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6-2517暴利(求月票)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陈风笑 书名:官仙_官仙无弹窗_官仙最新章节

    2516章暴利(上)

    连张忠毅都能看出来,邻国立对单红星有意思,小单自己当然更感受得到。【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手打小说)

    作为一个美艳的女人,她平日里本就见到过不少凯觎的目光,更别说邵总这种**裸地、丝毫不加掩饰的垂涎了。她早就在心里细细地盘算过了,自己该何去何从,眼见邵总要她敬酒,她很干脆地敬了三杯“不管她做出什么选择,这三杯酒她都是躲不掉的,双方的地位差距,实在悬殊了。

    然而下一刻,单红星就做出了一个比较奇怪的举动,她又将酒斟满,却是不选别人,偏偏选了丁小宁敬酒,“早听说丁总的大名了,我们普通干部真的很仰慕,我的酒量不行,这最后一杯,敬了您了。

    “哦?”丁小宁看一眼邵国立,又看一眼她,心里在琢磨这是怎么回事,手上却不慢,端起酒来一饮而尽,微微一笑,“呵呵,我的酒量也不行。”

    她也将邵总的心思看在了眼里,不过这种事儿她见到和听到过的,实在太多了,而且她确定,这女人绝对不是太忠哥的女人。

    没错,陈太忠的私生活很糜烂,但是他并不对自己的女人隐瞒什么,当然,像唐亦萱之类这种太敏感的人物,他还是要略作掩饰的。

    前一阵张梅来了,又走了,然后刘望男就很感慨,说家里很久没有见到新鲜面孔了,太忠你这是“……,打算修身养性了?

    陈太忠当然会说,有了你们我的世界已经是满满当当再也加不进来塞了现在的他说这种肉麻的哄人话,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于是,丁小宁就问他汤丽萍怎么办,你敢说你绝对不会对那双圆规腿下手?陈主任马上避重就轻地回答,说是有个那啥叫单红星的,主动送上门,哥们儿那是大义凛然地拒绝了…………很漂亮的一个女人呢。

    小丁同学并没有把这个名字放在心里,但是这话总共没说了几天,就见到这个人了她真是想不记得都难。

    所以她确定,这个单红星跟太忠哥真的没啥私情,那么她当然要奇怪,这女人为什么要敬自己一杯口不过,她这一生最见不得的,就是男人对女人用强,于是她当下心里就决定你要是不想从邵国立的话,冲着这杯酒,我必然会帮你。

    丁小宁的想法,虽不中亦不远矣,单红星已经决定了她不会跟邵总发生什么亲密接触虽然这是来自京城的贵公子。

    这是她盘算了许久以后,才做出的决定,而且她的理由,非常地充分。

    首先,跟了邵国立的话,她就不会再从陈主任这里得到什么帮助了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局面,陈主任并不像外面说的那种色中恶魔,正经是人家不要她的身子,都愿意出手相助这真是比一般的君子还君子。

    那么,如果她投入邵国立的怀中的话,陈主任对她的印象,自然会大坏一著名的美女收藏家、妇女之友都放过她了,她反倒不知自爱,跟旁人勾勾搭搭?

    是的,单红星对自己的条件,那是极为地自信,她不相信陈主任看不上自己,是因为自己硬件不行,只能说是………,她跟陈主任没这个缘分。

    这只是其一,其二就是,邵国立虽然腰板硬实,但他终究只是京城大少,来了素波还是要听陈太忠的,太子党虽牛,但是够不着地方啊。

    只说这两点,就足够她决定拒绝邵国立了,没错,邵总很大牌,但是在地方上,也斗不过陈太忠,这是必然的~据说杜毅都要买陈主任的账呢。

    更别说,现在市里已经在提名她做副科长了,刘市长看的是谁的面子?是陈主任的面子!真要说邵国立什么的谁认识这种闲杂人啊?

    这些种种,促成她做出某种选择绰绰有余,更别说还有一个极为关键的原因:她本是良家妇女,就算不得已为权贵岔开一下大腿,但总不希望自己成为公共汽车,任人进出。

    huā径未经游客扫,蓬门只为陈君开、没错,现下的天南,除了陈太忠,还真没她看得上的人物,京都邵公子亦集。

    正经是邵国立答应的两千万投资,让她颇感纠结,卷烟厂那边没有大问题的话,这就基本上是定了的,她若是拒绝了对方,这投资飞了怎么办?

    飞……那就飞了吧!单陈主任既然能介绍邵公子,就能介绍那么就能介绍部公子、郭公子,正经是不要让陈主任看轻了自己,那就不愁后面的投资单红星认为自己理清了头绪。

    而且她隐隐有种感觉,那就是自己要拒绝,只要方法得当,邵国立也未必会如何生气他真要收回说出去的话,就不怕惹恼陈主任吗?

    然而,想要不着痕迹地拒绝邵公子,那也是一门学问……拒绝人是很简单的,但是同时想要为对方留点面子,以免有人恼羞成怒,那就要讲一点策略了。

    单红星认为,自己想要躲过这**裸的染指之念,指望张忠毅是不顶用的,还是得指望陈太忠这样的强人出头~陈主任在跟邵总的言谈中,丝毫不落下风。

    陈太忠跟丁小宁的关系,一桌子的人都看得出来,单红星也不例外,想到自己这个良家妇女要以“野女人”的身份靠上去,那必然还要接受年轻貌美的丁总的置疑,她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凭良心说,这一桌三男三女,男人不说,三个女人真的是个顶个的漂亮,丁小宁单红星自不必说,那蔡女士也是女人中的女人。

    所以,单科长索性不找陈太忠,直接找上了丁小宁敬酒我无意抢你的男人我只是借你的大旗避一避风头,丁总你谅解一下哈。她的心思没有白费,酒足饭饱之后邵总就发话了,“小单,咱们找个地方坐一坐,你跟我介绍一下涂阳的情况,然后你再带我看一看“……张主任就不用陪着啦,我这人也没啥别的爱好,就是爱跟美女聊天。”

    张忠毅听到这话真是一个字都不敢说,别的都不*,只说人家邵国立愿意给卷烟厂扔两千万,他还能说什么?

    “我想去丁总那儿休息一会儿,丁总你看呢?”单红星冲丁小宁咧一下嘴,凭良心说,她现在是真的身不由己了”拒绝是不敢拒绝,应承下来,又觉得是糟蹋自己,“我敬您的时候就说了,我不能喝。”

    “邵总”我的面子不值钱,你给太忠哥一个面子”丁小宁却是快人快语,还是那句话,她最见不得的,就是男人对女人用强”这也是单红星的运气,碰到她了,再遇到一个人,都不会是这样了,“我带红星休息去了”成不?”

    “成,那有什么不成的?”邵国立笑着点点头,一个下面地市的女人一无非是个村姑罢了,哥愿意抬举你,你不识抬举,那是你不懂珍惜!而且,他身边还有小蔡陪着,也不缺泻火的对象,“我就算不想答应,你叫上你太忠哥,我也抵挡不住你两口子不是?”

    “那你把你家的,也叫过来嘛。”陈太忠听得就笑,“不是吹牛,不用小宁,我一个人就挡你俩……不管喝酒还是玩钱,信不信?”

    这些,其实就都是点扯淡的话了,他也看明白了,小单对邵国立没感觉一当然不能排除欲擒故纵的手段,这就是其他的话了,反正既然求到他门上了,他不能不管。

    邵国立这个心里,多少就有点不是滋味了,太忠你不仗义啊,自己盘子里的菜自己不吃,还不允许别人夹两筷子?做人……要厚道啊。

    不过还是那句话,他只是见猎心喜,真没有什么必得之心,也就是见这女人是良家妇女,生出玩一玩的心思,真要说女人他还缺了?港台明星、清纯玉女他都玩得腻歪了,何况是这种小地方的女人…………你丫的会深喉吗?

    反正对方没兴趣,他就更没兴趣了,倒是张忠毅生恐对方毁约,“要不晚上邵总去涂阳吧,一切我安排。”

    “你?”邵国立看看他,笑着摇一摇头,舌头却是有点大了,“老张,…你是姓张吧?冒犯了啊,不说别的,没太忠的面子,我都不知道涂阳在哪儿,他领你们过来了,我就扔两千个玩一玩了,嗯,大家要双赢。”

    “你以前不这样的嘛”陈太忠看他有点高了,索性一把将他拽了过来,“走了,跟我蒸个桑拿去,两天没洗澡了。”

    “别拽我”邵国立有点恼了,“蒸桑拿没问题,不要山西和青海的石头啊,那些石头……“……有味儿,闻着恶心。”

    “别跟我扯那么多”陈太忠不理他,他现在应付这种场面,也是轻车熟路了,“正经是有事问你呢,别跟我拿乔啊,还是不是兄弟了?”

    这话算托词,但也不是完全的托词,他确实是对有些事情感兴趣,比如说,邵国立为什么对涂阳的卷烟感兴趣了,还要弄个三省总代理。2517章暴利(下)

    半个小时之后,两个人坐在一家洗浴中心的桑拿包间内,邵国立嘴里叼着根香烟喷云吐雾,“其实很简单,香烟的利润,超过你能想像的,“……

    以他的观点来看,“红彤彤”为什么走不出天南?因为营销人员不行一这基本上是一句废话,但是废话背后,藏着令人惊悚的现实。

    “这么说吧,我旁边的人里,有些小家伙,什么事儿也干,所以我就知道点儿”邵国立虽然喝了不少,思路却是很清晰,“一个地级市,就像……就像你们天南的正林,这是一个欠发达地区,你承认吧?”

    “嗯嗯,我承认,这是一个欠发达地区”陈太忠点点头,接着又眉头一皱,“我说你少抽两口行不行?这里是密封的!”

    “我再抿两口嘛,水汽这么大,我抽得容易吗?得使劲儿嘬呢”邵国立不理他的抗议”而是继续刚才的话题,“我那些小弟,代理了一个香烟牌子”想进入这个地级市,并且想把烟卖得畅销了…………想畅销必须得烟草专卖局支持了,你猜他们huā了多少钱?”

    “这我哪儿知道?”陈太忠坚决地不去猜这个数字,他对这个行业真的很陌生,那么一旦猜错的话,他就会很挂不住了,所谓的献丑不如藏拙,他现在已经很清楚这牟道理了,“九十个,整整九十个”部国立将右手的食指弯曲起来,做个手势,“九十个啊,太忠”一个欠发达地区,就是每年九十个………才能获得市场准入,要不然,你的烟就进不了这个地区,别人不认称!”

    “那推广费用呢?”解太忠有点好奇,他确实对这个行业不了解。

    “烟草专卖局推,那就是推广了”邵国立笑一笑。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杂七杂八的费用不说了,想在一个地区卖得好,就算是欠发达地区,一年起码要huā一百二十个。”

    “这也劳动不了你的大驾吧?”陈太忠真是有点不理解,“一个地区一百二十万,三个省”就算你划拉十个地区,也不过一千两百万,啧……没啥意思的嘛。”

    “我说……“……,你会不会算数啊?”邵国立冷哼一声,“一个地区一百二十万是成本。

    我出一百二十万的成本,那么,我该赚多少呢?”

    “你可能……”会赚到两百个”天公地道,陈太忠对这一套真的不熟,眼下也不过是按常情分析,胡乱应对的,“你不能比他们赚得更少吧?”

    “谁说不是呢?就算是一百万人口的地区,咱一人身上赚三块,也是三百万呢”邵国立微微一笑,“你说这买卖小吗?”

    “确实不小”陈太忠点点头,邵家现在大概是跟三个省有密切联系,这么大的地盘不说别的,十五个地区凑得出来,一个地区每年赚两百万,那也是三千万的进账。

    “对啊”邵国立点点头,“我开始是没想到这个,然后才猛地反应过来,其实能在烟厂投资的机会并不多,哪儿的烟厂都是实打实的国企,还是专卖的,嗯……这个项目确实不错。”

    “也就是你有资格觉得不错”陈太忠笑一笑,国立这话说起来容易,但是搁给一般人,还真的做不好,就不说普通人会不会有两千万的闲散资金试水,就算有两干万,开拓市场也是个极大的问题,各地的烟草专卖局,那可不是吃素的。

    而对邵总来说,这个问题不存在,这就是势力大的好处,有这么庞大的网络,随随便便捡个项目,都能赚得盘满钵满。

    但饶是如此,陈太忠也没敢算实了三个省,只算了十五个地区一这么大的利润空间,不可能不遇到下面的强烈抵触。

    “其实就是试着玩一玩,能玩就让别人去操作”邵国立大大地打了一个哈欠,看起来他有点睡意了,“多的不敢说,两个省十个地区应该问题不大。”

    “不是三个省吗?”陈太忠听得有点迷糊,其实他对邵家的覆盖范围,并不是很知情,他只能确定,陆海是邵家的地盘。

    “还有一个是碧空”邹国立听得就笑,“愿意做你就去做,不愿意的话,帮我引见一下,蒙老板这点面子还不卖你?”

    “少扯吧称”陈太忠笑着摇摇头,“那里到处是松峰卷烟厂的烟,就算我愿意冲那个市场,蒙老板也得答应呢。”

    “好像陆海没卷烟厂似的”邵国立白他一眼,“给烟民们多一点选择,不应该吗?太忠,这我就得批评你了,做领导的要以民为本,心里得时刻装着人民才对。”

    “那我回头问一问吧”陈太忠一琢磨,也是这个理儿,“成就成了,不成的话,我再琢磨个地方好了。”

    “对嘛,磐石省你也可以去嘛”邵国立听得就笑,接着又打个哈欠,“得睡一会儿了,等下午起来了,打个电话问一问,这烟草是不是该这么做。”

    “啊,合着你也是在瞎掰?”陈太忠听他这么说,多少是有点傻眼”在他印象中”邵国立人虽傲慢,可那是不轻易答应人,答应的事儿从来都算数。

    “瞎掰倒不至于”我大致还是知道点儿,这买卖能做”邵国立漫不经心地回答,“不过也要了解一下当地的情况……”以前没操过这些心。”

    “要是遭遇强烈抵触呢?”陈太忠又问一句,接着他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我说你怎么琢磨着去卷烟厂李察呢,合着这是借口啊。”

    “那是“…中午一高兴,没控制住嘴皮子”邵国立笑着点头,他承认了,“要是买卖不合适做,随便在卷烟厂里挑点毛病就行了一当然,这厂子也不能太不像话了,要不然我绝对不会投资。

    下午的时候”罗主任还真的把稿子送过来了,陈太忠看一看,写得还真像是那么回事,含含糊糊的,意思说这个调查摸底的意义重大,目的呢,是要将现有的干部队伍规范化,以便于管理。

    “先放我这儿吧,回头我再细抠一抠”陈某人对文字工作没啥兴趣,见罗克敌转身离开,说不得一个电话将郭建阳叫过来,“建阳,这是稽查办的稿子”帮我把一下关。”

    郭建阳一把关,就是一个小时”等他将稿子转回来的时候,上面有四五处小小的改动,“写稿子的人水平很高,我就找出这么些不是毛病的毛病来。”

    “这都是什么嘛”陈太忠拿过修改的稿子一看,有点不满意了,“我说建阳,我是让你帮着把一下关,你给我鸡蛋里挑骨头……这不是瞎耽误功夫吗?”

    “那怎么能不改呢?”郭建阳越来越明白领导的性子了,也就不怕当面顶撞,“我这是帮您维护领导的权威啊,他们写什么,您这儿都是放行的话,那就没有威慑力了,久而久之,您可不就是成了人形图章了?”

    “嘿,怎么说话呢你?”陈太忠又好气又好笑地白他一眼,心里却是有点认可这个说法,但是细想的话,又觉得有集无奈。

    郭建阳的话符合官场思维,做领导应该时刻记得体现自己的存在感,哪怕是有意为难,都不得不偶尔为之,否则长久下去,下面人真的难免就存了懈怠之心。

    但是陈太忠做事,放权放习惯了,一时就觉得难以接受,对他来说,下面办事的人别说是没错了,哪怕是偶尔有点小纰漏,只要性质不严重,他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是去帮着补纰漏。

    将心思放在做事,这样才是将资源最优化,也就能对社会多尽一些责任,在他想来,合格的干部就应该是这样,用对人办对事,同时对下面人保持充分的信任。

    然而郭建阳这些话,颠覆了他的某些认知,他沉吟良久,终于叹。气摇摇头,“还是有点怀念在科委做事的时候,大家拧成一股绳向前进,没有省里这些说不清的牵绊。”

    “衙门大了,规矩就多嘛”郭建阳也跟着苦笑一声,他做的虽然是鸡蛋里挑骨头的事儿,但是不代表他对这种现象没意见。

    同时,他还不忘开导领导两句,“反正宣教工作意义重大,容不得半点疏忽,您把关严一点,他们也不能说什么。”

    “倒是个好借。”陈太忠看他一眼,心说我把这家伙从永泰要过来,还真是找对人了,“不过以后,也不要回回都这么改,偶尔来一次就行了。”

    “那是,现在是特殊情况,主任不在,稽查办又是刚成立的”郭建阳点点头,他的意思也很明白,您这分管的是新的单位,得先把规矩定了。

    “我知道你是好意”陈太忠撇一撇嘴,又叹口气,“啧,大好的时间,都浪费在这种事儿上,你说这有意思吗?”

    他是这么想的,然而罗克敌接过修改的稿子,却不是这么看的,他平静地走出陈主任办公室之后,轻叹一口气,“果然是不会对稽查办完全放手,唉,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暂时很危险地站在第十九名,感谢大家的支持,猛地发现:差前面也没几票,请问谁还有月票吗?)

推荐阅读:召唤万岁 最强弃少 重生之温婉 醉枕江山 光明纪元 重生小地主 官术 神座 火爆天王 官场之风流人生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圣堂 九星天辰诀 赘婿 天地霸气诀 胜者为王 仙府之缘 最散仙 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明朝好丈夫 误入官场 万界永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