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1-3862福兮祸兮(三更到)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陈风笑 书名:官仙_官仙无弹窗_官仙最新章节

    3861章福兮祸兮

    令陈太忠感到奇怪的是,除了邵国立打过来一个电话,再没有人就这件事给自己打电话,别说李强没反应,就连黄二伯黄三叔啥的,也一丝声响都没有。【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没反应就没反应,陈某人问心无愧,也不怕人歪嘴,第三天头上,首长一行离开了恒北,而陈区长则是去林业局看娃娃鱼标牌的样品。

    一共有三家送来了样品,规格都不低,条形码、激光防伪和编号之类的,应有尽有,一个编号还是从小到大的系列——随着娃娃鱼的成长,标牌要不断地更换,直到娃娃鱼长到一斤出头,标牌可以固定在尾巴上,才算是最终形态,那起码也是七八个月以后的事了。

    厂家设计得很贴心,这价格自然也就贴心,一个编号的系列下来就是两百块钱左右,邓局长尴尬地表示,“人家说制版费用太高,要是咱量大的话,就能便宜很多。”

    “量大……那得十万起了?”陈区长倒不是很介意这价钱,每尾娃娃鱼投入两百,就保证了自家的身份,又能有效避免鱼目混珠,还是很划得来的,就算三千尾,也不过才六十万,“咱短期内达不到那个数。”

    “是啊,”邓伯松苦笑着点点头,“所以只能接受这个价钱了,综合比较起来,这一家的要便宜一些,技术也一点不逊sè……”

    他又是一通介绍,介绍完之后,他干笑一声,“我们已经挑花眼了,希望领导们能拨冗指点一下。”

    陈太忠侧头看一眼徐瑞麟,“徐区长,你觉得哪个好一点?”

    “我看区别很有限,”徐区长不以为意地摇摇头,“真要我说,我就强调两个字:保密。”

    “瑞麟区长这话。说到我心里去了,”年轻的区长笑着点点头,他侧头看一眼邓伯松。“林业局看好了哪一款,大胆地向区里推荐,区里就只有一个要求……如果出现了假冒的标牌,唯你林业局是问!”

    陈区长这个姿态。还真的不低,价值六十万的采购,里面是会有一些利益的,区里表示说,这个分寸就由你林业局掌握了。我们只要求保证没有。

    邓伯松听得也是微微一愣,三个厂家都跟他有过接触,他自然有一些喜好,不过他还真没想到,此事自己可以一言以决,要知道,娃娃鱼的养殖并不仅仅是林业局的事,还涉及到了农业局和计委。

    所以。他下意识地强调一下困难。以表示自己不是很在意推荐资格,“现在科技很先进,假冒的东西太多,我只能尽量保证,不出现假货……人民币都有假的。”

    “我说小邓,”徐瑞麟听到这话就火了。“你那脖子上面长的是脑袋吗?”

    别看徐区长文雅,着了急他也有粗话。基层工作就是这样做的,而邓局长是军人出身。最不计较这种表达方式。

    “我说错什么了吗?”邓伯松气呼呼地反问一句。

    “你自己都说制版贵了,谁会来假冒?”徐瑞麟哭笑不得地指一指他,“你也得找到市场……你当天底下那么多野生娃娃鱼?”

    邓伯松登时目瞪口呆,他做事豪爽粗疏,还真没琢磨过这个问题,时下的社会有种观念,一定比正版便宜,他却是没意识到,没有市场和利润,就不可能有。

    有人捕获了野生娃娃鱼,想要卖出去,才会买这样的标牌,但是数遍全中国,一年会有几个人买这种东西?又有几个人能勾搭得上销售这个标牌的主儿?

    市场真的太小了,而且这标牌的价格,不可能卖得比娃娃鱼还贵,花大钱制版——脑子得抽成什么样,才能做出这样的决定?

    但是同时,有人制假还是很方便——有现成版的主儿。

    没错,这真的是个混乱的时代,道德和良知是最不值钱的玩意儿,厂家在卖正版的同时,也能卖,无所谓对错,只在于利润高低。

    邓伯松就是一个被误导了的主儿,总觉得无处不在,殊不知很多是正版厂家生产的,不过他终究还有相当的智商,闻言登时恍然大悟,“徐区长您说的对,看来还是有必要对厂家加强版权意识的教育。”

    话是这么说,他心里也暗暗地叫苦,总共几十万的买卖,厂家的利润也不是很大,咱想控制人家……感觉也不是很容易。**

    陈太忠就像看到了他的想法一样,在旁边冷冷发话,“其实咱选用他们的产品,本身就是对他们产品极好的推介,是很有力的广告……吃得起娃娃鱼的,都是什么样的人?”

    “着哇,”邓局长激动得双手一拍,“陈区长你这话太对了……咱不跟他收广告费,就算很给他面子了。”

    “一码归一码,”陈太忠摇摇头,很多人就是用广告效用,冲抵支出成本,陈某人自命讲究人,觉得没有足够明确和权威的量化标准,可能导致一些扯皮,实在没什么意思,他是做实事的,“咱也不占他们便宜,讲清楚利害关系就行了。”

    刚说完这话,他的手机响了,他看一看电话号码,眉头微微一皱,转身走出去接电话,“黄二伯你好。”

    “前天那事儿,是怎么回事?”黄汉祥在电话那边重重地一哼,很不满意地发话,“小陈,你这么阳奉yīn违的,可是不好。”

    “这跟我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陈太忠苦笑着回答,他现在已经知道,黄老二为啥混得不如黄老三了,黄二伯这人太大大咧咧了,开起玩笑来有时候没大没小——不是说他冒犯老一辈,而是说他没个长辈的样子,这不是?眼下都来诈和了。

    当然,这也是黄老二跟他相处得十分投缘,换个人的话,都没有被诈和的资格。

    “不能?”黄汉祥拉长了声调,听起来很有点智珠在握的味道,“听说项目被否了之后,你很难过……这个情绪我不太能理解。”

    你老人家能不能不要这么过度脑补呢?陈太忠这才反应过来,是自己在最后环节表演得有些敬业。才会让老黄生出如此猜测,他哭笑不得地回答,“我这不是要积极配合吗?项目被否了。我要是兴高采烈的话,黄记……会不会不高兴呢?”

    “叫三叔,什么黄记,”黄汉祥听得老大不满意了。他能管自家老三叫黄记,却是不愿意听到小陈如此称呼——事实上,陈太忠真的称黄和祥为三叔的话,黄老二没准会更生气:尼玛,你明明是我的人。一个劲儿巴结老三干啥?

    总之,这是一种很纠结的心情,黄总很欣慰地批评对方一句,然后才又发话,“那行,算你有理,但是那人这么表态,我总觉得有点奇怪。真不是你干的?”

    “我哪有恁大的本事?”陈太忠苦笑一声。“我也觉得奇怪,真的。”

    “那你为什么不打电话问我呢?”黄汉祥狐疑地表示,“我觉得这不太正常。”

    合着我不给你打电话,就是我第二个嫌疑点了?陈太忠实实在在地无语了,“这真是苏东坡和佛印说话,其实我觉得是您做的。这个电话不合适打。”

    “乌法那个事儿,也跟你无关了?”黄汉祥却是不理会他话里的刺儿。又问一句。

    “乌法……又出什么事儿了?”陈太忠愕然地发问,他不能说乌法所有的事儿都跟他无关——事实上他在那里弄塌了两座桥。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那算,当我没问,”黄汉祥听他这口气不是装的,也就没了再说的兴趣,据他的分析,那位态度的急剧转变,应该跟乌法那边事情有关系。

    不过事实上,首长从默认油页岩项目,到公然反对,这里面真正的缘故,谁都说不清楚,黄老二也看不明白,这里面可能的因素真的太多了,他家老三都说不清楚——虽然他认为,老三可能心里明白,但是不肯说出来。

    他只是知道,少则一两月,多则一两年,这理由自然会浮出水面,如果过了这个期限还浮不出来,那他这辈子都很可能不会再知道了——历史上的不解之谜,真的不要太多。

    而黄汉祥之所以这两天不给陈太忠打电话,一个是他想先找到答案,第二就是那位终究是在恒北,又有这样的敏感事情,打电话不一定安全——这个概率很小,但是黄家老二见到的事情太多,会生出自然的防范心理。

    “唉,我还以为你会高兴,”他意兴索然地叹口气,重复一遍前面的话。

    这人老了,就是嘴碎啊,陈太忠听得有点无趣,就想挂电话了,不过下一刻,他脑中灵光一闪,于是干笑一声,“黄二伯你有值得高兴的消息告诉我?”

    “呵呵,也不知道你走了什么运气,”黄汉祥笑一笑,“这个项目被否,对你来说,是好事不是坏事。”

    那当然是好事,用得着你特意强调?陈太忠心里不以为然地哼一声,然而下一刻,他再一次敏感地觉察到了一些东西,“您的意思是说……北崇因此少了很多障碍?”

    3862章福兮祸兮

    “所以我觉得你嫌疑挺大,”黄汉祥指出,这是他怀疑某人的第三个理由,而且他强调一点,“可不止我一个人这么认为……你能折腾,这是大家公认的。”

    “要真是这样,那背这个嫌疑,我也认了,”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黄二伯再三再四地暗示,某人应该高兴,他就要试探着问一声——既然我嫌疑最大,那么从逻辑上倒推,我是否应该受益最大?

    这个猜测不是毫无理由的,北崇以前申请这个油页岩项目,为了防止别人攀咬比较,都是静悄悄地进行的,只求个闷声发大财。

    然而,那位这次的否定,在打脸紫家的同时,也让北崇的油页岩规划彻底浮出了水面,被太多人看到了——虽然首长否定类似的项目,也不是十次八次了,大家应该是见怪不怪,但是这次不同,涉及到了紫家,涉及到天子门生马记。涉及到很多很多……

    不客气地讲,这是在大会之前,相当引人注目的一幕。搁在一年前,可能不算什么大事,但是发生在这个时候,真的有点敏感——几十亿的项目。还是没有预期利润的这种,也不算个小数目。

    可是真要浮出水面的话,北崇不见得有多被动,首先,跟那位首长不对付的人就海了去啦。有利益上的不对付,有理念上的不对付——丫反对的,就是别人要支持的。

    其次,那位这次的打脸,惹的人也不少,有些人是没有露面,但是难免心里碎碎念。

    再次,就是北崇被暴露在大家的视野里了。这个小破地方。野心不小,但是……为什么这个小地方,就敢有这么大的野心呢?

    只要大家有心,顺着这个藤一摸,就会发现北崇做主的是区长,而这个区长是天南交流过来的。出身于凤凰市,是凤凰黄的嫡系人马。

    黄家在国内官场上。是相当扎眼的一大势力,所以平rì里尽量低调。北崇搞油页岩,也不敢怎么打黄家旗号,但是这身皮一旦暴露了,那獠牙也就该露出来了。

    以前大家都不知情,那也就算了,现在因为突发事件,搞得大家都知道了,黄家就不能任别人来占便宜了,否则岂不是显得黄家可欺?

    一个势力,大佬们可以心里认为它落没,但不能公然表示出此人可欺,否则人家就算垂死挣扎一下,也能崩掉你满嘴的后槽牙,更何况,黄家远远还谈不上落没。

    这些因果说起来挺占字数,但是在陈太忠脑中,就是一闪而过,他在意的是,北崇的油页岩项目因祸得福,居然能再次推动了,于是他喜不自胜地发问,“那等大会完了,这个事情就能cāo作了?”

    “看把你美的,怎么也等明年的两会以后了,”黄汉祥很不客气地呵斥他,“多少给人家留点面子……我这人做事,最讲道理了。”

    你冤枉我的时候,何曾讲过道理?陈太忠听得撇一撇嘴,却也懒得跟老黄计较,“那个啥,紫家派过来的项目负责人姓过,他有意跟北崇继续合作。”

    “那算个什么玩意儿,紫家司机的女婿,倒是有一套钻营的手段,”黄汉祥不屑地哼一声,不过说良心话,能在黄老二脑子里占一席之地的,都不会是含糊的人——起码这个过总的能力,应该是很强的,要不然这么大的项目,紫家不会派出此人来。

    “是,他不是玩意儿,但是他要跟北崇继续合作,”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回答。

    “嫌丢人丢得不够?”黄汉祥轻声嘟囔一句,然后重重地哼一声,“这个你跟你三叔商量,他要是还让你配合,你找我……不行直接找周瑞,妈的,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陈太忠咂一下嘴巴,无奈地摇摇头。

    居然有些东西,是老黄都搞不清楚的,想一想yīn京华前几天自称小人物,他禁不住轻喟一声:不到最高处,终究都是小人物,哥们儿这堂堂的区长,还没到达那位身边两百米处,只因人家说了句话,就不得不自觉地转身走人了。

    然而,真的到了最高处呢?大约也就只剩下刺骨的“不胜寒”了?

    下一刻,年轻的区长收起自己的文青情怀,开始琢磨正经事——哥们儿要是不搞这个油页岩的话,能不能换来北崇的安静发展呢?

    他从未放弃过在北崇搞油页岩的念头,这个鸡肋一般的项目,其实有深远的发展前景,但是眼下要看太多人的眼sè,实在让他有点忍无可忍,心说哥们儿要在北崇安心发展五年的话,第四年的尾巴上,怎么也有推动油页岩项目发展的资金了,求人不如求己。

    所以他挂了电话之后,也没再给黄和祥打电话,接下来就是搞“迈开脚步,动手动脑”的活动,近期内,干部下工地是区里的热点,隋彪也抓得很紧。

    又过两天,李强依旧没有给陈太忠打电话,这市党委记真是坐得住,不过此刻的陈区长,也无意琢磨李记的意思,他现在自己都忙得不可开交。

    中午时分。他和刘海芳、白凤鸣坐在一起,一边吃饭,一边说起了上午的招标会。北崇最近的招标频频,不过大多时候,副区长们并不怎么露面,尤其是葛宝玲、徐瑞麟和谭胜利。几乎就不出面,倒是白区长因为是招标办的主任,偶尔会冒个头。

    今天上午除了一些建材和机械的招标,还有发电机的招标,刘海芳虽然知道自己关注是比较犯忌讳的事。但她还是去了招标现场。

    这倒不是她副区长的位子定了,自然接棒招标领导小组的副组长,实在是因为,她才从政协调整到zhèng fǔ来,诸事亲力亲为是很有必要的,而且此次招标,也是她分管口子上的第一次招标,真的轻慢不得。

    酒桌上。刘区长将情况汇报给区长。五家发电机厂家里,她选出了三家,但是这三家哪家份额多一点,哪家少一点,还希望区长拍板。

    这三家里,有叶晓慧父亲代理的惠灵顿发电机——rì昇果然够傲慢。一听说代理商要让自己铺货五十万,直接就拒绝了。

    不过陈太忠在意的不是这个。他指示一句,“明康的份额少一点。其他两家你看着办好了,短时间能做出这个规划,你辛苦了……尽快催他们到货。”

    刘海芳接手发电机这个事情,真的是时间紧任务重,所以陈区长给她一些做主空间——他也不指望下面人廉洁到两袖清风,保持吃相的时候,把事情做好就行了。

    刘区长却是心里微微一惊,明康这个牌子,可是李强向陈太忠打过招呼的,陈区长也跟她说了,这个牌子要选,但眼下陈区长又明确表示,明康的份额得最小,这是怎么回事?

    “区长的指示,刘区长你照办就行了,”白凤鸣在旁边插句嘴,却也不多说,招投标里面的猫腻,实在是太多了,白区长不会cāo心发电机那点东西——他绝对不会乱插手别人的口子,但是别人想胡乱插手到他的口儿,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所以,眼见刘区长有点茫然,他就出声点拨一句,多少也有点倚老卖老的意思,至于说那明康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没去想,也懒得打听。

    “好的,”刘海芳点点头,事实上,略略一错愕之后,她也反应过来了,陈区长要给李记面子,但是这面子给多少,是区长说了算的,要是每次李记一出头,北崇就巴巴地奉承,这个官还当得有什么意思?

    她猜的没错,陈太忠就是这么想的,尤其是这个发电机是设备不是工程,这种一倒手就赚钱的活儿,有太多关系户惦记了,而同时却未必能保证售后,他就不惯那些人毛病。

    寥寥几句话,招标的事情就此揭过,大家谈起了别的事情,陈区长决定放权的时候,只要下面不自作聪明,他是很少过问具体事情的。

    对刘区长来说,这是一个很新鲜的体验,阳州真的是很贫困,她在阳州官场多年,见过太多恨不得大钱小钱一把抓的领导,陈区长这样的领导,真的极为罕见。

    想清楚这个,她就明白为什么区里几个副区长都对陈区长俯首帖耳了,撇开他的心狠手辣不提,陈区长不但能搞到钱,还舍得放权,这样的领导,谁不愿意跟着?

    非常奇怪的是,她居然想到了自己的前任:只为裤裆下面那点事儿,就错失了这么个位子,孟志新现在,怕是肠子都悔青了?

    就在她暗暗庆幸的时候,陈区长的电话响了,他看一眼之后,接起了电话,“老徐啊,什么事儿?”

    “啧,这才是讨厌,”徐瑞麟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有点无奈的样子,“鱼苗分配的结果公布了,没分到鱼苗的养殖户,把养殖中心围住了……”

    (三更到,目前排在第二十一,召唤保底月票,月底有没有双倍,还是两说呢。)。。)

    s

推荐阅读:神座 官场之风流人生 重生小地主 九星天辰诀 醉枕江山 圣堂 最强弃少 召唤万岁 神煌 重生之温婉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圣堂 九星天辰诀 赘婿 天地霸气诀 胜者为王 仙府之缘 最散仙 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明朝好丈夫 误入官场 万界永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