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西风烈 第八节 过江猛龙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瑞根   书名:官道无疆_官道无疆无弹窗_官道无疆最新章节

    黄桂堂走进陆为民办公室时有些缩手缩脚,连黄鑫林都有些惊讶于这个家伙的表现。【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黄鑫林也是叶河人,虽然两人并不是同乡,但是论辈分却还排的上,在叶河,黄姓是大姓,人才辈出,黄鑫林本来排行金字辈,后来黄鑫林自己把名字从黄金林改成了黄鑫林,金字辈下边就是桂字辈,所以黄桂堂若是要排辈分,还得要喊一声黄鑫林叔。

    当然这只是论辈分而已,实际上二人一个是北边的桂塘人,一个事南边的瓦垄人,相距几十里,或许几百年前是一家,但是半点血缘关系都攀不上。两个人没多少交情,顶多也就是日常工作中有些交集。

    但黄鑫林对黄桂堂还是有些了解的,这家伙在叶河就是一霸,就是文化水平差了一点,本来只有高中毕业,后来工作需要,读了一个函授大专,不少人劝他再去弄个本科,都被他拒绝了,说只有这水平,大专到顶了,没必要去弄那个虚名,很有点儿性格。

    这家伙原来走尚权智和童云松办公室虽然也是规规矩矩,但是却不像现在这样有点缩手缩脚的味道,这让黄鑫林颇为好奇,怎么这家伙在陆为民面前就这么老实了?

    “桂堂来了?”

    看见陆为民似笑非笑的表情,黄桂堂就有点儿说不出的不自然。

    对于陆为民,黄桂堂其实以前没多少交集的时候,即便是陆为民担任常务副市长之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后,他也没对这位年轻的常务副市长有多少感觉。

    变化出现在华达钢铁项目来宋州之后。

    事实上当陆为民牵线华达钢铁来宋州时,艾文崖和黄桂堂是都知道陆为民最初的想法是要让华达钢铁落户叶河的,甚至雷达和何铿等人都私下先行考察过叶河的荻港镇,实地查看了荻港港口码头泊位的建设情况,但是当时荻港基础设施条件相当糟糕。

    为此雷达还曾托人给县里边带过话,说荻港应该先行把基础设施建设搞起来,但是这个意见被艾文崖和黄桂堂都毫不犹豫的忽视了。

    一个原因是艾文崖和黄桂堂都不太相信宋州会建设一个大型钢铁项目,不太相信宋州有这个能耐拉到这样一个项目来落户。

    他们都很清楚要建一个上规模的钢铁项目有多大的难度,投资不说,光是审批那一关就让人望而生畏,尤其是听到是私人资本来投资,他们就更觉得不太可能。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国内还没有哪个大型钢铁项目由私人投资兴建的先例,即便是集体企业似乎也只有沙钢有些名气。

    而这个时候居然提出要县里边先拿钱出来搞基础设施建设,这简直就是要命。

    这几百上千万砸进去了,万一你不来了,或者审批不过,这县里的钱不是白花了?这荻港也不是什么交通要道,咽喉锁钥,真要砸进去几百上千万而见不到效果,那县里还不得要翻天?

    加之艾文崖那时候已经知道自己要调离叶河,所以就对这事儿更不感兴趣,留待下一任是最好的选择。

    于是乎在苏谯方面的凶猛公关下,华达钢铁最终和叶河擦肩而过。

    等到现在看到数以亿计的投资落地苏谯钢铁产业园,数十家相关企业立地而起,苏谯去年第四季度经济增速就达到了百分之四十六,而今年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速更是达到了创纪录的百分之九十八,而且按照现在这种架势,第二季度的经济增速估计也不会低于第一季度,这让黄桂堂内心也是充满了懊悔和怨望。

    如果当时自己态度坚决一些,眼光长远一些,也许华达钢铁项目就落户叶河了,荻港现在哪还会是现在这般模样?

    只怕荻港的临港工业园区早已经人满为患,哪会像现在这样为了往临港工业园区里边拉两个项目费尽心思,而基础设施建设所需的花费更是让县里捶胸顿足。

    黄桂堂真是对自己的短视后悔不已,只是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卖,他也只能隔河看着苏谯那边一片兴盛景象而嗟叹不已。

    正因为如此,黄桂堂对于能够把华达钢铁项目拉到宋州来落户的陆为民内心是极为佩服的,他很清楚要搞成这样一个项目吸引投资是最起码的一步,当然这一步也很关键,但是最重要的还是这样大一笔投资于钢铁产业,那是需要获得国务院的批准的,在当下的国内政治气候下,可以说可能性近乎于零,但是陆为民做到了。

    甭管是用什么方式或者在什么情况下做到的,能做到就太不简单了。

    黄桂堂不相信什么是国家考虑宋州遭遇洪灾才会特批这一类观点,这国内遭遇洪灾地方多了去,怎么没见国务院对其他地方特别开口子?这种好事儿落到了宋州,那只能说明这个项目天时地利人和都占齐了。

    不是谁都能把一个项目的天时地利人和都做齐的。

    像黄桂堂这样从基层干起来的干部,其实是对从上边下来的干部所拥有的资源十分敬畏而又羡慕的,但是有时候他们为了显示他们自己的存在,就不得不用其他方式来表现他们的存在,比如工作上的态度,和在自己职权范围内的强势,黄桂堂就是属于这种人。

    但是陆为民却不一样。

    陆为民不但有深厚的背景和丰沛的资源,更为难得的是陆为民在丰州那边两个县干过镇党委书记,副书记,县长,书记,每一个位置上都是干得风风火火,这已经不完全是拥有高层资源那么简单了。

    黄桂堂是过来人,他也见识过那些自诩在高层有不少资源的角色,但是在面对地方上各种层出不穷的麻烦问题时的束手无策,很多本身有价值的资源也一样根本无从发挥,但是陆为民却成功的扮演了地头蛇和过江猛龙的综合体,而且相当成功,正是这一点让黄桂堂对陆为民十分敬重。

    尊重强者一直是作为强者的本能。

    黄桂堂觉得自己也算是强者,一个高中生能混到现在这个地步,他很为此自豪,当然和陆为民这个强者相比,可能还弱了点,但这并不妨碍他向更强者致敬和学习。

    “陆书记,我来了,您召唤我,我敢不来?”

    “我召唤你?不是你赖在市里边不走么?”陆为民咧嘴一笑。

    “那哪儿能呢?再怎么我也是一级领导干部不是?怎么可能做那种没皮没脸的事儿?”黄桂堂笑得很猥琐。

    “没脸没皮的事儿我记得你也作了不少,去年黄宁到荻港这条干道规划,你不就是威胁市交建司不给你们县建筑公司几个标段干,你们就不准人家交建司来施工?年初港务局要把荻港纳入统一规划建设,你不也在那里嚷嚷说县里所占股份少了,不增加股份,你就要打断港务局老韩的腿?”陆为民嗤笑着,“桂堂,这是耍横玩赖呢,还是你特立独行的个体性体现?**的干部都像你这样,我估摸着这‘三讲’算是白讲了。最起码讲政治讲大局在你脑子里好像就从来没有这一说。”

    黄桂堂下意识的要去挠脑袋,他没想到陆为民连这些“小事儿”都还给他记着,“陆书记,那不过是我一时间的口头禅,开开玩笑而已,您知道,就凭老黄这素质,怎么可能做那些事儿?那不成啥了?”

    “成啥了?你说呢?”陆为民揶揄着对方,“你自个儿很清楚嘛,今天你不是又来市里边耍赖撒泼来了么?正好,鑫林觉得不好处理,我来开开眼,看看我们的黄县长准备怎么给我演一出大戏看看,市里边要真拿不出那笔钱,满足不了我们黄大县长的要求,是不是要把我和鑫林的皮给剥了?”

    “陆书记,瞧您说的,您把我老黄看成什么人了?我是那样的人么?鑫林局长,你得给评个理,我啥时候说过不给钱就要怎么怎么了?我就是来向市里边讲明咱们县里的难处,咱们叶河很是不容易啊,本来华达钢铁是落户咱们叶河的,结果被雷志虎这小子给截了糊,这口怨气咱们也吞了,我听市里也有意见,对于咱们确实存在困难的县份,在资金调拨上要给予优先支持,这话是魏市长说的,我记在本儿上呢,白纸黑字,……”黄桂堂一边嘟囔着,一边也提高声调辩解。

    “嗯,桂堂,想多借钱不是不可以,但是能不能把你们县里准备把这钱用在什么地方上给我说说?别给我说你们要用来解决归并信用社的资金,我清楚,你们那里用不着,你们县里自己也准备有!”陆为民没好气的道。

    被陆为民这一番话给弄得有点儿狼狈,黄桂堂好一阵才回过味来,沉吟了一阵之后,才郑重其事的道:“陆书记,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们县里的确有些想法,谭书记和我作了一些规划,本来说是要找您汇报一下的,请您给参考参考,现在既然都这样了,咱们也就不藏着掖着了,说说吧。”

    第三更求月票!未完待续。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推荐阅读:九星天辰诀 圣堂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神煌 重生小地主 首席御医 醉枕江山 最强弃少 网游之天谴修罗 最散仙 仙府之缘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巴比伦帝国 明朝好丈夫 误入官场 万界永仙 明朝伪君子 都市之纵意花丛 神医圣手 武法无天 武侠世界大冒险 高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