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至亲不可欺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雪满弓刀   书名:不朽剑神_不朽剑神无弹窗_不朽剑神最新章节

    林弈身子不禁一颤,眼睛眯了起来,里面寒光闪烁,面无表情,只有颤抖的双拳能让外人看出他心中的震怒。【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走,先去看看婉儿。”

    林弈当先行去,张大龙二人连忙跟上,路上把婉儿比斗的经过大概说了一遍。

    “凝气九层?那不应该是种子修士吗,怎么会下场比斗?”林弈微微皱眉。

    张大龙叹气道:“寒元谷的掌门太精明,那两个保送的名额给了他们门派的两位凝气八层的修士,而派楚长飞,哦,也就是那个凝气九层的修士,下场与三派修士争斗,婉儿师妹气运不济,最后抽中与他对决的竹签。”

    阮小强接口道:“是啊,相差两个小境界,根本不是对手,若不是掌门拦住石沙,怕是他也会被楚长飞给废掉,那人共打了三场,出手狠辣,毫不留情,对手全都下场凄惨,有一个险些被废掉修为。”

    林弈淡淡的‘嗯’了一声,张大龙两人却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彻骨寒意,知道他必定会出手,为叶婉儿找回场子。

    张大龙犹豫一下,还是沉声道:“林师弟,那人修为极高,深不可测,三场比斗下来,连灵器都没祭出过,只是用些普通的法术,便已无敌与凝气期,你,你还是……”

    林弈挥手打断,侧目道:“他到筑基期了吗?”

    张大龙愣住,下意识的摇摇头。

    “筑基修士,我也杀过。”这句话在林弈心中响起,并未说出口。

    当林弈推开师傅的房门,发现整个屋内氤氲缭绕,灵气蒸腾,朦胧中可以隐约看到林青峰正围着叶婉儿快速游走,双掌乱拍,向后者体内渡入一道道精纯的灵气。

    林弈知道师傅正在为师姐疗伤,不敢出声打扰,悄悄退出,静立在门口,双目深邃,不知想些什么。

    张大龙两人对视一眼,也不再逗留,知会一声,转身离去。

    半响过后,林青峰略显疲惫的声音传来:“小林子么,进来吧。”

    林弈推门而入,便见到林青峰脸色枯黄,气息微弱,像是一下子老了许多,他知道师傅拼着重伤的身体救婉儿师姐,耗费了大量的精气,伤势急转直下,已然能嗅到一丝死气。

    林弈双唇一颤,鼻子微酸,眼眶通红竟已湿润。

    “师傅……”林弈轻唤一声,便再也说不下去。

    林青峰洒脱的笑笑,目露欣慰道:“小林子莫哭,我还能坚持一年,婉儿无恙,你大可放心。”

    林弈转头看了看昏睡在一旁的叶婉儿,嘴角的血痕犹在,但脸上却已渐露红润,知晓她的伤势已无大碍。

    师傅本是宗门内最有天赋的修士,遭受到公孙古月的重创后,濒临绝境,本就没有几年寿命,这样耗费自己的精气,怕是真的快不行了。

    林弈本就压抑在心中的仇恨在这一瞬间达到极致,他想到了公孙古月。

    若不是他,师傅便不会受此重伤,遭受此劫,甚至累及性命。

    林弈想到了楚长飞,若不是他,婉儿不会受伤,师傅也不会再度耗费元气,本就所剩无多的寿元再度减少。

    此仇必报!

    自己的亲人被伤,而且是被人下此重手,林弈心中涌起滔天怒火。

    “伤你师姐这修士怕是有凝气九层巅峰的实力,确实天赋极佳,但出手忒重了些,若不是送来及时,你师姐今后修为都别想有所提升。”林青峰声音嘶哑,中气不足,显得极其虚弱。

    林青峰看着沉默不语的林弈,叹息一声,道:“你也莫怪宗门其他掌教,他们若是耗费元气为婉儿疗伤,怕是难尽全力开启神魔之地,毕竟那需要十个金丹修士齐力才行。如今宗门除了我这个废人,便只剩下宗主和杜师妹是金丹修士,便是余师弟也只是筑基后期,寿元怕是也快尽了。唉,宗门势微,愧对弈剑祖师。”

    林弈心里清楚,其他掌教并非不能耗费元气,而是不舍得,在这弈剑宗,也唯有师傅一人对他三人真心实意的好,六年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他早已看透。

    六年前,当林青峰在弈剑宗众人面前大声说着‘怎地算无缘,我说他便有缘’之时,林弈便知道,师傅是他这一生中要用生命去守护的人,更何况这六年的养育教导之恩。

    退出屋子,林弈望向宗门比斗场地试剑坪的方向,轻吐一口气,低声道:“凝气九层了不起么。”

    冷风吹过,拂乱了少年额前的长发,露出那双充满灵性,却带有森然寒意的双眸,他握了握拳头,大步流星的向试剑坪行去。

    试剑坪,三派比斗已然渐入尾声,十个名额也已敲定,除了各派两个保送名额,三派小辈也只是争取仅剩的四个位置。

    山岳门一个凝气七层巅峰的修士获得剩下四个位置中的一个,寒元谷楚长飞毫无疑问,便是那愣头小子韩磊没有地阶灵器,凭借扎实修为也闯了进入。

    弈剑宗除了萧天竹,宋含烟两个保送的名额,只有石沙争取到仅剩的名额,尽管是独臂,却在战前突破至凝气八层,且灵器繁多,力压众人,这让弈剑宗几位掌教始料不及,宗主凌劫也开始对其刮目相看。

    但此时石沙正面有怒色的与宗主凌劫争辩着什么,手指楚长飞,眼中爆射出熊熊怒火。

    “宗主,不过是小辈比斗,大家都是点到即止,他却险些将婉儿废掉,出手狠辣,这事怎能就此罢休!”

    萧天竹冷哼一声,厉喝道:“石师弟,注意你的语气,怎么和宗主说话,有这功夫不如回去照顾婉儿师妹,好在耗在这里做些无谓争吵。”

    石沙气极而笑,高声道:“大师兄,我敬你是师兄,但你说的话犹如放屁!”

    “你……”萧天竹怒目而视,随后拂袖冷笑道:“不过是个残废,凭借运气闯进十个名额,有何嚣张资本。”

    石沙平日里最忌讳旁人说其残废,他拼命努力的修炼,也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旁人对其刮目相看,即便他断了一个手臂,却从不弱于人。

    “你有胆再说一遍!”石沙咬牙握拳,气血上涌,竟不顾众多宗门前辈在场,要大打出手。

    “呵呵,你们弈剑宗倒是热闹,自己人先吵了起来,凌道友,你不管管?”寒元谷谷主嗤笑一声,面露嘲讽。

    这时,一个妙龄少女站了起来,身材修长,容貌极美,犹如画中仙子,踱步走到石沙近前,柔声道:“石师弟万勿动怒,大家均为同门,何必意气相争?”

    眼前女子正是弈剑宗的宋含烟,凝气八层修士,石沙心里对其爱慕已久,此时听她出言相劝,不禁有些慌乱,也不好对其恶语相向。

    宋含烟看到石沙反应,嘴角轻笑,道:“其实萧师兄也是为你好,那位楚道友凝气期无敌,你若去了,必定会遭受挫败,这又何苦?再说楚道友也并非针对婉儿师妹,他的出手对谁都挺重的。”

    宋含烟的声音极为柔美,犹如百灵鸣叫,但石沙此时听来,却觉得从未有过的刺耳。

    “呵呵呵……”石沙突然莫名的笑了起来,面有悲色,他从未敢正视过宋含烟,但此时他却紧紧的盯着后者如水的双眸,凄声道:“大家即为同门,同门有难,为何不帮?婉儿我视若亲人,亲人有难,我怎能坐视不理?他对谁出手都重,但这就是他将婉儿打成重伤的理由吗!狗屁不通!”

    石沙说道后面,愈发大声,震得宋含烟花容失色,竟受不住石沙的气势,倒退了几步,愣在当场,不知所措。

    “够了!不必在那里狂吠,扰人清静,不过是个残废,你若要报仇,尽可上来比试,我让你一臂!”

    说话这人一脸傲气,面容冷峻,带着不屑的眼神看着石沙,正是寒元谷的楚长飞。

    在场瞬间变得鸦雀无声,落针可闻,这话说得可谓霸道至极。

    突然,一声嗤笑声传来,在这空旷的场地显得格外明显。笑意中那种不屑与嘲讽,在场众人均能听得出来。

    石沙浑身一震,面露喜色,闻其声知其人。

    “谁,出来!藏头露尾,无胆鼠辈!”楚长飞大喝一声。

    “教训你,哪用石师兄出手,我与你耍耍。”

    话音刚落,一个呆头呆脑的少年挤进人群,衣着朴素,满脸土气,但眼睛极为有神,双瞳漆黑明亮,盯着楚长飞面无表情,淡淡说着。

推荐阅读: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山神游戏仙缘无量真仙 神煌望仙缘论修真男主的可攻略性神话游记雄霸诸天仙植灵府百变妖尊洪荒绝世散修霸刀恩仇录饲主养成指南逍遥道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