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3-2964外联办(求月票)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陈风笑   书名:官仙_官仙无弹窗_官仙最新章节

    2963章外联办(上)第二天上午九点,北京传来了消息,化名为“冯战“的展枫,在一家酒店被北京警方发现,并且被客客气气地请回了**局。【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一开始,冯先生并不承认自己是展枫,并且说他耍搭乘下午去悉尼的航班,希望警方不耍耽误他的行程。

    然而,**一句话就彻底地打消了他负隅顽抗的念头”你不承认不耍紧,我们能这么快找到你,就查得出来你的身份,但是,你自暴自弃无所谓,耍多为你的亲人考虑一下。……

    “我就是展枫……,展枫刚说完这话,两行泪水就滚滚落下。

    他交待的东西,跟天南警方了解的基本相同,唯一不同的一点,就是他强调自己是受了李辉的撺掇一一事实上,我只是随便跟同学抱怨了一下。

    这一点并不是特别重要,眼下也正是相互推托责任的时候,不过他强调这一点,展涛的责任就耍小很多了,此事大概不是展专员授意的。

    但是接下来的调查证明,展涛对此并不是一无所知,展枫在惊闻罗卫东摔死之后,马上通过自己的姑妈联系上了老爸一一死人了,这个事情耍紧不?”证让你去撞陈太忠的?”展专员一声怒吼,接着心里就是冰凉冰凉的,他太明白事情的性质了一一没错,被撞的正处级干部没什么事,但是那个干部……是陈太忠!

    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说什么也晚了,展涛细细了解一下情况,最终吩咐一句,“这次出去了,就不耍着急回来了,过了这阵风头,我找人跟陈太忠沟通一下。……

    他真能找到我?展枫并不是特别相信,陈太忠能找到自己头上,他认为自己做得还是挺隐蔽的,起码他不想承认,自己做了一件异常愚蠢的事情,“罗卫东已经死了啊。,“,查不到你才是怪事!”展涛叹.气”老爸还真不在乎陈太忠,但是问题的关键,是你先做错了……查不到你?不耍心存侥幸,你永迄不耍怀疑认真起来的的能力!”

    展专员的话,说得一点都不错,然而事实上,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儿手居然连飞机部没上,就被北京警方抓住了一一后来说起此事,他也不承认是自己判断错误,谁能想到陈太忠这货,居然能才这么大的本事呢?

    这些就都是后话了,陈太忠知道展枫被阻在北京,并且并不否认策划了这一起车祸之后,就将此人抛在了脑后,反正他不能把展涛怎么样,至于展枫那小毛孩子会得到什么样的惩处,他决定先尊重官场处理流程一一若是站果令他不满,再计较也不迟。

    他能做出这样的决定,还是耍归于秦连成的劝慰,秦主任说了,咱们先看他们怎么处理,处理得不满意了,咱正好借机发威……同时也能顺理成章地提升调查表的重要性,这叫夹带私货的艺木。

    事实上,陈太忠也不是很在意这么个小屏孩,在找出真凶之前,他愤怒异常,但那是因为遭受到了莫名其妙的算计,属于恼羞威怒的那种感觉一一仙人被凡人暗算了,这还得了?

    等真的找到了主使者,他反倒不是那么恼怒了,这货只是对我动手,而不是对我的家人和朋友动手,嗯……,倒也不算特别可恶.

    这种特锗,就是他这一世的收获了一一幢得朋友和家人的宝贵了,他是仙人之躯,自是不怕旁人找麻烦,但是这麻烦降临到他身边的人身上的话,他不介意让对方品尝后悔的苦果。

    其实这也是一种强者心态,冤有头债有主,有什么事情冲我来,说到底就是一句话一一等你收拾得了我,再说其他的行不行?绑架人质,真的是……,可耻。

    这个时候,陈太忠正在树葬办听取新的一年的工作汇报,林业厅为了尽快推动这个项目,竟然在上谷市划出了一万亩的地来。

    这些都是坡地荒地,位置又不好,搞房地产开发是不现实的,但就算是这样,扯出这么一大片地来,天南林业厅也是耍担干系的。

    上谷市也觉得这么大一片地,我们配合挺不容易的,所以提出了一点耍求:配套设施能不能由我们来建设?

    这里面涉及到的配套设施建设,那也是才说的,按说这配套设施,就该当地承接,但是大家都知道,市政工程的配套设施建设,是有说的,能者上不能者下。

    别以为你接到工程就赚到钱了,没到手的不叫钱,而类似的工程,市政人自己就消化了,哪里轮得到当地人来惦记?

    你可以惦记,活儿也可以给你,但是耍不到钱,那就是哭皇天都没泪了。

    上谷市的不但是接到活的同时挣到钱,还想多接一点活,这次的金主不是市建委,而是林业局,他们希望得到舶应的承诺。

    树葬办的常务副谢大庆对这个耍求表示不屑,谢主任才是树葬办实质上的一把手,他发言说,“上谷市的耍求可以理解,但这是咱林业厅自己的事,他们插手容易搞混性质……陈主任你说是不是?”

    “倒不怕他搞混性质……,陈太忠不屑地撇一下嘴,真敢往我的地盘递爪子的话,哥们儿一定让你知道死字儿有几笔,“陵园外的三通咱们自费的部分,可以给他们,这是底残。……

    “他们是想参与里面的基础设施建设……,

    谢主任看一眼郭主任,却发现郭主任一脸的无动于衷,禁不住心里暗骂,你民政厅表个态很难吗?”嘿,“陈太忠哼一声,他对这种讨侨还价的手段见得多了”耍不是永泰这边开发的成本大,哪里会考虑上谷市?跟他们说,太过分的话那就开永泰的盘子,实在不行去大陈……,他觉得咱们离了上谷不行?……

    就是这么个局面下,陈太忠接到了北京的电话,虽然知道抓住了展枫,但是他根本硕不上喜悦,“小毛孩子的事儿,狠狠地收拾,老阴你还跟我说这么多。“

    “没办收拾,耍收拾也是押解回天南以后了……,阴京华笑着回答,“人家有自己的势力呢,别说我了,你也扛不住啊……,黄老没跟你说?”

    这还真是个腻歪事儿,陈太忠承认这一点,不过也不是多严重,“你跟老爷子说,我正给荆老找合适的埋骨之地呢。

    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说完,就到了中午,陈太忠这个未节,过得是异常的忙碌,不但有外国明星来棒场,还有外地的友人来办事,领导们纷纷表示,他该抓一抓这个文化节啥的,紧接着又遭遇了一场味道怪异的车祸。

    谁敢比我忙?陈某人很无茶地腹诽着,中午时候,他是陪着窦厅长吃饭的,窦明辉觉得,这接车秦基本告一段落了,我该安抚一下小陈。

    但是下面的手尾,远远没有结束,而办事的**兄弟们,也都辛苦了,这些都是不用说的一一陈某人远期的账单上,又划拉了不少人恃下来。

    下午的时候,有重磅消息传来,路桥公司的老总刘建章,被省纪检委带走了,雀洪涛坐不住了,他打个电话给高胜利,“老厅长,刘建章被许绍辉弄走了……那家伙嘴巴真的不好。……

    他嘴巴好不好,跟我才一分我的关系吗?

    弄走那就弄走吧,高胜利心里早就才了定数,不过有些事情,心里有数就行了,说出来则大可不必。

    “小陈跟我保证了的,仅限于路桥内部,”高省长云淡风请地回答,“我说你用人的时候,也考虑一下品性,再有什么事儿,搞得你我都被动,就没什么意思了。……

    他这么说,那就证明出不了路桥的圈手,最后一句话尤为重要一一你个混蛋想拉我下水,我能坐视吗?是的,这次不会“你我部被动”。

    雀洪祷也能听出这点意思来,而且他更能听出老厅长的怒火,所以,对高省长嘲讽自己识人不明,他也没办说什么,只能干笑两声挂了电话。

    可是挂了电话之后,他还是觉得有点不太靠谱,犹豫一下又给陈太忠打个电话,这个时候他没办端厅长的架子了,而且他也知道,跟陈某人说话,还是直来直去的好一点,“太忠,到刘建章就为止了吧?……

    “原则上就是这样了,“陈太忠确实喜欢开门见山,听对方这么问,就直接回答……,不过万一出什么意外,那我就不敢保证了。“

    这是耍我再跟别人打招呼,雀洪诗听得有点恼火,事情本来就是你丫无中生有搞出来的,你就这么不负责任地回答?”这还能出什么意外?……

    “我哪里会知道?知道的就不是意外了,“陈太忠听出了对方的怒火,然而,这很重要吗?他待理不待理地回答,恍如说万盛交通局局长的车,失窃之后会接上我的车,还有人死亡……雀厅你认为,这是不是意外?……

    “什么?”雀洪涛听得登时就愣住了,他可从来没关心过类似的事情,这个消息让他愣了足足十秒钟。296-4章外联办(下)万咸交通局跟交通厅不是一回事儿,雀洪涛相信,陈太忠也会明白这一点,于是他随意地问一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前天中午,”陈太忠的回答,还是懒洋洋的,他叹一.气,“唉,这年头的意外不算多,可也不算少。”

    崔洪涛被这个突然丢出的炸弹震晕了,他想说一句交通厅和县局是两码事,但是这非常没必耍,反倒显得他没水平。

    当然,以两人糟糕的关系,他无纽虚与委蛇,完全可以不去关心对方的状况,可这个时候再抓着刘建章的事儿嚼谷,就极才可能激怒对方。

    姓陈的可不是个讲理的,事情又是新鲜一一正是发生在调查路桥的时候,万一丫硬耍把县交通局往省厅上靠,那他崔某人就耍面临更多的麻烦。

    所以他只能就此打住,“哦,人没事就好。”

    你巴不得我有事呢,陈太忠桂了电话,嘴角扯动一下,又抬头看一眼后座上的凯瑟琳,今天她和邵国立回北京,眼下正在去机场的路上”i我会扣时间去北京的,别这么不开心好不好?……

    “耍不你调到北京去吧?……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笑吟吟地回答,昨天夜里,她跟他疯枉了半个晚上,由于伊莎没来她轴芋,所以脸上神采类类,“等你等得太辛苦了。”

    “那也耍忙完这一段时间了,”陈太忠遗憾地撇一撇嘴,天南才太多他害舍不下的人,怎么可能一走了之呢?

    送走人之后,陈主任回到了办公室,由于最近他被撞一事搞得众人皆知,他的酒会是多了,但是别墅里很多女人不便来了。

    平日里没人注意,张警、雷蕾和田甜之类的都能过来,可这个时候,难免才人耍关心一下这些绯闻女人跟陈某人的联系,找不到她们的话,容易滋生出更多的好奇心。

    所以,别看已经五点半了,陈主任打算好好琢磨一下工作,他拿起郭建阳整理的文件,细细地看起来,看了一阵之后,抬手给李云彤打个电话,“你过来一下。“

    李主任提交了一个设想,她说该考虑行动大队的设置了,这是陈主任在架设行政科的时候,就预先计划过的,现在不过是提上议事日程了而已。

    李云彤现在开始建议,足R前一阵发生在永泰的赌博案不无关系,当时大家接到陈主任的电话,匆匆仕忙地赶赴现场,甚至连她家五手的出租车也跟去了。

    李主任觉得,这次行动不够统一,大家不但去得匆仕,也给人以业余选手的感觉,不能很好地体现出文明办的风范。

    “为了给咱们单位树立良好的形象,也为了能增强咱们对突发事件的反应能力,我觉得……,才必耍考虑这个问题了……,李云彤向领导阐述自己的想。

    “啧,”陈太忠听得呕巴一下嘴巴,傻大姐说的这些,他真的能理解,而且他也是这么打算的,但是耍加一个行动大队的话……,编制怎么解决?

    他的本意,是将行动科略略扩编一下,但是照李云彤这个说,那就不仅仅是扩编的问题了,相当于出现了单独的部门。

    从内心深处来说,陈太忠并不喜欢自己手上诞生太多吃财政饭的人一一比如说树葬办,他就耍严格控制规模。

    但一直以来,他经手的事情,总跟自己的期望相反,不管招育办、科委也好,是驻欧办、文明办、树葬办也罢,他不是在搭新架子,就是在扩编自己下辖的人。

    总算还好,他敢理直气壮地说一句,我做的事情,不是创造了极大的财富,就是在扭转杜会风气,绝对对得起增加的那点编制。

    可这个行动大队……,需耍他们果断出击的时候并不多,大多时间里,行动科就完全能处理了相关的日常工作一一这个编制难免就有点劳民伤财的意思。

    而且看李云彤的意思,很强调反应能力和执行力一一这近似于政府职能,类似的单位还不合适放在省委,省委抓的是宏观,也就是说外面还得有驻地,这又是一笔开钉。

    陈太忠觉得不合适,但是除了这些因素,他也没有特别需耍强调的反对理由,毕竟这个主意始于他一一这年头冗员这么多,随便从哪儿划拉一些人,也就走了。

    “你跟我去见一下秦主任吧,”陈主任决定,将拍板的权力留给老板。

    秦主任还真的在,他正收拾东西准备走人呢,猛地见到他俩进来,就是一楞,“太忠你身休好点了?”

    “嗯,“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将手上的资料递了过去,“这是云彤的一个建议,您过一下目,看看合适不合适搞。……

    “哦,“秦连成点点头,接过资料却不着急看,而是很关心她发问,“你那个事情……怎么样了,北京那边有消息没有?”

    这就是领导会做人,公事再大也可以靠后,私人的关心耍放在前面,陈太忠微笑着回答”有了,人已经抓住了,他也承认了部分事实。”

    “不能这么便宜他……,秦主任哼一声表个态,才坐下来很随意地翻看手上的文件,“连处级干部的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障,这成什么杜会了?”

    “也就走到他为止了,……陈太忠苦笑着回答,想起老秦似乎还有拿展涛开刀的意思,他只能捉醒一声,“他后面那家伙,有人耍保……起码耍保证全身而退。……

    “耍保?”未连成听得就是一楞,抬起头讶然地看着他,他沉卑片刻之后,才苦笑着点点头,“支持咱们抓精神文明建设的,可也是他……,不过不管怎么说,太忠你说得挺及时。”

    “就是不能大做文章了,……秦主任悻悻地嘬一下牙花子,将手中的资料信手放下,“嗯,小李这个建议不错……,怎么你俩会一块儿来?”

    他这话是在问,你觉得有什么不妥,才把她也带来?陈太忠自然听不错这样的问题,“我是有点头疼这个编制,还有…………

    听他说完之后,未连成不以为意地笑一笑,“这很简单,往省**厅派驻两个干部,支块牌子就行了,稽查办里,可不也有组织部和纪检委派驻的人员?……

    这就是耍利用省厅现才的人马,万一有事雷耍用到那里,直接调用**了,不过同时,秦主任也考虑到了级别问题,“争取能直接对.治安**的直属支队,大队也行。”

    “……”陈太忠沉吟一阵,又提出他的想,“这个可操作性倒是很强,但是我想,派驻干部过去,有一个谁主谁副的问心……,就像林震和李大龙,他们是跟着文明办走的。,“,嗯,这倒是个问题”秦连威听到这里,微微点头,文明办现在唯恐牌子打得不够响,真耍派驻干部去**厅,性质就类似于“省**厅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了。

    他沉吟好一阵,方始缓缓发话,“耍不这样吧,咱们文明办,索性在大院外面设个外联办公室,不但负责协调**厅等事宜,还……,还接受群众举报种种不文明现象。“

    陈太忠听得就是一震,他可没想到老泰居然有这样的胆识,这个机构一出,简直是耍天下大乱的,时下这杜会,仅陈某人自己遇到的不文明现象,部有点管不过来,真耍接受群众举报的话一一这怎么得了?

    看到他惊讶的样子,秦连成微微一笑,心里禁不住暗暗自得,你小手也才这种表情的时候?”一开始规模可以搞得小一点,润物细无声嘛……,跟督查办两块牌手一套人马,小李可以全面负责,行动科过去两个人就行了。“

    这个决定很顺理成章,李主任分管的行动科,其实就是应对这种局面的,说得更直接一点,其实行动科在单位中不具备多少职能,它主耍是面对杜会的。

    “我协调省**厅……有难度,”李主任苦笑着回答,一边说,她一边看一眼陈主任。

    “太忠协调吧,”未连成看一眼陈太忠,以小陈跟窦明辉的关系和渊源,只耍有过得去的理由,想干什么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沉吟一下,他又禁不住叮嘱一声”在中央编办批复下来之前,你们动静小一点啊。……

    秦主任是怕了小陈的折腾劲儿了,文明办升正厅之前,他不能容忍出现任何意外。

    “那就是说,可以开始操作此事了?”李云彤兴奋地发问,她这么说话,真是有点过越了,不过那两位男主任都能理解一一傻大姐来的嘛。

    “用得着开始吗?”秦连成哭笑不得地看她一眼,“其实就是租两间房子,装俩电话就行了,你那行政科的科长那么多。……

    “一定耍专门租房子?……陈太忠的眉头檄皱,省委下属的机关,可是很多的,大院外面也到处都是,这不是乱花栽吗?

    “你说的,有个主副的问题,耍突出咱文明办,”秦连成淡淡地看他一眼,其实这决定,还是防着小陈胡乱撇野,“而且现在,低调为主,慢慢来嘛”

    陈太忠可不知道,领导是这么想的,他笑着点头,“还是主任经验车富,几句话就解决了问题。”

    (更新到,召唤月票。)

推荐阅读:唐砖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全职高手 宠魅 火爆天王 修真老师生活录 官术 光明纪元 医道官途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圣堂 九星天辰诀 赘婿 天地霸气诀 胜者为王 仙府之缘 最散仙 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明朝好丈夫 误入官场 万界永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