眯地走上前,将她揽入怀中,大手轻薄地上下抚摸两下,“呀,小了一点……看来没我的滋润,这育就是跟不上了。”

    “唐……我妈的育很不错哦,看来你下了不少工夫,”蒙晓艳冲着厨房努一努嘴,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你既然能跟母女睡,跟市长和秘书睡,那也是正常了……啧,你别瞪我,外面有这传言,又不是我说的。”

    “我感觉……这是一种变相的鼓励?”陈太忠听得有点汗颜,偏偏是嘴上不肯认输,“那我就尝试一下这个挑战吧……好了,你消息这么灵通,最近有什么关于我的传言没有?”

    “他们都说你要进省里了,”蒙晓艳脸上的笑容一整,看得出,她现在可不是在开玩笑了,“袁珏都打电话回来问我,说你是不是要调到省科委……科技厅了。”

    “调到……省科技厅?”陈太忠听得颇为咋舌,一句话里居然就出现两个错误,可见人民群众的想象力是多么地丰富了。

    紧接着,他就微微地皱一下眉头,略带点不满地话了,“这个老袁也真是的,我从德国回来的时候,都要他安心工作了,他这是……想这个正主任的位子想疯了?”

    袁珏是他的人,办事也得力,而且是经过蒙晓艳推荐的,按说走一走夫人路线,吹一吹枕边风也无所谓,但是他猛地听到这种话,还是不爽了,在这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时候,你小子旁敲侧击的,是要搞什么?

    “你这是说什么呢?”蒙晓艳一见他有翻转面皮的趋势,赶紧出声解释,“老袁就是怕你多想,才不敢问你,他说了,在跟市里汇报工作的时候,田市长说要他主持好驻欧办的工作,不要辜负市里的信任。”

    “哦,”陈太忠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解释,这话他是没跟袁珏说过,原因很简单,一切还没定下来,提前说出来,除了扰乱人心之外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而且他也有心借此考验一下袁珏,看以后的驻欧办,是否能放心交给此人。

    不成想田立平直接将人情做了过去,不过这也正常,驻欧办那边关联着凤凰两项重要的“走出去”项目,关系到田市长的面子和政绩,正职既然被弄进了省委党校,为了维护驻欧办的稳定,给袁主任吃一个定心丸是很有必要的。

    接下来的事情,倒也好推敲了,他沉吟一下问,“袁主任是从老田的话里听出了点什么,对不对?”

    “那是肯定啊,本来就有人猜你好端端地上这么个培训班干什么,”蒙晓艳如此回答,别的干部进省委党校培训,都是提前就在活动了。

    而陈某人远在欧洲,没声没息就直接上学了,这个情况就有点诡异,“甚至有人都算出来了,你这两年的红线时间到了,学历拿到手,就该提拔了。”

    “这些人真是……闲得蛋疼,”陈太忠苦笑一声,对某些民间组织部长做出了中肯的评价,下一刻,他又想到了一个问题,“都是说我要去科技厅?”

    “也有人说你要去省招商局,还有人说你去团省委,”蒙晓艳如此回答,不得不说,这些猜测都是中规中矩,事实上,她的好奇心也很强,“你到底要去哪儿?”

    “我哪儿也不去,最多就是挂职锻炼一下,”陈太忠觉得她的口风似乎有点不紧,就懒得多说。

    不成想,蒙校长八卦起来,也是很执着的,她盯着他的眼睛,小心翼翼地问,“那挂职也有个去向吧?你告诉我会去哪儿,你放心,我绝对不跟别人说。”

    “去……省精神文明办,拟任副主任,”陈太忠无可奈何地回答,不过下一刻,他就震怒了,“我说……你这是啥表情,笑什么笑?”

    “哈,我没笑,我去帮妈端菜,”蒙晓艳一溜烟地跑向厨房,不过她剧烈抖动的双肩,说明了她正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中。

    “毛病,”陈太忠冲着她的背影恨恨地嘀咕一句,心说我倒是没想到,素波风平浪静,凤凰倒开始暗流涌动了。

    意识到这个问题,他决定多接触几个人,来看一看是不是有人觉得变天了,就要蠢蠢欲动了,他正琢磨下午的路线,唐亦萱过来喊他吃饭,眼见他若有所思的样子,就出声问一句。

    “你多虑了,”听完他的话之后,她微笑着摇摇头,“官场里就没几个傻的,薛时风的下场已经明摆在那里了,除非能确定你确实无法翻身,才会有人跳出来。”

    “我也知道是多虑了,不过这年头……”陈太忠才想强调一下,说官场里再小心谨慎也不为过,可是想一想她并不愿意看到自己如此蝇营狗苟,于是笑着摇一摇头不再说话……

    晚上回到横山区宿舍的时候,陈太忠想像中的冷场并没有出现,看到林肯车停在那里,又有不少人上前敲门,尤其是对门于主任的老妻,过来跟白洁一起帮着做饭。

    其实,就算横山也有个把人听到了风声,不过,陈主任现在的眼界和局面,已经是他们不可企及的了,有机会巴结这样的潜力股,谁又会放过?

    甚至,在吃到一半的时候,吴言都出现了,当然,白市长是不可能从卧室里走出来的,她走的是正门,敲了门进来的。

    见到吴市长进来,一屋子人登时就安静了下来,这凤凰市鼎鼎大名的第一美女,对年轻男性干部从来不假辞色,今天怎么就上门了呢?

    负责开门的白洁呆呆地站在门口,连门都忘记关了,还是跟在吴市长身后的钟韵秋反应了过来,抬手将门碰上了。

    “老书记来了?快请坐,”陈太忠倒是比较冷静,忙不迭站起身迎上去。

    “很热闹啊,”吴言扫一眼屋内,不动声色地话,“听说小陈你从青干班回来了,我过来看一下,也是想跟你强调一下,抓紧这次难得的机会,认真地学习,提高自己。”

    “老书记的指示,我记住了,”陈太忠一脸郑重地点点头,又伸手向桌边延客,面对一屋子人,他自然要态度端庄,“来都来了,就坐一坐吧。”

    “不坐了,”白市长淡淡地摇头,又看他一眼,语重心长地话了,“机会难得,你也不要整天想着往凤凰跑,要沉下心来。”

    不往凤凰跑……你答应吗?陈太忠心里苦笑,脸上依旧郑重无比,“吴市长您来都来了,就坐一坐吧,要不大家觉得您……有点拖离群众。”

    听到这话,一屋子人都是汗颜无比,心说都说陈主任胆子大,果然是这样,居然敢跟出名冷傲的吴市长说这样的话,真是……不服不行啊~

    甚至,已经有人在琢磨,以什么样的方式开溜,比较不引人注目了——估计是大家的喧闹吵到隔壁的吴书记了,而吴书记上门,不但是关心青年干部的成长,也隐隐有指责陈太忠学习不认真的意思……“不要总惦记着往凤凰跑”。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吴市长犹豫一下,居然点了点头,“好吧,你们吃你们的,我喝点果汁就行了,吃过饭了。”

    众人的眼镜再度掉落了一地——合着吴书记上门,不是来兴师问罪,而是来示好的?

    下一刻,陈主任再度向大家表明传言不虚,他的胆子不是一般地大,只见他笑着摇头,“老书记您这不是开玩笑吗?这才七点,您哪儿有机会吃饭?小白……给吴市长拿一套碗碟来。”

    白洁闻言,应一声去了厨房,没有人现,在某人喊“小白”的时候,冷傲美艳的女市长的腿,微微地颤了一下……

    张新华最是会察言观色,见状赶紧推一把杨新刚,“快把烟掐了,吴市长不喜欢别人饭桌上抽烟。”

    “哦哦,”杨新刚忙不迭地点头,紧跟着就站起了身子,向阳台走去,“我去开窗户,这两天空气挺清新的。”

    屋里一共八个人,挤在客厅已经是满当当地一桌了,白洁见状,就不能再上桌了,于主任也机灵,“中午吃太多了,我坐沙吧……钟科长来,你坐这儿。”

    看到吴言款款地坐到陈太忠让出的上位,大家都明白,她这次是真的来示好的,大家在惊讶陈主任展潜力之巨大之余,也禁不住暗暗叹口气:吴市长您这一坐下,大家还怎么说话啊?

推荐阅读:首席御医 网游之天谴修罗 神煌 圣堂 雪中悍刀行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一品江山 神座 重生小地主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圣堂 九星天辰诀 赘婿 天地霸气诀 胜者为王 仙府之缘 最散仙 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明朝好丈夫 误入官场 万界永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