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3-3204吊唁(求月票)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陈风笑 书名:官仙_官仙无弹窗_官仙最新章节

    3203章吊唁(上)

    “这个我知道。【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果不其然,还真是有说法,丁小宁从旁边走了过来,宵家在凤凰扎根几百年,很多老规矩都清楚,而这些规矩现在多存在于乡村,城市里却没了。

    “报丧的时候,对有身份或者亲近的人,必须先见面磕头,然后再开口报丧,小时候我遇到过一次,可把我妈吓坏了,门响得那么厉害,问是谁,对方不说话,还以为来坏人了。

    “对,就是这个意思。”李凯琳点点头,她在村里也见识过这样的场面,其实,要不是别人找不到她,她也应该享受见面才通知的待遇一这都是李家人。

    “哪里那么多讲究?”陈太忠正不想赴明天的婚宴呢,而且他一点都不想被人找到阳光小区来,抬手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得了,我现在就直接过去……凯琳你去不去?”

    “我已经满了十五岁,早晚要嫁出去的大姑娘,要去也是明天去。”得,东临水这边的规矩,还真的不少,合着及并之年之后,女孩儿就是外人了。

    “那我一个人去吧,我在村里的时候,李金宝对我也不错。”在陈太忠的印象里,老支书待人真的忠hou老实,很少有坏心眼,不管是李凡丁还是李凡是当村长,他都积极配合,不去挑衅村长的权威。

    从这一点上讲,这人可能不算个好干部,但是考虑到他只是个村支书,可以说他是合格的,在村级这种最基层的行政单位里,书记最大的任务是政治思想工作和保证人心的稳定,至于说发展,那是村长的事儿。

    李金宝在东临水的威望,真的不低,陈太忠亲身感受过的所以他驱车直奔东临水,到了白凤乡,他买了个花圈又买点冥币,顺便亲手写一幅挽联。

    车到东临水,就基本接近六点了,村口站着七八个白布扎头的村民,大姓的村子就是这样一五服之内都算得上亲戚。

    有那眼睛好的孩子认出了陈主任的车牌号,又见车上绑着花圈,转身就向村里跑去嘴里还大声地嚷嚷着,“陈村长来了,给金宝叔送花圈呢……”

    车到老支书家院门口,陈太忠才推门下车,老支书的妻子就带着两个儿子和一个孙。女,一身白衣跪在地上,咚咚地磕起了头。

    我该咋办呢?陈太忠有点晕,他实在是不熟悉这个仪式是不是该磕回去呢?但是……哥们儿我心里有点抗拒吖。

    “老村长,你就站着。”还好李凡是及时赶到,一见这情况,就知道陈主任这城里人不熟悉这一套,“一会儿你给我十二哥上柱香,就是还礼了。”

    李村长的十二哥就是李金宝,前文有过介绍。

    后来陈太忠才知道这个磕头是对长辈或者杰出的平辈该不该还回去磕头,里面说法就多了,但是以他的年纪,做老支书的平辈也有点勉强,那么未亡人带着孩子磕头,磕的就是贵人,贵人上香即可。

    陈太忠走进院子,里面已经搭了简易灵堂,他走上前点起一炷香,低头默哀一分钟再睁眼的时候,老支书两个儿子又给他鞠躬还礼。

    就在这时,门口又传来一阵喧闹,原来是帮忙的人把绑在奥迪车上的花圈解下来了,大家正商量着摆在门口好,还是抬到灵堂边上好一一这可是老村长送的花圈,还有亲笔写的挽联,一定要郑重对待。

    “这花圈得往灵堂摆吧?”陈太忠表示自己有点不理解,摆在门口算怎么档子事儿?

    “门口有门口的好处,我十二哥……大家都说他窝囊”李凡是叹口气,mō出一根烟点着,猛猛地嘬一口。

    李金宝在东临水的口碑不错也很有人望,但是看在别人眼里他这个村支书真的是“面”了一点,历届乡党委乡政府的领导,都不是很看得起他,至于说李金宝治下的东临水还算稳定这么落后的村子,倒是想不稳定呢,村民们根本找不到值得闹矛盾的东西。

    同时,也就是因为东临水太穷了,乡里干部不但落不下好处,隔三差五地还要被这个村子sāo扰,眼下这个出名老实的村支书死了,还是喝酒喝死的,乡里仅仅有一个副书记表示一老李出殡的那一天,我会来的。

    但是李金宝的家人就有点不舒服了,我们家的户主好歹是村支书,再往上走一步就是乡领导了,他出任村支书的这十几年来,东临水没出过大问题而且现在的乡里的不少中层干部,都是李书记的后辈,没有李书记的支持,乡里的工作能那么好开展吗?

    别小看一个村的工作,没有李书记挨家挨户地做工作,十一万伏的高压线经过东临水,占地根本协调不下来,没有李书记做工作,东临水失学儿童最少要增加一倍……

    甚至,没有李书记做工作,在干旱的时期,太忠库哪里轮得到下游便宜?东临水跟西凤村争水的时候,都有扒了大堤的心思,这个水库就叫太忠库,是我们老村长帮着盖起来的一这水我们东临水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那个时候,陈太忠还没过来表态呢,但是东临水的村民就相信,老村长一定会支持我们,这不是盲目的自信,是有事实为依据一‘太忠库没开始建设的时候,陈太忠已经从我们村调走了,完全可以不关心我们,但是最后,这个水库依旧是建起来了,陈村长心里有我们。

    说来说去,李金宝的家人,包括李凡是,都认为老支书默默地做了不少工作,但是善战者无赫赫之功要不是老支书就这么走了,大家现在都意识不到,他有多么重要。

    正是出于这个缘故,乡里没人觉得李金宝有多重要,李书记的家人就为此愤愤不平,东临水是个相当落后的村子,但是正因为如此,大家对白事非常地看重。

    这大抵是盖棺定论的意思,符yun中国传统的道德观念更看重口碑你活着的时候,门前车水马龙固然令人仰慕,但更重要的是,你死了之后,谁还记得你,大家会如何评论你。

    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村里人也知道李金宝是什么样的人,所以把花圈摆到门外,就是想告诉那些乡干部,你们不来?我们老村长来了!

    “爱来不来吧,花圈就应该摆在灵堂的。”陈太忠笑一笑,这些质朴的村民,真的太可爱了,能知道我来东临水的人,我不带花圈来,他们都会知道,不操心的主儿,你别说把花圈摆在门口了,摆在村口也一样不会知道,“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那成。”李凡是点点头,其实他也是这么想的只要眼界到了,每个人的智慧都差不了多少,他担心的是,自己要是擅做主张,把花圈摆到灵堂而不是摆在门口,陈主任或者心里会不爽。

    有些领导干部的卖弄yù望,真的是太强烈了,强烈到不讲道理的地步一尼玛,老子一个正处,给你一个股级干部送个花圈,如此地礼贤下士,你就敢不摆在最显眼的地方?

    安排妥当之后,这也就六点了,陈太忠随了五百的白事份子钱,这两天他就是随份子了,不过老支书的丧事,还真不能让他高兴起来……

    不管高兴不高兴,这就是饭点儿了,李凡是拉他去喝酒,脸上也不见得如何悲伤,生老病死无非就是这么回事,死者已矣,生者心意尽到就可以了,“十二哥走了,咱活的人还要吃悔”,陈主任你晚上能晚点走,帮着守一会儿灵,那就是十二哥最开心的了。

    “晚上我还就不走了。”陈太忠郑重表态,他是真心想躲过明天的婚宴,一边说就一边mō手机,“我给吕强打个电话,后半夜我去他那儿睡。”

    “那成,晚上咱们去吕总那儿接着喝。”李凡是点点头,现在村里说的守灵,并不一定要在灵堂守着,尤其对那些外姓亲戚和朋友,真要守家里也未必有那么大的地方,像陈太忠这种专程赶到村子吊唁的,能在附近住下,那绝对就是心意到了。

    吃饭就在村委会的院子里,东临水的饭,也真的很难吃,大肥肉炒一下就端上来了,所幸的是,李凡是多少是在社会上走动的,给陈太忠弄了只土鸡炖了,又拿了一只脸好的羊tuǐ,架在火上烤,再加上黄棒子的浓汤,不加任何作料都是美味。

    这是村里招待顶级贵客的菜肴,旁边也坐了七八个人混饭,大家吃喝了一个多小时,有人前来汇报,“王小虎书记打电话了,说马上要过来。”

    “看看,我就知道,陈主任你要不来,王书记绝对不会来。”李凡是感触颇深地叹口气,他的酒量不错,不过现在也是满嘴酒气了。

    “你叫我什么?”陈太忠眼睛一瞪,我井,我是冲着“陈主任”三个字来的吗?

    “我错了,是陈村长,老村长。”李凡是不住地点头,抓过手边的口杯,一口气闷了半杯,然后直着嗓子喊了起来,“但是老村长,你要不来就没人来,你来了……十二哥这个白事,那就算红火了。”

    3204章吊唁(下)

    “尼玛你要是不能喝,去睡一会儿行不?”陈太忠被这话说得哭笑不得,直接脏话出口,基层工作嘛,就该这么做,“王小虎马上就来了,你出什么的洋相?”

    “我没出洋相,我再喝一斤都没问题。”这么说话的人,一般都是喝多了,可是偏偏地,李凡是说得很认真,“太忠……老村长,我借了你两百万,你认为现在东临水,发展得不是特别糟糕吧?”

    “确实还行。”陈太忠点点头,东临水这边的建设,确实发展的不错,除了别人的介绍,他还有自己的间谍李凯琳呢。

    村子里现在已经选好了下一步的路子一一种香菇,这个东西是室内种植的,对土壤要求不高,合适东临水的现状,而且难得的是,李凡是和李金宝不但把相关技术弄到手,并且做出一些试验,更难得的是,他们连市场都联系得差不多了,香菇可以直接发到素bō去。

    这是一个很单一的项目,相对目前的社会来说,是有一点技术含量,但也没高到什么地方去,听起来有点赌博的味道,但是东临水村委会经过多次讨论,决定就要搞这个。

    这不是孤注一掷,而是村里一致认可的,有些人说了,这项目太大众化,还是搞点养水貉或者蓝狐之类的东西,利润会更高那纯粹是放屁。

    且不说水貉蓝狐的饲养技术有多难掌握,只说你养成功了之后,这玩意儿也得能卖得出去不是?东临水有这样的销售渠道吗?

    而且这些都是奢侈品,市场价格的bō动范围极大,就算有人愿意包销,市场价格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到时候亏了赚了,真的很难讲明白。

    当然,敢赌的人可以赌这个,那可能意味着暴利,可东临水这帮人,更愿意走得稳健一点香菇的利润,赶不上水貉什么的,但是胜在它是大众消耗品,有消费基数在那里。

    有消费基数,还有点技术因素,那这个买卖就完全做得,要不说这李凡是真的是脱贫能手,这一点都不夸张的,他不追求更高的利润,追求的是产品的应用面一种得出来不算好汉,卖得出去才是能人。

    至于说全村种香菇,可能会导致供需失衡,李村长更不在意了,“我还就希望供需失衡,我们种得多,那就是我们说了算,价钱要由我们来定。”

    会买的不如会卖的,要是一个香菇种植大户,面对诸多竞争对手,或者会考虑市场的因素,但是整个东临水都种香菇,又有统一调配的话,那会是怎样一番局面?

    市场是打出来的,而不是让出来的,而且东临水不但在技术方面落实了,更是落实了销售方面,自有一番成竹在xiōng,大不了打一打价格战,那又如何?

    这就是村委会能发挥的威力,被组织起来的农民,才是最可怕的,他们有自己的辛勤和坚忍,又有负责的组织去落实技术和市场,那么……还有什么不能征服的?

    对于他们这个想法,陈太忠是高度肯定的,一窝蜂地种植东西并不好,但是基层组织能积极地发挥作用,有效地防止恶xìng竞争之余,又联系好了市场,想不挣钱都难。

    至于说其他村子看到这个情况,可能有样学样之后,导致香菇市场供销失衡,陈主任相信,只要东临水的村委会还能发挥现在的作用,那就不是问题一大不了改种别的,或者利用自己的销售渠道优势,整合其他村子的香菇资源。

    “可惜啊,村子里就要走上正途了,老支书却看不到了。”他叹一口气。

    “可是这两百万,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李凡是叹一口气,“十二哥在的话,我一点都不怕,但是,这不是人没了吗?”

    说到jī愤处,他重重地一拍桌子,“操的,下午的时候我就听说,乡里有人盯上十二哥的位子了……老村长,你得给我们做主!”

    “这个回头再说。”陈太忠能理解李凡是的担忧,不过他倒不认为,乡里派下的支书就一定会比李金宝差,正经是新支书出自本村的话,没准你李凡是会更头疼。

    反正他就不信了,有自己的关注,什么样的村支书敢胡来。

    王小虎到得很快,在晚上八点左右来了,而在他到之前,乡里也得到了消息,乡长、书记之类的统统跑过来了,一时间支书家小小的院子热闹无比,李金宝的老妻带着孩子,就是不住地磕头了。

    王书记的到来,更是让院子里掀起一个小小的**当然,比陈主任来的时候,还是略有不如,这里是陈村长的主战场。

    不过出乎大家意料的是,王小虎在给李金宝上过一炷香之后,居然高度地赞扬了老支书的工作,而且很明显的是,他是有准备而来的,甚至将李书记年轻时为了保护大队的财产,勇斗野猪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最后他总结说,李金宝同志一直在默默地奉献,可能大家都会觉得,李书记没做出什么成绩,但是东临水这么多年的稳定,就是李金宝做出的最大成绩。

    气…真正的好的干部,群众可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因为他是彻底地融入到了群众中去,不会吆五喝六,也不会以权谋sī,只是默默地为大家解决问题处理争端,值得欣慰的是,我们的基层干部中,像李金宝这样默默无闻、无sī奉献的同志,还有很多。”

    这样的赞扬不但贴切,也是对李金宝的高度肯定,他的话说完之后,又鞠了一个躬,一干大大小小的干部见状,纷纷跟着书记鞠躬。

    这么多干部齐齐鞠躬,李金宝的老妻看得泪水直流,虽然只有一个人没跟着鞠躬,但是在场的东临水村民们心里太清楚了,没鞠躬的这位才是最尊重李金宝的一陈村长不来的话,王书记肯定也不会来,至于其他干部,那就更不用指望了。

    陈太忠肯定不会跟着王小虎鞠躬,两人都是正处,而且序列不同,没必要自降身份。

    吊唁过后,王书记又问一下其他中毒者的安危,得知除了李金宝,只有三个还在住院,剩下的十一人已经出院了一,不是说完全好了,但是能扛住,大家就不想再花冤枉钱了。

    这才是王小虎来这里的真正目的吧?陈太忠禁不住暗暗揣测,辖区里出现这种恶xìng事件,做为区委书记,关注一下是必然的。

    他并不认为,自己的面子大到能令王小虎忌惮的地步,只不过原本王书记去一趟医院就行了,现在是来到了死者家里而已。

    事实证明,陈主任猜测得还是有点错误,王小虎了解了中毒者的情况之后,又问一问制假者的下落,得知售假者被抓获,造假者潜逃之后,就给警察分局打个电话,要求不惜一切代价,尽快抓获造假者。

    接下来,王书记才走到陈太忠身边坐下,轻叹一声,“农民们还是太穷,明明知道这个酒难喝,还是要喝……我这个区委书记,心痛啊。”

    “确实是这样。”陈太忠叹口气点点头,旋即又引一下话题,“东临水现在正处于高速发展的前夜,没有这场不幸的话,金宝书记过几年就能喝上好一点的酒了。”

    “这个还是要感谢太忠你。”王小虎点点头沉声发话,“帮东临水借来了资金,又搞了这么个树葬陵园,下一步东临水的发展,我也很看好。”

    “主要还是村委会充分发挥了主观能动xìng,我没做什么一很多扶贫的村子,大力扶持过之后,依旧贫困,还是王书记你工作抓得好,下面干部也够团结和争气。”

    陈太忠摇摇头,又长叹一声,“这个节骨眼上,老李就这么走了……肯定是带着遗憾走的,他对东临水的感情非常深,活着的人,得对得起老支书的期望啊。”

    两人看起来谈的是李金宝的死,实则不然,王小虎说东临水这里是陈主任你的功劳,陈太忠就要说是王书记管理得好一一东临水脱贫,这个功劳我不稀罕。

    然而同时他又表态,谁要往这儿安插乱七八糟的人,老书记难免会死不瞑目事实上,是陈某人不会答应这种事,这是一个婉转的提示:老王,咱俩关系不错,但这里是我挂职的村子,嗯,你懂的。

    王小虎当然听得懂,若不是他有意配合,说东临水前景什么的,陈太忠后面的话都不能这么自然地跟出来,不过接下来,他也没有再接这个话茬,而是点燃一根烟,跟李凡是了解一下东临水近期的发展情况。

    一根烟抽完,他转身向门外走去,堂堂的区委书记夜晚来给一个村支书常唁,呆这么长时间说这么多话,已经是极大的尊重了。

    陈太忠陪着走出来送行,岂料王书记走到车边的时候,抬手招过来了乡党委书记,淡淡地吩咐一句,“东临水正处于发展的关键时期……支书先让村长兼着。”

    ,召唤月票。)(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圣王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校花的贴身高手 百炼成仙 宠魅 火爆天王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圣堂 九星天辰诀 赘婿 天地霸气诀 胜者为王 仙府之缘 最散仙 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明朝好丈夫 误入官场 万界永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