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弈剑往事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雪满弓刀   书名:不朽剑神_不朽剑神无弹窗_不朽剑神最新章节

    粉雾弥漫,两个拥抱在一起的身影若隐若现。【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渐渐地,渐渐地,空荡的房间里,只剩下两人沉重的喘息声,更添一丝**旖旎之意。

    林弈低头望着怀中的少女,是那么的温柔妩媚,充满了无尽的诱惑,娇艳欲滴的樱唇被他吻的有些红肿,但还是那么诱人,水汪汪的大眼睛,带着拒还迎的娇羞。

    两人再次沉迷在**的苦海中。

    一切好似水到渠成,相拥,痛吻,水乳交融,极尽升华。

    在这六欲大阵中,广寒圣女也挣脱了一切束缚,毫无顾忌的放纵着自己。

    在这里,他们忘记了仇恨,忘记了烦恼,忘记了世间的一切,只是本能的迎合着对方,**带来的强烈快感刺激着他们的每一寸神经。

    一番覆雨翻云之后,两人静静的躺在床上,谁都没有动。

    林弈心中也大概能猜到广寒圣女的委屈,她本是洪荒大陆三大宗门之一的圣女,风华绝代,冰清玉洁,年纪轻轻便已踏入金丹大道,被誉为洪荒第一美人。

    而他只是个默默无闻凝气修士,呆头呆脑,普普通通,两人之间的差距犹如云壤之别,若不是在这神魔之地,恐怕两人一生都不会有丝毫交集。

    但广寒圣女却阴差阳错的与他一同深陷这六欲大阵,还被他占了身子,毁了清白,换做是谁,恐怕心中都难以接受。

    “或许洪荒大陆没人能配得上她,她本就是谪落凡间的仙子……”林弈心中感慨万千。

    他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广寒圣女,不懂如何去处理两人这种看似简单,却又纠缠不清的关系,两人之间若是说有感情,有爱,实在言过其实。

    广寒圣女如今对他可能只有愤恨。

    林弈对她的感觉,更多的是愧疚和自责。

    他对广寒圣女的感情,可能还没有他与小妖精之间来得强烈。

    想到小妖精,林弈耳边仿佛响起了一串悦耳的银铃声,眼前不禁闪现出那张巧笑嫣然,过目难忘的俏脸。

    “不知道小妖精现在怎么样,有没有逃出去。”林弈心中一阵担忧。

    广寒圣女突然坐起身来,脸上红晕未消,默默的穿起衣衫,双脚倏一落地,‘哎呦’一声,双腿一软,又倒在了床边。

    林弈连忙披上衣服,过去握着她的手臂,将她扶了起来。

    感受着那肤若凝脂的滑腻,林弈心中又是一荡,连忙平复心神,问道:“你要去哪?”

    广寒圣女侧过头,不去看林弈,嘴上却回应道:“我去方便。”

    林弈想也不想,鬼使神差的跟了一句:“我帮你!”

    话刚说出口,林弈反应过来,脸色大窘,恨不得狂抽自己大嘴巴子,这嘴真笨。

    他本来是担心广寒圣女身体,毕竟初经人事,不便走动。

    她要做什么事,林弈都想要帮一下,却不料,说出这么一句无礼调戏的话。

    “她听到这种话,不知又要伤心委屈多久。”林弈心中一阵自责。

    广寒圣女听到这句话,浑身一僵,顿了一下,轻声叹息一声,忖道:“这个小贼,只会欺负人,在这阵里,不知道要被他欺负到何时?”

    广寒圣女垂着头,飞一般的逃离了林弈火热的目光。

    半响之后,广寒圣女脸色淡然的走了回来,但仍是不敢去看林弈,只是默默的坐在床边,望着窗外的景色。

    林弈心中一动,蹭过去,偷偷的抓住了广寒圣女的小手,后者浑身一颤,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随后叹息一声,便任由林弈抓着小手。

    林弈心中略定,轻声道:“圣女姐姐,你不怪我了么?”

    广寒圣女闻言转过头来,静静的看着林弈,眼神里说不出的复杂,更多的却是一种无奈。

    “我便是怪你怨你,又能怎样,还会将你杀了么?我们恐怕一生一世都要困在这阵中,若是你死了,便只剩我一人,那该有多无趣。”

    林弈眼中一黯,低声道:“对不起,怪我。”

    “算了。”广寒圣女摇摇头,眼中透露着一种洒脱,轻松的说道:“其实在这里也不错,没有外面的尔虞我诈,远离是非争斗。我可以放下一切负担,挣脱束缚,不再去做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圣女。”

    林弈忍不住出声道:“圣女姐姐,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雨晴,雨过天晴的雨晴。”

    “我叫林弈,树林的林,弈剑术的弈。”

    “弈剑之术,你是弈剑宗的传人?”雨晴微微惊讶。

    林弈点点头,对于雨晴,他不想有任何隐瞒。

    雨晴叹息一声,道:“你们弈剑宗的祖师当年是坐化在广寒宫的,当年的宫主限于宗门条约,不肯与他携手离去,他便一生守在宫主的身边,直到寿元耗尽,两人一生也并未真正在一起快活几天。”

    林弈倒是第一次听说此事,闻言不禁轻哼一声:“你们广寒宫也忒不讲情面,一生相伴,直至坐化,便是铁石心肠的人也该感动。你们宫主也是,两人既然相爱,还有何放不下,舍不去,祖师如此痴情,却换来一生孤寂。”

    雨晴猛地甩开林弈的手,极为激动,大声道:“你怎知宫主当年受了多少苦,当时公孙世家传人要与宫主结为伴侣,宫主死也不肯,就是因为心中念着弈剑祖师。”

    林弈皱皱眉,并未接话。

    雨晴眼中含泪,泣声道:“当年弈剑祖师虽说是元婴大修士,却仍比不过公孙皇族的底蕴。宫主怕他被公孙家报复,恳求宫中前辈收留他,而宫主则立下重誓,终生不与他相见,之后被罚跪于广寒宫冰窟之中,孤老一生。”

    雨晴说到这,已经哭得梨花带雨,泣不成声,哽咽道:“那冰窟乃是广寒宫的一处重地,陡峭如云的冰山之上有个窟窿,那是唯一可进山中的通道,宫主被宫中前辈从那里扔了下去,再也没出来过。”

    林弈听得入神,追问道:“祖师为何不爬到冰山上,跳进冰窟中陪伴宫主?”

    雨晴泣声道:“那冰山脚下还好,金丹修士尚且能承受住寒冷,山顶之上没有合体期的修为,根本抗不住那彻骨寒意。弈剑祖师每天都要尝试一次登山,最后身体被寒风折磨的残破不堪,寿元提前耗尽。”

    林弈动容,他能想象得到那种场景,一个倔强的修士,每天都要一步步的登上冰山,只为了见一眼心中所爱的人。

    失败,再次登上去,不断的失败,不断的尝试,直到死去的那一刻。

    想到这,林弈的心中无比沉重,不禁为这一段情,唏嘘感叹。

    雨晴似乎陷入了无尽的回忆:“当年弈剑祖师与宫主隔着一座冰山,互相伸手触碰着山壁,仿佛都能感受到对方手掌的温度。弈剑祖师就坐在冰山前,与冰窟里的宫主遥遥相望,却不得见,最终两人隔着冰山,相对仙逝。”

    “两人的后半生再也没有见过,一眼都没见过。”

    雨晴双眼哭得红肿,神色也有些麻木,轻声道:“我听人说,弈剑祖师临死前,用尽生命余晖的长叹一声。”

    “吾自创弈剑之术,自认为天下万物皆可弈,到头来,却弈不了这一段情!悲!悲!悲!”

    林弈叹息道:“祖师当年也是性情中人,不想竟落得这么个结局。”

    雨晴继续说道:“宫主临死前,也说了一番话。”

    “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不曾想,这八苦,却让你我尝尽,愿在轮回之中,你我少却几番磨难,不求厮守万世,只求相伴一生。”

    说完这句话,雨晴放声大哭。

    林弈也为这两人的一番话动容,看雨晴哭得伤心,不禁仰面而泣,一把抱住雨晴的娇躯,紧紧地抱住,心中涌起阵阵怜惜。

推荐阅读:无量真仙 游戏仙缘山神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神煌望仙缘论修真男主的可攻略性神话游记雄霸诸天仙植灵府百变妖尊洪荒绝世散修霸刀恩仇录饲主养成指南逍遥道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