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扪心问天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雪满弓刀   书名:不朽剑神_不朽剑神无弹窗_不朽剑神最新章节

    六年之后,弈剑宗。【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朝阳刚刚洒落第一缕霞光,一座简单古朴的木屋中走出一个少年,身材匀称,面容普通,唯有两双眼睛最是特别,清澈见底,透着一股灵气,但深处却又隐藏着一点迷茫。

    少年在门口伸展四肢,做了几个动作,随后跑步下山,路过宗门口的石阶,看着那处草坪,脚步渐停,心中不觉想起六年前那个倔强孩童耍剑的身姿,恍然出神。

    六年前,林弈被宗主凌劫惊为天人,甚至一度认为是祖师爷转世,但六年的时间,他没有凝出一丝灵气,宗主愈发失望,最后终于放弃。

    弈剑宗唯一领悟弈剑术的人,竟然无法凝气,弈剑术再次沦为鸡肋,林弈在宗门似乎也变得可有可无。

    凝气分九层,之后便是筑基、金丹、元婴,分为初期,中期,大成,圆满。

    六年无法凝气,不是没有灵根,也不是悟性不够,林弈心里很清楚,他的丹田有古怪,那里藏着一枚铁片。

    林弈没有十岁前的记忆,从他记事起,便是沿着河边走啊走,直到遇见师傅林青峰,所以他不知道这铁片是何物,更不知道这东西是从哪来的。最初之时,他问过师傅,师傅也检查了一遍他的身体,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之后不了了之。

    六年前听到凝气诀的第一天,他便凝出一丝气息,运转至丹田,旋即却被丹田处的铁片吸收进去,眨眼的工夫,铁片再次吐出一丝更为精粹的灵气,但这丝灵气不受控制,被铁片吐出后,直接融入到他的肌体中,丝毫不剩。

    六年的时间,一直如此,灵气经过铁片周转,变成更加浓郁精粹的灵气,随后散入肉身。所以六年来,林弈体内没有丝毫灵气,反倒是肉身愈发强大,举手投足,似有千斤力道,仿佛能一拳捅破天。

    无法凝气,一直是林弈的心结,好在他资质悟性极高,平日闲暇便研究师傅所著的《阵法初解》,偶尔学习《黄帝内经》里面的医术,经常下山为百姓治病,助人为乐,日子久了,心中烦恼倒也减轻不少。

    午时刚过,林弈回到宗门,径直走向灵石阁。弈剑宗每个弟子每个月都有权利去领取一颗下品灵石,一般人可能枯坐一周所积攒的灵气,还没有吸收一颗下品灵石来得迅速,精粹,灵石对于修道之人是必不可少之物,也算是修真界的交易货币。

    灵石阁门口,站着一个独臂少年和一个妙龄少女,独臂少年脸色冷峻,嘴唇紧抿,眼神凌厉。妙龄少女模样俊美,飘逸如仙灵,明眸皓齿,浅浅一笑,露出一对小虎牙。

    林弈远远看见两人,嘴角不觉挂起一丝微笑,连忙一路小跑,嘴上说道:“师姐,石头,让你们久等了。”

    独臂少年点点头,也不言语,只是见到林弈,眼神变得柔和许多。

    “好你个小林子,这么久才来,看我回去不打你屁股。”妙龄少女呲着小虎牙,佯怒道。

    林弈呵呵一笑,道:“师姐才舍不得打我,师姐对我最好了。”

    少女伸出葱葱玉指,弹了林弈一个爆栗,笑道:“就会嬉皮笑脸,小林子,知道你嘴巴甜,快说几句师姐的好话来听听,师姐就饶你一次。”

    “嗯……师姐你温柔婉约,优雅端庄,清丽脱俗,活泼可爱,最特别的是……”

    少女听得很是享受,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接口道:“是什么?”

    “最特别的是……师姐,你好自恋。”

    “啊!小林子,我杀了你!”

    灵石阁门前的空地上,传来了几人的欢笑声。

    独臂少年叫做石沙,只因身有残疾,不能拜入宗门,但林青峰见其身世可怜,便让他在门下做些杂事,弈剑宗的功法却也一个不落的传授给他,也算是林青峰的半个弟子。

    少女叫做叶婉儿,入门时间比林弈早一年,天赋不错,是两人的师姐。

    林青峰这一脉也只有他们三个传人,三人从小便在一起长大,亲如兄妹,感情极深。

    灵石阁执事见到他们三人走过来,眉头微皱,嘟囔道:“一个残废,一个没灵气废物,每天倒记得来领取灵石,有什么用。”

    “婉儿这是你今日的下品灵石,喏,你们两个,这是你们的石头。”执事递给叶婉儿一块下品灵石,随后又扔在地上几个灵气稀薄的废石。

    林弈早在三年前确定无法凝气后,宗门便放弃了对其的灵石供应,每天只给他和石沙一些灵矿边角的废石,一百个废石里面蕴含的灵气恐怕都抵不上一块下品灵石。

    石沙脸色阴沉,拳头握得更紧了些,林弈倒是脸色平静,见怪不怪,捡起石头转身便走。

    叶婉儿咬着嘴唇,犹豫半响,还是说道:“前辈,还有没有多余的下品灵石,你也知道,灵石对于修士十分重要,小林子和小石头毕竟也算我们弈剑宗的……”

    执事不耐烦地打断道:“没有,没有。我说婉儿,你每天都要问上一次不嫌烦么,再说你也知道这是宗主的决定,我没办法。我说句话,你别不爱听,灵石确实对修士重要,但是这东西得用对地方,用对人不是?现在小辈之中萧天竹和宋含烟那都是凝气七层的天才,灵石给了人家也不浪费,对不?”

    叶婉儿撅撅嘴,哂道:“切,有什么了不起。”

    林弈扯扯叶婉儿的袖子,上前笑道:“前辈说得对,理当如此。”

    三人刚要转身离去,便见到远远走来几人,对他们三人指指点点,面露不屑。

    “呦,这不是林师弟吗,怎么,又来领废石了?哈哈。”

    “废物配废石,倒是相得益彰啊,嘿嘿。”

    “想当年咱们宗主惊为天人的天才,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嘛,根本没法和跟咱们萧师兄相比。”

    “六年都没凝气,也真够极品的,就算是傻子给他六年的时间怕是也有凝气一层了。”

    为首一人正是弈剑宗小辈的领军人物萧天竹,师承宗主凌劫,此时他只是嘴角露出淡淡微笑,不言不语。出言嘲讽的叫做张大龙,阮小强,师承余明掌教,两人平日唯萧天竹马首是瞻。

    叶婉儿听得心头火起,林青峰这一脉本就人丁稀落,三人平日里情同手足,见到林弈受辱,顿时怒道:“你们两个跟屁虫会不会说话,别像个小狗一样到处乱咬人。”

    石沙眼神阴冷的望着几人,独臂握向了腰间的砍柴刀。

    林弈暗中握了握石沙的手,只是淡然的笑着摇摇头。

    弈剑宗对他有恩,林弈从小便懂得知恩图报,他不想同门之间闹得势如水火,即便是同门之人对其侮辱,他也视如不见,从未放在心上。

    “婉儿师妹,你这么护着他,你们两人不会是有什么事吧。”

    “哎呦,小小年纪就开始准备双修了啊,真够丢人的。”

    林弈皱了皱眉头,这话说得有些过了。

    叶婉儿毕竟也只是十六七岁的少女,哪里听过这种荤话,此时见到两人的无耻嘴脸,一时语塞,眼眶一红,竟是要气得哭出来。

    萧天竹此时轻喝一声:“大龙,小强不得无礼,快给婉儿师妹道歉。”

    “算了,我们用不上。”林弈淡淡说道,随后拉起两人转身离去。

    回到住处,叶婉儿的气也消得差不多,开始数落起林弈来:“小林子,不是我说你,你这性子太软弱,这样子会一直被欺负的。”

    石沙本就不爱说话,此时也接口道:“嗯,是得改改,这样子活得有多憋屈。”

    林弈苦笑道:“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我想也犯不着大打出手,他骂我一句,大不了我不理他就是了。”

    “哼,什么狗屁理论,他敢骂你,你就打他一顿,下回他还敢么?”石沙冷笑一声。

    叶婉儿也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道:“小林子,你这脾气若是出去闯荡,不被人吃了才怪。修道之人哪有一个是善于之辈,大多心狠手辣,杀伐果断,一语不合便是刀兵相见,我跟师傅出去历练,见多了这种事,你心地这么好,以后要吃大亏的。”

    “修士相争也属正常,若是被杀,算是学艺不精,也怨不得别人,这个我懂,若是对付外人,我也是不会留手的。”林弈想了想,应道。

    叶婉儿撇撇嘴,哂道:“修士相争?你可知道,便是凡人得罪了修士,那也是灭门之祸,在修道之人眼中,凡人皆蝼蚁,你以为修道之人有几个是善良的,哪个不是踩着别人的尸骨爬上去的。”

    “什么!”林弈双眼露出震惊之色,问道:“修道之人也会对凡人出手?在凡人眼中,都奉修士为仙,即为仙,怎可忍心对其子民下手?”

    石沙单手拍拍林弈肩膀,摇头道:“你看咱们周围几个宗派,哪有人像你一样,没事还跑到山下去给人治病,修道之人的**才是最强的,为长生,众生皆可杀!”

    此话一出,一股惊天煞气扑面而来,叶婉儿不禁打个寒战。

    “为长生,众生皆可杀……”林弈毫无反应,只是眼中露出迷茫之色,久久不语。

    叶婉儿见状,知道这番话对其冲击力太大,心有不忍,抓起林弈的手笑道:“小林子,你放心,有师姐在,以后便不会让人欺负你,便是你捅破了天,师姐也帮你去补。”

    林弈心中感动,重重的点点头,随后回到叶婉儿的住处,用她的下品灵石帮她在地上刻出了一个‘聚灵阵’,这样吸收灵气的速度抵得上十块下品灵石的效果。

    要知道林弈对阵法的研究极深,这聚灵阵在弈剑宗除了师傅,也只有他能完整的刻画出来。阵法一途,但凡一个纹路刻的有些许偏差,整个阵法便无法激活。

    三年前宗门停止对林弈供应下品灵石后,他便开始研究怎样用废石也刻出一个正常的聚灵阵。

    正常来讲废石内的灵气根本不足以刻画出一个完整的‘聚灵阵’,但是林弈悟性极高,花费了几天的时间,便研究出用五个‘小聚灵阵’连环在一起,每个阵眼放上一块废石,便能达到普通聚灵阵的效果。

    所以,三年来,别人都以为林弈并无灵石可用,他却依旧坚持着凝气,但结果就是肉身愈发强健,灵气毫无踪影。他与石沙曾做过测试,石沙用砍柴刀全力劈在林弈的手臂上,只显出一道淡淡的白痕,片刻便消失不见,肉身完好无损,晶莹剔透,无瑕无垢如上等灵玉一般。

    石沙曾暗中乍舌,说道:“便是凝气九层的人,被你近身,恐怕也会被打得很惨。”

    这一夜,林弈却并未刻阵,只是躺在屋顶上,聆听着竹峰竹林的簌簌声响,望着满天繁星,眼中茫然之色渐重,心中反复响起那句话:“为长生,众生皆可杀!”

    这晚,一个有着赤子之心的少年彻夜未眠,扪心问天:“难道这便是修真大道么,究竟是长生大道还是杀生大道?”

    “或许这不是我的道,我与你们道不同!”

推荐阅读: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山神游戏仙缘无量真仙 神煌望仙缘论修真男主的可攻略性神话游记雄霸诸天仙植灵府百变妖尊洪荒绝世散修霸刀恩仇录饲主养成指南逍遥道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