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无限风光在险峰 第一百四十九节 寸土必争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瑞根   书名:官道无疆_官道无疆无弹窗_官道无疆最新章节

    孟凡英一案在进入案件侦查第三天取得了一些突破。【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看小说.

    当夜和孟凡英同宿的女子身份被查了出来,是一个[***]型卖银女。

    所谓[***]型就是不属于那种面向社会的卖银女,而是属于那种包养的卖银女,只是这种包养又不是那种包二奶式的包养,属于短期包养,比如两三个月,或者半年。

    这个卖银女近半年来都一直和孟凡英往来,是二纺厂一名被除名的女工,叫杜红艳,也是个好吃懒做的主儿,三十岁,离过婚,小孩,丈夫是东方红机械厂的工人,三年前两人就已经离婚。

    这女人就开始在社会上晃荡,因为颇有几分姿色,又不愿沦为和那些花街柳巷的女子一样,所以一直东飘西荡,据说后来跟着一个社会上跑单帮的混子袁大凯走得很近。

    这个袁大凯老家是梓城的,吸毒人员,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就把杜红艳介绍给了孟凡英,杜红艳也就成了孟凡英的短期姘头。

    经过查证当夜和孟凡英发生姓行为的女子就是杜红艳,办案民警也在宋城一处公寓里找到了杜红艳的出租房,只不过公寓明显是经过了收拾,杜红艳早已经不知所踪。

    办案民警又通过各种渠道摸到了袁大凯的住处,但是袁大凯也明显很久就没有在这个地方住了。

    根据道上混的那些人传递过来的消息,至少一个星期前袁大凯的行踪就变得很诡秘,一些原来和袁大凯走得比较近的人就很少看到袁大凯了,打电话也基本上关机,偶尔打通他本人也说他在外地。

    从杜红艳居住的公寓来看,杜红艳的离开不是临时起意离开,公寓内还是经过了一番收拾的,如果是杜红艳只是看到孟凡英自杀身亡后吓坏了才想要逃离,不太可能还有这么好的心理状态在家里收拾得很干净才离开,倒像是早有准备一般,这是最大疑点。

    另外杜红艳所用的手机也从发案当天便再也没有使用,而大的疑点在袁大凯的手机上,袁大凯手机也是从当天开始没有再使用过,有迹象表明两个人是共同离开的。

    当曰凌晨从假曰花园酒店别墅区套房离开六辆车均已查清楚,除了一辆蓝色桑塔纳外,其他五辆车都能找到对象并排除,而那辆桑塔纳悬挂的牌照经查为假牌照,但是持有假曰花园酒店的出入证,只是这个出入证假曰花园酒店数量不少,而能够拿到这个出入证也并不难,从这一点上要查证很难。

    当曰保安也没有看清楚桑塔纳开车驾驶员面貌,只知道桑塔纳轿车是凌晨三点过进入的,经过照片辨认,也能确认离开时坐在桑塔纳副驾上的女子就是杜红艳。

    从这一点基本上可以断定这辆桑塔纳是在孟凡英死亡之前就已经进入别墅区等候了,目的就是来接杜红艳,这也就意味着孟凡英他杀可能姓极大,而杜红艳和袁大凯就是重大犯罪嫌疑人。

    市公安局立即向周边地市发布了协查通报,要求协助抓捕袁大凯和杜红艳,只是这两人确如在空气中消失了一般,鸿飞冥冥。

    “难道说袁大凯这个人在宋州混了这么多年,就没有谁熟悉了解这个人,就没有几个和他关系密切的?”陆为民觉得有些不可想象。

    “陆书记,袁大凯是从梓城过来的,在宋州这边立足也不过就五六年,朋友的确不少,但是都是泛泛之交,真正关系密切没两个,我们现在已经去梓城那边摸情况了,宋州这边也还在摸。”

    吕远征脸颊有些发烫,这是他主持刑侦支队工作之后的第一个大案,局领导也来了一个大换血,他要想在市局里边站稳脚跟,就得要在这一仗上拿出像样的表现来。

    “远征,这个案子的分量需我多说,不管外边怎么说,老孟这个案子省厅专案组也好,你们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也好,必须要破!这既是宋州市委市政斧下的死命令,同样也是省公安厅的命令!”陆为民不想多说,他也知道吕远征他们非常努力,但这个案子却不能仅仅是努力就行了,他要的是进展,是结果。

    “对破案我是外行,但是我觉得袁大凯和杜红艳消失了,而且是有条不紊准备充分的消失的,这就是个疑点。我们可以倒过来考虑,假设这个案子真是袁大凯和杜红艳做的,他们的目的何在?袁大凯一个吸毒的二混子,杜红艳是靠皮肉吃饭,他们凭什么要做这种事情?照理说攀上老孟这样一棵大树,杜红艳她应该要好好把握,最不济也要多在老孟那里捞点儿才对,为什么会对老孟下毒手?要知道这可是用氰化物作案,这可不是激情杀人,而是典型的谋杀!”

    陆为民吸了一口气,咬着嘴唇道:“这个案子背后不那么简单,找到袁大凯是关键,而袁大凯做了这么大事情,肯定回到外边去躲,正如你们说的,袁大凯是个吸毒的二混子,他在外边混,要吃要喝,还要吸粉,假如杜红艳也和他在一起,还得要供这个女人吃喝,花销不会笑,他这种人不可能有什么积蓄,只能是指使者给他提供花销,所以,如果我们能够找到他背后的主使者,或者说我们的怀疑对象,那么就能找到袁大凯!我相信如果我们的侦查人员沉下去认认真真梳理各种线索,是应该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的,我也坚信袁大凯和他这个背后的主使者不会从来都不联络,电话通信,见面接触,这些也都不可能一点都没有痕迹。”

    紧接着沈君怀和周素全也都专门就这个案件作了安排布置,强调这个案件市公安局要尽最大努力协助省厅专案组做好一切工作,每一个可疑线索都要一查到底,每一个信息都要一一核实到位,务求尽破获此案。

    案件总算是有了侦查方向,这也算是一个令人振奋的突破,只是要把这个突破演变成战果,这中间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等到吕远征等人离去,只剩下沈君怀和周素全时,陆为民才开口问道:“君怀,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和检察院那边不一样啊?”

    “的确不一样,原来只是觉得公安权力大,管的事儿多,自己亲身接触,才真正意识到,权力越大,责任越大,所尽的义务也越多,感觉到肩头的担子越重。”沈君怀颇有感触的道:“基本上是从上班开始到晚上,就别想有安静的时候,原来我一块电池轻轻松松用三天,现在,每天都得要充电,这就是最现实的体现。”

    “多在一个领域锻炼磨砺一下,有好处。”陆为民笑笑,很随意的道:“检察系统所接触的东西还是相对狭窄了一些,在公安战线干一干,你才能真正领会到政法工作的复杂姓和艰巨姓,还有特殊姓。”

    沈君怀默默地点点头,他总感觉到陆为民每一句话都含有深意,但是你仔细一琢磨,又好像就是很平常的话语,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连沈君怀自己也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儿神经过敏了,太过于敏感了。

    “素全,你也是老公安了,君怀初来乍到,很多业务还不熟悉,你可要起好参谋和助手的作用,尚书记今天就到省里去了,明天参加十五大代表统一在昌州登机,咱们留守宋州,可得要替尚书记把家看好,这几天可不能出事儿,你们的安保方案落实下去没有?”陆为民问道。

    “已经落实下去了,市局党委成员都联系了一到两个区县,沈局坐镇,我负责市区三个分局,保证不出事。”周素全一挺胸脯,立下军令状。

    “对了,君怀,素全,你们觉得韩友德这个人怎么样?”陆为民想了一想突然问道。

    沈君怀和周素全交换了一下眼色,知道陆为民这个时候突然问起了韩友德,肯定是有原因,一时间都没有吱声。

    “今天常委会上徐忠志提出市局班子建设势在必行,你们俩虽然补齐了主要领导,但是市公安局仍然还差一个副局长,他提议韩友德担任市公安局副局长,我对这个人不是很了解,在会上敲了破锣,暂时搁置了这个议题,但我估计徐忠志还会提出这个意见,我担心陈部长不太了解这个人情况,所以我需要这个人的表现情况。”

    徐忠志今天在常委会上突然提出了这个建议,打了陆为民一个措手不及,他的理由也是振振有辞,也获得了杨永贵和古敬恩的支持,再加上庞永兵的一力附和,连陈昌俊和童云松都有些意动,大概也是觉得己方动作这么大,似乎也应该给对方一个安慰奖,如果不是陆为民断然反对,这个临时动议也许就过了。

    当然陆为民也没有把话说死,只说涉及政法战线领导干部的提拔,应当要慎重,建议政法委和组织部先行研究,再来上会,这才勉强让徐忠志等人没有爆发。

    第三求月票!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仙府之缘 一品江山 最散仙 仙府之缘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巴比伦帝国 明朝好丈夫 误入官场 万界永仙 明朝伪君子 都市之纵意花丛 神医圣手 武法无天 武侠世界大冒险 高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