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三百五十五章 呛声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陈风笑 书名:官仙_官仙无弹窗_官仙最新章节

    省党委政法委来考察北崇,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早就商定的,主要是针对最近一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一系列见义勇为事件。【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见义勇为,政法委一向是大力提倡的,但是北崇走得实在有点远,居然能喊出打死小偷不偿命的口号,并且受到了港台媒体的攻击,认为这是多数人的暴政,是未开化人群的狂欢。

    在这件事上,省政法委在了解了事发经过之后,保持了缄默,这个东西不好贸然表态,媒体只有监督的权力,听不听的在我们。

    而北崇的发展日新月异,北崇的陈太忠也是很不含糊的,敢硬顶海外媒体,省政法委这里,不好随意表态,须知到了这个层次,黄家的影响力,就够得着了。

    正经是市政法委,黄家够不着,但是阳州市现在敢对陈太忠下手的人——有吗?

    所以他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稀里糊涂当不知道了,反正鼓励见义勇为的行为,绝对不能说是错了,是符合中华民族传统道德的,了不得有点过激,那又有什么?

    没过多久的苎麻化节上,又有人救了跳河的马老汉,安德福为此重奖救人者,并且高度评价北崇的民风,说这里是个淳朴、真诚的地方,他喜欢这里的干净,一切都很干净。

    这个报道,结合另一篇记者写的《安全小城北崇》,真是很给阳州和恒北长脸,而《法律日报》也注意到了相关的报道,觉得北崇的治安模式,可以探讨一下。

    这个探讨,并不是一定要鼓励,只不过是要通过这个小县城的现象,深入研究一些质性的东西。以及建设法治社会时,需要考虑的地域性元素。

    采访任务下达了,记者站盛站长联系省政法委,政法委知会阳州,一系列的流程走完,就剩下定日子了,省政法委说会尽快考察。

    陈太忠也没当回事,公家的事情就是这样,对于时效性要求不是很严的事情,一周可以说是尽快。半年那也不能算是慢。

    但是这个时候来,明显还是有点尴尬。

    李处长和盛站长来了之后,先座谈了解一下情况。然后又拿件来看,第二天居然上街去走访,陈太忠也懒得跟他们虚应故事,安排了祁泰山全程陪同,自己却是去参加小岭乡的板材厂落成仪式。

    板材厂是卢天祥搞起来的。紧挨着金属加工厂,两家厂子离得是如此地近,连发电机都是用的同一台。

    对于这个板材厂的由来,陈太忠是很清楚的,卢天祥去年就找他说过,小岭乡的乡党委书记皇甫一尘要求卢总搞的——说是退耕还林之后。乡亲们的木材有个卖的地方。

    今年皇甫书记的儿子和外甥同时大学毕业,申请返乡创业,合伙承包了小岭乡六千多亩荒山。每年光承包费就十万出头。

    不过说是合伙承包,事实上皇甫书记的儿子贪恋大城市的生活,执意要拼上一把——他并不很看得上老爹这个乡间土霸王,他想证实自己的价值。

    所以圈下的这六千多亩地,其实是皇甫书记的外甥在操持。

    而卢天祥搞的这个板材厂。有一小半的因素,就是因为皇甫一尘的压力。陈太忠对此心知肚明,不过卢总既然觉得能搞,他就只当不知道这些因素了。

    因为金属加工厂的买卖很好,这板材厂的建设,也是断断续续的,今天才算建好了第一条线,并且成功试车。

    为了庆祝这个,皇甫书记那个飘在外面的儿子也回来一趟——他虽然执意在外地发展了,但是他老爹说了,做人留条后路,总是没错的。

    陈太忠能理解小皇甫的雄心壮志,年轻人不狂一点,那叫年轻人吗?但他终究是北崇的区委书记,出去的大学生回不来,他面上总是没什么光彩。

    所以参加完仪式之后,他就离开了,断然拒绝了中午留在那里吃饭的邀请,倒是畅玉玲却不过卢天祥和皇甫一尘的邀请,留下了。

    在从小岭乡赶回区里的路上,他接到了朱奋起的电话,朱局长说昨天又发生一起娃娃鱼失窃案——失窃的只有四条,这户人家养了五条,中途夭折一条。

    这家没有发电机,但是依旧不能排除私下贩卖的嫌疑,尤其是,区里最近风声这么紧,这家人晚上居然吃婚宴去了。

    北崇的婚宴习俗,其实跟凤凰东临水那里差不多,谁家结婚,一摆就是好几天的流水宴,结婚的这户人家是养殖户的近亲,昨天下午就去了,吃酒吃到今天中午才回来,然后发现,水池里的四条娃娃鱼不见了。

    这个案子看起来,实在有点像监守自盗,不过这种因果心里想一想可以,说出来就太得罪人了,所以朱局长的愤怒溢于言表,“咱们一再地提示,他们就偏偏不当回事,报案的时候才知道泪流满面,要咱们抓紧破案……这工作也太难干了。”

    “谁让咱们端了这碗饭呢?”陈太忠也只能报之以苦笑。

    “魁山村的那四个偷鱼贼,可以挂起来示众了吧?”朱局长请示一句。

    那四个偷鱼贼,这几天过得真是生不如死,被伤者家属连连痛殴几顿之后,四人转入了临时看守所里,不过看守所这地方,里面呆的也都不是善碴。

    尤其这四个人,是惹了北崇的公愤,在看守所里日子也不好过,三个男人里面,有俩拳头很大,按说能混个二铺甚至牢头,但是大家都看你不顺眼,那也就只有挨着马桶睡的份儿。

    谁想炸刺,一屋子犯人都要收拾你,而这看守所里收拾人,比外面收拾人狠多了,除了吃饭放风的时候,一天起码有二十个小时,有各种各样的消遣手段。

    北崇要从这些人身上挖大案,又想警醒外来的小偷,就有心把他们挂出去示众——万一有人认出这些人的根脚,岂不是很好?

    但是将小偷示众,这容易引来一些非议,于是北崇警察局跟小偷们商量——你们是继续在看守所里呆着呢,还是愿意亲自宣传一下,不劳而获是不对的?

    我们愿意宣传,四人这几天早就被折腾得不成样子了,觉得能在看守所少待一个小时,那也是幸福了,要不说这恶人还得恶人磨。

    朱奋起得了这个消息,就跟陈书记请示,陈太忠觉得这也很不错,就说回头挂起来吧。

    但是这个时候,朱局长提出建议,显然是很不合时宜的,陈书记叹口气,“省政法委来人了,还有《法律日报》记者站的站长,你现在要这么搞,是想成事还是想坏事?”

    “那就……等一等吧,”朱奋起叹口气,“我这不是想着,区里不是又丢了四条娃娃鱼吗?”

    “他们的消息,不一定有这么灵通,”陈太忠闷闷地压了电话。

    殊不料,这个估计有点错误,陈书记十一点半抵达干部培训中心,十一点三十五的时候,李处长和盛站长也回来了。

    这一次,盛站长就不是很客气了,他很直接地发问,“陈书记,听说区里又丢了四条娃娃鱼?”

    “这个具体情况,我还在了解之中,”陈太忠慢条斯理地回答,“警方掌握的消息,也不是很全面,暂时给不了你确定的回答。”

    盛站长身为法律日报的省站站长,当然知道案子初发时期,有很多信息是不完整的,陈书记这个回答,并不意味着一定是敷衍了事。

    不过他禁不住还是要叹口气,“看来港九那边的报道,也不是凭空捏造的……北崇的治安,真的没有我想像中的那么好。”

    “这是一些流动人口的短期行为,并不能代表北崇的民风不好,”陈太忠听得有点不高兴,“目前遭遇一些特殊情况,我们正在大力整顿,很快就能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看来娃娃鱼的热卖,超出北崇的想像了,”盛站长轻笑一声,他当然知道特殊情况是什么,“只依靠民间力量,够吗?”

    “当然要靠法律的力量,民间力量只是有效补充,”陈太忠哼一声,对方是法律日报的,他自是要强调法治建设,不过这货的话,实在有点刁钻,他就有点恼了,“但这不代表你应该嘲笑他们,要不这样……你试着偷两条娃娃鱼,感受一下民间力量。”

    北崇被偷走的娃娃鱼不少,但是未遂的更多,搁在朝田的话,真不知道有几个愿意替乡亲出头的——而且被偷走的那些,多少都有点内盗嫌疑,这跟民间力量搭得上边?

    “不用了,北崇见义勇为的名声在外,”盛站长笑着摇摇头。

    “那你一直阴阳怪气地说话,是怎么回事呢?”陈太忠听得脸一沉,当着李处长的面儿,直接发问了,“是嫌我没有给你车马费?”

    “陈书记你怎么这么说话?”盛站长的脸色不太好看。

    “我还想问,你怎么这么说话呢,”陈书记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盛站长愣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跟自己说话的这个主儿,原就不是正常人,于是撇一撇嘴,“我是想了解一下见义勇为的情况,为什么不能这么说?”

推荐阅读: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超级强者 首席御医 神煌 圣堂 无尽剑装 九星天辰诀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圣堂 九星天辰诀 赘婿 天地霸气诀 胜者为王 仙府之缘 最散仙 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明朝好丈夫 误入官场 万界永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