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林弈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雪满弓刀   书名:不朽剑神_不朽剑神无弹窗_不朽剑神最新章节

    烈日当空,一片偌大的青苔石坪上,数十名稚嫩孩童盘膝而坐,手掐法诀,有模有样的闭目吐息,不少孩童热得受不住,偷偷扯起衣袖擦了把汗。【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石坪拾阶而上站着两个道士,一胖一瘦,年纪不大,背负宝剑,乃是弈剑宗的执教道士,此时两人面容严肃,目不转睛的盯着下面的孩童。

    “一个个都别给我偷懒,凝气诀是修道最简单的入门法诀,你们若在这一个月内凝出一丝灵气,也不枉你们父母望子成仙之心。今日是最后期限,若是还没能凝出灵气,便意味着你们与修道无缘。”

    突然,一个孩童蹦的老高,手舞足蹈,兴奋道:“我凝出灵气了,我凝出来了,哈哈哈。”

    胖道士也面露微笑的点点头,瘦道士冷哼一声,道:“修道之人当心如止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坐下继续修炼,运转灵气一周天。”

    数十名孩童中间,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呆头呆脑,闭目吐息良久,突然浑身一震,双眼张开,目光散漫,露出茫然之色。随后似乎心有不甘,抿着小嘴,再次闭目调息,一会儿的功夫,孩童再次睁开双眼,眼中茫然之色更重,似是痴呆一般。

    “也不知林师叔哪找来的孩子,勤奋是勤奋,只是……实在痴傻了些,一个月的时间,只有他没有凝出灵气,唉。”胖道士叹息一声。

    瘦道士眼中闪过一丝鄙夷,摇头冷冷说道:“修道之途分为凝气、筑基、金丹,元婴。凝气乃是修道基石,若是一个月都凝不出一丝灵气,这等资质最好安心当个凡人,我弈剑宗当年鼎盛之时收徒,都是一日内凝气方可入宗门,如今放宽条件,此子若仍不能凝气,只怪与我弈剑宗无缘。”

    夕阳渐落,暮色临近。

    瘦道士轻喝道:“今天凝气吐纳到此为止,最后大家拿起身边木剑,背诵一遍弈剑口诀。”

    众孩童知道今天修炼到此为止,他们均凝出灵气,只待明日正式拜入山门,此时兴奋的大声吼道:“弈剑之术,如棋对弈,料敌先机,无招无我,以人弈剑,以剑弈敌……”

    背诵完毕,瘦道士挥挥手,众孩童如蒙大赦,一哄而散。

    瘦道士将要转身之际,突觉有人拉他的衣袖,只见那个痴傻孩童手里拎着一柄木剑,目露期盼,嘴里叫道:“来耍剑,我们来耍剑!”

    说完,自顾的在空中乱刺起来,毫无章法,看上去犹如画符一般。

    瘦道士冷哼一声,拂袖而去,胖道士见了这傻模样,也是摇头叹息:“这半个月来,这傻孩子一直这样,也不知究竟受了什么刺激。”

    众人散去,夕阳照射在这孩童身上,只见他仍独自的对着空中乱刺。

    弈剑宗,在洪荒大地上乃是传承过千年的宗派,弈剑祖师自创弈剑术,纵横修真界百余年,无人能敌,但自弈剑祖师之后,并无一人练成此弈剑术,如今背诵弈剑术的口诀,竟成了入门要求,以示对祖师的尊重。

    即便是千年前繁华鼎盛的弈剑宗也抵不过岁月的侵蚀,宗内绝顶剑术弈剑术无人领悟,更因毫无招数,只余口诀,千年后只能沦为鸡肋。宗门人才凋零,领地更是被周围的几个宗门侵蚀的只剩下方圆百里,如今只有宗主凌劫乃金丹后期修士,尚能撑起大局。

    第二日清晨。

    众孩童早早来到宗门前,依次经过测试,均有气息感应,只等宗主出来举行入门仪式,只有那个痴傻孩童体内没有一丝气感,略有失落的站在一旁。

    宗门前站立着几个头戴道冠,身扎道袍的修士,个个眼神内敛,气息浑厚,散发出阵阵威压,这些都是弈剑宗内各山峰的掌教,乃是弈剑宗中梁砥柱。几位掌教身后依次站立着数排弟子,气场十足,其中有一位掌教身后只站了一个女娃。

    那女娃生得古灵精怪,两只眼珠滴流圆,一脸俏皮,微微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这位掌教名为林青峰,四十岁上下,乃是弈剑宗掌管宗门阵法的掌教,执掌一座宗内最普通,灵气最稀薄的山头,名为竹峰。此时只见他眉头紧皱,拉过一旁的执教胖道士问道:“怎么回事,这孩子一个月都没能凝出气息?”

    胖道士也是一脸苦笑,道:“林师叔,这孩子其实还是挺勤奋的,就是太过痴傻,这个……”

    一旁的瘦道士接口道:“林师叔,修道之途,勤奋、悟性、机缘缺一不可,先不说凝气与否,便是咱们弈剑口诀这种死记硬背的东西,换作常人只要花上一天的功夫也能记住,这孩子却整整背了十五天,才能记住大概。”

    “哦。”林青峰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句。

    瘦道士大手一挥,大吼道:“下面背诵弈剑口诀,都给我大点声!”

    “弈剑之术,如棋对弈,料敌先机,无招无我,以人弈剑,以剑弈敌……”

    那个痴傻孩童听到背诵口诀,也是极为激动,跟着大伙大声吼叫起来。

    背诵完毕,众孩童均被几个掌教招走,只剩下那个痴傻孩童孤零零的站在原地,数十个孩童没有一人选择去林青峰的门下,毕竟那里不过是个管理阵法的地方。

    林青峰不以为杵,此时面露微笑,冲着痴傻孩童轻轻的招招手,温声道:“孩子,来我这吧。”

    林青峰用意明显,便是这孩子没有凝气,他仍要收其为徒。

    痴傻孩童拎着柄木剑,垂头走到林青峰身旁,突然拉着他的衣袖,低声道:“师傅,我会耍剑!”

    说完,退后一步,便开始对着空中乱刺。

    众多孩童见怪不怪,发出一声哄笑。

    “这么多修士前辈在场,二愣子又犯傻了,真丢人,呵呵。”

    “这傻子神志不清,整天就知道耍剑,我看是耍贱,哈哈。”

    其他掌教见这孩子痴傻模样,听到底下议论声,也不禁发出几声轻笑。

    林青峰面色一冷,双眼盯着胖瘦两个道士,寒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胖道士心里一紧,连声道:“孩子,快来拜师,这是你的机缘。”

    瘦道士被林青峰气势所慑,连忙道:“这孩子这副痴傻模样有半个月了,不是我们弄的。”随后快步上前,推向痴傻孩童,嘴里骂道:“少装疯卖傻,快来拜师!哎呦!”

    瘦道士一声痛呼,却是手掌被痴傻孩童的木剑胡乱中刺了一下,旋即大怒,竖眉瞪眼,大吼道:“刑子,你敢刺我!”

    痴傻孩童被他一吓,手里动作一顿,随后目露怯意,退后了几步,轻声道:“我们耍剑?”

    瘦道士心头火气,一个箭步窜过去,猛地扇了痴傻孩童一个耳光,骂道:“白痴,耍你个头!”

    痴傻孩童被扇得一脸茫然的坐在地上,摸着高高肿起的脸颊,眼中有泪,只是低声道:“我只会耍剑,却没人跟我耍!”

    孩童模样痴呆,但却如此倔强,隐隐让人心疼。

    林青峰一见此景大怒,闪身掠至瘦道士身旁,照着后者脸庞举掌就拍,威势十足,没有丝毫留手之意。

    “林师叔,手下留情!”

    胖道士跑过来,死死地拉住林青峰的手,苦苦求情道:“林师叔,他也是为这孩子好,这孩子的资质怕是无缘修道,莫不如做个凡人,毫无烦恼。”

    林青峰怒目而视,大声道:“怎地算无缘,我说他便有缘!”

    痴傻孩童看出来林青峰对其爱护,凑上前去,扯了扯后者衣袖,叫道:“耍剑,我们来耍剑!”

    说完,退后一步,单手拎剑,胡乱刺了起来。

    见到此景,林青峰脸色难看,最终无奈的叹息一声。几位掌教见其痴傻模样,或叹息,或面露嘲讽。

    痴傻孩童刺了一阵子,见无人理会他,随后双眼一红,悲声叫道:“我会耍剑,谁来跟我耍剑!”

    此时,突听一声轻喝,如同远处渺茫山峰飘来,又如同在耳畔响起。

    “何事在此喧哗!”

    随后一个身着淡金色道袍的老人从空中缓步走来,犹如脚下有台阶一般,一步一步行落地面。

    “见过宗主!”弈剑宗各弟子面容一整,躬身弯腰,齐声问好。

    痴傻孩童见到这头发须白的老人,犹然不觉,仍独自的对着空中乱刺,嘴上大叫着:“我会耍剑!我会……”

    宗主凌劫眉头一皱,面有怒色,一位掌教察言观色,旋即厉喝道:“还愣着干什么,你们把他扔出去,莫要惊扰宗主。”说着,指挥着手下弟子。

    “不可!”林青峰惊呼,便要出手相拦。

    一位掌教连忙拉住林青峰的手臂,低声道:“算了,没看宗主被这孩子气得不轻吗?”

    说话间,两名弟子便伸手拉向痴傻孩童,孩童见有人抓他,连忙握紧手中木剑,对着空处胡乱的刺了两下,只听两声惊呼,却是那两名弟子的手掌被木剑刺中,缩了回来。

    “咦?”宗主凌劫浑身一震,目露神采,若有所思的盯着痴傻孩童的木剑。

    两个弟子毫无防备之下被刺中,只觉脸上挂不住,气势汹汹的扑向痴傻孩童,便要将其扔出宗门。

    孩童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倒退几步,但手中的木剑却犹自在空中乱刺。

    “哎呦!”

    两个弟子再次惊呼一声,竟是手掌再次被刺中,这次惹得旁观众人一阵哄笑摇头,这两人白白修道这么多年,居然连个孩童都拿不下。

    两人涨得满脸通红,气血上涌,眼中狠色一闪,手掐法诀,便要用出修士手段,找回颜面。不料突觉后背疼痛,随后身子一轻,被扔回掌教身后。

    众弟子大吃一惊,却是宗主出手,隔空扔飞了门下弟子,只见宗主突然闪身凑到痴傻孩童身前,目光炯炯的盯着后者,柔声道:“孩子,我跟你耍剑可好?”

    痴傻孩童破涕而笑,大叫道:“来耍剑,我们耍!”

    宗主毫不作势,隔空取来一柄木剑,也不运劲,轻飘飘的刺向痴傻孩童的面门,速度极快。

    此时几个掌教和众多弟子均感诧异,知道其中必有隐情,众人也不做声,只是静静观看。

    只见痴傻孩童小脸一板,似乎认真起来,小手举起木剑,突兀地刺在了空中一处毫不起眼的地方,宗主凌劫的剑突然顿在空中,刺不下去。

    随后凌劫再次转变轨迹,刺向痴傻孩童的胸前,后者剑势也是跟着一变,再次刺向一点,凌劫手中的剑再次顿住。

    这下众人均看得清楚,若是宗主这一剑刺下去,必定先被这痴傻孩童的剑刺中手腕或身上要害,孩童的剑不是在空中乱刺,而是料敌先机,事先一剑刺出,断其进路。

    几个掌教互相对视一眼,倒抽一口冷气,情不自禁的惊呼道:“弈剑术!”随后目露惊骇之色,看着这十岁的痴傻孩童,犹如见到鬼怪一般。

    众多弈剑宗弟子听到这三个字,也是一脸惊容,胖瘦道士也是目瞪口呆,脑中一片混乱。

    凌劫扔下木剑,看着痴傻孩童含笑道:“你剑耍的很好。”

    痴傻孩童听了赞赏,擦干眼泪,很是开心,笑道:“你耍得也很好,不过耍不过我。”

    童言无忌,凌劫浑没在意的笑笑,问道:“这剑法是谁教你的?”

    “胖叔叔和瘦叔叔教的!”

    “嗯?”凌劫侧目望去,只见两人一脸茫然,正待要问,突听那痴傻孩童朗声道:“弈剑之术,如棋对弈,料敌先机,无招无我,以人弈剑,以剑弈敌……”

    “啊!”宗主凌劫惊呼一声,蹬蹬蹬倒退几步,眼神复杂的望着身前的孩童。

    这弈剑口诀自从传下,千余载岁月宗门无人能悟,不料却被一个看似痴傻的孩童,花费十五天的时间领悟了。

    宗主凌劫愣了良久,随后抬头痴痴地望着天空,叹道:“祖师保佑,我弈剑宗千余载终于出了一个真正的传人,可悲,可叹,可喜!”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孩童眼中露出茫然之色,摇摇头,随后看向林青峰,后者连忙站出来应道:“这是我在山间河畔遇到的孩子,见其可怜,无家可归,才带回山门。”

    “既是你带回来的孩子,便跟着你姓吧,我以弈剑祖师为名,赐你一个‘弈’字,今日之后,你便叫林弈。”

    说完,凌劫转身离去,留声道:“青峰,此子与你有缘,拜入你竹峰吧,你的本领别人不清楚,我是知道的。”

    在场众人无人料到,正是这个看似痴傻的孩童林弈,日后在洪荒大地上,叱咤风云,名动四方。

推荐阅读:游戏仙缘山神无量真仙 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神煌望仙缘论修真男主的可攻略性神话游记雄霸诸天仙植灵府百变妖尊洪荒绝世散修霸刀恩仇录饲主养成指南逍遥道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