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废了你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雪满弓刀   书名:不朽剑神_不朽剑神无弹窗_不朽剑神最新章节

    楚长飞先是一愣,随即大怒,一跃上台,摇头冷笑道:“我修道至今,小辈之中皆无敌,好久不曾有人敢辱我,你是第一个。【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不过是凝气八层,今天我便教你八个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林弈面无表情点点头,道:“好,我真想见识一下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话已至此,不用多说。

    楚长飞大手在腰间一摸,一柄光芒四射的长剑已擒在手中,左手不觉间也多了一枚精巧的银色盾牌,林弈神识一扫,便知这两件均为地阶灵器,那长剑大不简单,虽是地阶灵器,但其锋锐程度,却抵得上天阶灵器。

    众修士不禁感叹,这楚长飞之前出手,全凭道行法术,从未祭出灵器对敌,此时虽嘴上对林弈不屑,但看情形也不敢托大,严阵以待。

    修道之人哪有几人是傻子,个个心有九窍,玲珑剔透,对方不过凝气八层,却有恃无恐,必定有所依仗。楚长飞此时已预感到此战必定极为艰难,倏一上台,便是如临大敌,灵器祭出,以防对手突袭。

    楚长飞一幅小心谨慎模样,与以往狂傲姿态大不相符,在他看来,林弈心中怒火中烧,恨意滔天,必定忍耐不住,先发制人。他也不知对手究竟有何手段,心有忌惮,也并未主动出手,只在原地静静等待。

    谁知林弈眼皮微垂,如入定老僧,并无出手之意,只是嗤笑一声:“你这幅模样是教我何为天外有天,人天有人?”

    “你……”楚长飞气结,但瞬间压下心中怒火,平稳心神。

    修士之间比斗,往往一方心神之间先露出破绽,就会被对手趁机而入,转入下风,楚长飞虽是凝气修士,但这方面却极有经验,不为所动,在场众多前辈此时也暗赞一声,此子心性修为不错!

    林弈动了。

    一步一步向前逼去,双脚在试剑坪的青石路上不轻不重的落下,却节奏感极强,隐约间可以带动人的心神。

    挞!挞!挞!

    “好强的元神修为,好强大的神识威压!”众多金丹修士心中惊讶,此子究竟是如何修炼,不过十几岁年纪,元神修为竟然这般强悍。

    林弈彷如融入了这自然,这片土地,借着这种大势,缓缓逼近楚长飞,道:“你怕了么?”

    楚长飞为其气势所迫,脸色一变,不经意间退了一小步,嘴上哂道:“怕你?你不过……”

    “哈哈哈哈哈!”林弈仰天大笑,打断了楚长飞。

    “坏了!长飞要败。”寒元谷主心里咯噔一下。

    见到楚长飞后退那小半步,林弈嘴角笑意更深,双眸寒意不减,继续向前走着,咄咄逼人,气势滔天,大吼道:“你有所畏惧,有所担忧,拿什么跟我斗!”

    话音刚落,林弈已然逼到楚长飞身前,大声道:“凝气九层了不起么!”

    此时楚长飞看到近在眼前的林弈,突然有种不可抗拒之感,只觉得对方如同绝世仙王,高大凛然,神威浩荡,俯视着他这蝼蚁般的存在。

    “绝不能再等,再等下去恐怕精神便会崩溃。”

    “啊!”

    楚长飞怒吼一声,长剑一扫,斩向林弈脖颈,此时已不容他在有所保留,凝气九层巅峰的实力轰然爆发,挽起数朵剑花,剑影纷乱,让人分不清虚实,无从下手,似乎只有回避一途。

    此剑一出,当真惊艳全场,众多小辈修士设身处地,便觉这一招绝无破解之法,剑身此时已多至十几道,虚虚实实,无法辨认。

    只这一招,怕就要力压众多小辈修士,众人不觉为林弈捏一把汗,却不知此子如何对敌。

    林弈看都没看那柄长剑,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楚长飞,心有所感,大手在空中一挥,在剑未及身之时,啪的一声,竟把锋芒四射的长剑攥在手中。

    弈剑一出,破尽天下剑法。

    楚长飞剑法刚施展出来,林弈气机感应,便寻到了这剑法的唯一破绽,看破虚妄,一手抓住长剑本体。

    场下众人瞬间似炸了窝一般,眼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声浪层层叠叠,不能停止。

    “他是如何做到的,直接破了这一招?”

    “面对这一剑,还能正面相抗?”

    “这人疯了吧,用肉身去抓灵器,这只手怕是要废了。”

    弈剑宗主凌劫看到林弈一招破敌,心中了然,这弈剑术果然名不虚传,但见其用肉掌硬拼长剑,不禁脸色大变,暗呼不妙。

    寒元谷主本来看到楚长飞剑招一出,便被破解,心中担忧之时,仔细一瞧,发现对手竟是用一只肉掌抓住了地阶灵器,不禁大笑一声:“胜负已分,这只手我寒元谷要了!”

    “是么?”

    林弈冷笑,左手攥住那柄灵光四射的长剑,纹丝不动,右拳在腰间骤然打出,直奔楚长飞面门砸去。

    林弈一拳既出,左手肉掌攥剑安然无恙,众人心底不觉暗暗诧异,这楚长飞在做什么,为何不运气绞碎林弈的手掌,难道……

    林弈的肉身经过这三个月来的淬炼,已经到达了一种极为恐怖的强度,三个月前他力抗凝气九层的地阶灵器,受了轻伤,如今攥着长剑,除了掌心微微刺痛,竟是没有留下丝毫血迹。

    可以说,林弈如今的肉身足以已抵得上一件地阶灵器,或是更高。

    在场众多修士,却无人能了解楚长飞此时的境遇,本来长剑被对方肉掌抓住,他心中暗喜,运劲一搅,长剑却纹丝不动,对方肉掌无恙,他一时间难以琢磨明白,林弈斗大的拳头已然临近。

    这一只拳头似携了天地之威,威势无双,在楚长飞眼前渐渐放大。

    此时已是骑虎难下,千钧一发,长剑被对手肉掌死死攥住,楚长飞也不敢贸然撒手,双方只能近身相争。

    本是伤敌之刃,不想却成了累赘。

    不及多想,楚长飞提起那件银色小盾,挡在面前,口中怒斥:“疾!”

    银色小盾突然迎风变大,银光漫射,灵气腾腾,犹如一座小山峰隔在了两人面前。

    “轰!”

    拳盾相撞,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好强大的肉身,竟可与地阶灵器争锋。”凌劫目露震惊,端茶的手已微微颤抖。

    楚长飞浑身一震,双目露出惊骇莫名之色,脸色微红,只觉得喉咙发咸,五脏六腑受到了极大的震动,一招之下竟已受伤。

    虽然隔着一件地阶灵器,但那一拳的盖世力道仍如惊涛骇浪般传入体内,楚长飞强压上涌的气血,半步未退,但他不知,他的双脚已然震裂脚下青石,没入土地。

    林弈面无表情,右拳缓缓回拢,再次毫无预兆的陡然击出。

    “砰!”

    又是一声巨响,伴随着细不可闻的龟裂声。

    在场只有数人发现,那银色小盾的表面上竟有些细密难辨的裂痕,单凭肉身对抗地阶灵器,竟然处在上风!

    楚长飞再也抵挡不住,‘蹬蹬蹬’连退数步,脚下踉跄,右手的长剑再也拿捏不住,撒手而去,一口鲜血上涌,又被他强行咽了下去,但嘴角已渗出一丝血迹。

    “我看就这样吧,点到即止,双方算作平手。”寒元谷主厚着脸皮,高声喊道。

    这句话惹来台下众修士一阵腹诽,个个面露嘲讽。

    “平手?”

    林弈冷笑,左手拿着缴来的长剑,大声道:“他伤我师姐时,你怎不站出来,算作双方平手!”

    旋即林弈在众目睽睽之下,双手各捏长剑两端,双臂运力,大吼一声:“去你妈的平手!”

    “啪!”

    一声脆响,但在众人心中却似响起一声平地惊雷。

    林弈竟凭一对肉掌,强行折断了那地阶灵器。

    众修士哗然,这该是多强的肉身,他是妖孽吗?

    寒元谷主未曾想到竟被一个凝气小辈呵斥,脸色难看,不等发话,便看到林弈断剑一幕,也愣在当场。

    他们金丹修士的肉身也很强大,长久以来,利用丹气淬体,击断灵器,倒也不在话下,但这小辈是如何做到,他不过凝气修为,难道他是太古某种逆天体质?

    林弈不管众人反应,大步一迈,窜到楚长飞身前,再次一拳暴打而去,拳头上带着浅蓝色的光芒,一往无前。

    楚长飞已被林弈断剑一幕骇得震在当场,眼看对方逼来,只得下意识的举起银色盾牌挡在身前。

    “轰!”

    巨响过后,银色小盾砰然碎裂,化作一地毫无光彩的碎片,散落一地。

    楚长飞再也支撑不住,倒飞而出,一口鲜血狂喷,鼻孔,眼角,耳边也渗出丝丝血迹,恐怖至极,犹如地狱索命恶鬼,模样凄惨。

    “小辈,尔敢!”

    寒元谷主大怒,大手一挥,在空中化作一条银色冰龙,迎风而涨,金丹威势无双,毫无留手,直奔林弈而去,竟是要当着众人之面,毙了林弈。

    “道友何必如此,不过是小辈之争。”

    凌劫嘴角含笑,袖袍一挥,化作万道剑芒,撞向冰龙,霎时间丹气四溢,周遭灵气变得狂暴莫名。

    两个金丹大修士交手,法术在空中相撞,骇得众人心惊胆战,生怕殃及池鱼。

    从寒元谷主出手,到凌劫相助,也不过眨眼间,林弈没受到丝毫影响,双脚踏地,欺身而上,身法极快,一闪而过,后来居上的抓住犹在空中倒飞的楚长飞。

    林弈单手拎着楚长飞的头发,拔地而起,后者已是毫无反抗之力,全是似是散架一般,身体悬在半空中,眼神复杂,有惊惧,有担忧,但更多的是仇恨,但下一刻便全部被惊恐覆盖。

    “敢伤我师姐,今日便废了你!”

    林弈盯着楚长飞的双眸,一字一字说道。

    “放过我……”楚长飞****一声。

    话未说完,他便感到了丹田处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那痛蔓延至全身,深入灵魂,渗入骨髓。但转瞬间,楚长飞麻木了,感受着那破碎的丹田,空荡荡的气海,他只觉得万念俱灭,疼痛已感受得不是那么清晰。

    林弈淡漠地看着倒在脚边的楚长飞,冷然道:“本是点到即止的比斗,却被你打破规则。你以为你天赋无双,凝气无敌,便可以肆意妄为,目空一切?我竹峰不是输不起,败也就败了,没什么干系。但你却将我师姐打成重伤垂死,更连累师傅寿元几乎耗尽,才堪堪保住师姐性命,你我这一战避无可避!”

    “既然你不守规矩,那我也没必要收敛顾忌,当你肆无忌惮的出手伤人时,你早该料到今日的下场!”

    楚长飞阴冷怨毒的笑道:“嘿嘿,你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去,早晚有一天你会比我还惨!”

    林弈神色如常,淡淡的说道:“或许吧,但你已经没资格了……”

推荐阅读:山神游戏仙缘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无量真仙 神煌望仙缘论修真男主的可攻略性神话游记雄霸诸天仙植灵府百变妖尊洪荒绝世散修霸刀恩仇录饲主养成指南逍遥道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