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沙中灰   书名:阴阳鬼医_阴阳鬼医无弹窗_阴阳鬼医最新章节

    抓了刘权,跑了小死孩,我挠了挠后脑勺,对着我爷爷问道:“这家伙该怎么处理?”

    我爷爷老神在在的走到刘权身边,不怒自威,吓得刘权瑟瑟发抖。【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我爷爷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道:“你小子居然还敢回来捣乱,吓死了亲爹,你居然没被鬼差抓走?”

    刘权的魂魄有些颤抖:“我,我是在您老的地盘上,怎么会有鬼差来抓?”

    我爷爷恍然大悟,长长的‘哦’了一声道:“忘了,我就是阴倌,还真就没有鬼差到我的地界来抓鬼,虽然说你爹的寿运已经尽了,可是你不应该吓死他,这样就错乱了。

    再者,我让你托个梦,也没说让你吓死你亲爹啊,从这件事上来说,连我都有责任了。”

    提到这件事,刘权脸上的狰狞表情又出现了:“我是托梦了,可是那个死娘们居然不信我的,我有什么办法,只能现身跟我爹说,谁知道他老人家这么不经吓,一下子就过去了。”

    我爷爷火道:“那你就将错就错上尸身害人?你没想过,你多害一个人,就多增一条罪孽,难道你就不想来生做个好人?”

    刘权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胳膊就好像被吸铁石吸住的铁块一般,根本挪不开地。

    “我才不管什么罪孽,我没钱,在阴间就混不下去,混不下去就要挨打,我能没有怨气么?”

    我爷爷气不过,上去兜头就是一巴掌:“混账王八羔子,又在那边赌了吧?你这种赌鬼,给你多少钱也不够你花的,活该被欺负。”

    我上前一步道:“爷爷,跟他废什么话,弄个符掐死他算完事。”

    我爷爷皱眉看了我一眼道:“宁娃子,你记住,鬼医一门,要以善为本,不到万不得已,都不要消人魂魄,徒增罪孽。”

    我喃喃道:“可是,可是他威胁我妈妈,还要杀了我。”

    我爷爷叹了口气道:“那都是气话,他敢抓你妈妈,也是因为你妈妈体质欠佳,阴气较重的原因,他本没什么能力,碰到阳气足一点的,说不准都要受到反噬,所以才选择了对你妈妈下手。

    你一定要记住我刚刚跟你说的话,以善为本。”

    我气鼓鼓的横了刘权一眼,把脑袋偏到一边,没再说话。

    我爷爷转过头对刘权道:“我送你一程可好?”

    刘权咔吧了一下眼睛道:“您老愿意送我去轮回?那可太好了,您不知道,地府那边不光排队,而且还要走后门,没人情的,想去轮回可难了。”

    我爷爷立刻在小药箱里翻出了一个八卦镜摆在了地上,念叨了几句什么,一道惨幽幽的绿色光圈便从那八卦之中透出。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除了鬼之外的怪异事情,我很好奇,那小小的八卦镜中,怎么就会透出这么怪异的颜色呢?

    尤其是那个光圈之中,绿油油的,好像一个无尽深渊,不知道通向何处。

    我看着无比的恐怖,刘权看了之后却无比的向往。

    我爷爷撕掉了捆住刘权的符咒,对着刘权道:“进去吧!”

    得到了我爷爷的许可,刘权居然弯腰鞠躬,对我爷爷表示感谢,然后一步踏入了光圈之中,身影缓缓的下沉。

    我爷爷点点头,对他道:“记得下辈子做了牛,一定不要再好吃懒做了。”

    噗!

    我一口口水好悬没喷出来。

    什么?牛?您老人家这是送人家去做牲口啊!

    刘权还剩下的半拉身子一个劲的挣扎,呲牙咧嘴的吼道:“老欧头,你,你,你居然托送我去做畜生,你,你混蛋。”

    我爷爷眼睛一瞪:“就你这样的,生前吃喝嫖赌无恶不作,死后本应该拨皮抽骨过十八层地狱赎清罪孽,没让你受苦就直接往生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你难道还想恩将仇报不成?

    就算你想恩将仇报也晚了,下去吧!”

    随着我爷爷一声下去吧,刘权的魂魄彻底的淹没在了那无尽的幽绿之中,再也看不到影子。

    我爷爷又念了一段咒语,那小小的八卦镜光芒尽敛,恢复了正常。

    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对着我爷爷道:“爷爷,你也太坏了,口口声声的以善为本,却把人丢去做畜生。”

    我爷爷怪眼一翻:“生前作孽,死后偿还,本就天经地义,这小子光想着逃避责罚,享受生活,哪里会有这么好的好事?

    既然他不愿意偿还罪孽,那就只能去做牲口,只能怪他这辈子奸懒馋滑都沾齐了,下辈子就只能做个任劳任怨的老黄牛来赎罪了。”

    说实话,我本来对老黄牛这个形象蛮喜欢的,听话,老实,任劳任怨,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

    现在我算明白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现在看到牛就觉得特别扭。

    不过想想人家这辈子是来赎罪的,好歹也算辛辛苦苦一辈子,天天还要挨鞭子抽,被人牵着走,也怪不容易的。

    既然投胎重新开始了,那咱也就不说啥了。

    让我深有感触的是,刘权的鬼魂轮回去了,我们家的大门外却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嗒……嗒……嗒……嗒嗒!

    三长两短,鬼魂既现。

    我忍不住吞了口唾沫,今晚这是咋滴了,一个个都开始上门找茬了?俺们家是鬼医,又不是庸医,没给哪个鬼看错病啊……

    我爷爷横了我一眼:“没出息。”

    然后对着大门喊道:“别那么讲究,都是老朋友了,直接进来吧!”

    嗯,然后,毫无预兆的,但是跟我想象中还是很吻合的一名白衣老鬼突兀的出现了。

    他穿着厚厚的寿衣,脸色苍白,不带一丝感情的语调此时听起来却那么的带感。

    他十分感激的对着我们鞠躬,然后用那一个声调的语气说出了一番让我感慨不已的话来。

    “感谢欧先生,感谢欧小先生。”

    欧小先生?这个称呼让我忍不住洋洋得意起来。

    我爷爷长叹一口气:“唉,老刘,咱们两家这么近,你就不用跟我这么客气了,你走了,虽说是阳寿已尽,但是多少跟我都有些关系,我若是不让刘权去托梦,你也不会走得这么惨,以至于死后还闹个不停。这都是我的过失啊!”

    没错,这个鬼魂,正是前两天刚刚去了的刘姥爷。

    刘姥爷惨白的脸上毫无表情:“那个不学无术的败家子,死了都不得安宁,多谢您把他送走了,不然我一直惦记着,总是个念想。

    谢谢欧先生没有为难他,让我这个做父亲的总算是了了一桩心事。”

    唉!我心里暗叹了一声,只有对不起父母的子女,没有对不起子女的父母,父母把我们生下来已经是恩重如山,看刘权这样死后还被刘姥爷牵挂着,我的心里莫名的感到了一阵心酸。

    该死的刘权,可敬的刘姥爷,我无话可说了。

    我爷爷点点头:“这下好了,他轮回去了,你也可以安心的走了,你们这一世的缘分到此结束,记住下辈子不要再欠赌徒的债,生个讨债鬼恶心自己半辈子,图的个啥?”

    刘姥爷连连鞠躬:“您说的是,我走了。”

    我发现这人成了鬼魂之后在我爷爷面前都特恭敬,越发的让我对鬼医这个行当感到有种荣誉感了。

    刘权走了,刘姥爷也走了。

    “嗯,那啥,爷爷,那小死孩该咋办?”

    我又想起了那个小死孩,被狗血喷了居然还能跑掉,可见这化了煞的死孩子确实有两下子。

    我爷爷又皱起了眉头,沉吟了半晌道:“这个有点难办了,我们先去睡觉,休息好了再处理他。”

    我心说您亲孙子都快被小死孩给弄死了,这会您还能想着睡觉?我到底是不是你孙子啊?

    嗯,我虽然多次怀疑这老爷子不是我亲爷爷,但是我从没敢开口问过,只好乖乖的跟着他去睡觉。

    睡梦中,我又梦到了那个神秘的家伙,还是像之前一样,对我抱着嗤笑的态度冷嘲热讽,然后就是我张牙舞爪的对着他抡王八拳,结果被他打得屁滚尿流。

    我一下子醒了过来,发现天还黑着,爷爷却没在我的身边。

    这老头,干什么去了。

    我感觉到了一阵尿意,起身在尿盆里撒了泡尿,躺在床上回想着梦境中的神秘男人,居然跟那天封印了怪坟的那个男人的影子重合了。

    我使劲的晃了晃脑袋,怎么可能,虽然那个人也是一样的扑克牌脸,但是……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我把这古怪的念想驱除出脑海,继续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我像往常一样起床,抬头向院子里看去,看到爷爷在院子里正在绑稻草人,搞得满院子都是稻草。

    这又不是收获的季节,干嘛要扎稻草人呢?

    我妈妈也像往常一样,做好了包子,豆浆,摆在了桌子上。

    我一边咬着包子,一边蹲在我爷爷的身边,看着他忙忙活活的把那稻草人扎好,然后又像是端详啥艺术品似的看着那个草人,一脸的满意神色。

    我心说不就是个破草人么?瞧把你得意的那样,我也会扎。

    我爷爷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对着我的脑袋敲了一下道:“想知道这是干啥用的不?”

    我点点头:“想。”

    “就不告诉你!”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失落的古籍国学大师天墓棺咒名门小女佣鬼宿舍:东11幢萌宝娘亲闯天下拳轻天下恶魔少爷别吻我辣宠椒妻机甲圣域